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七章 母子交心
    上回说到李宽试验了自己没有能力,没有金手指感到万分俱伤,而此时却又被长孙王妃叫了过去。

    “孩儿参见母妃!”李宽想着长孙行礼道。

    “听说你放学回来就回房休息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长孙关切的问,虽然她不是李宽生母,但是却和李宽的生母殷韶华关系很好,当然长孙和李二所有的妃子的关系都非常好。哪怕是炀帝的女儿杨妃,还有刨了李家祖坟的阴家的女儿阴妃都和她是好姐妹,但是李宽的生母殷韶华却是特例,这位女子真是人如其名,所谓: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

    这位女子在她最美丽,最灿烂的时刻香消玉殒,也使得她在李二心里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不然李二登基之后怎么会追封一个已死的儿子为楚王,要知道亲王之中一字王地位高于二字王,譬如李孝恭,先封任城王,之后又封江夏王,都是二字王,而一般皇帝的亲生儿子多数都是一字王,但是一字王又分等级,就像晋王,秦王,齐王,楚王这些封号为春秋战国时期大国封号的都是非常尊贵的。

    所以李宽之后封为楚王,比起李恪的吴王,李愔的蜀王,这些明显比不上楚王的。当然历史考究李宽生母其实只是一**宫女?这一点很值得思量,第一宫女所生庶子,能获得楚王这样的封号?大不了给个卫王或者陈王之类的小国号王。还有一说李宽过继给了叔父楚哀王李智云,这一点也有疑云,李智云在大唐建立之前就已死掉,那么李宽过继之后就因继承其爵位,不再是李二的儿子。李二还封他个屁啊,只能是郡王一流,而不是亲王了,所以这一点也不大说得通。

    故而笔者于此定为李宽母亲另有其人,是为陈郡公殷开山之女,名曰殷韶华。说起这殷开山可能还无几人识,但是在后来有一名曰‘吴承恩’的作者,写了一部《西游记》这位殷开山就是唐僧的外公的原型。

    “母妃且宽心,孩儿省得!”李宽不知长孙叫自己来是啥事儿,难道就只是叮嘱自己注意身体?但是还是顺从的回答。

    “你还记得你的生母吗?”长孙将李宽扶起,让他做到自己对面,然后问道。

    “当时孩儿尚且年幼,只是模糊记得一些,现在想来一时记不大清楚了!”李宽前任留下的记忆中生母殷韶华确实是模糊不清。

    “这个不怪你,今天叫你来此就是想和你说说你的生母的事情,你母亲名叫殷韶华,是开国功臣陈郡公殷峤殷开山的女儿。”长孙示意侍女端上茶水,然后对李宽说道。

    “这个孩儿还是记得的,去年外公病逝于征伐刘黑闼的大军中,孩儿还伤心了好一阵!”李宽很庆幸,这段记忆还是有的,因为这位便宜外公每次来都会带着一些对于小孩子来说是新奇玩意儿的小东西,多数是战场上缴获的小玩意儿,这让李宽很喜欢这个外公。

    “韶华妹妹是我这些年见过最有才的女子,若不是红颜薄命,恐怕比之蔡文姬这样名传千古的才女也不惶多让。”长孙感叹道。

    “母妃过誉了!”李宽虽然没啥印象了但是长孙这样夸奖自己生母还是让他很高兴。

    “你母亲去世之前,将你托付给我,这几年你身体一直不好,我深怕那天你就随着她去了。”长孙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甚至放在你身上的心思比起承乾还要多,有好几次承乾都偷偷问我,你和他到底谁才是我亲生的!做母亲做到我这份上,实在是有点失败。”

    “母妃严重了,孩儿不值得母妃如此!”李宽连忙站起来,连连作揖,受宠若惊的说道。

    “怎么,不相信,呵呵……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明明不是我的亲生孩子,但是看到身体瘦弱的你,一次次的被病痛折磨,又一次次的站起来,甚至安慰自己的母亲,这都让我很感触,我的孩子怎么就只让我为他操心,从来不知道母亲的辛劳!承乾如此,丽质如此,青雀也是如此,为什么我就没有想你这样贴心的孩儿?”长孙说到动情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那一次,你起了高烧,韶华妹子守着照顾你。你在半夜醒来的时候,伸手去帮韶华妹子擦汗,真的让我好羡慕。”

    “这些事情,孩儿都记不清了!呵呵……”李宽还能怎样,难道告诉长孙,你喜欢的那个小病秧子已经嗝屁了,现在是换了内存netbsp;   “不管怎么说,三岁看到老,你这孩子比起你那几个兄弟要懂事得多,你们李家祖上有鲜卑血统,而我长孙家祖上也是胡人,所以你们这些李家儿郎骨子里都有一种嗜血的**,不管隐藏的多好。承乾在我和他父王面前表现的非常的乖巧,可是在背地里他却喜欢李家祖上那种粗狂的生活方式,直接用刀从烤全羊上削肉吃,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而李泰虽然还小,而且还表现出无比的聪慧,喜欢汉家诗词歌赋,这些都很好,但是做事不经大脑,容易被人当枪使。”长孙絮絮叨叨的分析着自己儿子的不是,知子莫若母此话不假,从平常的细节中,长孙早就摸清楚了他们的性格,以及行事方式。

    “母妃这是在说些什么,大哥和四弟也是非常优秀的,对于先生的课业他们两可是回答的最好的,母妃应该为他们感到骄傲才是!”李宽搞不明白长孙为啥要和他说这些,要知道有的时候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呵呵……就知道你小子奸猾似鬼,怎么害怕知道的太多被灭口?放心母妃答应过你母亲,会照顾好你,你就别再疑神疑鬼的了!之所以和你说这些,是因为现在在这秦王府里也只有你才能听我说这些了,别人我都不放心,承乾他们太小,至于那些下人,谁知道他的主子到底是谁!”长孙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冷,让李宽觉得背心凉凉的!

    “那为何有说与孩儿听?”李宽觉得今天的长孙有点莫名奇妙。

    “我不知道你前天说的那番话是自己想的还是有人教的,但是却可以肯定你不会做出危害秦王府的事情!而且你还是韶华妹妹的孩子,从小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长大的,知根知底。再加上这两天表现出来的那不属于孩子的早熟,让我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所以……”长孙很是大方的承认:“这些年,你父王征战在外,整个秦王府的担子都在母妃的肩膀上,你的其他的那些姨娘一个个都帮不上忙,我真的很累!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母妃分担一点!”

    “难道,母妃就不怕孩儿掌握了太多的东西,会对承乾造成威胁?”李宽可是知晓这一家子都是属暴龙的,都是吃人的主,而且权柄更替更是血腥无比,这一切都要从三年后开启一个先例,这也成了李唐皇位传承的惯例。

    “你这孩子心眼儿真多,你认为就你这猴崽囡,能赢得过你父王?”长孙笑眯眯的回答。

    一句话让李宽清醒了,没错自己要是真的想打那张椅子的注意,那么对手就不只是李承乾他们这帮兄弟,还有一个真正的对手,自己的父王——李二,对于这位千古一帝,李宽心里是没一点底,不论是政治手腕或是军事才能,这位都可以堪称是中华民族两千年封建主义皇帝中的翘楚。

    “太过于繁杂的事务是不会让你处理的,你主要负责你的兄弟姐妹们的吃穿用度,这应该难不倒你吧!”长孙也不管李宽愿不愿意了,直接就给他分派了任务。

    “这个……”李宽还想推辞一番,但是想起了一些事情,也就不再言语。

    “那就这样吧,要是你做的好,那么我也就可以专心的为你们父王前线所需谋划了!”长孙伸出手扶着李宽消瘦的肩膀,看着他稚嫩的脸颊说道!

    “孩儿,尽力而为!”李宽缓缓的点了点头,异常认真地说道。

    见到李宽答应了,长孙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然后站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李宽紧跟其后。

    出了长孙居住的院落,李宽回了自己住的地方,躺在床上,想着这件事情:负责兄弟姐妹们的供给,那么就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了,要知道那玩意儿对于向自己这样身体虚弱的人来说是必需品,据李宽的记忆所知,在自己这帮兄弟姐妹中身体不好的不仅仅只有李宽自己,还有李丽质妹妹,还有其他两个妹妹,这些人都需要那东西呢!

    管他的呢,明天自己就去假公济私一把,先把身体养好,然后再慢慢地谋划一下以后该怎么办!至于自己挪用了别人怎么办,就让他们多买点不就成了,说是用量大就搞定!想到这里李宽高兴的合不拢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