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六章 怎么啥都没有
    走出自己的院子,李宽又开始了新的一天,这一天他要去上学堂了,虽然因为从小体弱上学也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但是身体好一些的时候还是要去,这一点是容不得半点情面的。

    先要去给长孙请安,这是每天必做的事情,然后就和李承乾,李泰还有李恪一路向学堂而去。

    能进宫给皇家子女进行启蒙教育的都是当世大儒,像之前到秦王府家访过的孔颖达,还有太子李建成手下魏征,这些现在都在负责这件事情,但是似乎效果并不好。

    到了学堂,这里只有一间教室,十几张案几分成两排摆放着,只不过一边只有四张,其余的摆放在另一边,而此刻李承训,李承德他们就坐在多的那一边。

    他们父亲是太子,所以就住在东宫,而这学堂就在东宫旁边,所以他们来得早也就是理所当然的。

    “哟!我们的大才子李宽今天也来了?真是稀罕啊!”李承训阴阳怪气的说道,昨天李宽那一番诛心的话,让他们哥几个吃了不少苦,当时的惊吓,回宫后的惩罚都让他们欲仙欲死,在他心里这一切都是这个病秧子害得,本来只是一件小事儿,甚至是没事儿,经他这么一搅和,就变成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儿。所以一切都是这家伙的错!

    “怎么,这学堂够规定谁不能来?”李承乾作为大哥先话道。

    “当然不是,只是觉得李宽李二郎的才学高深,和我们一起学是不是太过屈才了!”李承训回答道。

    “怎么,这里已经由你们做主了吗?连夫子都没有说我不能来,你们就要赶人么!再说了教导我们的是当世大儒孔颖达先生,魏征先生,甚至还有太子大伯的老师李纲先生,他们的学识渊博如海,怎么就教不下我这小小孩童?还要你们来评估?尊师重道没学过吗?”李宽站在李承乾身后话道。

    “这个……”李承训不过是十来岁的孩子,之前不过是一时气话,哪里会想到李宽的回答会如此犀利,一时间有点理屈词穷。

    “不说话,那么我们就坐下了!”李宽直接坐下了,李承乾李泰等人也跟着坐了下来。

    就在他们刚做好没多一会儿,李纲先生来了,这是这家皇家小学的校长,也是当今太子李建成的恩师,这位老先生还是隋炀帝的恩师,只不过炀帝残暴,李纲先生觉得自己没有教育好这位前朝太子,所以在隋朝辞官归隐,直到李唐建立之后,李渊出面才把他请出山,当了李建成的老师,外带着给这帮子小孩子上上启蒙课程。

    “先生早!”所有的孩子都起身行礼。

    “都坐下吧!”李纲出声道,声音低沉,中气十足,转头看着课堂里泾渭分明的两排案几,微微的摇了摇头:“今日,我们学习周兴嗣的《千字文》,我念一句,大家跟着念一句!”

    《千字文》是南朝时期,梁武帝命人从王羲之书法中选取1ooo个不重复汉字,请员外散骑侍郎周兴嗣编纂成文,是为中国历史上第一篇《千字文》,从那以后成了孩童启蒙的必须读物。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李纲摇头晃脑的在前面念。后边十几个孩子也跟着摇脑袋,这样李宽蛋疼得厉害,这又不是吃了摇头的小药丸,摇个啥劲儿啊!所以李宽虽然嘴里在跟着念,但是却是坐得松松垮垮,很是散漫,这和其余人那一本正经的跪坐再摇晃着脑袋形成了很强的反差。

    “孔怀兄弟同气连枝。”李纲教了一段,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下面和着自己摇头晃脑读书的王子皇孙,捋了捋胡须,嘴角微微一翘。可是忽地见到盘腿而坐的李宽,眼神却是一定。

    “好了,就先到这里,这篇《千字文》大家也学了好几年了,最小的李泰也学了两年,现在我就考考你们,李承训,府罗将相,路侠槐卿。户封八县,家给千兵之后是什么?”

    “先生,是:高冠陪辇,驱毂振缨。世禄侈富,车驾肥轻!”李承训站起身回答。

    “何解?”

    “这些将相公卿个个都戴着高高的官帽,陪着帝后的车辇出游,车马驰驱,彩饰飘扬。”李承训回答道。

    “不错,李宽,《千字文》一书出于何处,你给为师讲讲!”李纲把李宽叫了出来。

    “这个……”李宽作为现代人穿越而来,又非家学渊源《千字文》还真没学过。他哪知道这些啊,再加上前任留下的记忆也是模糊不清,刚才跟着读还没问题,像这样的问题还真的不知道。

    “怎么,答不上来?你不是才思机敏么,昨日先生可是听皇上说了你的事迹。”李纲声音仍旧是不温不火,但是却说得李宽面红耳赤。

    “真是的,早知道就不搞那事儿出来了,李泰被揍了就被揍了,关自己啥事儿啊,没事儿强出头,这下子引火烧身了吧!”李宽在心里暗暗咒骂,但是却无计可施。

    “坐下吧!东西没学到,就会卖弄小聪明。心性未定,怎么就学起卖弄权谋的那套了!”李纲一阵叹息,在他看来李宽本来身体虚弱,定不能像其他兄弟那样学习武艺,那么专心习文也是不错的,可是没想到昨日听李渊说起,这小子一条三寸不烂将小小兄弟纠纷夸大其词到江山社稷的高度,实在是令他难以置信。难道真的是天家无亲?或者说是这一家子真的满心思都是尔虞我诈!

    所以在今天看到李宽来到学堂之后,难免要试探一番,敲打一下。

    “谨记先生教诲!学生知错了!”李宽把头低下,他可知道这位,之后的岁月里他会成为李承乾的老师,教了三位太子,可是却没有一个能得善终,但是却也无法动摇他在文人中的地位。这可是初唐时期难得的一位学术大家,堪称一代文宗。哪怕是现在,自己那便宜老爹李二也得让他三分,在这个士人把持天下的年代,一位大儒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李宽依言坐下,但是在心里却是嘀咕开了:怎么穿越这玩意儿到了自己这里就不好使了?别人都有金手指,金大腿,自己啥都没有,别人装装逼,把把妹,自己只是病秧子,别人胡吹乱侃忽悠一大帮子,自己却吹了一通把自己搞的寸步难行!难道是因为别人穿越的世界配角智商偏低?自己这几天遇到的除了十岁以下的小孩子,其余的可都是人精似的,长孙,常氏,李渊,李纲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没有金手指金大腿是干不过这些人的!不行,回去之后的好好找找,有没有金手指,金大腿神马的!

    就在李宽胡思乱想中,学堂放学了,随着三个兄弟,李宽回到了秦王府,回来之后就急急忙忙的回自己的院子了,连李泰和他告辞都没有回应。

    回到院子里,吩咐侍女任何事情都不要来打扰之后,就钻进房间里试验起来:先把自己所有的的饰品统统都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特殊之处,会不会有老爷爷躲在里边。

    结果就是砸碎了三块玉佩,弄折了两只簪,腰带也拆了两条,结果一无所获!

    那么是不是身体异变啊!会不会传说中的异能的说!

    那么就试试:我吐水,我吐火,结果吐水是吐出来了,只不过就是口水而已。吐火,只不过把自己弄得冒火,而且是七窍生烟的那种,吐的头晕目眩,最后只是一个屁!

    那么刀枪不入,过目不忘,念力移物有木有?

    李宽想着就开始虐待自己,见到房间里有几个用来装饰的花瓶,试着用念力把它移动,可是努力了半天除了满头的大汗,就没动静儿了。

    那么过目不忘呢!翻开书本,怎么全是繁体字?这个哥哥和它们可不熟,一篇文章连蒙带猜的读了下来,可是这些文字在脑子里全成了浆糊!

    至于金刚不坏,这个是肯定没有的,因为就在以上的实验中,李宽摔了好几跤,连胳膊肘都给擦伤了,这个就没必要再自虐实验了。

    “妈蛋,怎么什么都没有?”李宽对着苍天竖起了两根大大的中指。然后闷闷不乐的回房间,把自己扔在床榻上,一点都不想动弹了。

    “没有金手指,怎么干的过在历史上大大有名的李二,还有那一帮子贞观贤臣?这些人可不是你不想干就能躲得过的,他们在之后的几十年里会在这大唐的土地上书写出华夏民族最壮丽的诗篇,要是不能参与其中,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就是失败!可是卷进去了,没有过人的依靠和本事,怎么弄得过他们!”李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二世子,王妃娘娘请你过去!”就在李宽胡思乱想的时候,侍女进来禀报。

    “这就去!”李宽从榻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随着侍女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