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楚霸王 > 第三章 被欺负了的李泰
    上回说到,李宽开始练习心意拳,但是因为体虚所以无以为继,准备去找些补药改善体质。刚刚走出自己的院子,就遇到了一个小家伙,长得肥嘟嘟的。一身短袄穿在身上显得非常紧绷,就和现代社会的紧身衣似的,非常具有喜感。

    可是现在这个小家伙却留着眼泪,忍着哭,身上白色的夹袄也是黑一块,灰一块的。一步步的向着长孙的院子而去。

    这个小胖子,李宽还是认识的,他是长孙氏的第二子,也就是将来的魏王李泰,那个说出了杀子传弟的狠心人,但是现在还是啥都不懂的正太。

    “青雀,怎么哭鼻子了?”李宽上前,走到小正太身前。

    “是二哥啊!他们欺负我!”小正太脸上挂着泪珠儿,胖乎乎的小手也沾上了黑灰,伸出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把自己抹成了一只大花猫。

    “别哭了,告诉二哥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宽掏了掏口袋,可是伸出手才现古代衣服没有口袋,也就没有餐巾纸,只好用袖子帮李泰擦脸了。

    “他们说父王坏话,我打他们,他们一群人揍我!”李泰脸上没有伤痕,但是身上却有很多脚印,这说明这帮子家伙还是顾及颜面,打人不打脸么。

    “是吗?走,带二哥去和他们理论理论!”李宽虽然说身体不好,但是想来和千年前的古人耍耍嘴皮子,还是无碍的。

    “嗯!”李泰不过刚刚四岁,见哥哥帮自己出头,立马就有了主心骨,胖乎乎的小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带二哥去!”说着就在前面带路。

    已是初秋,树木开始枯萎凋零,道路两旁稀稀落落的树木上,枯叶开始慢慢的随风飘落,李宽随着李泰在这街道上走着,这里是朱雀大街,是大唐最中心的长安城最繁华的地段,可是现在确实没有什么人。

    因为战乱,所以人口凋敝,而且现在国家风雨飘摇,中原大地上三十六路反王,七十二路烟尘,全都在征战不休,再加上外族蠢蠢欲动,使得这个帝国中心也是商业凋敝没有几家店开门,就算开门也是门可罗雀。

    穿过大街,已经出了皇城范围,进入宫城了。像李二这样的秦王是开府住在皇城里的,而今天李泰小家伙进宫看望皇爷爷,却听到太子李建成的几个儿子在非议李二,所以才生了冲突。

    来到宫门前,两人走的是长乐门,这里的侍卫早就认识这里的权贵子弟了,因为每天这些小家伙都要从这里进宫到东宫去上课,所以也就直接放行了。

    李宽这还是第一次进宫,当然这是指穿越之后,可是之前的也记不大清楚了啊,所以对于皇宫里的一切还是有些好奇的,一路东看看,西瞧瞧,可是没过多久他就失去了兴致,这到处都是千篇一律的,两边是一堵堵墙,墙上不时有一个门。至于门后边有什么样的风景,就不是他现在能知晓的了!

    东拐西绕的,终于到了学堂,现在已经下学,这里就成了各位皇子王孙的游乐场所,就像此刻正有几个十来岁的少年正在场中角力。

    因为李家祖上有胡人血统,所以皇家少年小小年纪都有修习武艺,并以强大武力为荣。

    之间两个少年都有十岁左右,赤着上身,小小的身体却已有几分肌肉虬结。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但是两人双臂还是紧紧的扣着,青筋鼓胀。旁边还有几个稍小些的在加油鼓劲。

    当这些少年看到李宽和李泰两兄弟的到来时,也停了下来:“怎么,小胖墩,叫帮手了啊,叫帮手也找个靠谱的啊,叫你大哥还行,至于这个病秧子,他来了只能是累赘,别说让他打了,就是让他看,我们都怕把他吓的病了,又要去找皇爷爷传御医去你们家给他看病!”

    “你是谁?”李宽所得的记忆毕竟不全,就像这开口的少年就不记得了。

    “我是谁!哈哈……你生病把脑子给病了吧,连我都不认识了?”少年趾气高昂的说道:“我是你堂兄,当今太子是我父亲,我叫李承德!”

    “不认识!”作为现代人,谁还知道李建成几个儿子,叫啥名?李宽实话实说道。

    可是他的老实却成了别人眼中的讽刺,李承德就是这样看的,在他看来李宽这是在蔑视自己:“你这个病秧子,怎么只会耍嘴皮子?要不过来试试身手?”

    “二哥别听他们的,他们一点不讲理,只知道以大期小,以多欺少,哼!”李泰小胖子告诉李宽。

    “没事儿,我这身子,我知道!怎么可能会和他们比身手。”李宽拍了拍李泰的肩膀,走上前去:“我来是和你们讲道理的,而不是和你们打架的,要是你们觉得自己的身手高,那就去前线杀敌啊,哪里有叛臣贼子,有胡人戎狄,哪里才是我大唐男儿当效死之地,而不是缩在这皇宫之内欺负同族胞弟,别说你们年纪小,年龄不是借口,只要有心,就不会做出这等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没想到,二王叔家的药罐子倒是有这么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巧舌如簧。但是却也不能否认你害怕与我们斗上一场的事实。想想秦王叔父,戎马半生,立下赫赫战功,生个儿子却是手无缚鸡之力,实在是令人诧异。”刚才与李承德角力的少年将衣服穿上之后,云淡风轻的说道。

    “是么?敢问你今年多大岁数?”李宽不以为意。

    “今年九岁,是你三堂兄,我叫李承训。”少年回答道。

    “你今年九岁,我才六岁,你勤学武艺,我身体孱弱,你居然让我和你们比试身手,你当我傻还是你傻?”李宽看着这个比起自己高出一个头来的少年说道。

    “那么,我让我妹妹和你比,她也才六岁,这样可行?”李承训呵呵一笑。

    “你……”李泰虽然人小,但是身在帝王家,接触的太多了,哪不知晓这是李承训在借机羞辱李宽。

    “这个,好男不跟女斗,还是算了吧!再说了,我大唐武艺高之士实在是数不胜数,那里还缺我这么一号小虾米!”李宽却是避重就轻。

    “怎么,生为皇室,怎么能丢下先祖的荣耀?当年我李家祖上可是上柱国,战功卓著,身为子孙,岂可忘本,再说当今天下未平,怎么能不修炼武艺,征战疆场为皇爷爷分忧?”李承训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

    “天下未平,难道只能靠勇武而定么?修习武艺能杀十人,百人,千人,但是兵家一计能杀十万,能敌百万雄师,难道不足以平定天下?”李宽侃侃而谈,要知道战场上真正的胜利者通常都是那些能一计定乾坤的智将,而非直接上阵杀伐的勇将。

    “也不和你多说,说吧,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要是来为那小胖墩找回场子的话,那就下场比试一番,不是的话,就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好了!”李承训直接翻牌,不管你那张嘴,只要你下场子里来挨揍了就只能受着,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规则。

    “今天来这里,是来讨个公道的,不仅是我弟李泰,还为我父王。”李宽一句话出口,对面的少年目瞪口呆,为秦王李世民讨公道,这娃真是烧把脑子烧坏了!

    “满嘴胡言,我们是揍了李泰,但是那只是小孩子之间的恩怨而已,和秦王叔父有何干系?休得血口喷人!”李承训脸色微变,要知道现在正值刘黑闼作乱,还有颉利可汗寇边,他父亲太子李建成正在关中镇压刘黑闼,而李世民却远在边塞。要是这时候传出什么消息,那么可能引起大唐动荡,对于这乱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要是被人知晓这是因为自己等人非议秦王而引起的,那就算自己父亲贵为太子也就不了自己,与整个大唐帝国相比,自己又算什么!

    “这件事情不是你说了算的,我说了也不算,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需要理清楚,要知道在这个内忧外患的时候,容不得有人包藏祸心。”李宽得理不饶人,他今天就要用这几个王子皇孙来立威,以便进行接下来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么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如何?”李承训真的有点害怕了,要知道他们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他们偷听李建成和晋王李元吉商议的只言片语,今天说出来不过是炫耀一下而已,哪知道那么巧被路过的李泰听了去。

    “怎么,怕了?事情还没解决,真么就怂了?没关系,我已经叫人去请我母妃长孙娘娘了,还有你们的母亲常妃娘娘。”李宽就这样站在几个比自己高大了一头的少年身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