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暗夜游侠 > 第二十一章 蓝色吗*啡
    “这不是双蛇教下的手。”

    马文指着维尼消瘦的脸庞说:“如果是双蛇教的话,他受到的伤害要比现在轻微的多。”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冬眠】,双蛇教的招牌之一,让一个人永久地沉睡下去。但是冬眠并不会直接杀死一个人。”

    “而且他的心跳很强,这不是冬眠时的症状。”

    亨泽尔眼里闪烁着吃惊的色彩,他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的祖父也曾是一名高阶巫师。”

    马文早就编好了理由:“在出之前,我曾经在书房里翻阅过很多书籍,然后学到了很多知识。”

    “你果然和维尼一样聪慧,可惜没有成为巫师的天分。”

    亨泽尔肯定地点了点头:“的确如此。我也感觉到是有人刻意模仿双蛇教在下手。”

    “不过你怎么知道是露露?你应该刚刚抵达吧?”

    马文笑了笑:“覆盖在冬眠伪装之下的,是另外一个汲取生命力的诅咒。这种诅咒有个特点,需要至少一周时间内的每天接触,不断下咒才行。”

    “维尼的性子有点孤僻,能和他长期接触的人不多。除了老管家之外,还有谁?”

    只剩下那个可以经常和他接触的小女友了吧?

    很顺理成章的推断。

    亨泽尔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你一定是一名很棒的领主!”

    “既然您也在这儿了,我就邀请你和我一块去见一下谋害维尼的凶手吧?”

    “这是您应有的权利。”

    ……

    马戈尔学院的牢狱中。一个少女孤零零地坐在栅栏边缘,显得异常惊恐。

    这个牢狱建立在一棵九层楼高的树上,每一根枝桠都延伸出来一个木制的囚笼,囚笼悬空。

    她向下望去,则是茫茫的黑色液体。

    一旦坠落下去,落到这种黑色的液体中,她将被腐蚀地连骨头都不剩!

    牢狱中的犯人并不多,因为大部分想要在马戈尔学院兴风作浪的人,都已经死了。

    就在她害怕的看着四周的时候,囚笼突然动了!

    她起初是害怕,旋即是反应过来:有人在控制这棵树的树枝!

    远方的一个平台上,两个身影若隐若现。

    其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吟唱着咒语,悬挂着她的那根树枝开始缓缓地挪动。

    最终,囚笼落在了平台上。

    两个人站在她面前。囚笼被打开了。

    “出来吧,露露小姐。”亨泽尔低声说。

    露露胆怯地从囚笼中走了出来。

    “我不明白,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我犯了什么错吗?”

    露露表现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她看上去好像真的完全不知情。

    “女人的演技啊……”马文心里的吐槽还没开口,亨泽尔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得不说,我都要被你的演技吓坏了。”

    作为一名二阶巫师,亨泽尔有着和他外表不符的幽默感。

    “作为一名炼金师学徒,为什么要去做这种事情?你和维尼交往时间过半年,为什么要用诅咒陷害他?还是你真的以为,我们这些导师都是瞎子?”

    露露顿时沉默了。

    她在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事情真的生了之后,她还是有些手足无措。

    她知道,既然自己已经被关到了牢狱之中,就证明亨泽尔手里肯定掌握着足够的证据。

    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我是爱维尼的。真的。”

    她开始低声啜泣:“可是,我真的没办法。”

    “看着他每天这么痛苦,我也心如刀绞。”

    “有人逼我这么做的。如果不这么做,我……总之下场会非常恐怖。”

    “我害怕了,于是我就照着他说的那么做了。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我知道错了。可我真的不是真心想要陷害他的。”

    ……

    女孩的哭声越来越凄惨,让人听来楚楚可怜。

    可是在马文看在眼里,只有反胃。

    利用可怜的外表来博取同情。试图在犯下这么巨大的罪恶之后还想洗干净自己身上的罪名……

    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就有这么深的心计了?

    这个残酷的世界啊,真是逼得孩子们一步步过早地成熟。

    “闭嘴!”亨泽尔突然严厉地打断了露露的哭泣。

    “我现在只要你做两件事。第一,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第二,解除维尼身上的诅咒!”

    “如果这两点都这么做了,我代表马戈尔学院官方,赦免你的行为!”

    亨泽尔的话立刻起到了效果。

    露露立马停住了哭泣。她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希冀之色:“真的?”

    亨泽尔看了一眼马文,后者沉默不语。

    “当然是真的。”

    亨泽尔肯定地说。

    他现在只希望自己的弟子立刻恢复正常。其余的事情……哼哼,账要一笔一笔算,不用那么着急。

    露露不再哭泣,而是开始整理思绪,最终缓缓地说:

    “第一件事情,我其实也不知道是谁。别误会,我是真的不知道。大约在一个月前,我染上了赌博……最后被人设计,输了一大笔钱。好大一笔,维尼知道了之后,说会替我想办法。”

    “他对我很好,我知道这一点。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他的经济连支撑自己的学习都很勉强。那笔钱他是没办法替我还上的。”

    “我欠钱的那些人很恐怖。他们的势力遍布整个马戈尔学院。相信亨泽尔大人您也应该猜到了。”

    “我实在没办法还上那笔钱,快被那些人逼疯了。最后,他们中的一个主管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以此来还债。”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

    “就是给维尼下咒?”马文沉声问。

    她怯怯地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露露的姿色虽然只能说是中上,但是这份可怜的样子,着实让人怜惜。

    “哪些人?名字。”亨泽尔果断地说。

    “【蓝色吗*啡】……那人的名字叫,伯爵。”露露说。

    “伯爵?这是什么名字。顶多就是一个绰号。”亨泽尔很不满。

    “我已经把我所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了。”露露说:“想要解除维尼的诅咒也很简单,我的卧室床底下有一个纸盒子,把那个盒子烧掉就好了。”

    亨泽尔和马文对视一眼。

    “蓝色吗啡是什么?”马文问。

    亨泽尔面色僵硬地说:“三环高塔的一个组织。一群由背景深厚的巫师家族子弟组成的势力。”

    马文点头,不再言,却是记住了这个组织还有伯爵这个绰号。

    露露应该没有说谎,幕后的人既然要做这件事情,肯定不会轻易把自己的身份泄露出去。

    他们肯定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毕竟这是巫师的地盘,露露被查出来也是极有可能的情况。

    ……

    “亨泽尔大人……”露露面怀希冀地看着他。

    “我是爱维尼的,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绝路,我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亨泽尔露出一丝厌恶之色,然而他还是开口道:“我代表马戈尔学院官方,暂时赦免你的罪行。如果日后查出来,你有什么没交代清楚的话,后果……哼哼。”

    “谢谢大人!”露露大喜过望。

    谁知道在这个时候,马文突然一步步走向了她。

    亨泽尔愣了一下,似乎想要阻止马文,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动。

    “马戈尔学院官方是赦免你了,但是白河谷地还没有赦免你。”

    “维尼是白河谷地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我是他的哥哥,我还没有赦免你。”

    马文的声音很平静,但是露露却很恐慌!

    “马文大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很爱维尼的,我看着他那么痛苦,我也非常难受。真的。只要再过一星期,我就会主动烧掉纸盒子,维尼就会醒的,他们只是想让维尼没办法参赛而已。”

    “而且,他也很喜欢我的。”

    看着马文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她有些语无伦次了。她身上都被布置了禁魔场,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你说他很喜欢你?”马文凑到她耳边,轻声说:“可是我觉得,你不配。”

    下一秒,露露只觉得小腹猛然一痛!

    马文一记异常凶狠的直踹,将女孩整个人直接从平台边缘踹了下去!

    她凄惨地呼号着,最终落入黑色液体之中,身体骨头,都瞬间被腐蚀成了一滩黑水!

    那场面,简直恐怖无比!

    可是马文,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伤害我弟弟的人,必须死。”

    马文低低说了一句。

    他转过身,亨泽尔看着他,半晌才问:“为什么不用刀?”

    马文走过他的身边,顿了顿:“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