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暗夜游侠 > 第十九章 油画世界(求票!)
    无头少女瓦丽莎。

    这个名字,马文突然有了印象。

    前世在玩游戏的时候,他也常抽时间逛游戏贴吧和论坛。有一次,他看到某个匿名Id贴出了一张图。

    图上是一件配饰,外形很像一朵桔梗花。

    那件配饰是微光物品,但是效果却非常惊人。马文至今都记得它的属性:

    【瓦丽莎的馈赠】

    品质:微光

    效果:恐惧抗性+1o

    要求:帮助无头少女完成她的心愿。

    ……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任务奖励物品。

    当初那个家伙晒装备的目的大概是为了炫耀,一般人大概看了就忘了。也亏得马文的记性很好,居然还能回忆起那东西的属性。

    大概是这个世界中,能增加恐惧抗性的物品实在太少了吧。少数的几件,在马文的记忆里,都非常难搞到手。

    这件瓦丽莎的馈赠,原本也是毫无头绪的。

    但是现在他突然想通了。那个匿名玩家贴图的时候,刚好是猩红修道院副本开启之后的一周。

    那个家伙,搞不好就是第一批进入猩红修道院的玩家,然后触了无头少女的任务。

    “瓦丽莎……我为什么不能看你?”

    想清楚了前因后果,马文的心思不由活络起来。

    他能感觉到,少女似乎并没有恶意。

    “因为我现在的样子非常恐怖。每个正常的人类看到我之后,都会被恐惧所诅咒,你可能会疯。”

    瓦丽莎解释说:“所以,千万不要转过来看我好么?”

    马文点了点头。

    无头少女的身上,大概是被附加了【强效恐惧术】之类的玩意儿,看到她真身的人,都会面临一次恐惧检定。

    马文虽然自忖灵魂坚韧,可万一这身体吃不消,检定失败了就完蛋了。他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你为什么要出现?”他试探道。

    “我的头颅被一个卑劣的人偷走了,你能帮我找回来么?”瓦丽莎幽幽地说。

    寂静的房间中,少女的声音显得有些瘆人。

    马文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影子。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一个模糊轮廓出现在了地上。

    “靠,果然没有脑袋!”

    马文心里暗骂一声,还真是【无头少女】。

    他干笑一声:“我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你凭什么认为我可以帮你?”

    “我能感觉得到,你的意志很坚定。而且你的武艺很高。”瓦丽莎低声说:“你会潜行,可以轻而易举地偷到我的脑袋,而不被那个卑劣的家伙现。”

    “我需要更详细的情报,来决定是否插手你的事情。”马文摊摊手:“我可不想丢掉自己的性命。”

    ……

    十分钟之后,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重新返回了幽灵走廊。

    他靠近了最后一幅油画。无头少女。

    在瓦丽莎的恳求之下,他权衡再三,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

    能够增加恐惧抗性的物品怎么说都是可遇而不求的。再加上这次任务应该不需要动手,只是偷东西罢了,他还是很有经验的。

    在他答应无头少女的恳求之后,马文的任务栏中,顿时多了一个任务。

    任务内容马文早已了解,奖励则是一连串的问号。

    这种随机性的任务,向来都是赌人品的,不过好在马文已经知道任务奖励是什么了。

    他按照瓦丽莎的指导,轻轻地将双手按在那幅油画上。

    “放轻松、放轻松。”

    他耳旁传来瓦丽莎温柔的声音。

    “闭上你的眼睛。”

    “现在,往前走一步。”

    马文照做了。

    嘎吱!一扇门被他推开了,他闭着眼睛向前走了两步,四周围的环境突然从寂静变成了喧嚣。

    鸟儿在枝头鸣叫,他仿佛来到了一片树林里。

    下一秒,马文睁开双眼,现自己的确身处一片小树林之中!

    【你现了神秘之地-博肯宁】

    【你的学识-异闻+5】

    【学识-异闻-博肯宁世界】:这里是一幅幅油画组成的扭曲空间,位于费南大6和邪灵世界之间。这里看似和寻常农庄差不多,但是邪恶的邪灵使者莫里斯统治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巡逻乌鸦和黑骑士是他手下两大势力。在这里,一切美好事物都是虚假的。

    【你进入了油画世界-博肯宁……】

    四周围鸟语芬芳,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

    他身后,是一棵快枯死的老槐树,他记住了这棵树的模样和位置,这是他返回时的道路。

    无头少女的灵魂并不能和他一同进入油画世界,接下来,他必须独自一人行动。

    他的目标是博肯宁的一座小山上的城堡。这座城堡属于本地的领主,那个叫做莫里斯的老头据说是下层位面的邪灵使者,专门抽离人们的灵魂,封印在自己的油画世界里。

    在这种地方行事,必须要小心。否则一个不留神,搞不好就要永远地留在这恐怖的油画世界里了。

    瓦丽莎的脑袋,被藏在了莫里斯在城堡的卧室里,马文必须潜入其中,将头颅盗窃出来,然后交给瓦丽莎本人。

    这样一来,瓦丽莎的灵魂就能得到解放。马文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如果是高阶邪灵使者的话,应该不会连一个意志力坚定的少女的灵魂都无法收服。”

    “那个莫里斯,大概是个普通的邪灵使者。应该是二阶的邪术师之类的。”

    “可惜白银之神教会出售的圣水浓度太低了,如果能搞到13号圣水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干掉莫里斯。”

    邪灵使者和盗尸者不同,虽然他们的职业可能都是邪术师,但是种族不同。下层位面的邪灵非常邪恶,生命力强大,而且不像盗尸者那样是人类,拥有致死要害。

    ……

    马文蹑手蹑脚地出了森林,来到了一处小山岗上。

    从小山岗上远眺,远方一片田野,大片大片的小麦正在茁壮成长,一些人影在麦田里出没。

    那是正在耕种的农夫。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真是神奇……”马文啧啧称奇。

    麦田的尽头,是一座小山,山上有一个城堡。马文穿越了麦田,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潜行技巧炉火纯青,虽然受限于技能等级,但是依然效果出众。

    很快的,他就来到了城堡下。

    城堡外,只有一条独木桥。其余的三个方向都是悬崖峭壁。

    独木桥的另外一端,有一小队守卫把守。

    “有点棘手啊。”

    马文可不敢在这些守卫眼皮子底下用潜行试图进去,那无疑是找死。

    潜行又不是隐身,再说了,现在是大白天,潜行的效果会非常弱。

    看来只能等晚上再动手了。

    他找了个隐蔽处休息。

    ……

    傍晚时分,一架牛车从山下的某个农庄出,缓慢地向城堡方向进。

    躲在暗处的马文眼睛一亮。

    “嗯?牛车上装的是青菜和水果?还有马铃薯?”

    “那个农夫是要进城堡!”

    “有办法了!”

    他快地跑了过去。

    ……

    驾着牛车的农夫悠闲地挥动着长鞭,老牛一步步,在小道上踟蹰前进着。

    拐过一个小弯道,农夫的余光中突然闪过一抹银色!

    “咦!?”

    他立马停下了车,一下子跳了下去。

    那是一块碎银!

    碎银这种东西,在任何地方,都是硬通货!就算是在博肯宁也是如此。

    农夫面露喜色,看了看四周围,将碎银贴身藏好,然后才重新上车,继续向城堡进。

    缓慢前进的农夫没有现,他的牛车车底下,多了一个人。

    马文四肢叉开,刚刚好卡住牛车下方地板的凹陷处。

    幸亏他今年才14岁,身材瘦小,身体勉强可以藏身在这里。

    以前在做任务的时候,他也有类似的经历,不过那时候,他是用刺客专用的【缩骨术】来改变身材。

    五分钟后,牛车抵达了城堡门口。

    一番简单的盘查过后,守卫放行。

    车底的马文累得四肢软,不过依然咬牙坚持。这是最安全的进城堡方式了。

    牛车慢慢在城堡里前进,大概是往厨房或者仓库什么地方前进。

    马文小心地探出脑袋,观察到四周没人的时候,才突然松手,无声无息地趴在了地上。

    牛车悠然驶过,车夫毫无察觉。

    马文看了看四周,开了潜行,一溜烟进了城堡主厅。

    ……

    城主的卧室很好找,就在城堡最高的那个房间。

    一般来说,只有脑子有病的人才会在自己的卧室里设置陷阱什么的。

    马文等到晚上,通过仆人们口中的交谈确定了今晚城主莫里斯要在实验室里过夜之后,果断潜入了那间阴森森的房间。

    他在屋子里摸索了一阵,摸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蝙蝠的爪子、人的头骨、小恶魔的手骨……总之是一些施法的材料。

    好不容易,他才从一堆杂物中,找到了一个包裹。

    这个包裹用深色的布包好,外面用特殊的钉子钉住了,钉子上还有一些古怪的图案。

    这和瓦丽莎的描述一模一样。

    “邪灵仆从的转化咒言?”

    马文认得这些图案,原来这个邪灵使者是把瓦丽莎当成邪灵仆从来转化了。难怪舍不得一下子摧毁她的灵魂。

    他把包裹藏在虚空海螺里。正准备离开。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卧室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马文心头一紧,一个翻滚,躲到了床底下。

    下一秒,火光亮起,一双穿着布鞋的脚出现在他的视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