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暗夜游侠 > 第十一章 单枪匹马
    次日中午,马文是被腹中的饥饿唤醒的。

    他悄无声息地起了床,半精灵少女仍然在一边的小床上熟睡。她的姿态很优美,眼睫毛微微颤抖着,宁静而美好。

    他没有惊动安娜,而是快梳洗,出了门。

    他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办。

    马文离开黑角鹰旅店,去了商贸区,依然找到那个铁匠,向他购买了两柄同样的白板弯刀之后,这才离开。

    匕虽然用的惯,但是不能挥出双刀流的特性,至于第三把刀,则是留着备用。

    有经验的战士都会为自己额外准备一把武器,以便应对各种不同的情况。

    然后他去了一趟城市东北角的贫民窟,在那里,有很多愿意为一些小钱就付出性命的流浪汉。也有很多消息灵通的家伙。

    马文的行动需要他们的帮助。

    从贫民窟中返回,他的口袋里又少了三十枚银币。

    之后他买了一些食物,以及到附近的杂货店里购买了一些必需品,然后悄然返回了旅店。

    马文走回房间的时候,安娜已经醒来。她揉着惺忪睡眼,有些吃惊地看着马文手里一大堆东西:“马文少爷,我们真的要对阿克伦黑帮动手么?”

    “毕竟我们只有两个人,势单力薄。”

    安娜倒不是畏惧,只是怕马文有什么闪失。

    马文递过去一块刚出炉的奶油面包,轻声说:“我们不会势单力薄。”

    “这座城市比我们想象的更加黑暗,或许我们一开始抱着求助的目的来这里,就是一个错误。没人会帮我们。”

    “想要夺回领地,我们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

    “先吃饭吧。吃完这些,我要你去一趟乡下。”

    安娜一边喝着清水,一边惊讶道:“乡下?”

    “绿村,还有迷雾村。安德烈他们想必已经按捺不住了吧。”马文站在窗边,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淡淡地说。

    “您怎么知道……”安娜更加吃惊了。

    “我看到了。那天安德烈偷偷进城来找你。他的意思是准备靠自己的力量重新夺回领地。”

    马文摇头说:“可惜那时候你还以为市政厅会出手,所以安抚了他,对么?”

    安娜眼里闪过一丝异色:“马文少爷,我或许明白您的意思了。如果守备队的小伙子们能来的话,阿克伦黑帮当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只不过……河滩城不允许他们带武器进入。”

    “让他们乔装打扮,混进河滩城,至于武器,我会想办法的。”

    马文随手抓过一片面包啃干净:“我给你十天的时间。”

    “十天之后,我要看到白河谷地守备队二十人全员齐整地站在我面前。”

    安娜微微有些激动。

    马文此时展现出的气魄,实在太与众不同了,胆敢在河滩城召集私人卫队,虽然他是贵族,也是在挑衅河滩城市政厅啊!

    可是只有这样的马文少爷,才能让安娜看到希望!

    只有这样,才能结束他们之前在河滩城受到的屈辱。

    马文少爷可是贵族——可是在这河滩城中,市政厅的官员糊弄他们、赌场的人欺骗他们、有商人暗中雇佣黑帮试图杀死他们!

    这份屈辱,安娜早就记在了心里。她唯一没爆出来的原因,也只有马文少爷而已。

    现在的马文已经不同了,他完成了一种惊人的蜕变。

    安娜甚至有些看不透这个从小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学习如何治理领地的少年了。

    “可是,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安娜有些迟疑地看着马文。

    她在担心马文的安危。

    “我会躲在这家旅店里。而且你要相信我现在的本事,没人可以偷偷盯上我。”

    马文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去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

    下午时分,乔装成农村妇女的安娜独自出了河滩城,向南而去。

    肩负着马文少爷的使命,她的脚步比平时快了好多倍!

    而马文默默地看着她离开,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丝笑意,带着浓浓的杀气。

    支走安娜,至少有两个用意。第一,他的确需要那支朝气蓬勃的警备队的力量;第二,今晚他要大开杀戒,有半精灵女管家在身边,他反而不能全力挥。比如之前在对付盗尸者的过程中,安娜就差点坏了他的计划。

    有时候,杀人是很简单的事情。特别是对于一名暗夜主宰来说。

    马文不是逞匹夫之勇,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单枪匹马出手,什么时候该最大程度地调用自己的力量,所以他才会让安娜去乡下调集之前被他派遣过去保护普通村民的那支警备队。

    白河谷地沦陷之后,大量平民逃往山坳里避难,绿村、迷雾村还有盘水湖,这些都是马文治下的领地。他们在山里,更容易躲避豺狼人的追杀。因为河滩城的规定,马文只能携带女管家入城求助,警备队则被他留在了乡下。

    那些小伙子们早就忍不住要杀回去了,只等马文一个号令。

    他们都是非常忠诚的家伙,年轻,有力量。

    但是这还不够。

    马文知道,豺狼人入侵的背后还有很多阴影。二十人的警备队对抗不了一支训练有素的豺狼人军队,他必须调集更多的力量。

    而在此之前,他得先搞清楚谁在背后捣鬼。

    或许是那位吝啬的米勒叔叔,或许是其他人。

    总之,今晚之后,一切就会明了。

    ……

    入夜,河滩城尚未宵禁之时,这是整个城市邪恶力量最为沸腾的时刻。

    各大黑帮的会计开始细数今天的收益,几个新手盗贼会因为没完成任务指标而遭受主管的毒打。

    很快的,他们将会在痛苦中学习到如何挥自己灵巧的手。那时候,他们将免于皮肉之苦,但是分到的金钱仍然只够养家糊口。

    这是灰色地带的生存法则。

    妓*女们花枝招展站在大街旁巷子里,她们的脸上打着厚厚的粉,有些时候厚厚的劣质化妆粉饰的不是平庸的姿色,而是一些更加恐怖的暗疮。这行最害怕的两件事情,莫过于怀孕和得病。两者都意味着她们将丢掉自己的饭碗。

    辉石酒馆,后院地下室。

    明亮的烛火照着舞女们摇曳的身姿。两个男人勾肩搭背地坐在虎皮沙上,嘿嘿笑着。

    “法玛尔少爷,今天我专程为您找到适合您口味的姑娘。一会儿一定要好好享用。”

    其中一个高大的男人指着一个颇为丰腴的舞女说道。

    他的眉毛很浓,眉心还有一道疤,一看就是狠角色。

    另外一个家伙身材矮小,神色猥琐,眼袋很重,典型的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舞女,连连点头道:“好好好!迪亚菲斯先生,只要你们成功干掉那个废物,回去我一定跟父亲好好说说,让他加大对你们的投资!”

    迪亚菲斯不动声色地说:“多谢法玛尔少爷了。那个叫马文的小鬼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的。我们已经派出一个小队人去搜捕他了,用不了多久,他的人头就会漂浮在松子河上。”

    “到时候,白河谷地就是我父亲的了!”法玛尔阴狠地说:“吉恩父子霸占我父亲的领地这么久,是时候把我们的东西还给我们了!”

    “那是自然。”迪亚菲斯哈哈笑道:“那群豺狼人开价不高,给点粮食就能打走了。马文一死,一切都好说。”

    两人嘿嘿笑着,突然间,有一个黑衣人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弯腰在迪亚菲斯身边耳语。

    迪亚菲斯听完之后,面不改色:“让2队去一趟,这点小事还要我做主?”

    黑衣人迅离开。

    迪亚菲斯刚想说些什么,那法玛尔突然扑了上去,惊得舞女们齐齐散开,只留下那个较为丰腴的姑娘不知所措。

    法玛尔一把抱住她,往一旁的小屋子里拉了过去。

    舞女挣扎了一下,惊恐地说:“迪亚菲斯大人,您找我来的时候,明明说只是跳舞的?!”

    迪亚菲斯淡淡地说:“不好意思,计划有变。”

    砰!

    小屋子门被关上。里面传来舞女的惊呼声,还有法玛尔的淫*笑声。

    ……

    迪亚菲斯眯着眼,神色突然变得很冷峻。

    “1队出去已经这么久了,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便在此时,那个黑衣人立马折返,看了看四周,低声道:“两个坏消息。”

    “1队的人找到了,全是尸体,在松子河河滩的小树林里。敌人用的是弯刀,杀人手法非常犀利。”

    迪亚菲斯瞳孔一缩。

    “还有,除了之前跟您说的我们在码头区的仓库被人放了火之外,东边的一个赌场也出现了聚众打架的事情。看场子的人压不下来。”

    迪亚菲斯怒目圆瞪:“有人在暗中寻事?”

    “可能是青蛇的人,或者是白孔雀。”黑衣人忧虑地说:“我们最近的快扩张足够引起他们的敌意了。”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阿克伦的崛起已经是必然。”

    迪亚菲斯猛地从沙上站了起来,命令道:“让3队过去,闹事的,全部杀无赦。”

    “可是这样一来,辉石酒馆这边,只有两个小队,还有一些普通成员了。”黑衣人说。

    “怕什么,有我在!”迪亚菲斯大步流星地走向一边的墙壁,取下一柄巨大的斧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喽喽突然从上面冲了下来,大声喊道:

    “不好了!大人!有人在上面闹事,杀了我们不少人!”

    “他们有几个人!?”黑衣人大声问。

    小喽喽咽了一口唾沫,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一个!”

    (修改一下更新时间吧,以后零点过后更一章,12点更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