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暗夜游侠 > 第七章 审讯
    (网络出了点问题……弄了半天……总算传上来了)

    在这个巫师统治世界的纪元中,通常只有巫师和巫师的后裔才能成为贵族。

    马文的父亲并不是巫师,他的祖父才是。马文的祖父是南方巫师联盟里一名高阶巫师,那时候河滩城尚未建立,他带领着自己的追随者开疆拓土,为巫师联盟在蛮荒之中开辟出许多新土地。根据巫师联盟和开拓巫师的约定,其中一部分土地——也就是如今的白河谷地,成为了马文祖父的领地。

    因为新领地是开拓出来的,并且逼近蛮荒之地,所以这些新领地比南方各大城邦更加自由,除了定期向巫师联盟缴纳税金之外,并不需要受到巫师联盟太多的指挥。只有在紧急动员的时候,才会必须响应巫师联盟的号召。

    马文的祖父有两个孩子,其中长子就是马文的父亲吉恩,次子叫做米勒。马文祖父去世之后,吉恩继承了白河谷地,并将领地治理地井井有条。而米勒因为没有继承权,得到一笔不菲的遗产之后,带着吉恩私下里额外赠与的财富离开了白河谷地。

    这位马文印象里的米勒叔叔,一去就是很多年。一直到去年的时候,才忽然重返南方。据说他现在生意做得非常成功,是个有钱的大商人了。米勒在河滩城里购置了房产。兄弟俩曾经多次见面,吉恩对弟弟的归来是非常开心的,很用心地款待他过。

    在单纯的少年的记忆里,那位米勒叔叔虽然吝啬了些,但是对自己兄弟俩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在如今的马文看来,记忆里的那些种种,却露出了许多蛛丝马迹:

    米勒重返河滩城之后的半年里,父亲吉恩的身体忽然开始每况愈下——要知道,四十岁的吉恩本来正值壮年,体壮如牛,虽然不会巫术,但是确实实打实的二阶战士,曾经独自一人消灭掉一头闯入领地中的变异石牙野猪。按理说,他的身体机能不可能在这个时机出现太大的退步。

    就算是疾病,也很难对如此强壮的战士造成什么困扰。

    可是偏偏就是因为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病,在半年前,父亲吉恩去世。年仅14岁的马文继承了领地和爵位,开始兢兢业业地治理领地。

    这对于一个14岁的少年来说,是非常为难的,但从结果上来看,他干的还不赖。

    “这少年虽然善良懦弱了些,内政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

    “父亲吉恩的葬礼上,米勒还来过,假惺惺地哭了一番。还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

    “他回来的时间和父亲的死亡时间如此吻合,的确有可能是他下的手。听说,早些年的时候,这位米勒叔叔一直因为无法继承领地而仇视父亲。或许这就是事件的导火索。他现在有钱了。于是便回来报复我们。”

    “说不定,他还想抢走白河谷地的继承权。只要我死了,更加年幼的维尼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他买通了阿克伦黑帮和河滩城的市政厅,白河谷地就是他的了!”

    ……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马文就想到了很多东西。

    这位米勒叔叔,的确是拥有很大嫌疑。不过事情还不能这么快就下结论,他们还没有证据。

    “是不是米勒叔叔在对我们动手,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马文快说:“或许那两个阿克伦黑帮的成员可以为我们解惑。”

    “你的意思是?”

    “跟我来,放轻脚步。”马文轻声说:“两个人,留一个活口。”

    ……

    烈马旅店前门,阴暗的小巷里,盗贼无聊地扫视着前方一成不变的景物。

    他的脚下放着一只精巧的沙漏,上层的沙快走光了,这就意味着到了对暗号的时间。

    “那女人估计睡得跟死猪一样,还有什么好监视的,听说雇主很喜欢这个半精灵,点名要求活捉,看来明天得老大亲自出手了。”

    盗贼玩弄着手里的匕,如此想到。

    他看向不远处的屋顶,另外一个暗哨正在兢兢业业地观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睛突然一缩!

    一道鬼鬼祟祟的阴影正在接近屋顶上的那个同伴!

    “什么人!”

    盗贼眯起眼睛,他的感知奇高,可以看出那是一个潜行中的人。

    别的帮派的盗贼?

    还没等他开口提醒,他的背后突然微微一凉!

    “糟糕!有人识破了我的潜行!?”

    他猛然转身,只见那个半精灵女剑士正手提长剑,毫不掩饰地冲了过来。

    她的眼睛紧紧锁定了他,显然是知道了他藏身的位置!

    盗贼的反应很快,一个灵巧的转身,准备绕过巷子,不和这个剑士正面对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余光中突然闪过一道阴影!

    一个灵巧的影子三步并作两步,从屋顶上落下,挡住了他的去路。

    盗贼苦涩地看着屋顶上的同伴的尸体,嘴里有些干。

    这么果断利落的杀人手段……

    这个家伙,不会是真正的刺客吧?

    从自己现对方潜行准备杀死自己的同伴开始,到精灵女剑士的出现,不过短短两三秒而已,他就已经完成了刺杀?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市井中的黑帮哪里见过这种杀人手段!这纯粹是在黑夜中刺杀了不知道多少强者的级刺客才能展现出的素质。

    只是当他看到那个刺客的面容的时候,却是吃惊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是你!你怎么没死?你……”

    盗贼已经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了。

    安娜的剑抵住了他的后心,冷冷地道:“你有两条路。和我们合作,或者死。”

    盗贼乖乖地丢下匕,双手摊开。他已经放弃了反抗。那个看似柔弱的少年贵族拥有如此恐怖的刺杀能力就不说了,眼前的半精灵也是至少拥有四个职业等级的战士,在正面对抗的情况下,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把他绑起来,我知道附近有个废弃的仓库。”马文轻声说。

    ……

    城北,一间废弃的仓库中。

    “我誓,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了。”

    那名叫做丁克的盗贼被麻绳结结实实地绑在一张椅子上,苦着脸说:“我只是负责盯梢,不负责动手。”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阿克伦黑帮为什么要杀我?”

    马文冷冷地说。

    丁克故作可怜的说:“我是真的不知道……”

    “啊!你在干嘛?!”盗贼满脸惊恐。

    马文冷笑一声,抓住丁克的右手,用小刀轻轻在他手腕上划了一刀。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这一点都不疼,对吧?”马文冷笑说:“可是我割破的是你的静脉,你的血会慢慢流干。”

    说罢,他又轻轻在丁克的手腕上划了一刀。

    “你是个恶魔!”丁克惊恐万状:“快停下。”

    “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就释放你自由。”马文淡淡地说:“不然我们就离开这里,任你流干鲜血而死。”

    安娜有些担忧地看着马文。她当然知道审讯必须用一些手段,但是她很担心马文的状态。

    他看上去有些过于冷酷无情了。好像从以前的善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

    “都是我太没用。没能保护好少爷,让他受了那么大的刺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半精灵咬着嘴唇,握剑的手因为过于白皙露出了干净的青筋。

    在马文的简单逼问之下,丁克很快崩溃了。这些黑帮成员本来就不是受过什么对抗审讯训练的狠角色,他们加入黑帮也不过是为了养家糊口,意志力薄弱的很。

    前世的时候,马文曾经遇到过一些狂热的宗教分子,从他们口中逼问信息,那才是最头痛的事情。

    ……

    “这个家伙的确不知道是什么人要杀我,只是说是城里的一个富商,出了很大的价钱。”

    “阿克伦黑帮在河滩城只是二流势力,他们的老大想要崛起,这需要一大笔钱,那名富商据说承诺事成后会投资入股。”

    “只有他们的老大,才和那名雇主见过面,其余的手下都是奉命办事而已。想要知道幕后黑手谁,还得找到那个叫做【迪亚菲斯】的家伙才行。”

    马文默默地思考着。

    丁克为了保命,什么都说了。

    阿克伦黑帮势力不大,除了迪亚菲斯本人是二阶战士之外,其余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一个四级的盗贼。他们的据点是【辉石酒吧】,那里是贫民区有名的地下赌场,还做皮肉生意,人多眼杂的很。

    迪亚菲斯是个很小心的人,辉石酒吧几乎被他布置成了一个小型堡垒,特别是后院和地下室。想要轻易潜入,没那么容易。

    马文毕竟是游侠,不是擅长排除陷阱和潜行的盗贼,没办法悄无声息地接近帝菲亚斯。

    “少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安娜问道。

    不知道怎么的,从重病中苏醒过来的马文竟然让她隐隐产生了一些依赖感。

    “你说过要放我自由的!”丁克大声道。

    马文走过去,啪啪啪几下,用手里的弯刀切断了麻绳。

    丁克愣了一下,没想到马文真的这么爽快地释放了他。

    安娜皱了皱眉,刚想说些什么,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马文闪电般出手,一道寒光闪过。

    捂嘴!割喉!鲜血狂飙!

    丁克瞪着眼睛,挣扎了一会儿死去。

    “我是会给你自由,但没说过不会杀了你。”马文淡淡地推开盗贼死不瞑目的尸体,将弯刀擦拭干净。

    安娜有些不寒而栗:“马文少爷,你这是怎么了?这根本不像你。”

    马文看着安娜,真挚地说:“每个人都有很多面。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成为另外一个自己。”

    “我不允许有人抢走我的领地,也不允许有人试图伤害你。”

    “我决不允许。”

    他握住安娜冰凉的手,轻声说:“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有人想要算计你,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安娜小脸微微一红,看着如此可怕的马文,心里竟然多出了一份安全感。

    她有些害羞地甩开马文的手,低声道:“少爷,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去墓园。”

    马文说出了一个出人预料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