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暗夜游侠 > 第六章 米勒叔叔
    烈马旅店后门的小巷。

    年轻的盗贼无聊地打着哈欠,两眼无神地盯梢。

    这个任务实在无聊极了。对方是半精灵战士,据说是雇主点名要的,但是老大的要求只是掌握她的动向,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按时将那个女性半精灵的行踪汇报给上面。

    “半夜三更,谁会上街啊。遇到巡逻兵就麻烦了。”盗贼强忍住困意。

    阿克伦黑帮的老大野心勃勃,不再满足以往的收保护费等小打小闹,这次是他进军**等相关黑色领域的一次尝试。黑帮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搞砸了这一次任务,脑袋就得掉。

    嗯?背后有风声?

    盗贼突然警觉地向后探了一眼。

    阴暗的巷子里,空空荡荡,一个人也没有。

    “神经过敏?”盗贼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才缓缓转过视线。

    ……

    “这家伙的感知不俗啊。”

    刚刚被盗贼的动作惊出一身冷汗的马文后退了半步。

    游侠的潜行在城市之中会得到4o%的削弱惩罚,效果跟盗贼不能比。24点的潜行在盗贼的感知面前有些低了,这里不是野外,马文没有优势。

    幸亏准确估算出了盗贼的感知范围,试探了一下。

    马文心中暗道侥幸,如果刚刚冲动接近,盗贼肯定会现自己的。如果让他出信号,今晚的事情就棘手了。

    他躲在暗处,想了想,最终还是将剩余的2o点宝贵的技能点全部堆到了【潜行】上。44点的潜行,就算打个六折也有26点多,应该有点希望。

    调整完技能后,他再次稍微往前靠了靠,伸出一只脚踩在地上。

    果然,这一次盗贼毫无反应,专心致志地盯着旅店后门。

    接下来的一切就好办了。

    马文踩着悄无声息的猫步摸到盗贼身后,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果断扑了上去。

    熟练的捂嘴、割喉、放血。

    除了空气中多了一些血腥味道,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这是个2级盗贼,马文草草处理了一下尸体,弄到了一些制作陷阱的材料,还有3o枚银币。这些黑帮成员的身上其实并不富裕,他们的装备比马文自己买的白板弯刀还要烂,多半是用来吓唬普通人的,真正的职业者战斗中,很难派上用场。

    盗贼的尸体被马文拖到了排水沟里,每天这条排水沟里都会被现一些横死的倒霉蛋,除了收尸人,没人会关心这些面孔。

    悄悄从旅店后门进入,马文潜行上了楼,进了房间。

    谁知道就在大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一道寒光突然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鬼鬼祟祟的家伙!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一个女声冷冷道。

    马文苦笑一声,急忙道:“安娜姐姐,是我。”

    “马文少爷?”

    摩擦的燧石点燃了一支蜡烛,幽暗的房间里多了一些光亮。

    安娜左手握着蜡烛,右手持剑,露出一丝惊异的神色。

    “你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么?我还以为你会在白银教会过夜。”

    马文摇了摇头,白银教会的教堂的确有提供给旅人歇脚的地方,但那里的房租可更贵。

    “听着,安娜,我们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马文语很快。他的眼睛扫过房间的各个角落,却意外地现窗户被窗帘捂得严严实实。

    “你现了什么?”他看着安娜。

    安娜犹豫了一下,用剑指了指窗外:“您走之前的那些话提醒了我,我稍作侦察,现外面街道上有人一直在盯着外面。我们这个房间。”

    “阿克伦黑帮的人。”马文点头道:“前门两个,后门一个。”

    “马文少爷,你怎么突然……”安娜有些吃惊地看着马文,仿佛看着另外一个人一样。

    “没时间解释太多了。”马文露出坚毅的神色:“安娜,你要相信我。我这次从重病中恢复过来,脑子变得更加清醒了,我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而且,我还得到了一些指引。”

    “指引?”看着神秘兮兮的马文,安娜越迷惑了。

    马文随口胡诌道:“我在昏迷的时候,梦到过很多东西,我梦到一个人,他自称是我的老师。在梦里,他教会了我许多事情。而刚刚,我按照他的指引去做了一些必要的步骤,你看。”

    说罢,他将那枚梅花鹿徽章展示了出来。

    “游侠徽章?马文少爷您怎么突然变成一名游侠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安娜彻底惊呆了。要知道,平常人想要成为职业者,需要长年累月的训练才可以,但是马文少爷从来没有经受过战斗训练,这枚游侠徽章不会是假的吧?

    还是他又遇到了什么骗子?

    比起马文的确摇身一变,变成一名合格的游侠,安娜更愿意相信后者。

    看着安娜的眼神,马文就知道她不相信自己,当下沉声说:“把不重要的东西留在屋子里,重要的带走。对了,留一封信给烈马旅店的老板娘,让她帮忙代管我们的物品,我们以后会回来取走的。”

    “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

    马文的语气不容置疑,安娜深吸一口气,心中暗暗誓,如果马文真的遇到了骗子,她一定要把那个欺骗自家少爷的家伙碎尸万段!

    当下,她只是顺从地点了点头。做好了应对各种情况的准备——她从小就被训练成一名合格的保镖和一位称职的内政管家,她是白河谷地主人最大的助力,当马文做出选择的时候,她只会全力支持。

    两人快地收拾了一下,悄悄地从后门离开。

    ……

    安静的小巷里,马文低声道:“阿克伦黑帮的暗哨二十分钟确认一次彼此安全,他们用的是鹧鸪叫的方式,我之前观察了一下,大概三声鹧鸪叫就是安全的意思。可惜我们都不会鹧鸪语,所以我们的时间很有限。”

    “我还不明白你的意思。”安娜轻声问:“你说后门还有一个暗哨?他在哪儿呢?”

    马文咳了一声:“后面那条水沟里。”

    安娜默然,心中却掀起狂澜。马文少爷她是再了解也不过了,一个如此善良的人,竟然主动杀人了。

    不过她并非完全不能理解马文的这种异变。

    有一位智者曾经说过,人类的潜力是无穷的。当一个人陷入绝境之后,就极有可能生一些蜕变——好的、或者坏的——不论如何,人们都会变化,以此更好地活下去。

    这些日子以来,白河谷地和马文少爷遭受的打击都太大了。远远过了这位14岁的少年可以承受的范围。那个善良的马文少爷变得果断冷酷,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只不过她有些担忧,担心马文从此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不论如何,后面的暗哨既然被马文干掉了,那么要不了多久,前门的那两个敌人也会现这一点。

    所以马文一直说,他们的时间不多。

    “我去杀了他们。”安娜露出一丝杀气。刚刚在屋子里,马文向她说明自己遭遇了阿克伦黑帮成员的截杀,只是凭借着梦中那位老师的指引才躲过了危机,返回了旅店中。

    这让安娜既震惊又愤怒。

    有谁敢打马文少爷的主意,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不不不、安娜,如果仅仅是要杀了他们,我就不会来找你帮忙了。”

    马文平静地说:“我们至少得留一个活口。”

    “活口?”安娜皱眉。

    “因为我要知道,究竟是谁想要杀我。阿克伦黑帮不可能无缘无故对我动手,他们后面一定有人指使。”

    马文轻声说:“我印象里,在河滩城里可没有什么仇家。”

    “不!”安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旋即变成了浓浓的愤怒。

    “怎么了?安娜?”马文问。

    “少爷,我想我可能知道是谁在暗中对你动手了。”

    安娜咬牙切齿地说:“这几天我都在你的叔叔米勒家里做工,我无意中曾经听说,他和阿克伦黑帮走的很近!”

    “阿克伦黑帮的头目,迪亚菲斯,前几天亲自进过你叔叔的豪宅,拿走了很多珠宝!这是厨娘阿桃亲眼看到的事情,她后来当成小道消息告诉了我。当时我没怎么在意!”

    “现在想来,在幕后对你出手的,很有可能就是你的那位米勒叔叔!!”

    “米勒叔叔?”马文愣了一下,开始搜索相关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