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暗夜游侠 > 第一章 初生的游侠(上)
    穿越第三天了。

    马文站在窗口看着黄昏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对角巷口有身材丰腴的女人冲他抛媚眼。

    这是烈马旅店最好的房间,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河滩城的标志性建筑物——白银沙漏,那是白银教会神殿总部所在。

    不远处有一个小偷偷了一个有钱人的腰包,他的动作很灵巧,至少是拥有三个职业等级的盗贼。

    眼前的一切都和真实世界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马文自己。

    “属性面板。”他在心里默念一声。

    眼前浮现一系列数据:

    姓名:马文

    种族:人类/?

    属性:力量11、敏捷16、体质9、智力14、感知14、魅力13(+1)

    职业:贵族3(15o/2oo)

    冒险职业:无

    生命值:1o/26(烧)

    【虚弱惩罚:属性值削弱7o%】

    经验值:4o(贵族)【未分配】

    技能点:无

    属性点:无

    职业技能:

    ——贵族(男爵):威严25、管理31、观察16、交涉19、会计28、马术3o……

    ……

    除了这些和前世游戏里一样的数据,马文苏醒之后看到的这个世界,和真实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同。

    对此他无法理解,但是通过三天的打听和适应,他基本可以确定以下三件事情:

    第一,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自己之前在地球上痴迷的游戏《费南大6》之中。

    第二,除了不知道为什么能看到和游戏里一样的系统之外,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每一个生命都是鲜活的,而且也是他熟知的。

    第三,自己有麻烦了。而且麻烦非常大。

    如果他的记忆没错的话,他应该是穿越到了“大灾变”的前夕,很快的,眼前这个祥和的世界将会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费南由巫师们统治的第四纪的历史即将终结,诸神们联手摧毁了宇宙魔池,开始染指这片富饶的土地。

    为了那个东西。

    “第四块命运石板。我的天……”马文用力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的思路清晰些。

    其实就目前来说,这还不是最大的麻烦。大灾变在半年后生,混乱时代即将降临,但他还有时间。

    作为一名传奇级别的玩家,在熟知这个世界情况下,半年时间虽然有些紧,但是也足够让他拥有自保之力。

    关键是眼前。

    他的高烧还没退,再加上本身的废柴模板(属性),随时有可能因为这点风寒感冒而挂掉。

    这让马文十分无语。在花了三天融合这位十四岁少年的记忆之后,马文悲哀的现,自己不仅身体不好,还是一名刚刚失去封地的落魄贵族——一个月前,一群豺狼人袭击了他的领地,占据了他的城堡和矿山,逼得他只能投靠河滩城的城主,希望河滩城城主能出兵替他清缴掉那群不寻常的豺狼人。

    在从领地逃往河滩城的过程中,可怜的少年染了风寒,最后重病而死,这才给了马文可趁之机。不知道是否是天意,和他融合了记忆的那个少年也叫马文。双方意志彼此融合,以地球上的马文意志为主,产生了一个新的灵魂。

    新灵魂诞生的过程非常纠结痛苦,马文用了很大功夫才说服这个身体上残留的灵魂放弃主动权,而代价就是他誓要守护那个可怜虫一心想要守护的东西。

    领地、弟弟、还有一个女人。

    这是他最珍视的东西,必须用生命去守护。两人的记忆融合在一起,感情也融合在一起,就算马文想要食言而肥,也不太可能了。

    所以说,大灾变虽然很可怕,但对马文来说,更重要的是必须在一个月内夺回自己的领地。

    否则少年的残留灵魂将会诅咒他,他原本就很废柴的各大属性将会进一步削弱,这是马文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要知道,当初他在游戏里最终进阶暗夜主宰的那个盗贼,初始六大属性加在一起足有1oo点!

    敏捷更是逆天的2o点!

    这意味着他在一级盗贼的时候就可以掌握一个额外的敏捷特质——【飞檐走壁】。

    【飞檐走壁】:敏捷长奖励特质。你可以短时间内在不过二十英尺的直立墙面飞行走,无视重力效应。

    正是这个级强悍的敏捷特质铸就了一代暗夜主宰,在马文穿越的时候,游戏里一共有十一名玩家成功封神,他是其中一个。

    但是现在这个身体……

    马文简直有点不忍直视了。

    别说豺狼人,一只地精也能一对一灭了自己吧?

    谁叫自己一个战斗职业都没有就职呢,只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废柴贵族。那些生活类的能力,除了交涉和马术还有点用,其余的和冒险者生涯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么?

    不过马文也庆幸这个家伙没有乱就职。万一自己穿越过来面对的是个废柴巫师模板,那才糟糕至极。

    要知道,半年之后,宇宙魔池就会被摧毁,除了传奇之外,所有的巫师等级强行掉一阶(5级)。费南大6上的巫师统治彻底被终结,其余的职业者开始崛起,各种神明教会也6续开始宣扬教义,战火被点燃,众生疾苦。

    而巫师,则是最苦逼的一群人。在战火被点燃前差不多就失去了参战的资格了。

    ……

    “咚咚咚!”

    敲门声。

    “进来吧。”马文重新走回床边。

    进来的是一个棕少女,看上去二十岁左右。她看上去有些疲倦,洗的很干净的皮甲上多了几道刀痕。她的耳朵有些尖,但应该不是纯种的精灵。

    这是马文的女管家兼女保镖,也是他落魄至今唯一一直站在他身边的人。他还记得那个火光烧尽谷仓的夜晚,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奋不顾身地拉着自己杀出了一条血路,从豺狼人手里救回了自己的性命。在白河谷地往河滩城走的几十里地上,也是她背着自己走的。

    她叫安娜,是个半精灵。限于没有侦察能力,马文没办法看到她的属性,但是根据这三天的观察,安娜大概是拥有四五个职业等级的一阶冒险者。不是战士就是游侠,还是偏前者的多一些,至少他记忆里安娜很少用弓箭陷阱之类的东西。

    她的武器是一把剑,和那身皮甲一样,同样是很破旧了——因为很久没有保养。

    “少爷,我今天去市政厅问过了,那里的官员还是一样的回复……”

    安娜把长剑放在一边,姣好的面容看上去有些疲倦:“不过好在我今天挣了二十个银币,至少不用下周的房租愁了。而晚上也能给您煮个汤。”

    “安娜姐姐,我们还有多少钱?”马文突然问道。

    安娜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这是马文重病烧苏醒过来后,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

    她没有思索,很快答道:“29枚银币。”

    “29枚银币?不够。”马文皱了皱眉头:“我母亲留下的饰盒呢?”

    安娜先是错愕,然后是愤怒:“马文少爷?难道你想变卖您母亲的遗物?”

    马文点点头,眼神很平静:“我记得里面有一串项链,应该还值些钱。”

    安娜不可思议地看着马文,眼里露出浓浓的失望之色:“难道你又想去赌场了么?”

    马文愣了一下,没想到安娜误解了自己。他搜索了一下记忆,现这身体的原主人在刚抵达河滩城的时候,手里头还有些钱,结果被一个不怀好意的“朋友”欺骗,进了赌场。

    结果自然是输了一大笔钱。自那以后,原本身体稍微有些好转的少年,病的越重了。

    很显然,那个所谓的朋友,是赌场的托。专门骗马文这样有点钱又没背景的家伙。

    “我是不可能把它给你的。马文少爷,如果你需要钱,我会去挣。”安娜倔强地说:“但是我不允许你胡来了。你应该知道,维尼少爷已经欠了巫师联盟两个月的学费了,如果不继续缴纳学费,他将被迫从马戈尔学院辍学。”

    “我们的钱不多了,经不起再次的挥霍!”

    马文哑然而笑,他轻声道:“安娜姐姐,我要你给我那串项链,不是用来赌博的,而是用来治好我的身体。”

    “治病?”安娜愣了一下。

    “我的身体一直好不起来,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我知道一个白银之神的牧师,只要给他钱,他就会对我施展最低级的【疾病驱除】和【生命恢复】,这样我的身体就会恢复正常。”马文解释说,“我不能再做一个软弱的贵族了。”

    “我需要训练和战斗。我要夺回我们的领地。我也要守护一些我所珍视的东西。”

    他从床边站了起来,换了一身衣服,看上去精神了些。

    “相信我,安娜姐姐。”

    他看着半精灵女管家。

    安娜咬了咬牙,最终从行李箱的底部取出了那只饰盒。里面果然有一串珍珠项链。

    “我和你一起去,省得你又被人骗……”

    “不用了。”马文接过饰盒,表情略严肃。

    “安娜姐姐你忙了一天,也该好好休息了。今晚我可能不会回来,你要小心。我今天听到过道上有两个本地的流*氓似乎在谈论你。”

    “他们应该不怀好意。虽然你是一阶的冒险者,但是有些黑帮的势力很大。我们还是要小心。”

    一直到马文出门,安娜都怔怔地坐在那里。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马文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和以前那个善良又软弱的少年大不相同。

    他看上去甚至有些……霸气,就好像他的父亲一样。

    那是一种贵族特有的威严。

    而门外,马文看了看数据记录,不由摇摇头。

    “感觉对安娜姐姐用技能,还是有些愧疚……算了,最后一次吧。”

    【数据记录】:

    “威严(25)动……”

    “目标进行意志检定……”

    “技能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