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玄幻小说 > 蛊真人 > 第七十二节:任何组织都需要忠诚
    夏日炎炎,山风透着热烈,青茅山热气蒸腾。

    转眼间,已经到了六月末期。

    “古月方正!”学堂中,家老叫着名字。

    古月方正便从座位上走了出来,来到学堂家老的面前。

    在周围同龄人羡慕的视线注视下,方正接过一袋子沉沉的元石。

    “方正,你是第一个晋升高阶的,这都是你的奖励,做的不错,继续努力吧。”学堂家老欣慰地笑着,拍拍方正的肩膀。

    方正嗯了一声,满脸都是兴奋之色。

    他怀着激动的,接过钱袋,走回座位。

    “我终于做到了。第一个晋升高阶,哥哥你看到了吗,我终于战胜你一次了!”

    他双目都泛着亮光,视线扫向方源。

    方源仍旧伏在桌上,呼呼大睡。昨天晚上他又猎杀了一头野猪,然后回到宿舍后,用白豕蛊映照身躯,又吸收元石中的天然真元,再用酒虫精炼。最后还利用高阶真元,温养窍壁。一直忙到天亮。

    他匆匆忙忙地吃了早饭,一上课就趴在桌上睡起来。他实在太累了,蛊师的修行并不能取代睡眠。

    “哼,即使你不承认,在这装睡,这也是事实。哥哥,我终于越你了!这是第一次,接下来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的!”

    方正握紧双拳,这一次的成功,对他来讲意义重大。他终于将长久以来,方源笼罩在他心中的浓重阴霾,撕开了一道口子,透露出了一道光线。

    虽然这道光线,很小很细,但是却给了方正无限的希望和鼓舞!

    “哼,居然是输给方正了。”古月漠北坐在位置上,抱着双臂,有些不甘心。

    “这就是甲等的优势吗,可恶……”古月赤城阴沉着脸,随着修行,他深切地感受到资质优异的好处。就算是他背后有爷爷古月赤练支撑着他,他也万分努力了,但仍旧被方正甩在了后面。

    “要是我有了一只酒虫,再加上爷爷出手帮助,未必不能赢了方正!可恶的方家兄弟!弟弟是甲等,压我们一头。哥哥虽然是丙等,但却有酒虫。这世界上的好事,怎么都让他们俩占尽了?”古月赤城心中很是忿忿不平。

    “这次是方正率先突破到高阶了。”

    “这是应该的,谁叫他是甲等资质呢。”

    “是啊,连漠北、赤城还有方源,都败给了方正。方正这下子独领风骚了。”

    “方源空有酒虫,也太不争气了。整天这么颓废,上课都在睡觉,还不如把他的酒虫给我呢。”

    周围学员纷纷议论着,表达着心中的不甘、无奈或者羡慕。

    学堂家老一个个地叫着名字,不断地有学员走上前去,接了元石补贴,然后回到座位上。

    “大家都安静。”当补贴放完之后,学堂家老用手拍拍讲桌。霎时间,整个学堂都安静下来。

    “一晃之下,你们都已经掌握了第二头蛊虫,甚至突破到了高阶。在之前的半年里,你们勤学苦练,如今已经有了一定的根基,是该到野外锤炼一下了。真正的战斗,不是草人傀儡、木人傀儡这样干巴巴的对象。”

    “接下来是年中考核通知,三天之后,举行年中考核,全体学员都必须参加!考核的内容,是猎杀野猪。以收集到的野猪獠牙作为成绩记录下来,收集到的野猪牙越多,成绩就越好。考核结束后,每一颗野猪牙能换取十块元石。另外,允许团队狩猎。”

    学堂家老这话一出,整个学堂顿时像炸开了锅一般。

    “终于到年中考核的时候了!”

    “每届学员在学堂中学习一年,都有一次年中考核,和一次年末考核。算算时间,也该是年中考核了。”

    “每届考核的内容都不一样,想不到我们这届的年中考核,居然是猎取野猪牙。”

    “这可如何是好?我的资质只是丁等,本命蛊也不是月光蛊这样的攻击蛊虫,如何能猎杀山猪呢?”

    “你刚刚没听到么,家老大人说了,允许团队狩猎。我们资质不行的,或者蛊虫不成的,就可以相互帮助,一起合作!到时候猎取到的猪牙,大家分一分,就可以了。”

    “每一颗野猪獠牙就能换取十块元石,这是学堂方面鼓励我们多杀野猪,而设置的奖励啊。真正按照市价,一块元石能买二十颗野猪獠牙呢。”

    学员们表情各异,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蓄势待,有人呼朋引伴。甚至就连方源都隐隐动容。

    “改变了!我明明记得,前世年中考核的内容,是采集野生蜂蜜。想不到现在却改成了猎取野猪獠牙。这就是蝴蝶效应吗?”

    蝴蝶振动一下双翅,就能在大洋彼岸,引一场风暴。微小的变量,能够通过层层的影响,最终酝酿成一个巨大的变化。

    重生以来,方源做出了很多的改变,他现在自身的情形和前世已然不同。前世他早已经被方正等人甩出几条街去,今生他却顽强地站在学员的第一梯队当中。

    前世他没有杀死贾金生,甚至连贾金生的面都没有见过。但是今生,他不仅杀了贾金生,还因此挖掘出花酒行者遗藏的更深层秘密。

    这些改变,就像是蝴蝶振了一下翅膀,间接地开始影响周围。年中考核内容的变化,只是第一个显露出来的明显征兆罢了。

    “我这样影响下去,会不会接下来将要生的历史,都将变得面目全非?这样一来,我重生的优势将会受到巨大的削弱啊。”

    方源表面沉静,心中却暗叹一口气。

    无奈感和紧迫感同时笼罩他的心头,但他很快就调整恢复过来。

    “不管如何,事情既然已经在生,就无法阻止。我需要积极地改变自己,哪怕最终所有的事情都变得面目全非,也不会因为顾忌这些,而放缓自己成长的脚步!”

    “前世我面对一无所知的未来,难道今生我就缺乏勇气了么?呵呵,纵世间荆棘一片,我亦要披荆斩棘,开出一道血路!”

    “每颗獠牙就能换取十块元石,这价格真的很高啊。我是不是应该,将秘洞中的那堆野猪獠牙出手?若是取出那堆野猪獠牙,会不会引来怀疑?不,也许按照如今古月一族的政治格局,我公然抛出这些獠牙,兴许还能火中取栗。”

    方源暗自摇头,此事风险有些大了。若真的抛出这些野兽獠牙,他又能得到什么呢?

    一百多块的元石?

    “等等,元石并不重要。也许我可以借此机会,再营造一下我的形象。”方源想到这里,眼中不由地一阵精芒闪烁。

    他需要的是闷声大财,低调再低调。若是被现了花酒行者的传承之秘,他甚至可能连性命都不保。

    但是他现在的位置,有些尴尬。

    他处在全体同窗的对立面,亦游离在体制之外,在高层的心中,他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不满不甘的,早智冰冷的丙等少年。

    这个印象可不好,等于就是打上了不忠诚的标签。但家族需要忠诚,事实上,任何的组织都需要忠诚。

    不论哪个世界,忠诚都是大张旗鼓宣扬的价值观之一。对家族忠诚,对国家忠诚,对领导忠诚,对爱情忠诚,对友谊忠诚等等。

    随着方源修为越来越高,高层会越来越关注,同时在必要的时刻,家族针对方源也会采取强硬的手段。到那个时候,方源就真的被动了。

    方源不喜欢被动,他喜欢凡事都将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因为先前一系列的事情,方源也只能是周游运作,借力打力,营造出这个印象,也是针对时事的自保之作。

    现在自保已经没有问题,方源需要自强!

    所以,他需要转变这个印象,让高层认为自己已经低头,加入了家族体制。但这个转变也不能太突兀,让高层疑心。

    更关键的是,这个加入体制,不过是个表象,方源不可能真正加入,受人操控和限制。他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他需要大量的自由空间,因此实际情况是自己仍旧是独行侠。

    而现在的年中考核这件事情,就是一个契机。

    “看来需要运作一番啊,先就从待会儿的抢劫勒索开始吧。”方源眸光一定,一切都在他的谋划之中。

    (ps:奇怪,我明明设置好了定时更新的。)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