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七十三章金菟丝草
    与古月家为敌的凶险,庄无道又岂能不知?然而这时候,最忌的就是鼠两端。

    那夏苗闻言也不意外,唇角微哂:“庄兄可是以为自己尚有一两成胜算?然而在我眼中,师兄却是半点胜算都无,必死无疑。”

    见庄无道错愕的看来,夏苗又莫测高深的轻笑:“这次大比,在古月家眼里,乃是生死之战。可在北堂家而言,虽说不上是无关痛痒,却也与大局无碍。两家实力相差仿佛,投入的资源却截然不同。庄兄这一次,可是为那枚龙犀元晶而来?只恐庄师兄要失望而归了。古月家在越城经营二百载,树大根深。积累之厚,绝非外人能想象。总之师兄你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夏苗就已飘然离去。庄无道则立在原地,陷入凝思。

    失望而归?莫非这古月,也是欲争夺那枚龙犀元晶?自己倒是忽略了,古月家怎会轻易让这种能增强他元磁霸体的灵物,落入自己手中,必定会全力阻挠。

    背在身后的轻云剑,这时却又出一声轻震。

    “剑主,这个地方,还真是有一件剑主你能用得上好东西!”

    “好东西?”

    庄无道本能的,就看向了中央处,那三个被锦缎覆盖住的银盘。想必那枚龙犀元晶就在其中。

    “不对,是左面第三。那应该是金菟丝草——”

    庄无道按着云儿的指点,望向左面。只见那左侧第三个桌案上,正摆放着一物。

    那是一团金色的丝线,散着微弱的灵光。若非云儿说这是‘草’,庄无道几乎以为这就一团被修士祭炼过的金丝。

    “金菟丝草?这有何用?”

    庄无道一边问,一边在脑海内回忆。过目不忘的好处,此时就显了出来,不多时就寻到了此物的记忆。

    此物品阶不低,属于二阶的灵珍。年份久的,甚至可入六阶,七阶。常寄生于树木或者巨兽体内,可以炼制养神丹药,或者炼器。然而效用不强,也无其他的功用,所以并不被修士重视。价格连许多第一阶的灵珍都不如。

    看此物摆放的方位,应该非是玄元阁所有,而是散修拿出来拍卖之物。

    “金菟丝草无用,不过却可以用来伪造隐灵根。”

    庄无道是一脸的错愕:“伪造隐灵根?”

    隐灵根他听说过,有些人修行天资不显于外。然而修行的度,却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拥有二品,一品乃至品及天品天资的天才。不过灵根隐藏,需要用极特殊的手段才能检测出来。

    而且往往只局限于五行阴阳与风雷中的一系,拥有品风系隐灵根之人,修习风系功法的度绝于世,然而换成其他属性的功决,就会被打回原型。

    不过隐灵根也有极限,许多人只能修到筑基境界为止。一旦过了这个境界,隐灵根就会失去作用。只有极少数人的隐灵根,可一直修到金丹境,甚至元婴境界。

    “剑主若能炼化出石明真焰的火种,修为必将突飞猛进。有吾指点,日后一步登天亦非难事。如此岂不使人生疑?伪造隐灵根,日后也是一个解释。”

    庄无道这才释然,如此说来,这东西他还真是非买下不可。又心中暗忖,自家这剑灵,原来也非是原来以为的不通人情。

    可惜,只是伪造出的隐灵根——

    似是窥知他心意一般,云儿又再次出声道:“你如能取来三两龙筋,哪怕只是有龙族血脉的蛟蛇之筋也可,加上地心元核与这金菟丝草,造出真正的隐灵根也未尝不可。品阶越高,则灵根越强。虽不如真正的品与天品隐灵根,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庄无道心中一阵悸动,随即就又心情黯淡。拥有龙族血脉的蛟蛇,绝非他能应付。这种蛟蛇之筋,往往是万金难易。至于什么‘地心元核’,他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这金菟丝草还有几分生气,仍有蕴养提升的余地。需用大量的蕴元石,融入灵水浇灌,使其恢复元气之后,才可融练入体——”

    云儿又仔细交代了一番之后,就又沉寂了下去,再没了声音。

    庄无道独自凝思了片刻,也走下台阶,来到四楼北堂婉儿的包厢之内。天字乙号房让给了李崇贞,北堂婉儿就霸道的把丙号房占据。

    不过此时在包厢之内,无论是北堂婉儿,还是古煜北堂琴,都是面色铁青,面含怒色。北堂更紧咬着银牙,口里隐隐‘咯嘣’作响。

    旁边还立着一人,玄元阁的管事打扮,面上赔着笑,神情尴尬。

    “你看看这个!”

    见到庄无道进来,北堂婉儿就将一张纸笺甩了过来。庄无道接过之后,仅只片刻,眼神就也渐渐凝重。

    他手中这张纸笺,正是玄元阁这次易宝大会准备拍卖的灵物清单。然而庄无道从头至尾,都未现有那枚‘龙犀晶核’的影子。

    北堂婉儿的神情越来越阴冷,杀机深沉:“那枚龙犀晶核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玄元阁一向都以‘城信’二字自诩,今日又为何失信于人?已经预定之物也能变卦,简直荒唐!”

    “那龙犀晶核非是我玄元阁所有,而是客人委托。不过今日突生变故,那位客人宁愿赔付我玄元阁三千两黄金,也要将那枚龙犀晶核取走。”

    那位玄元阁执事不亢不卑,满含歉意的解释。随后又迟疑道:“其实不止是龙犀晶核,除此之外,我们玄元阁还有两件能助人修行的土系奇珍,都被人以两倍的高价买走。城中其他两家,同样如此。”

    北堂婉儿脸色再变,怒火瞬时退尽,眸光锐利如刀:“你是说,古月家?”

    庄无道皱眉望向窗外,恰见对面的一间包厢内,那古月明也同样临窗而立,正冷冷的看了过来。口唇微动,似乎在对他说着什么。庄无道试着辨识唇语,而后眉头一挑。

    “你输定了!”

    短短四字,配合古月明的神情,似乎透着无穷信心。此人身旁,此时更立着一人,同样十七八岁的年纪,含着莫测笑意。虽是在笑,庄无道却隐隐感觉到一股强横势压扑面而来,令人窒息。

    这个人,又是哪一位?

    “还真是这个家伙!买下越城内所有土系灵珍,古月家这次好大的手笔——”

    北堂婉儿也望见对面古月明的身影,咬牙切齿的揉了揉额心,而后陷入沉思:“对不住,这一次是我失算了。我记得我家库藏之内,还有三五件八品的土系灵珍,过几日我让人取出来给你试试看看,或者能有些用处。”

    话虽如此,北堂婉儿的眼中却依然含着浓浓忧意,牛魔元霸体虽是顶尖的土行功法,然而也不是所有的土系灵珍,都对这门功法有益处。龙犀晶核,本是最适合庄无道的牛魔霸体,也是大比之时,庄无道胜过古月明的希望所在。

    在她看来,以古月明今日展现的剑术,没有龙犀晶核,庄无道的胜机都不足一成,

    “无妨!”

    庄无道摇了摇头,心里对北堂家的珍藏,其实不报什么指望,不过看看也好,或者能有什么‘云儿’看得上的灵物。

    龙犀晶核不能到手,固然是可惜。然而有了那位不知名修士体内的‘石明真焰’,他对那枚龙犀晶核,自然也就不如当初那般在意。

    按照‘云儿’的说法,一旦他吸收了这种排名前百的无根精焰,能够直接将他修为,推升到五重楼境界。直接修成《天璇照世真经》,再开一伪灵窍。

    相较而言,这龙犀晶核也就可有可无了。

    北堂婉儿却以为他是故作镇定,微微一叹之后,就目光凶横的再次注目那位玄元阁的管事。

    “这次你们玄元阁总需给我北堂家一个交代!别说这事与你们无关,事前提前通知一声总能办到?”

    “古月家是直接请动一位金丹,以势——”

    管事刚解释到一半,就被北堂婉儿的目光逼视着,把话吞了回去,苦笑道:“今次之事委实不得已,还请北堂小姐见谅!这样如何?只要价格在三千两黄金以下灵珍,这位庄兄可在我们玄元阁内任取一物。”

    北堂婉儿犹自是有些不满,庄无道却心中忽的一动。将那本《天璇照世真经》取了出来。

    “灵珍就算了,我这本功法,不知你们玄元阁是否有练气境九重楼之后的心决?”

    他这本《天璇照世真经》只有练气境九重楼之前的决要,而且真元已快耗尽,再无法引导人修行。

    庄无道有种感觉,自己若能炼化‘石明精焰’的火种,在这门功法上只怕会走的更远。

    如此一来,收集这本书的后续内容,也就成了当务之急。

    “是天璇照世真经?”

    那管事扫了一眼,就眼露为难之色:“这门功法并不怎么常见,不过修行之人也不在少数。我玄元阁也收集了几本,最高可练到筑基境界。不过那本天璇照世真经远在宋国京城,调送过来至少需三月时间。”

    庄无道心中顿时一松,他最怕的就是这种功法没有后续,只能修炼半截。

    “那就麻烦阁下了,三个月时间无妨,我可以等!”

    将此事定下,今夜再买下那金菟丝草,这次易宝大会就算圆满。在大比之前,他都不用再旁顾他事。可专心修炼,顺便将那修士体内的火毒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