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七十章月神之剑
    然而以此时离尘学馆在明面上的的实力,庄无道实在想不通那位略山学馆的馆主,为何还要如此郑重其事另请高人过来,难道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我怎知道?”

    北堂婉儿摇着头,沉吟着道:“应当不是古月明,若真是古月家,不会给你选这样的对手,实在太弱。说不定是那夏家林家,准备用此人试你虚实。东船巷那一战之后,沈泉莫名其妙就让出了一条街。换成是我,我也好奇。会想办法看看究竟——”

    庄无道下意识的,就往北堂婉儿之前说的夏苗,孔回二人看了过去。这两位却毫无异色,看不出什么异样。

    这些世家精英子弟的城府,庄无道也是早有领教了。摇头一笑之后,便毫不在意、

    马原得地髓之助,十几日前就与林寒一起双双突破到了练髓境界。无论是在离尘学馆,还是在玉涴街上,都已可算是一号人物。

    可惜遇到的对手,却是一位练髓后期,同样修了一门一流武学‘流金鞭’,恰是克制马原的身法暗器。仅仅十个回合,就败落了下来。

    到了第三场,略山学馆的出场弟子,已经是一位练气境一重楼的弟子。

    庄无道不禁暗叹,双方修为上的差距实在太大,根本就非是一个层次。前两战不能获胜,后面就更无胜算。

    可随即就见一个身影,施施然的走入了场中。使庄无道的眼神顿时一凝,微觉意外。

    “是他?”

    “庄同失踪缺席,由学馆中实力最强的古月明暂代第八席出战,倒也不算出奇。”

    后面的北堂婉儿嘀咕着,眼中也同样含着惊疑:“这个家伙,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就在二人说话间,那古月明已然立定。手按着剑,四肢松松垮垮,在庄无道的眼中,浑身都是破绽,看不出有什么出奇之处。

    然而就在裁判武师手中锦帕落地的刹那,一道银白清冷的弧光就在众人的眼前乍然闪现,仿如弯月,凄美绝伦。这一刻,甚至夺去了空中大日之辉,将所有人的视线,都牢牢的吸引。

    又一闪而逝,不到一个眨眼,这道‘弯月’剑弧,就已不见了踪影。

    古月明的剑,出鞘只是一瞬,快到了在场之人大半都还懵懂之时,就已然再次入鞘。

    而在他的对面,那位略山学馆弟子的头颅,竟已抛落了下来,血泉喷溅十丈。

    整个校场之内,顿时一片死寂。便连庄无道亦是呼吸为一窒,倒吸了口寒气。

    半晌之后,北堂婉儿的声音,才从他身后悠悠传来。

    “是练气境四重楼,剑出如月,神鬼莫测,好一个古月明!我这些年,果真是小觑了他。今日见了他这一剑,遣人试探之举,倒是不必了。”

    庄无道不一言,隐隐看出古月明这一剑,其实并未触及那为略山外门弟子的身躯。练气境界,也谈不上什么剑气剑罡。

    然而仅仅只是那弧形剑光挥出的锋锐气流,就已经斩断了那略山外门弟子的头颅。

    古月明的剑道修为,那一剑的恐怖,由此便可窥一斑!

    意识之内,云儿亦是一声赞叹:“此人的剑道天赋,确实堪称绝佳。只见过我施展了一次拔剑术,就能模仿,将之融入己身剑术之中。”

    庄无道的面色,愈的凝冷:“你是说,他领悟了你的拔剑术?”

    当日云儿施展拔剑术时的情景,他记忆犹深。

    “只是一二皮毛而已!绝顶剑道,哪有这么容易学会?”

    云儿淡淡道:“然而这人剑术天赋之强,却也毋庸置疑。战场上相遇,你百招之内,可将此人毙杀。可在擂台之上相遇,你如今胜算都不到一成。”

    就在云儿说话之时,校场之内,已经有人6续反应过来。周围惊呼之声阵阵,一些胆小之人,纷纷惊惶逃离。对面略山学馆的弟子,更是眼光赤红,群情汹涌。怒目圆睁,死死地盯着古月明。

    那位略山学馆的馆主卫方,也同样是铁青着脸站起身,

    “学馆间比武较技,向来都是点到即止。阁下剑起杀人,就不觉得要我略山学馆一个交代?离尘宗当世大宗,我一向敬崇,却真不曾意料贵馆弟子,居然还有这等心性凶残之辈。”

    又朝着中央处端坐的仲裁使一抱拳:“还请仲裁使,为我这可怜弟子主持公道!”

    李向南默默不言,仿似未闻。古月明乃古月家的嫡长孙,此时修为,更已胜他一筹,不是他惹得起的。巴结都来不及,实在没道理为略山学馆的一个死人,而开罪古月家。

    那位仲裁使亦是面色尴尬,几次欲言又止。

    不过还没来得及话,古月明就已开口道:“我古月明的剑,磨砺于沙场之上,是为杀人而练,非为这比武较技。失手伤人,在所难免。方才那一剑,我只用三分气力,他挡不住,是他不对!你若不服,大可寻我一战。”

    说话之时,却是目视着台下的庄无道,眼神莫测,带着莫名笑意。

    庄无道不自禁的皱起眉,只觉一股若有若无的凌厉意念压迫而来,来他浑身上下,寒意凛然。

    云儿再次一声轻咦,提醒道:“此人剑道,已经得‘势’之三昧,他是欲以这一剑,动摇你心神。”

    庄无道也猜到了几分,然而见了古月明这一剑,哪怕他明知此人的目的。也不免心情沉重,原本高涨的自信,骤然跌落。

    “两月后剑主与此人那一战,可需云儿助你?”

    云儿的语音中,带着几分跃跃欲试。庄无道却摇了摇头,忆起云儿之前说起的‘斩三尸’之言。心中隐有明悟,这个对手,他定需亲手击败,

    一切都依靠剑灵,他的心境与武道,永远不可能有什么进展。

    “罢了!”

    云儿的心情,似乎既有失望,又有欣慰:“不过此人剑术了得,伪灵窍至少开了两处。这一战的凶险,甚至越之前你以一敌百那一次。剑主若想胜他,就尽量在那道人身上提炼出火种。两个月内,冲入练气境四重楼的境界。”

    庄无道怔了怔,只觉是不可思议:“练气境四重楼?”

    他这些日子,借助练气境之前的雄厚积累,勤练不懈,已经隐隐有了几分冲入二重楼境界的征兆。

    然而也同样感觉到了修行的艰难,一旦练气境之前的积累,被彻底掘殆尽。修行的进境,必定大降。

    受资质根骨限制,又没有合适的灵地修炼。若非还有‘轻云剑’聚灵之效可以依仗,庄无道几乎就对自己未来的修行之途失去信心。

    “四重楼只是最低!其实剑主若运气不错,有足够的丹药与天材地宝,借助石明精焰,两个月突破五重楼也不是难事。”

    云儿的声音却依旧平静,轻描淡写般的说着:“要知哪怕是品的根骨天资,修至仙王境界,最短也需三万载岁月。我既然说能让你在万载之内,成绝代仙王。自然不会让剑主,在这第一层的练气境界停留太久。虽然冒险了些,然而那石明精焰却毕竟是一次难得良机,不容错过。”

    庄无道心中震撼,不过此时却不便询问详细。只能强忍着好奇与惊喜,继续注目眼前。

    那仲裁使到底是不敢朝古月明难,只将台上的裁判狠狠训斥了一顿,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场面话,就任由古月明下场。即便那略山学馆的馆主卫方,亦是只能忍气吞声。

    收拾尸体,清理血迹,又花了些时间。再次开始比试时,已经是到了半刻钟之后。

    只是到了这时候,之后比武较技已经变了味。略山学馆之人,都是憋着一股火气。不敢向古月明讨还公道,就只能拿离尘学馆的弟子出气。出手格外狠辣,而那裁判与仲裁使可能是为平衡考虑,都是视而不见。

    离尘一方除了林寒见机不妙,毫不顾颜面的提早认输,得以平安无恙之外。其余几人都是负伤下场,情形凄惨。甚至无人能在场上撑过三合。

    “这个古月明,真是害人不浅!”

    马原已经忍不住在庄无道的耳畔轻声嘀咕,也不止是他。此时便连离尘学馆的诸多弟子,也大多都对古月明心生不满。

    此人将对手斩杀,受累的却是学馆内其他的师兄弟。上场之人都败落的凄惨,离尘学馆也是颜面无存,

    不过却都知古月明的身份,即便不满,也都是敢怒不敢言。

    庄无道却能敢觉到古月明的目光,正往这边注视,当下只能是不置一语的开始默默准备。

    前七场比试已经结束,快轮到他了。

    略山学馆登门挑战,到了此刻,才算是进入正题。不过最后这几场,并非是三场二胜分胜负。而是擂主挑战的方式,双方三人,哪一方能在台上站到最后一刻,便算获胜。

    所以这些年,庄无道尽管胜率不错,也依然没能使离尘学馆大幅提升名次,只能勉强保持原本的排名。

    此时离尘学馆的第三席,是一位名叫宣和的弟子。实力远不如王方庄同,却也不算太弱。

    然而还未等此人上场,一个身形异状魁梧的身影,就已经走到了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