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六十九章神秘道人
    庄无道暗里撇了撇唇,说到心狠,秦锋与庄寻是半斤八两,他反正是望尘莫及。

    随即庄无道目光就被几人身后一个担架吸引,是几个剑衣堂帮众,用树枝制作的简易担架抬着一人。那人年纪大约三旬左右,面色金紫,双眼紧闭,呼吸不匀,昏迷不醒。

    庄无道不由用疑惑的目光,再次望向了秦锋:“这人是谁?”

    “我也不知,路上捡到的。”

    秦锋的语气极其随意:“我看他也似是一位修士,修为不低,就让人把他抬回来,看能不能救醒,与这人结个善缘。”

    听秦锋这么一说,就连随在庄无道身后的古煜,也凝神注目。旋即就又摇头,看不出此时的真实修为,然而以他估测,绝不会出练气境中期。

    庄无道也颇感兴趣,走过去为此人探了探脉。

    医武不分家,修士在这分面则更为在行。庄无道也曾有一段日子对医术颇感兴趣,下功夫钻研了一阵。

    可惜无名师指点,庄无道在医道上进展不大,又明白自身的实力修为才是根本,几年之后就慢慢放弃了。

    不过即便如此,庄无道也依然是诸多兄弟中,医术最高明的一个,尤其擅长外伤跌打。

    在还未迹之前,秦锋一干人受伤时,都是他一个人在料理。

    对他武道上的助益也不小,知晓了人体经络,筋膜关节的具体构造。反馈在外功修行上,可使他在炼体一道,比旁人又多出了几分领悟。

    然而到底是半吊子,庄无道装模作样的把脉片刻,依然毫无所得。全不知此人昏迷之因。只大略窥直此人体内气血淤积于某处,体温也远高于常人,还有几丝远比他雄厚的真元在流动。

    “还真是修士,至少是练气八重楼!”

    古煜闻言一笑,庄无道探脉的结果,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不过,练气八重楼么?越城中倒也是少见。这样的修为,在越城内已经可勉强排入三十之内。只是以前没听说过此人,应该是新到越城不久。

    秦锋王五亦是眸中精芒微闪,眼里多了几分认真。练气境八重楼,在北堂家之人的眼中,或者不算什么。在他们而言,却是一位不得了的大人物,

    今日结一份善缘,日后也能多一条路走,

    庄无道又一阵迟疑,踌躇了片刻:“似乎是中了火毒,焰力入髓,导致昏迷。最好是尽快请城里几位名医给他看看,”

    并非是他自己有这本事,能看出这人昏迷不醒之因。而是‘云儿’,此刻正在他脑海里说话。

    “剑主,说了这并非是火毒,而是精焰火毒,非同小可。”

    庄无道无语,实在分不清这’火毒’与‘精焰火毒’有什么区别?

    “差别极大,火毒寻常之法就可就解去,这精焰火毒,却非是凡火烧伤。看情形应该是石明精焰,若三月不治,此人就将全身化石。需一些特殊的手法与药材拔毒才可,已非是人间手段。这人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

    那云儿随即又语气一转道。“剑主道缘不错,此人体内焰力极盛,应该是完整的一朵石明精焰,对你颇有些用处。”

    “用处?”

    庄无道颇是惊诧,一个将死之人,对他能有何益?

    “可从此人体内提炼出石明精焰的火种!剑主不是在要修习《天璇照世真经》?此火对你大有裨益,甚至可凭此一举破开灵窍。石明精焰,即便在五劫之前,也是排名前百的无根精焰。尤其是练气境的阶段若能炼化,世间能匹敌者不到五指,那位莫云狂的火蝶术,那时若能融入这石明精焰。你即便用出那式牛魔乱舞,也是必死无疑!”

    庄无道悚然动容,‘牛魔乱舞’的霸体罡身之强,他自己是最清楚不过。

    “那又该如何提炼?”

    “我可指点你一套《小还阳三十六路秘针》,能够提炼精火,也能顺便为此人拔毒,一举两得、”

    庄无道只觉是不可思议,小还阳秘针?这套针法,他其实早学过。离尘学馆的武经楼内,不止是收藏武道典籍。还收藏着一些杂学书册,使弟子增长见闻。星象卦算,医术蛊毒,虽是极其粗浅,却无所不包。

    庄无道最初学医时,那些医书的来源,就是来自于武经楼。而《小还阳三十六路秘针》,就是其中一本。

    然而只是一套最粗浅的入门针法,真可以用来拔除这什么精焰火毒?

    若这小还阳秘针真能办到,那么这越城中的那些名医,也应可轻易将此人救醒了。

    “无知!”

    云儿的语含鄙薄,不屑一顾:“同样的针法,在不同的人手里,也有高下之分。剑主你是不知这‘精焰火毒’到底为何物,寻常的所谓‘名医’能为他拖延些一时间,就已很不错了。而手段再高明一些的,估计剑主也难请到。”

    庄无道暗暗好笑,心中已经是信了。不过这‘石明精焰’与‘小还阳秘针’他虽好奇,此时更在意的,却还眼前这人,为何会中了石明精焰的火毒?

    听云儿的口气,这种火焰应当是极其的不凡,世间少见,可为何会出现在一位练气八阶的修士身上?

    好在秦锋的为人一向是最精明不过。这么大张旗鼓,毫不遮掩的将这位抬入城,心思是昭然若揭,

    真要是有仇家再寻此人,也早该寻过来了。而既然到至今都安然无事,也就是说,他们可放心的加以救助。

    此时的剑衣堂有北堂家为后盾撑腰,寻常的人物势力都不用畏惧。

    不敢在古煜面前‘失神’太久,庄无道摇了摇头,没再继续搭理云儿。反正此事也不急,秦锋王五两人,定然要在城中遍请名医的,到时候看看情形再说。

    ※※※※

    当庄无道与马原林寒三人一起,来到离尘学馆时。现此处,赫然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东吴国民风剽悍,武风极盛,越城也不例外。学馆内的小比,一般不许外人旁观。然而各学馆间的争斗,却不在此例。

    知晓今日有热闹看,这条玉涴街上的邻里街坊,都是不约而同的纷纷赶至。有些商家,甚至提前歇业。除此之外,两家学馆的弟子,也来了大半。略山学馆的规模要比离尘学馆兴盛的多,弟子足有八百。几千人涌入学馆,使宽达几十亩地的演武场,也显出了几分拥挤。来晚了的话,就只能挤在外围,踮着脚都未必能看到。

    不过庄无道身为席弟子,学馆中实质上的‘第二人’,自然有自己的位置。向两位馆主与官府派来的仲裁使行过礼后,就大刺刺的在李向南旁边坐了下来。

    东吴地处东南,是天一诸国亿万生民眼中的蛮荒之地。然而恰因如次,东吴从上到下皆重礼节,以示本国为礼仪之邦。

    “我东吴以农为本,以武兴国。当今天下诸国混战不休,东吴亦连年争战,深受其害。我朝历代诸王千年中建学馆八千,便是为扬武风,弘扬武道,使百姓强身健体,有护身之能。只有以武止伐,平息干戈,方能还百姓太平。此为我朝国策,不可更易,尔等子民,亦当以武为荣,勤修不怠——”

    那仲裁使先是一番长篇大论的宣讲,而后便由双方的馆主互拜,由略山学馆奉上礼物。

    一套约战的礼仪完成,就花了足足近半个时辰。

    直到此时,双方的弟子才开始上台比斗。都是两大学馆中,排名前十的弟子不过却是属于表演的性质,胜固欣然,败亦无妨。

    真正能分两家学馆胜负的,只有最后排位前三的弟子。所以在各大学馆中,对席,次席与三席,都极其看重。在学馆中的地位,仅在学馆馆主与一些德高望重,实力群的教习之下。

    前次小比,马原刚好进入第十位,亦需下场。庄无道却不感兴趣,扫视着周围人群。

    古月明果然也在,一身再普通不过的学馆制服,然而混在离尘学馆诸多弟子中,依然是如鹤立鸡群一般,卓尔不群。

    另还有几人,颇使庄无道侧目。以前虽没见过,然而观这几位站立的姿势,就知他们的实力不弱。此时的马原林寒。绝不是他们对手。

    “那是百兵夏氏的夏苗,林和孔氏的孔回,镇守太监的侄儿夏侯虎。都实力不弱,是越城内十年难得一出的人杰,较之古月明也毫不逊色。不过都与你无关,大比之时,我会让你尽量避开他们三人——”

    北堂婉儿就坐在庄无道的身后,声音低沉,给他一一介绍着。

    庄无道若有所思的微微颔,随即又感觉到一道目光,隐含不善的注视着这边。转头望去,就见对面一位身体壮硕,肤色黑的浓眉少年,正冷冷的望着他,眼含讥哂。

    “这人又是谁?”

    “他是略山学馆新近的弟子,名唤臧全,是略山馆主卫方几日前从涂城请来,也是你今日的对手。据说已是练气境二重楼,不过此人从未在人前全力出过手,到底实力如何,我也不怎么清楚。”

    “席弟子,这不合规矩吧?”

    插言的却是林寒,语含诧异,只到了略山几日,就成为席?

    北堂婉儿却掩唇而笑:“怎么就不合规矩了?略山学馆昨日才小比过一次,这人可是靠自己的本事力压群雄,一层层打了上来。”

    庄无道则陷入沉吟:“是古月家?”

    涂城在越城之东,地方更是偏僻,是著名的武者之乡,也是略山魔宗的根本重地。这少年出身涂城,年纪未到二十就已是练气境二重楼,实力可以想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