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六十八章大悲隐患
    最近在阴阳大悲赋上的进展,是庄无道最得意之事。可能是因踏入练气境,肉身更强横之故,也可能是近日里苦修不殆。在一月之前,他最多只能吐出‘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中的十年二字。然而此时,却已是能把‘十年生死两茫茫’这七字,完整的道出。

    不过每一次练习完之后,庄无道都是痛的死去活来。浑身骨骼仿似要寸寸碎裂,筋骨酥软,全身抽搐。而云儿也总会在这时,对他冷嘲热讽一番。

    庄无道自己也有些受不了,每一次练习之后都是如受酷刑。当练到第七字之后,更是浑身上下一身黑汗,恶臭熏人。若非他性情素来都是坚韧不拔,又硬撑着一口气不愿服输,差点就无法坚持下来。

    不过他庄无道所以不愿放弃,倒也非全因与‘云儿’赌气,他是羡煞了梦中那为绝代仙王凰劫施展‘阴阳乱’之时的无上之威,除此之外,也渐渐察觉这阴阳大悲赋的好处。每次诵音之时,他的内脏骨骼都会随之震颤。随着时日推演,他的躯体之内,也开始产生一些不可思议的变化。

    肉身并未随之增强,庄无道却能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越来越是强劲。而次数则开始减少。有时候连续十息二十息的时间,都不会有一次心跳,仿佛死人一般。

    也不独独仅只心脏如此,其余五脏六腑,也是差不多的情形,活力十足。就连骨骼骨髓之内,亦有变化。虽然看不到,然而庄无道每次使用‘易骨炼筋丹’与‘养气丹’的时候,都感觉这些丹药的效果,都略有增长。

    这么说起来,‘云儿’也曾跟他提起,这天地阴阳大悲赋也可算是一门辅修之法。并不炼体修身,却能有洗骨伐髓,固本培元之力。

    修炼这法门固然是苦了些,却颇有些益处。对他而言,价值甚至还在牛魔元霸体之上。

    毕竟修行的功法世间常有,然而洗骨伐髓之法,固本培元之术,却甚是少见。

    他的资质仙骨皆不如人,只悟性一项能勉强拿的出手。要赶上别人,修行时就需常借丹药之力。然而凡是丹药,都带有三分毒性,平时不显,却沉浸入骨髓血肉与内脏肺腑的深处。尤其‘血元丹’之类的虎狼之药,虽能激潜能,却也会大幅消耗人体内的元气与寿元。

    常赖丹药之力者,据说很少有人能修行到筑基境界以上,就是因毒性沉积之因。

    这门‘天地阴阳大悲赋’却正好对症,洗骨伐髓,可清除体内的毒素。固本培元,则能增人体内元气,可使他放心的服用各种丹药。

    “剑主你未免太乐观了,也把这大悲赋想的太简单。”

    就在庄无道心内暗暗喜悦之时,‘云儿’空灵的声音,却又一次在他心念里响起:“大悲赋虽是能修出无上玄术的上乘法门,然而也非全无限制缺陷。此法固然可助人洗骨培元,然而以剑主你此时的修为,过程中却需承受金丹修士都难忍之痛苦。且一旦无法坚持中途放弃,或者进境太慢,便会遭遇反噬。那时不但不能够固本培元,反而会大量损伤元气。”

    “反噬?”

    庄无道一阵楞,然后眉头皱起,不解道:“既然是有害无益,怎不早说?为何还要把门大悲赋传授于我?”

    “我可没打算传给你,只是想让你知难而退。不过没能想到剑主记忆力如此群,一两次就能完整记住。心性也是坚韧,居然能练到第七字。”

    云儿一声轻叹道:“不过此法毕竟还是能洗骨伐髓,练一练也是无妨。你还未入门,损伤的那些许元气,我也能想办法帮你补回来,只是多耽误个一两年而已。”

    一两年?

    庄无道一阵纠结,别说一两年,一两月他都不愿耽误。正欲再说些什么,却又忽的止住。此时那灵室的门已被推开,古煜的身影站在了门前处。

    云儿与他说话,都是以心念交流,不惧他人察觉。然而每逢这种时候,庄无道总会时不时的‘走神’,多多少少会给人看出些异样。

    尤其古煜这样练气境后期的修士,灵念最是敏感不过。每逢此人在时,庄无道都尽量少于与‘云儿’说话。

    像那什么大衍决,蕴剑决与天地阴阳大悲赋之类,这些由云儿传给他的独门功法,庄无道也不敢在此人面前修习。

    “小姐要我通知你,玄元阁的修士聚会,就定在今天晚上。”

    那古煜推开门后,便负手笑道:“小姐说聚会上你若想要什么东西,尽管买下便是。若钱财不够,只要数目在四千两黄金之内,都可从我北堂家借调。”

    庄无道颇是讶然,忖道这玄元阁的修士聚会与学馆排位战,怎么撞到了一处?

    学馆那边在三日前就已遣人告知,略山学馆已约定在今日午后登门,挑战离尘学馆。

    正思及此时,那古煜接着又笑道:“还有今日下午,略山学馆与离尘学馆的约战。小姐的意思,是让你无论如何都要出席。据说离尘本山的巡查使已经入了越城,玄元阁今夜的聚会,便是欲借此东风。说来惭愧,这位的身份,我家至今都未打探清楚。不过此人说不定也会关注今日两大学馆之战,无道你身为离尘席弟子,这种场合若不出面,怕是说不过去,也会影响巡查使日后对你的观感。”

    原来如此!

    庄无道笑了笑,已是明白了北堂婉儿的好意。不过今日的约战,他本就无意缺席。口里应了一声,又看了一眼天色,只见已经是正午时分。庄无道便连忙冲洗一番,洗去了身上那层恶臭黑汗,再换了一身衣物。一身清爽之后,就立时动身。

    才走出堂口大院的院门,恰好街口处秦峰王五一行人,也拐入这条巷内。后面跟着三十位帮众,都是炼血境的好手,人人鲜衣怒马,身带兵刃。而秦锋王五二人的脸上,是忧虑与怒意交杂,马原林寒则一脸的郁闷。

    庄无道知晓这几位,今日是一起出城去看庄寻交代的那几处矿脉。他心中也是好奇,大步迎了上去。而秦锋也未等他问,就苦笑着开口道:“庄寻说的不假,而且都是富矿。不过周围的情形有些不对,要自家开采的话,怕是有些麻烦。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庄无道了然,知晓那庄寻抛出这几个矿脉,果然是没安什么好心。那日秦锋屠灭庄氏一族虽是过份了些,却也没冤枉了庄同,

    “我特意打听了一下,附近的几处矿坑,都是城内的几家豪族占据。不过看其情形,应该是还不知庄家探出的这条蕴元石矿脉。那庄寻的保密功夫做的不错,就连他家在越城的几位亲信管事都不怎么清楚。之后我也是费尽了心思,找到了一位以前庄家雇请的老矿头,这才知晓究竟。”

    秦锋一边说着,一边冷笑:“庄寻其实早就在暗中开采,已经持续五年之久。不过从一年之前开始,那里的矿奴就接二连三失踪。开始只以为是意外,后来才6续现些痕迹,猜测那几处矿脉之下,可能有一个噬地金鼠的巢穴。庄寻无奈,这才把这四处矿脉封存。”

    “噬地金鼠?”

    庄无道一声惊呼,然后浑身上下一阵寒。

    ‘噬地金鼠’这种异兽,他是久闻大名了。本身等阶其实并不高,成年之后,也不过只有相当于练气一重楼修士的实力。是一阶初期的灵兽。只有一些个别的王兽,才能进入二阶,甚至四阶五阶。然而这噬地金鼠却最喜群居,一个巢穴中,往往是以千计。大一点的巢穴,一万两万都不出奇。

    好在这种灵兽,平时畏光,并不出现在地面。且生活习性,也算和善。只要不去招惹,就不用担忧这些噬地金鼠的危害。

    然而这些小东西的报复心也极强,一旦侵犯进入其‘领地’,这些噬地金鼠就必定会群起而攻之,不死不休。即便是城中如镇南将军,也难全身而退。

    自然这‘噬地金鼠’若只是护巢,还不用怎么担心。可就在大约六十年前,越城中有两位矿主也不知怎的,将一巢的噬地金鼠激怒,引了一波‘鼠潮’。

    那次灾难,使十余万人惨死。城中的几大世家,也都是损失惨重,甚至陨落了一位筑基修士。历经十年之后,才恢复了元气。

    而那两位引鼠潮的矿主,也由此引全城公愤,全家老小皆被分尸而死。

    若真如庄寻所言,那么这庄寻就真是其心可诛了。不知根底,冒冒然的就去开采,说不定就是灭门之祸!

    “你小声一点!”

    秦锋冷冷盯了庄无道一眼:“这庄寻也是心狠的,当时就准备灭口。几百个矿奴连带一家老小,全数杀绝。也只这位老矿头机灵,见情形不对就早早脱身。在城里躲了好几个月,知道庄家没了,才敢出来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