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六十七章金丹之伤
    “不用担心离尘宗,魔念炼神**只是魔道辅修之术,至心魔消除而止。只需你能始终守住本心,不被魔念污染,就不愁被人察觉。”

    ‘云儿’沉声道:“只是魔道法门进境虽,其中的风险,却也是远你想。剑主需当三思后行!”

    庄无道摇头,他根本就没得选择。再说这世上,做什么事情没有风险?

    说不定未到元神境,他就会死于他人之手,又或另有变故。到那个时候人都没了,这魔种灵胎的危害,又何从谈起?

    正欲向‘云儿’详细请教,庄无道却忽的错愕抬头,望见远方天空,一阵耀眼的红光亮起,几乎撕裂云空,刺目无比。

    而再半晌之后,浩瀚的炸雷声亦远远传至,似天崩地裂一般,震耳欲聋,耳膜内更是一阵阵刺痛。

    整个河面都为之翻滚起来,罡风怒排,那北岸边的大片树林,凡是不到碗口粗细的,全都在顷刻间就折断倒下。

    就连这艘楼船的桅杆也是不保,瞬间断裂。而河面上的所有船只,也都被那刮过来的狂风,刮得东倒西歪,几乎倾倒,平平滑出了十数丈之巨。

    “怎么回事?”

    秦锋几人本是在船舱内处置庄寻的家眷,此时也是大步走出来,错愕的看着天空。

    此刻在左右两岸,兽吼之声阵阵,此起彼伏,都带着恐慌之意。尤其是北岸,奔腾之声如雷,地面都在微微晃动,无数野兽都在疯狂逃奔着,甚至不惜跃入水中。

    “看这声势气象,只怕是人为居多,难道是有筑基修士在那边交手不成?”

    张怀仁眼神惊疑不定,他以前也曾见过越城内的镇南将军,与林害内两头二阶妖兽交手,却远远没有今日这般的声势。

    “不是筑基,是金丹!”

    一个浑厚的声音远远传至。宗守闻声望去时,便只见古煜正从另一侧踱步行来。

    船虽摇晃不休,古煜的脚步却如生根老树,稳健从容。劫杀庄同父子,古煜不愿插手。不过却也跟随了过来,只为护住宗守。此刻也是看着天际,神色间微有异样。

    “应该是有金丹修士出手了,距离此处不到三十里。我若是你们,就最好是早早离去为上!这里已是是非之地,说不定就有无妄之灾。”

    张怀仁与秦锋仅对视了一眼,就一起匆匆离去,开始安排撤离之事。

    好在此时船上的财物,都已全数搬走,而庄氏的家眷,也都处理的差不多。那几十艘快船虽没了船帆,却都有着船桨,三十人一起划桨,船还胜过满帆之时。

    庄无道则仍是定立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天空,那红光在渐渐消退,然而就当快熄灭之时,又猛地转炽,炸裂开来。化作了数十枚火球,如流星一般横越天际,向那四面八方洒落。

    再片刻之时,那远方天空就又寂静暗沉了下来,就连那轰鸣雷声,也渐渐消失,再无声息。

    庄无道轻吐了一口浊气,知道这次的金丹之战已经落幕。又不禁忖道这交手之人,到底是谁?为何是在越城附近?

    自己又能否有一日,也能达到这般境界?这一战声威浩大,惊天动地,真使他心向往之——

    ※※※※

    回城之后没几日,庄无道就已知晓当日松江河道旁,那一战的前因后果。消息是由北堂婉儿亲自带过来,据说是离尘宗一位近年声名鹊起的新晋金丹修士‘华英’道人,在越城附近见机可趁,悍然出手,暴起伏杀三位移山宗金丹长老。

    这一战使移山宗两位金丹当场身陨落,还有一位身负重伤。只是那位离尘新晋金丹也未能全身而退,同样是被反击至重伤垂死的境地。却在最后时刻险险逃离,也不知此事躲在何处养伤,至今都不见踪影。

    这一战,不但是移山宗的宗主震怒,顷巢而出,亲领移山宗十六位金丹修士,亲自赶至越城附近坐镇。在越城附近四处拉网搜寻,以搜查‘华英’道人的下落。而离尘宗一方,似乎也同样是措手不及,分布东南各处的十余金丹,都在匆匆赶来。一方面牵制移山,一方面也在寻找‘华英’。虽还不曾有元神真人到来,然而若事态继续恶化,离尘宗有真人驾临越城,也是必然之事。

    北堂婉儿当时的神情,是即喜又忧,神情忐忑。庄无道也略能猜知一二,北堂婉儿喜的是离尘宗占了上风,北堂家下对了赌注。忧的则是离尘移山在越城的争斗提前引爆,二宗直接就以白刃相见,使得两位金丹陨落。如今这剑拔弩张的情形,绝非是北堂家所愿看到的,

    北堂家对他庄无道而言,固然是不可招惹的庞然大物。然而在离尘宗与移山宗这两大宗派面前,也同样是微不足道的小船。稍稍大一点的风浪,就可使北堂家船毁人亡,全族倾覆,甚至尸骨无存。一不小心,就可能沦为两大宗派争战时的炮灰。

    此刻的北堂家主,只怕把那‘华英’道人生吞活剥的心思都有!

    对于越城的几大世家而言,步步为营的逼迫,镇之以静,一点点蚕食,在和风细雨中将移山宗的势力慢慢逐出越城,才最符合他们的利益。两宗闹到如此激烈的地步,可说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形。

    故而庄无道非但不忧,反而暗地里有些幸灾乐祸。这次的事情,只怕北堂家从上到下都要头疼一阵,为之提心吊胆。

    说到底他对当初北堂婉儿的逼迫,并非是全无怨念。

    事实也是如此,北堂婉儿好武成痴,平时总喜欢跑来寻他切磋武道,又或者看他练习拳法。然而这几日,却只见了他一次,就再没到剑衣堂的堂口大院来。

    每日里见到古煜时,这位也同样是愁眉不展,眼神忧虑。

    不过这些事都与他无关,庄无道也自知份量,还轮不到自己为北堂家操心。自劫杀庄寻父子回归之后,他就依然是全力以赴,投入到了苦修中。

    **形意,庄无道按云儿的吩咐,已停下不练。说是这套拳太过复杂,分支极多,易学难精,只需领会拳意就可,无需深研。庄无道只需专攻大摔碑手与牛魔元霸体的练体之术,还有那套大衍决。都是外功,淬练筋骨皮膜之法。

    还有离尘学馆的那套‘封灵拳’,也是云儿特意交代,每日不能落下的,至少要练习一次。

    他在练气境之前的积累本就深厚,再借助易骨炼筋丹,进境可说是一日千里。尤其是易骨炼筋丹,服用一枚的效果,就可抵得练气境之前苦修‘降龙伏虎’十日之功。

    庄无道也终于明白了过来,世间修者,为何都认为练气境之前的入门之术,以内家功法与养灵之法为上,外功被视为末流。

    只需到了练气境,可以服用易骨炼筋丹。肉身强度上的欠缺,就只需一两年时间,便可弥补过来。

    反而是他们这样以外功入门之人,对‘真元’的掌控,至少需练气境九重楼之后,才能勉强做到如臂指使。

    恍悟之后,庄无道心中也是失落无比,暗暗自嘲。

    “原来如此!十年苦练,尚不及别人二载之功么?怪不得那些世家是人才辈出。内修与养灵法门,价值千金——”

    “那也不见得!”

    云儿明显不以为然,冷声嘲笑:“借用药力弥补,终是取巧,哪里能及得上你这般正宗?也不可能把肉身,练到真正完美无瑕的层次。所谓殊路同归,内外灵这三种入门之法,是各有千秋,其实并无高下之分。外功入门的好处,你日后自然能够知晓。剑主切莫以蝼蚁之眼,来观天外世界。”

    庄无道一楞之后,心绪这才平衡了些许。他不知这‘云儿’的具体来历,然而既然能够说出‘随我习剑,万载之后,可成绝代仙王’这句话出来,眼界见识多半是远远在天一诸国千万修士之上的层次。

    既然是这般对他说,必定有其道理的。

    不用练**形意,庄无道每天的闲暇时间,反而比练气境之前更多一些。在术之外,倒是又多了一门‘天璇照世真经’需要修炼。然而按云儿的吩咐,却是让他将这门养灵之法,与‘蕴剑决’一起,一心二用,同时运功。

    “‘蕴剑决’乃是五劫之前,最绝顶的辅修之术。然而既然是名为辅修,自然不会影响到主修功法的修行。不过也错非是剑主,并不是那种聪睿多思之人。否则也无法做到一心二用——”

    庄无道当时无语,这个剑灵,是变着法子在骂他蠢么?

    分心二用,庄无道初时也做不到。然而他上手却也极快,仅仅三日,就能将两套功法同时在体内催运。两者之间,也果真是互无妨碍,运功时并不干涉。

    而省下来的大量剩余时间,云儿也不管他。庄无道也就由着性子,钻研怎么将元磁摄力,与十二式降龙击结合。再就是偶尔练一练那‘天地阴阳大悲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