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六十四章乌鱼水寨
    “身上中了十几刀,人已经没了。”

    王五面皮不动,毫无表情:“这一战死了七人,连九他身份最高。”

    言语间含着淡漠之意,对连九的死,似是浑不在乎,

    庄无道却知这非是王五薄情,而是几十年里早已经见惯了生死。似他们这样的人,今日里大酒大肉,拥红倚绿,明日就有可能葬身乱坟。昨日还活蹦乱跳的兄弟,今日就可能尸横街头,

    便是庄无道自己,短短十几年里,也经历过数次生死之别,送走了好几位弟兄。

    可虽是如此,他心中也仍微微有些堵。人有亲疏,连九与他们合伙才不过数日,他没太多感情。然而扫望人群时,庄无道却现其中,少了至少两位以前的老伙计,

    “他也是自作自受,这个时候还独自外出喝花酒,中了埋伏。兄弟们都已经尽过力,大堂尊为救他生中七刀,还是没将他救下来。反而被他连累,死了六位弟兄。是他没福,受不了这富贵!”

    薛智微微一叹,神情伤感:“不过我剑衣堂,也算了为他抱了仇,那围攻的几人,没一个活下来。大堂尊更已遣人给他留下的家眷送了千两纹银,留下的子嗣也有我剑衣堂来奉养。”

    见庄无道默然无语,薛智又转而一笑:“此事自有我们来料理,庄副堂只管专心大比,这些事情不用你烦心的。也别太在意,敢在越城街头上混的,哪一个不是把刀架在脖子上搏富贵,死了也没怨言,”

    可能是因欠着庄无道人情,又知庄无道前程远大。薛智的语中,满含宽慰之意。

    庄无道却没在意连九的生死,此人确实是自作自受,死了活该。只自家两位老兄弟没了,使他胸中颇是郁结。

    之前生怒,是因剑衣堂这样的大事,秦锋几人却不肯告知。此时听了薛智这几句,才意识到自己与剑衣堂诸人间,其实已经有了一条不可见的鸿沟。

    他会拜入离尘,之后青云直上。而秦锋一干兄弟,却需继续在越城讨生活,横行市井。秦锋需要战绩立威立势,不能也不愿再继续依靠自己。

    这么一想,庄无道便怒意尽消,反而是失落居多、

    秦锋始终在望着宗守身侧,那负手肃立的古煜,满眼都是惊疑之意。半晌之后才移开目光,神情伤感的笑了笑,转开了话题:“我剑衣堂人手太少,掌控三街颇是不易。我这一堂之主,修为也低了些,镇不住场面。这个月我准备闭关,借助血元丹之力,看能不能冲入练气境。诸位兄弟也可帮我留意一二,看城内最近有无练气修士可被招揽。我剑衣堂如今虽不如那雷龙帮,然而养三五个练气供奉,还是养得起的。那个时候,谁还敢动我剑衣堂的兄弟?”

    堂内诸人,都是精神一振,透出兴奋之意。都知秦锋的修行资质不逊庄无道,又大了庄无道两岁。早在一年之前,距离练气境就只有一线之隔,借助血元丹冲击练气,大有希望。

    再若是能招揽入两三位练气境供奉入伙,又有北堂家庇护,镇压这三条街道是轻而易举。众人在越城街上,也可横着走路了。

    秦锋又望向了王五薛智,正想说闭关这段时间,要请二人多加费心代他照料堂中诸事。

    庄无道那边却已是摇头打断:“你闭关之事可以稍迟一些再说。我这里有一件生意,可能需要劳动诸位助我。不知这十日内,堂内可否抽出二百位兄弟?”

    秦锋闻言顿时一楞,神情顿时凝重了下来。王五薛智,也是面面相觑,二百人手,是此时剑衣堂内近半人手,庄无道所言的生意,多半非同小可。

    所谓生意,在他们而言,无非是杀人越货,这是要对哪一家下手?

    马原却已猜知一二,摩掌擦拳,兴奋道:“可是那庄同?”

    ※※※※

    夜色深沉,距离越城二百里外的松江水上,一艘四层高的楼船正满张着风帆,顺水而下。

    庄寻面无表情的立在第四层的凭栏后,神情虽平静,然而眼中却含着浓浓忧色,极目眺望着四方。

    ——今日暗云遮月,四面都是黑乎乎的,其实看不到什么,却也可使他稍稍心安些许,可也只是些许而已。

    庄同拄着拐杖在他身后,却满脸的不解恼怒:“好好的,怎么就想到要离开?把姐姐一人丢下不管了?我们庄家的几代家业,也不要了?”

    “住嘴!你个逆子,能知道什么?给我滚回舱里去!”

    庄寻一声冷哼,强抑着怒火,恨不得转过身,狠狠甩庄寻两个耳光。

    他自己的女儿,不到万不得已怎会丢下?庄家几代辛苦经营的矿脉,若非是处于无奈,他又岂会轻易放弃?

    那日之后,无论是雷龙帮,还是其他渠道,一直都未有消息,然而正因没有消息,才使人惊怖,

    沈泉无缘无故就让出了一条街,而庄无道所在的剑衣堂,也是毫无来由,势力就骤然膨胀。

    而不久之前,东船巷曾被北堂古月两家联手封锁。内里到底生了什么事,无人能知。只知事后巷内仅抬出的尸体,就多达两百。

    事后参与过当日之势的所有雷龙帮铁刀社的帮众,则全数不见了踪影。不是被灭口,就是已被送往他处,根本无从打探究竟。

    不过庄寻却已隐隐能窥知,那庄无道已经有着古北堂家为后盾,且地位不低。甚至沈泉都无可奈何,收了好处,却对庄家不闻不问。

    他在越城经营数十年之久,但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能判断出城中情势如何。此时又如何能不止,庄家已危如累卵?

    “父亲!”

    庄同依然不服,一脸的倔强:“父亲大人既然要走,为何又要把姐姐嫁给那沈泉做妾?既然有了雷龙帮做依靠,又为何要走?恕孩儿实在不解!难道是那沈泉又动了什么歪心思?或者是父亲得罪了什么人?说清楚,孩儿也可为父亲出谋划策。”

    庄寻的脸皮一阵抽搐,最后是悠悠一叹:“不是沈泉,那混蛋为人一向阴狠,却还算守诺。我畏的是庄无道,若是再走的晚了,只怕一家老小,都要死在他手中。即便是现在,我也是心惊肉跳。”

    庄同微一楞神?庄寻要躲避的,居然是那个捏碎了他足踝的无赖混混?

    他这些日子都被关在家里养伤,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令庄寻畏惧至此?

    “就在几日前,庄无道的剑衣堂,从雷龙帮手里抢了一条街,沈泉声都没吭一声。铁刀社也算是势大,有三位练气,可如今也没了。”

    庄寻说着,目中的愁色更增,看向了下方。整整一百二十位护院,都是身着甲胄,或蹲或坐呆在船栏之后。八十张六石大弓,对着江面。

    还有两位一重楼练气供奉,此刻正在三层客房内休息。这些都不能使他心安多少,不过船是出自泰丰船行,是越城镇守太监经营的生意。在松江上势力不小,少有水匪该对他们下手,也一向信誉卓著。

    那庄无道若要在河道上动手,必定要顾忌一二。顺水而行,到八百里外,那庄无道在越城势力再强,也奈何不得他们庄家。

    然而就在了顷刻之后,庄寻的面色就青白起来。船忽然骤降,回望身后,只见那船帆不知何时,竟已经降下了大半。不止如此,整艘楼船也彻底失去了控制,在河中打横。

    “怎么回事?”

    庄同惊疑不定,然后就听楼船两侧,传来几声‘通通’的跳水声,瞬时就已明白了过来。

    船上有内贼!而且多半就是泰丰船行,那些操船之人!

    一个雄浑的大笑声,也同时响起。

    “哈哈,庄寻老儿,你们庄家赚得盆满钵溢,这就想走了?你庄寻也算是一号人物,只可惜得罪了人,今天就是天王老子在此,怕也护不住你!”

    “船上之人都听着,我们乌鱼寨办事。只要钱财,不取人命,降者不杀!”

    庄寻面色铁青,再望周围处。只见不远处,无数的火光忽然亮起。

    是二十余艘快船,正四面八方的往这边靠来。也不知船上有多少人手,举着百余火把,喝声震天。

    远远望去,只见最大的一艘快船的船头,正立着几个人。中间一位身形矮壮,手持一双黑色板斧,髯须如针,这人他不认得,然而旁边侧立的另两位少年,却刺痛了他的眼。一位便是那秦锋,而另一位,赫然就是庄无道!

    心中一闷,庄寻几乎要吐出血来,手抓住凭栏,青筋毕露,几乎要将那船栏彻底捏碎。

    庄无道却是微微笑着,在与身旁的矮壮汉子说着话。

    “还是大当家了得,居然还真在这里拦住了。”

    “那是自然!”

    那汉子也是洋洋得意:“有了你的消息,若还拦不住他,我乌鱼寨还靠什么在这条松江上吃饭?在泰丰船行里安插的这些人手,就是为找机会做一票大的!不过事后当真无事?那镇守太监府也就罢了,大约不会为你我兴师动众。然而我听说这庄同与那雷龙帮沈泉关系不浅,这人我可得罪不起。”

    秦锋斜睨了他一眼,冷冷道:“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只分你们乌鱼水寨三成,自然是有我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