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五十一章以一敌众
    那刀客果然是不敢与庄无道以命搏命,口中放声大骂:“王霸你个混蛋,我日你先人!”

    话音出时,同时收刀格挡,拦在了身前。庄无道却已变拳位掌,又是一式大摔碑!

    巨力震鸣之声,顿时响彻街道。大摔碑手拍击之下,那口已经拥有二重楼法禁的灵器长刀,竟是被庄无道这一掌,硬生生的拍碎!散成千百余片,四下纷散。

    那刀客也踉跄退出了数步,口中吐出了一口夹杂着碎肉的暗红鲜血,显是被震伤了内脏。

    眼中惊惧骇然之色夹杂,战意消退大半,多了几分闪烁之意。

    “此子可让我来!还请三位助我一臂之力!”

    这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就在庄无道身侧两丈左右。低沉刺耳,使人根本无法辨知真正来处。

    那练气境刀客顿时是面色一喜,弃了手中的断刃,一脚将地下一柄被遗弃的精钢大刀挑起,就又再次揉身而上,

    庄无道亦是微一挑眉,刚才这出言之人,也不知是何时到了他身边的。无声无息潜至身侧两丈处,他却全然没有察觉!

    转过头去看,那边却没见人影。反而是一道锐风,直插他的左耳。应该是一把匕,锐利之至。

    横练功法是并非万能,似耳鼻眼裆这几个地方一向都极难力,也自然就无法真正练到刀剑不伤。即便是被列入绝顶外功的牛魔元霸体,也无法例外。

    这一匕若被刺中,直接就可透穿庄无道的脑髓!

    庄无道下意识的把一只手挡在耳外,那劲风却又随后消失。接着却又是从颈后插来。这里非是牛魔元霸体的破绽,然而一旦被巨力真元冲击入颈髓要穴,却可使他短时间内,失去控制身躯四肢之能,陷入瘫痪。

    可待得庄无道闪身避开之时,这把匕,却又削向了他的脚后跟处。

    一连数击,都是直指他的要害必救之处。然而当数个呼吸过去,庄无道却连此人,到底是什么模样都不清楚。

    此人一身力量,最多只有六牛,甚至不如许多练髓境修士。然而度却快的不可思议,越寻常练气境修士三四倍之巨。

    而这时那位练气境刀客与王霸也再次缠了上来,再不肯给庄无道硬拼力量的机会,只是缠斗不休。加上那不时动的术法。使庄无道有如困兽,似乎陷入了一个牢笼中,难受无比。整整百个呼吸过去,都无法往前挪动哪怕一步!非但不能动,反而形势更是危险。险险几次,把那把匕从后刺中,

    “庄无道你这个蠢货,猪脑!他们的人已经死了小半,这时候还不走,在这里逞能等死?你要杀那酆三,大不了我事后帮你就是,一句话就可要了他的人头!你这混蛋,今天要是死了,要谁来陪我的血元丹?”

    略含焦躁的甜美声音,传入到了庄无道的耳中。不用看,庄无道就知这必定是北堂婉儿。来自上方,至少三十丈高空之上。

    庄无道却毫未动容,甚至看都未往上看一眼。此时被四位练气境合力围攻,他胸中却出奇的不觉半分气闷不耐,心绪反而又是沉静冷凝了几分。只唯独那战意,依然高亢不落,燃烧不息!

    浑身骨髓里在痒,贲张涌动的气血中,似乎蕴育有什么东西,随时就可能破茧而出。左肋之下,则渐渐空虚,似有一个无底深渊,在吸蚀着一切。

    庄无道对此略有所觉,却并不理会,浑然忘我。

    这酆三今日死在他亲手斩杀之下,与事后被北堂家清算索命,其中的意义又怎相同?

    他已视这一战为自己的磨刀石,心中的感觉也愈的清晰起来。只需斩了酆三此人,自己无论是修为还是武道,都可能会迈出极关键的一步!

    而此时被这四位练气境联手,虽是使他深陷其中,无法脱身。却使他对自己掌握的三套拳法,理解愈的深刻起来。不止是那些拳架的应用,还有内蕴的武道要义。

    许多‘云儿’都已经跟他讲过,却到底不曾亲身经历,庄无道虽牢牢记在心上,本身却是一知半解,不甚了然。都是知其大概,却不能得其三昧。

    此刻当他不断尝试着解开困局,这些记忆,却又都渐渐鲜活了起来,不断结合入自己拳法中,与这三人几乎每一次交手,庄无道都能略有所得,

    尤其是那套**形意,这套直打直进,仿八兽之形,凶猛刚烈,似洪涛雷霆般的拳法,庄无道的感悟,是尤其之深。

    使庄无道虽处险境,却是似危实安,处境在悄然中改善。三人俱不敢与他正面交锋,反而使他借助丹药之力,力气开始渐渐回缓。反倒是王霸与那刀客,眼神渐渐焦虑起来。

    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然将至,此时已过了整整三刻有余。若是那时仍未将庄无道拿下,那就是无功而返了。此时的缠斗,也将毫无意义。

    一旦拖延太久,被北堂家之人赶至,又或者是被庄无道衔尾追杀。此地诸人,除了手持匕,身形敏健难测的那位,只怕一大半都没有了活路。

    庄无道的唇角,则是付出了几分冷哂之意。他就是在等,等到这三人性急焦躁,犯错之时。只需一个失误,就已足够了!

    就连空中立在白雕之上的北堂婉儿,也渐渐看了几分端倪。不再出声,免得惊扰了庄无道的心神。

    四人近身搏战,罡风四溢。那周围的诸多甲士,都近身不得,也不敢接近。

    都知庄无道那双肉掌,力可以开山裂石,不能硬接。此时与他缠斗的三人,都是全凭身法挪动,避免正面交击。此时围上去,非但不能帮上忙,反而会是三人的阻碍。

    巷尾处的酆三,则脸色铁青一片,眼神中凶芒闪烁。悄无声息,从一旁的侍从中,接过一张八尺长弓。将长达两丈的狼牙铁箭,搭在了弓弦之上。

    庄无道也只觉心神一刺,而后就听锐啸之声传至。眼前一道箭影,快的不可思议。庄无道全不假思索,就是侧身一闪。那箭几乎是擦肩而过,将他肩侧的铁甲,撕开了整整一片。就连那银丝内甲之上,也多了一道白色的划痕。更有股刁钻的真元,钻入到了体内。

    虽立时就被他体内旺盛的血气驱逐,不足为患。却也使他右臂的动作,僵了一僵,险些就被那匕刺中。

    “射山弓!”

    庄无道的瞳孔猛缩,所谓‘射山弓’并非是那弓名,而是一种在军中流传的弓术。也是第一流的外功,极是了得。

    学此弓者需从十二岁之前练起,日日以特意的姿势拉弓。不苛求精度,只求力量,从一石弓到十石弓,从一牛到十牛。入门之后,一箭就可击杀一头巨象!

    在军中最受推崇,只因战场之上列阵厮杀。一箭射过去,十有**都不会落空。

    然而这酆三不止是箭力极强,也精准无比!眼力更极是了得,方才那一箭,虽未射中他。却使他筹谋已久的反击,彻底付诸于流水。

    “果然是北方军中出身之人!”

    庄无道暗暗思索着,那酆三一箭之后,就不再出箭。只半张着弓,往这边遥指。

    然而也恰恰是如此,使庄无道需要用大半的心神去防备。若被这么一箭射中,即便他身有牛魔元霸体,怕也是吃不消。

    情形有些棘手,不过这酆三,果然也是有些急了么?

    那不知名的练气境刀客,此时也故意用言语刺他心神:“你还敢分心?今日此刻,就是你庄无道丧命之时!练髓境界却能精通三门绝顶外功,大好的人才,真有些可惜了!哈哈,小心你的左耳!”

    那匕带起的锐风,却从左腋之下袭至。这人的身法,当真是快的不可思议。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飘忽不定,如风一般,难以捉摸。

    不过连续近半刻钟的交手,庄无道心神却慢慢的笃定下来。此人与王霸及那刀客,配合固然是越来越娴熟,然而他此时对**形意拳中的一些偏向小巧迅捷的拳架技法,也渐有领悟。

    唯一记得的,就是在躲在远处,正在使用术法之人。也不知是哪一位练气境修士,即便雷龙帮内,会施展术法之人也不多,难道是那位曾经当街轰杀练气境三重楼修士的莫大先生?

    若是此人,那就麻烦了。

    地面再次突兀裂开,十数只泥爪,在庄无道猝不及防间,再次将他双足困住。

    那刀客的眼中,立时是精芒爆闪,一声大喝:“王霸!”

    一撩刀影,立时由下而上,直削向庄无道的腰际。王霸也立时会意,知晓时间不多,再没有了留手之念。矮身猛地一锤,敲向庄无道的双膝。

    便连那持匕之人,也加快了度。匕无声无息,捅向了庄无道的右目。

    同一时间,那酆三的狼牙铁箭,亦是正面袭来。五人联手合力,配合巧妙到了毫巅,寻不到半分的空隙。

    庄无道也知晓这是最关键的时候,一声闷哼。猛地一个撤步,双拳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