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四十八章斩锋破锐
    把这人击杀,周围数十铁刀社的甲士,都是目眦欲裂。然而一些人的面上,却亦是隐现惧意。

    庄无道的声势太过骇人,社内战力稳居前五人宝座的两大练髓境,却连挡住眼前这人一掌的资格都没有。那么他们,只怕更是不堪。

    “好霸道——”

    在人墙的后方,酆三是怔怔失语,脸上呆滞。他身材较高,虽未看清楚二人交手,却知那蒋原还有他另一个左膀右臂张奉,已经被庄无道一掌打死。

    然而猛地撞入到那铁刀社众的人墙之内,如虎入羊群。变掌为拳,恢复了之前的路数。庄无道依旧是一步一拳,一拳则必中一人。中者必抛飞而起,落下之时则定是砸倒一片,五窍溢血,再战不起来。势如奔雷山电,无人可当。

    而庄无道身周虽刀影不断,更不乏抽冷子打来的暗器,然而却绝透不入他的内甲,伤不到半分毫毛。

    短短十数个呼吸,就又有二十几人接连命殒。只需是挡在庄无道身前,必定是中拳之后,五脏震裂而死。

    疯虎么?酆三头一次感觉,这庄无道人如其号。

    “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礼身材较矮,惦着脚也无法看清前面的情形。却依然能看见,那人群中一一个人影,抛飞了起来,到丈许之外跌落。且越来越近,距离已不到十丈。

    庄无道若是被蒋原拦住,断不至于如此。

    “还能怎样?蒋原一掌都没撑过,被当场打死。那小子的力气,只少是二十牛以上!”

    酆三面色铁青的不断向后退开,口里则高声喝:“众兄弟给我听清了,今日能斩杀此人者,赏千两纹银,加一间北城二进宅院!所有死伤,我供奉老小,绝不食言!费成,老子养了你三年,可不是让你在这时候,一直在旁边干看着!可以出手了!给老子伸量一下他的本事到底如何!难道还真无人能挡?”

    胡礼亦是眼瞳紧缩,随之后退。好在雷龙帮的两百甲士,已经赶至,将二人都一起护住。

    更知酆三口中的费成,正是铁刀社的两位练气境供奉之一。精擅剑术,至越城之后,此人的对手往往都是十剑而亡!沈泉本也欲招揽,却被酆三抢先下手快了一步。

    这是真正的练气修士,非是那蒋原可比。有此人出手,必定能一阻那庄无道所向无敌之势。

    果听一声笑,一个身负长剑的白衣人影,脚步悠然的往那正激战中的人群行去。

    酆三却不怎么放心,又交代道:“小心为上!此子的力气有些邪门,挫一挫他的气势就可退开!王霸,注意给费成压阵!”

    王霸正是铁刀社内另一位练气修士。身形矮小,手中一对八棱锤,能力敌百人。

    费成闻言哂笑,浑不在意的排开诸人,步入至战圈之内。此时的庄无道,几乎已再次透阵而出。费成只行了数步,就已经与庄无道面面相对。

    “接我一剑!”

    未有片刻迟疑,费成就已经拔剑而出。一抹青泓闪过,匹练般贯穿了近丈之距。直斩庄无道的左肩。

    庄无道的心神,亦被这透穿而来剑意一刺,下意识的眯起了双眼。眼前此人不但是剑光凛冽,剑路也刁钻无比。剑锋之上,赫然还浮起了一层青光。

    周围的兵刃,庄无道都可无视。却惟独这一剑,不能不在意。

    他此时的状态,或者能受此人一剑而不伤。然而那个时候,自己的银丝内甲,也必定会毁掉。

    庄无道是想也不想,拳法就已经变化,五指聚拢,有如鸟喙。正是**形意拳中的‘鹰形拳’,此时下意识的就使了出来。

    二十几日的苦练,虽还未使这**形意拳的所有拳架,成为他的本能,然而用于搏战,也已颇是娴熟。在剑锋斩至之前,巧妙之至的,敲在那剑身之上。

    顿时剑光散乱,再无先前的凌厉气势。剑身上笼罩的青色罡气,也纷散开来,再构不成威胁。

    对面的这白衣剑士,眼现讶异。眼神也是慎重起来、面上却是兀自冷笑。

    “拳术果然不错!却不知能再接我几剑?”

    庄无道不理会,正欲在对手收剑之时抢步接近,撞入至这人身前二尺处。以近身功法克敌制胜,以己之长克敌之短。

    云儿的声音,却又在他脑内响起道:“剑主,此人用的也是剑,可否交由我来?”

    庄无道挑了挑眉,一阵犹豫。今日他已经是彻底打了性,体内热血贲张,战意高昂是前所未有。

    眼前这白衣剑士,剑术固然了得,有些棘手,却并非是他对付不了之人。只需能抢入到此人身前,这位有再高明的剑法,也无力可施。

    却听云儿又道:“只这一人就可!剑主你要磨练拳术,也不缺这么一人。”

    声音软糯清甜,竟仿佛带着几分央求之意。

    庄无道面色却是古怪不已,这个剑灵,难道是在向他撒娇?不过这声线语气,可真是好听!

    ‘当’的一声轻响,右手又是一记鹰啄,将那斩来的剑光打散开来。

    不过这次交击,却使周围铁刀社的帮众,都是精神一振。

    连续两剑,庄无道都不能前进哪怕一步。眼前这人,并非是无可匹敌!

    庄无道却在费成的第三剑斩至之前,任由身后涌来的热流,贯入到自己身躯之内,留经四肢百骸。

    “依你!不过说好了,只这一人。”

    云儿并未回复,身后却立时传出‘锵啷’一声,长剑出鞘的响声。

    然后庄无道的身前,就是一道肉眼难见的流光,突兀地闪烁。下一瞬,庄无道回过神时。体内的热流就已经是倒涌而回,手中也并未执剑。可对面那白衣剑士,额心间却是现出一条隐约的血痕。

    而后那血痕,又渐渐往上下扩展。白衣剑士身躯竟是分成两片,往左右两旁倾倒。

    云儿的出剑收剑,仅仅只刹那,肉眼都无法看清。然而对面这为练气境的白衣剑士,却已被这一剑,生生剖成两半!

    附近诸人都纷纷怔住,而后明显是被庄无道的这一剑吓到,都纷纷后退,汹涌着往旁散开。

    在白衣剑士身后,一名手持紫金八棱锤的矮小壮汉,也同样是面含不可思议,看着费成的身躯,被一分为二,倒在两旁。

    不可思议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就毫不犹豫的足步倒退,尽量拉开距离。

    数十丈之后,那酆三更是猛地一口鲜血吐出,大眼圆睁,恐怖吓人。

    “这天杀的小贼!我日你先人!费成,费成——”

    语声可谓是心痛之至,旁边的胡礼,不能感同身受,却也是神情怔忡。

    这次他却看清了,费成两剑之后,稍稍阻拦了庄无道片刻。后者就拔剑而斩,将费成的身躯,从中斩开!

    庄无道的面色,同样是极不好看。他不确定若是有人以同样的剑术斩来,自己是否能抵挡得住。

    “这到底是什么剑法?”

    这自然是在脑海之内,问着剑灵。

    “不是剑法,是拔剑术,拔剑之法!”

    “拔剑术?拔剑之法?”

    庄无道心内复述着,心中却惊疑不定。什么样的拔剑之法。能有如此神威?

    “正是!此是你在筑基境之前,唯一可学之剑!你手腕关节固死,不擅变化。所以剑法越简单越好,这拔剑术正好合适。剑出之时,就可分生死!”

    庄无道心中一叹,这剑灵云儿,难到是在诱惑他么?如此剑威,怎能不使他心向往之?

    原本他对剑术没什么兴趣,此时也是有了几分意动。能多一门本事傍身,总是好的。

    “你别多心,我只是许久未与人对剑了,一时技痒而已。”

    那剑灵云儿却悠悠道:“记得以前我全盛之时,世间仙者,除了那寥寥几位,无人敢在我面前出剑呢!这个人,好大的胆子。”

    庄无道无语,忖道你也不过只是一个剑灵而已。别人不敢出剑,怕不是因你,而是轻云剑全盛时的主人吧?这也值的得意?

    他在心念内分心与云儿说话,脚步却不曾停。迈进二十余步,又连续击飞了数人,

    拳势舒展,这**形意的拳架,更加是随心所欲,渐入佳境。就如‘云儿’所言的拳法至理——‘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才是真意’,‘心所为之意,意之所向为之拳’。

    拳在意先,意又与拳合,此时即便分心二用,也是全然无碍。拳至之处,依然无人可挡,

    此时他气势已成,到铁刀社的帮众,面对他时,根本就提不出勇气出刀。

    而就在不远处,那不断后撤,手持紫金八棱锤的矮壮汉子,虽也是练气境修士。可在他一剑将费成斩杀之后,却气势已衰。在他面前,十成的本事,只怕是用不出七成。

    听说寻常武者,斗的是技是身。而上乘武者的交锋,则是斗势。

    庄无道今日,是领悟的格外深刻。

    铁刀社的人已被杀散,然而眼前却又聚了整整二百余人。俱是身穿铁甲,神气充足,目中精芒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