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四十七章无敌摔碑(第三更求...
    “孙儿行事,不动则已,动则必如雷霆千均,大山压顶!我不知那北堂婉儿到底有着什么念头,也不知北堂家,在庄无道身上,到底有什么样的布置。然而只需将此人诛除,无论北堂家欲使什么样的阴谋诡计,都无从力了。”

    当时的古月明,就是这般在他面前侃侃而言。意态闲雅,小小的年纪,就已有了过人的气度。

    “孙儿人小力单,族中之人皆视我为小儿,尊而不敬。若那北堂家并无什么想法也就罢了,可如是北堂婉儿,真欲在这庄无道身上做什么文章。那么我遣身边之人动手,只会是打草惊蛇。孙儿也并非畏战,只知离尘大比,对于我古月家而言,不能有半分闪失,也不可有半点意气用事!”

    正是这短短几句,将他惊动。之后才知这庄无道幕后之人,并非是北堂婉儿,而是才回归越城的北堂苍绝。

    古月天方不禁欣慰一笑,古月明的天资与北堂婉儿相当,甚至可能出半筹。只因无名师指点,这才有所逊色。是几年前族内大变,连累了他。

    然而若论智计,论及见识,明儿却已越北堂婉儿太多。

    “堂堂正正?那你可想过,若是沈泉那边失败了又该如何?要知这庄无道的实力究竟怎样,你我都是不知。”

    所以如古月明所言,既然只能知己而不能知彼,那就全力以赴好了。然而事至此时,双方的胜负依然未知。

    “失败?”

    古月庆荣楞了楞,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沈泉行事素来周到,否则父亲你也不会将北城那么大的地盘交给他。我听说这次雷龙帮已经是精英尽出,派过去的练气境,就有两位。除此之外,还有那位莫大先生。”

    古月天方默然,此时只盼着古月明快点成长,以接手家族。

    他也不认为沈泉会辜负他的期冀。然而他又岂能不忧?既然能够得北堂苍绝看重,那么这庄无道,至少也有着与古月明相当的实力。练气境之前,能将一套拳法修之入门境界之人,又岂同小可?

    然而此时古月家,实力确实衰退的厉害。能摆脱对手的牵制,投入在此子身上的人手,也只寥寥五位练气。

    看似实力雄厚,却依然不能万全。

    这也是不得不然,能够控制整个越城命脉的,不是矿脉,不是兵器锻造,不是东吴朝廷,而是松江河道。

    有了这条江,越城出产的矿石兵刃才能从林海中运出,才有米盐财货从外运入。数百万人,总价值亿万贯的生意,都依靠着这条河道。

    北堂古月两家,从越城初建开始,就为了松江霸权争夺了百年之久。此时恰逢大变在即,就连北堂家的家主,都需坐镇于私军船队。他们古月家,又怎敢轻易将力量抽回?

    就在古月天方与古月庆荣二人谈论沈泉的时候,沈泉正是意态懒散,施施然的走入到望云阁的一间雅室之内,

    望云阁是玉熊街临街的一间酒楼,三楼临街雅室,可以眺望街景。然而沈泉却偏偏预定了靠后侧的一间。

    本来这种档次的酒楼,自从开始掌控雷龙帮开始,就不会踏足。

    然而今日他却破了例,只因这酒楼的后侧的一间,正是面朝东船巷方向。

    可以将那边的一应情景,都尽览无遗。

    虽是都已安排妥当,自忖万无一失。然而难得是久不问事的古月天方出面亲自交代,所以沈泉依然放心不下。所以亲至此间,准备看看这一战的究竟。这位宿老过问的事情,自己定需办得妥妥当当才是。

    只是当他踏入房门,却见这雅室之内,早已经有了数日。其中一位穿着月白袍服的少年公子,独自坐在中央桌旁,饮酒自酌。

    沈泉先是挑眉,这间雅室他三日之前,就已包下。然而当看清之后,心中却更觉惊诧。

    “公子?你怎会在这?”

    语气不敬,然而沈泉再蠢,也知今次之事不同寻常。只怕不止是涉及到离尘宗的名额之争。

    以往越城世家子弟,都以拜入移山宗,东泉宫为荣,然而这次,越城最大的两个世家,却在为离尘宗的内门弟子名额,而手段尽出。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跟你一样,要亲眼看着才能放心。听说你在这里预订了一间雅室,所以就鸠占鹊巢了。”

    古月明笑了笑,伸手往旁边的座位一指:“坐吧!你事情办得不错,已经尽力全力,我很开心。”

    虽只是十六岁,然而言谈举止,却都仿如古月天方一般的气度,使人心折。

    沈泉颦了颦眉,就知以前多半是小视了这位。心中敬重,也不敢违抗,沈泉施了一礼之后,就依言坐下。然后第一时间,就是望向了窗外。

    “公子先来一步,不知那边情形如何了?”

    入眼的情景,却让他吃了一惊。只见那庄无道,此时是身着铁甲,独自一人行于长街之上。身后是面色灰败,匆匆急追的数十甲士。

    周围弓手,则是四面八方的散开。箭矢不绝,然而却不能伤庄无道分毫,也不能使其停顿半步。

    竟是直奔铁刀社的酆三而去,身临三百持刀武士,而全无惧色、

    “略有些棘手,此人的武道,极擅战场杀伐。横练霸体,力可敌象扛鼎,颇有万人敌的气概。”

    古月明说着,眼中现出了莫名之色:“我从不知那套形意**拳,竟是这般的适合战阵。由此人使出来,练气境之下,简直莫可匹敌。寻常的练髓,只怕都撑不过一合。”

    沈泉一惊,也庆幸自己事前的小心谨慎,不曾有过轻视。仔细看着那边街道,不过片刻,沈泉就已知大概。

    “酆三与胡礼,这是准备先耗庄无道的力气?”

    古月明目光流转,又投落在数百铁刀社帮众之前,特别高壮魁梧的甲士身上。

    “大约是了,这人名唤蒋原,据说是酆三麾下。除了两位练气修士之外最强之人。把象力拳练到了一重天,力量还胜过练气修士。”

    “蒋原?我听说过这位。”

    沈泉笑了起来,透着几分幸灾乐祸。“据说是北城练气境之下第一人,酆三不错,用对了人。这庄无道怕是有难了。”

    只需庄无道不能将此人击退,被压住了气势。那么有再高明的拳法,也施展不开。会一点点被蒋原磨尽力气,即便是横练霸体,当力不足杀鸡之时,也只会是任人宰割。

    而下一刻,就见庄无道不避不闪,正面一掌,印在了那巨盾之上。

    轰!

    声如炸雷,就连远在一里之外的望云阁,也隐隐能听见。

    可当那散开的烟尘,渐渐散尽时。雅室中的二人,眼瞳都一阵定格。而周围的几人仆人,更是现出目瞪口呆之色。

    东船巷内,当掌盾交击。那几十斤的钢铁大盾,就如破纸一般的破碎开来。

    庄无道的掌势却依然未尽,击碎大盾之后,跟随着那往后炸开的铁盾碎片,打在了蒋原的胸口处,

    过三十牛,巨大无比的力量。使这八尺五,肩宽可抵二人的大汉,就如被巨象撞击。往后飞退,一连撞倒了数人,使铁刀社的这堵人墙,一时间人仰马翻。

    不止是蒋原彻底没了声息,就连他身后的二人,也同样是五窍溢血,看来是不活了。

    周围所有人都是愣在了原地,眼神骇然不可思议,

    蒋原号称是北城练气境之下第一人,至少有着十七牛的力量。如此人物,居然抵不住这庄无道肉掌一击!

    这庄无道又到底是修的什么功法,如此的强横霸道?

    庄无道的呼吸却稍稍急促了些许,大摔碑手最高可力八倍,然而对气力的消耗,也非同小可。

    所以今日战起时,庄无道只用**形意。知晓以一敌百,最需担心的,不是战不过对手,而是打到最后,自己却没了力气。不似单人搏战,自然是要用尽全力。

    要保持气力悠长,就需看人下药。力量不多用一分,尽量节省力气。

    然而此时长街血战,以一敌众,气势也是可涨不可泄。第一眼望,庄无道就知这蒋原的危险。所以才刚教授,就已不管不顾,第一时间就用上大摔碑最强的力之法。

    而结果也使他心惊,此人之力,已几可与他相当!稍稍大意,只怕就要被此人拦住,泄了气势。

    这些杂念只是一闪而过,庄无道依然保持着无思无想,继续踏步前行。

    那蒋原旁边一人,这时也从惊愕中反应过来。似是与蒋原交情颇深,眼中泛着血红色泽。直接就是手起一刀,猛悍无比的横斩而至。

    庄无道也不去望,击出的右掌,顺势一收,再猛地力,斜斜拍往一旁。直来直去,毫无变化。

    大摔碑手,破石!

    此人也是练髓境后期,正可以之立威!

    掌印在那大盾上,就如纸糊,直接凹陷了进去。这人的刀砍在庄无道的脖颈,却寸伤也无,整个人反而被生生击飞,撞在侧旁石墙。使一大片的墙壁,都为之轰然垮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