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四十五章杀你之人(求推荐求...
    击飞了这人,庄无道的眼前就是一片宽阔。再往前猛地加一跨步。身影瞬闪,轻轻松松就避开了那周围漫卷过的刀影。在铁甲铿锵声中,往那酆三胡礼所在的方位,直行而去。

    迈步间有如行犁,落脚时则如生根,一步就是半丈。转瞬间就将那几十号持枪甲士,远远抛在了身后。

    心中陡然生起一股自信,这铁刀社虽是人多势众,然而能与自己正面接触的,顶多只有十几二十。或者今日,自己真能将对面那酆三,毙于掌下?

    前面就是那四十弓手,望见庄无道透阵而出,神情都略显慌张。不过也算是久经训练了,急往旁让开时,依然不忘张弓。一支支箭矢飞射而出,只是力量稍弱了些。不过因距离较近,反而威胁更大。

    庄无道依然不管,除非是射向他眼睛及胯下要害的箭只,会伸手拨开,其余就全不理会。任由那些狼牙铁箭,不断‘叮叮当当’的射在他的身上。

    牛魔元霸体岂同小可?别说是身上还穿着内外两重甲胄,即便是没穿。这些铁箭,也打不穿他的元磁力障。此时除开是千箭齐,又或者是练气一重楼的修士,持灵器长弓出手,才可使他心生顾忌。

    迈步如风,庄无道不片刻就又到了铁刀社一堵人墙之前。只见对面的人墙中,二十个身形壮硕无比的彪形大汉,纷纷排众而出。

    不同于之前枪阵甲士实力的参差不齐,这二十人都是至少练血后期的实力。其中五人,更已达到练髓境。都是身穿双层甲胄,手持一人高的大盾。

    当先一位,竟是身高八尺半,比之那酆三,还要高整整半个人头!面上满是横肉,眼如车轮,冲着庄无道狞笑。

    “居然真是修了一门横练之功。而且品阶不低呢!这家伙身上,应该还穿着有灵器宝甲。酆三你那些弓箭,不要也罢,此人怕是刀剑难伤——”

    同一时间,就在铁刀社那堵厚密的人墙之后,胡礼正掂着脚往前面看,

    “刚才拳法也是了得,势如奔雷闪电,刚猛无俦,却不似降龙伏虎的路数。瞧着却仿似那套**形意?”

    胡礼蹙着眉,深深不解。这真是世间所传,那套三流拳法**形意?他没看错?可为何能有如此威势?在庄无道手中,是与众不同。

    “管他是用的何等拳术,修了横炼外功之人,总是力大一些。我在北方军中,见过最强的练髓境横练高手,在百人合击下,也只撑了半个时辰就力气耗尽,被生生磨死”

    酆三对此却毫无兴趣,一声冷笑之后,有不经意的问道:“你们雷龙的人,何时能过来?”

    胡礼心中了然,酆三到底是对庄无道,生出了几分忌惮。原本以为这次是手到擒来,然而当动手之后,才现对手竟是一头猛虎雄狮。

    即便今日必死无疑,也会在死前,把猎人抓的遍体鳞伤。

    此时局面,也确实棘手。即便是拥有玉熊街的铁刀社,也仅仅只百副铁甲而已。

    除了与庄无道正面交手的甲士之外,其余都不过是手持一把横刀而已,愈不是对手。

    交手至今,庄无道毫无伤,硬撼火球术法,也浑然无事。反倒是己方,已经连折了十几人。

    这等气势,也难怪酆三不愿让自家的练气境修士贸然出手,以免折损。他胡礼也是一样,同样不敢让练气境贸然与之接触。

    总之先用爪牙喽啰耗尽这人力气再说,这越城中什么都缺,只唯独不缺想吃口饱饭的人。

    “这不就来了?”

    胡礼斜目往街角看了一过去,只一群手提大刀,穿着明晃晃铁甲的壮硕汉子,正从那边巷道里鱼贯而出。正是雷龙帮隐伏在附近的人手。整整二百人,俱是练血境界。内中十五位头目,都已至练髓,乃是雷龙帮中最精锐的一群人手。

    “话说回来,你今日办下这件事。难道还想着要继续掌管铁刀社?不怕北堂家一怒之下拿你泄愤,让你酆三横尸街头?我若是你,今天就该逃出越城,放舟东去。你这铁刀社的人手,死就死了,有何可惜?”

    酆三本来是暗怒,片刻之后却又陷入深思,而后竟是点头:“说的也是,只是死伤太多,也伤士气。该如何做,我自然知晓,只望北堂公子莫要失信于我。”

    胡礼哈哈大笑:“北堂家的信誉别的不好说,这方面却一向不曾失信于人,否则越城内还有何人肯为他们办事?”

    又赞叹道:“说来你这些帮众,倒真是操练的不错。演习军阵之法,虽还做不到令行禁止。可这越城内,却少有势力是你们对手。”

    尤其是此时列在人墙前方的那二十人,气势与众不同。比之军中的精锐,也不差多少。

    这应当是铁刀社最精华的部分,就连他也暗暗心惊。

    酆三却眼现遗憾无奈之色:“乌合之众!我接手铁刀社的时间太短。”

    正是因枪阵不整,才会被庄无道轻松破去。若再给他数月时间,绝不至于如此。那时持这百余甲兵,足可横扫周近!可惜这次的生意,根本不容他拒绝。自然北堂家,也给了心动的报酬。

    “也很不错了!”

    胡礼语中依然不掩欣赏,这酆三的确是个人才,真有些可惜了。又从后面,望见那个鹤立鸡群般的人头。

    “那是蒋原?据说最近风头很盛,名动城北。一手象力拳,北城中的练髓境,至今都是无人能当。”

    “正是!那套拳,他修了整整二十七载,如今总算有了点成就。”

    酆三冷笑,象力拳传说是最近绝顶武学的一种外功拳法之一。只需修至一重天,力量甚至可胜过那些修炼横练外功之人近倍!号称是力大无边。

    尤其这种群战之时,不能施展小巧挪移的功夫,正可展其所长。同样是穿着双层铁甲,又手持大盾。蒋原的象力拳,定能将庄无道压制。

    “此子已经连折了我十几人,也该挫一挫他的锐气!”

    人墙之前,庄无道亦能感觉到那眼前这壮汉的迫人视线,带着浓重的挑衅意味。旁边的甲士,此时也齐齐动作,从两侧围拢挤压过来。

    然而到了此刻,庄无道的心念,也在不知不觉间,被自己打出来的拳意,形成的气势所侵染。

    脑内无思无想,只有眼前之阵,隐隐能感觉到,自己的这套拳法,仅仅只是这须臾间,就变得顺手不少。

    **形意,就该是这般一往无前,拳破千军才是!

    “不错!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才是真意。你已算是得此三昧!**形意虽还未入门,这一战之后,却可准备入练气境了。”

    云儿的声音,再次在庄无道的耳旁响起,庄无道却是听而不闻,全无所觉。

    当他再一步踏前,那壮汉就是一声嘿然冷笑:“给我滚回去!记住了,我叫蒋原,今日杀你之人!”

    直接手持着精铁大盾,迎面拍了过来。罡风虎啸,虽是一面盾牌。却有着攻城锤一般的气势。

    庄无道面色不变,几乎想也不想,就毫不犹豫的迎面一掌印出。

    大摔碑,寸力!

    周围甲士见状,都纷纷是眼透不可思议与讥哂之色。蒋原本就力过常人,修成了象力拳后,力量之大,堪称不可思议。曾在城外,拉着两头五丈巨象之尾,而巨象动弹不得。

    与他正面硬撼,比拼力气,简直就是寻死!

    庄无道却全无所觉,依然是一式大摔碑,印在那铁盾之上。瞬时轰的一声震响,周围烟尘四起。

    ※※※※

    当北堂婉儿带着北堂琴,匆匆走入自家后院翠园竹亭时,只见北堂苍绝,正坐在石亭之内。一边喝着茶,一边眼神专注,似在倾听着什么。

    北堂婉儿见状,顿时气急败坏:“伯父,古月家的人已经对庄无道出手,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喝茶赏景?”

    北堂苍绝最近十几年虽不管事,然而北堂婉儿不信,他这位伯父此时仍不知那边玉涴街的变故。

    “闲来无事,修行又无进展。不如此又能有何事可做?”

    北堂苍绝神情悠然,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婉儿,你仔细听!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这一《阳阿》,由此人弹出来,真宛如是阳春白雪,几似仙乐呢!”

    北堂婉儿一楞,静下心后,便隐隐听得远处有丝竹之声传来。果然是旋律动听,美妙无比。

    可随即就更气得乐了:“伯父好悠闲,为听这琴,莫非连正事都不管了?”

    北堂家中,此时能尽快赶去的,只有身拥飞空灵器的北堂苍绝。

    北堂苍绝却无奈摇头:“不是不管,而是管不了。你可知弹琴之人,又是哪位?”

    北堂婉儿本就是极聪明之人,只被北堂苍绝稍一提点,就醒悟了过来。

    “是古月家的家主,古月天方?”

    传说这位,除了修为高,实力同样已达练气境十一重楼。北堂苍绝虽号称越城第二强者,却是被人看北堂家财雄势大,故意奉承。

    这城中至少就有两位,实力与北堂苍绝不相上下,胜负各半。而其中之一,就是古月家的古月天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