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四十一章雷龙沈泉
    “这么说来,庄寻那个倔驴是准备答应了?当真是使人意外,是因为他长子那件事,迫不得已吧?庄同此子貌似聪明伶俐,其实却是个蠢货,”

    沈泉四十三岁,满脸的刀疤,显得狰狞恐怖,却有着一双连少年人,都不能与之相比的明亮眼神。

    此时高坐在观校台宝座之上,看着下方校场中千余雷龙帮众,在晨曦中演练刀法。

    千余人俱是刀光闪耀,吼声如雷。沈泉面上浮起了满意之色,眼中却微透哂意。

    “再然后呢?以庄寻的性情,应该还另有所求可对?”

    他身旁别无他人,只有一位褐衣男子。不是雷龙帮的帮众服饰,而是奴仆打扮。此时躬身一礼道:“正是!主人明见,庄寻是欲请帮主遣人出手,为他出了这口恶气。如能废了伤他爱子之人,他愿将那双炎风靴献上!”

    “炎风靴?传言中的那一双?他儿子用过的东西,拿来给我?不过倒是可卖个四五百两黄金,我们雷龙帮一年收入,也不过是如此了。”

    沈泉咧了咧唇角,讥讽之意更浓:“不过废了庄无道?他还真有胆量!能够登上北堂婉儿的马车,又有北堂家的管家亲自送去三十抬的厚礼。此子得了北堂婉儿的亲睐,又岂是他能惹得起的?那个女娃,日后可不得了。便连我,如今也要退避三舍,”

    褐衣人陪着笑:“庄寻人虽精明,消息却不怎么灵通,可能是还不知此事。”

    “说的也是!”

    沈泉稍稍凝思:“说起庄无道,他那兄弟秦锋,也是不凡。最近要在玉涴街筹建一个菜市。那可是日金斗金的生意,这秦锋志向不小!我极看好他。有北堂家的扶持,说不定几十年后,就能与我并驾齐驱。这样好了,亲事就这么定下,让庄寻尽快把他女儿送过来让我尝尝滋味。至于庄无道,说我会记在心上,日后有机会再说。”

    褐衣人会意,知晓沈泉这根本就没做什么承诺。说是记在心上了,然而日后却未必就定要动手。庄无道若能飞黄腾达,雷龙帮没必要去招惹。但若是庄无道被北堂家放弃疏远,那时再下手,也可给庄寻一个交代。

    “我知道了,这就去回复他。”

    正欲起步,却见沈泉忽的起身,眼神凝肃。褐衣人随他的眼神望去,只见半空一道白影飞落。那是一只有着纯白色羽毛的鹞鹰,悬停在了沈泉的身前,口里则叼着一张信笺。

    一双锐眼,盯着二人,竟带着几分压迫之感。

    古月?

    褐衣人一望,就知这只鹞鹰,乃是古月家饲养的灵禽。有着相当于练气六重楼的实力,深通人性。

    几年前那场大乱,就是这头鹰,啄碎了三位练气修士的脑髓,救下古月家十几名嫡系子弟的性命。

    据说那古月家的人,并不把它当成禽兽,而是家人一般,是可以托付重任的族内供奉。

    沈泉先施了一礼,然后慎而重之的,将那张信笺接过。几目看过之后,随即就嘿然一笑。

    “这可真是巧了!胡礼,你去告诉那庄寻,就说这几日,我定然可给他个交代!鹞兄,也情转告公子,十日之内,我必能取下庄无道的人头。”

    那叫做胡礼的褐衣人,不禁微微一惊。听沈泉的意思,是古月家那位公子,也要取庄无道的性命,

    这位到底是怎么回事?得了北堂家小姐的看重,却偏又得罪了古月家的公子?

    沈泉眼里则透着几分疑惑,旋即又渐渐淡去。他一身权势,荣华富贵,皆是因古月家而来。无论是因何缘由,他都没有任何推拒的余地,而且还要全力以赴,把古月家交代的事情,尽量办的妥当漂亮。

    帮里面如今能抽出两名练气士,练髓境十余人,不过据说那庄无道实力不凡,这些人只怕还不够。直接攻院,必定会惊动北堂家,最好是将人引出来。为保万全,最好是再加个保险,万无一失才是。

    “胡礼!你从庄家回来之后,再去一下含春楼,请莫大先生来我这一趟!”

    胡礼身躯一震,含春楼是间青楼,莫大先生则是为修行有成的练气修士,本名莫云狂,常年留宿在含春楼内寻花问柳,一应的开销都是雷龙堂买单

    这位莫大先生,虽只是练气一重楼的修士,然而实力不凡,有一式威力极大的绝技,三五位同阶合力,也不是此人对手。

    为了一个庄无道请动这位,沈泉是否太过小心了?

    ※※※※

    数日之后,庄无道呆坐在自己灵室之内,两眼望着天怔怔呆。

    他才刚结束蕴剑决的修行,随着自己胸腹内隐藏的那口‘剑’,渐渐壮大,越来越是锋锐。他的左肋下方,气胀之感,也越来越是明显,

    连续七日,都没能打开这个‘伪灵窍&#o39;。无论是特殊感悟,还是情绪激荡变化,什么都没有,

    看来是只有按部就班,二十日后自然将此窍打通。

    庄无道心中暗叹,听云儿说起。若是因悟而开,那时凝练的伪玄术,威力会更强一些,然而这却是可遇不可求之事。

    倒是他的大摔碑手,此时已经一重天了。双手上的筋膜皮骨,俱已强化到了一个极致,经脉贯通。每当双掌挥动之时,上身都会聚满了土黄色的罡气。配合起同是土行功法的牛魔元霸体,是相得益彰。

    可惜的是无有合适的对手,不能一试这套绝学之威。只能拿石块出气,然而他后院中那座假山中的石头,都已经被他以大摔碑手的暗劲手法彻底震碎。为免秦锋寻他的麻烦,这些石头外表看似无恙,里面却都变成了些松散粉末。

    可即便如此,也没试出他的力量极致,到底如何。

    “二十牛?练髓巅峰,基本就是一牛之力,稍微出色的,可力比二三头野牛,就算是强悍无比,我以前也是这般。而牛魔玄霸体一旦入门,都能有十牛之力。云儿也说大摔碑手的力手法,最高可以提升八倍之力。即便两种功法在聚力时无法一起兼顾,也不只是提升两倍而已。怕是三十牛都不止吧?”

    普通修习一流武学的练气一重楼修士,也不过十牛到十五牛力之间。

    若是在这力量之外,将**形意拳的形意合一,也融入大摔碑手,这套掌法的威力,更会强到不可思议。

    手臂经脉贯通,更有一重好处。庄无道施展降龙伏虎,**形意拳时,亦可威力倍增。

    除此之外,那枚血元丹的部分剩余药力,都被庄无道用来打通足脉。

    他的身法没因此快上多少,然而脚下却更是稳健。只需站住,身形就有如磐石,难以动摇,

    现在就只差了**形意拳上的领悟,其实也无需一定要入门,只要能将身与意合,心与神合的拳法核心彻底掌控,就可冲击练气。

    实力每过一日,就能提升一分。有云儿的指点,几乎就没有瓶颈。

    只唯独这蕴剑诀——

    无奈地一声叹,庄无道立起了身。他现在每日上午练二个时辰,下午三个时辰,中间插以药浴午睡,缓解疲劳。

    日日如此,从不增加,也绝不少练半刻。只有如此,才能不伤身体。

    其余时间,则是用来看书绘画,陶冶性情。庄无道喜欢看书,以前没这条件,书籍太贵,所以特别的饥渴。至于写字绘画,则是云儿的提议。

    成为修士之后,要想在修行道有所成就。那就多少需要点绘符的功夫,能够熟练的绘制法禁灵纹。他只差一个多月时间,就可生成真元。所以现在就需准备了。

    他写字绘画时,并不求精求美,也不求什么意蕴。只求自己的笔法,能做到一气贯通,中间不能中断。

    要将自己的‘意’贯入自己笔尖,字是结构越复杂越好,画则是以山景最佳。讲究是只一笔下去,就能画出那重重山脉,层峦叠嶂。

    这又涉及到**形意拳,庄无道越是感觉到这套拳法的妙处。真正是内外兼修的绝学,练习的久了,庄无道也能感觉到体内,生出了气感,而且份量不小,

    那些走内家养气功法入门之人,就是如此。陪蕴体内的‘气’,当气的数量足够,又能精纯到一定程度,也能气生灵元,成为练气修士。

    许多内家功夫,都胜过外家。尤其是擅长暗劲,有时候伤了你,都不能查知。极其可怕。

    只可惜庄无道如今虽也算内外双修,可这些气,他都暂时还无法使用。需真正达到‘心所为之意,意之所向为之拳’的境界才可,未免有些可惜。

    蕴剑决一周天完成,浑身的气血也平复下来。庄无道今日上午的功课,就已经算是结束。

    不过看一旁的香炉内,那柱用来计时的香柱,还没彻底烧完。庄无道心中一动,就又舌抵着下颌牙尖,尝试着音。

    “十年生——”

    正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中’的‘十年生’

    才只三个音节,庄无道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痛不能忍,仿佛骨骼也被震散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