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三十六章寿终而尽
    说到此处时,秦锋端着茶杯的手又顿了一顿:“最重要的,是他们之前被铁刀社的人敲骨吸髓。到我们这条街上摆摊,却连例钱都出不起。你说我该如何?”

    庄无道哑然,北城巡检司什么的,他倒不在乎。即便是得罪了也无妨,颜君是巡城都尉,官位不高,却恰好节制着四城巡检司。

    倒是秦锋说的那几家商行的意见,不可轻忽。但凡能在越城做生意的商家,都有着不小的底蕴,几十个护院供奉是少不了的。

    他们剑衣堂既然是要靠这些人吃饭,那就免不了要为他们做些脏活累活。不但要保障这些人在城内的安全,更要时时清肃街道,防人闹事,禁绝盗窃。否则人家凭什么每月交一大笔钱过来?

    至于每月的例钱,这规矩确实不能坏了,世间之事不患寡而患不均。若好心照顾了这几人,那么其他人又会怎想?别人能不交,凭什么我们要出这钱?是不是也需免去?

    不过也不是没有变通之法。

    凝思了片刻,庄无道的神情是阴晴不定:“这钱我可代他们出了。秦哥,可还记得当年?我们两人都是从乞丐堆里出来的,知晓衣食无着的滋味如何。走上这条路,那是逼不得已,不能不行窃偷盗,不能不杀人越货,也不能不勒索邻里。却不能真就彻底昧了良心,但凡还有些余地,就不可把人逼上绝路。”

    秦锋静静的听,不露半分异色。直到庄无道说完,才忍不住噗嗤一笑:“有你说的这么严重?算了,无道,我不逗你了。那东船巷里不是有一块空地么?以前有风水相师说那里是一块凶地,不可建宅。不过我看那里也没凶到哪里去,寻思这块地闲着也是闲着。干脆花点钱买再下来,建一个菜市。把街上的摊贩,全都赶过去。一来能使这些人有地方安身立命。一来也能让我们兄弟多点银钱使用。”

    庄无道微微动容,东船巷那块空地他自然知晓。大约百余亩地的模样,地方四通八达,连接四条正街,周围全是有钱的大户人家。只因那地方被百年前一位极出名的风水相师批成五行缺木,建宅必克死家人之后。故此那里明明是位置绝佳,却偏是无人敢买。

    秦锋在这里建菜市,可不只是为增收入,给那些街头菜贩一个活路走而已。真正的目的,还是欲为这条玉涴街添些人气。

    人聚则兴,人流多了,这条街才会更繁华兴盛。

    只怕早在那青衣堂覆灭之时,秦锋就有腹稿。只瞒着自己而已。

    这家伙说是要把剑衣堂打造成越城大帮,还真不是虚言。只这一个菜市,估计就可使剑衣堂,至少多增两三千两纹银的月入。再在那里建几十个门面,百余个摊位出租,每月五六千都不成问题。周围地价,也可倍增。可使剑衣堂招揽更多的人手,更多的练髓武者。平时为人有些不着调,胸中却自有锦绣呢!

    随即又想起方才,秦锋的言语里,分明是含着戏耍之意。庄无道又不禁心中暗恼,狠狠的瞪了秦锋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正堂。

    秦锋见状却愈的开心,哈哈大笑,声震屋宇。惹的屋外巡守的几个青衣堂帮众,都是神情愕然,面面相觑。

    ※※※※

    尽管以前同在一条街上,庄无道对这间原本青衣堂的堂口大院,却是陌生的很。这里他从未来过,几年前远远看了一眼,就被人当苍蝇般赶走。

    好在有人带路,不片刻就到了东侧小院里的一间正房。到了此处时,庄无道不禁微微动容。

    大理石铺就的地板,全红木的家具,房柱镶金,雕龙画凤。这间房内的装饰,较之那些大富之家也不差了。他以前住的那些地方,较之这里,连狗窝都称不上。

    最使他欣喜的,是左旁的一间厢房,居然是改建过。增阔之后,设下法阵,改成了一间灵室。灵力浓郁,较之学馆他用的那间也不差多少。据说以前史豹居住的院落,此时却被秦锋直接划归给他。

    庄无道见猎心喜,加上今日一整天生的诸多事情,实在难以安枕。就干脆在这间静室,打起了拳,

    服下一枚养髓丹,照例先是一套伏虎拳法。使完之后,养髓炼骨的效果,庄无道却感觉自己的浑身骨骼,居然有些隐隐生疼。

    不知缘故,庄无道只能暗暗揣测,难道这是成牛魔元霸体之后隐患?

    可今日清晨,自己从沉睡中醒来,明明就没有。又试着询问剑灵,可那‘云儿’却不知怎的,全无反应。

    他没法主动与这轻云剑的剑灵联系,可那洛轻云只需愿意,就可与他说话。

    没奈何,庄无道又一套伏虎拳使下来。浑身骨骼,却更觉不适。不敢再练下去,就只好盘膝而坐,按着‘蕴剑诀’的心法调息。

    说来也怪,前几日他练这门心法,呼吸之间,浑身经脉都是隐隐生疼。这时却不觉半点不适,反而是浑身舒泰。那牛魔元霸体,看来真是将他的肉身经脉强化了不少。

    再无了顾忌,庄无道便渐渐全心投入。隐隐可觉一口若有若无的剑,在自己的胸腹间生成。

    “蕴剑诀,蕴剑?难道还真的蕴能生出一口剑出来?云儿说这门蕴剑诀,练至大成,不但能够开出四十九个伪灵窍出来,更可修成一门绝顶的本命玄术。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管怎样,我能似北堂婉儿那般,在进入练气境之前修成一个伪灵窍,就心满意足了。”

    庄无道对于渡船上,北堂婉儿施展的那一式伪玄术‘百裂千锋’,实在是羡煞。

    北堂婉儿会输在他手里,不是这一式百裂千锋威力不够,而是她身上有伤,又偏偏遇上了‘云儿’这个武道绝顶宗师,这才败北。

    修习蕴剑诀,需要做到物我两忘,庄无道却是从外功入门,暂时做不到心无杂念,心思纯净如水,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按着‘蕴剑诀’的心法调息,渐渐的却是意识模糊,沉沉的睡去。

    然而他就见自己,又出现在那五彩之雾环绕的梦境之内。那个容颜明媚不可方物的少女,依然是悬空而立,浮在自己的身前。

    “剑主你来了!”

    云儿屈膝一礼,面无表情道:“云儿方才是灵能耗尽,不能回应剑主呼唤,还请剑主莫怪、”

    “灵能?”庄无道挑了挑眉,与庄同战时,他就已好奇了。

    “是,灵能。聚灵而成,术法之源。”

    云儿点了点头,声音里略显疲惫:“轻云剑损毁太重,每日聚集的灵能有限,加上之前消耗了不少元灵。今日之后,云儿需再修养三日,才能帮得上剑主。”

    “换而言之,你能代我操控身躯的时间其实有限?”

    说这句话的时候,庄无道心中却反是不自禁的一松。

    云儿却似对庄无道心意全无察觉一般:“以前最多可持续一个时辰,如今消耗了些元灵,只能支撑一刻。且日后剑主的实力越强,时间也就越短。除非寻到足够的元灵或者天地奇珍助我恢复。”

    庄无道一阵默然,而后转开了话题:“我刚才浑身骨骼都隐隐作痛,你可知是怎么回事?

    “剑主在降龙伏虎拳上的造诣,其实还不到第一重天的境界。”

    云儿声音依然平淡的解释着:“能操够强用出龙虎合一,是因牛魔元霸体一重天之后,力量大增,筋骨强化之故。所以最后也伤了骨骼。”

    “竟是这样?难怪——”

    庄无道仔细回思,忖道还真是如此。那时候刚施展龙虎合一的拳法时,他就感觉有些不对,最后却还是凭着这气力骤增后的身躯,强用了出来。

    就是不知,之后会否留下什么隐患?

    “只需歇上一夜就可!牛魔元霸体不止是可使人肉身强横,体质可比拟上古神犀。恢复伤势的能力,也非同小可。只是那伏虎拳,剑主以后无需再练了。这套拳法,已经不能助你练体,无益有害。倒是牛魔元霸体中那三十六个拳架,剑主不妨勤练不缀,这可直指金丹境的法门。练到元神境也是无妨!”

    庄无道知晓这世间的功决,有不入流,四流到二流,一流,绝学之分。然而据云儿的说法,修界中并非如此,而是也如玄术一般分为九品。四品极绝,三品凡,二品圣灵,一品遮天等等十一个层次。初时差距还不大,日后才会渐显高下。

    在此之外,还有修行层次上的分别。比如他的降龙伏虎拳,是五品的外功功法,却只能修行到第三重天,至金丹境为止,后面的心法口诀就没有了。

    故此这套拳法,就远不如六品位阶,却能修至第五重天,直指练虚境的功法珍贵。

    而这套牛魔元霸体,也不知离尘宗是否料定了这世间少有人能够修成,还是功法诀要,不可分割。按照学馆藏书楼中记叙的内容,他可以按部就班,直接练到金丹后期。

    思及此,庄无道不禁有些忧心。

    “可元神境之后,又该怎办?”

    在离尘宗内,定然是有后续的。可若是只能练到元神境,又该如何是好?

    按照云儿的说法,每一套修行功法都有几重境界,几乎每一重,都能炼成一种本命玄术。

    以前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修到元神境,不行的话,金丹境也可。根本就不会为这种事心忧。这时却有些担心起来。

    “据我说知,离尘宗早在七劫之前就已存在。当时不过一个人不过四十的小宗,最后慢慢壮大,五劫之前,就已再不容人轻忽。不过我观你这一界的离尘,并不是真正的离尘宗,应该只是离尘宗的一间下院。离尘宗传承七劫,虽非什么强宗大派,然而门中珍藏的修行典籍,却绝非你能想象。”

    庄无道剑眉一跳,下院?此界?难道这天一诸国之外,还有其他世界存在?真如那些仙家传闻,世外真有仙界不成?

    然而据他所知,这万年来有名号的修士,都是坐化。坐化,说的好听,无非就是寿终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