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三十一章狂风焰绝
    林寒却摇着头,不以为然;“你以为无道他是你?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卖?无道哥志向远大,这些年念念不忘的,就是要拜入大宗门下,成为名门修士。这些年我们兄弟中,只有他习武最是刻苦。这席弟子之位,多少钱财都不会让。”

    “林寒,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难道还真能指望那大比前三的名额?除非是我们剑衣堂也能有三五位练气,占下四五条街道,或者还有几分可能。当年颜君的成就,不在无道之下,照样是狼狈无比,险些无法全身而退。殷鉴不远,无道哥岂能走颜君的老路?这什么学馆席,他定然不曾放在心上。”

    马原说到这里时,黯然地一声叹息,可旋即脸上就又洋溢着笑容:“不说这个!不如猜猜看,这庄同几合败北?我赌五两纹银,五十回合之内。”

    林寒邪睨了马原一眼,心想他这兄弟,可真是够没心没肺的。却也是兴趣大增,思索道:“庄同有这双炎风靴,寻常一重楼的练气境,都未必能够胜他。不过无道他已把降龙伏虎修到了初窥门径,能够在渡船上力克那恶婆娘,这曲曲一个庄同,怕是不放在他眼中,只是赢多赢少而已。我堵二十!那恶婆娘是六十八合败北,这庄同总不至于比那个恶婆娘更厉害?”

    二人说话时,也没刻意放低音量。旁边几十个学馆弟子,都听得清清楚楚,却都是面色怪异。更有几人忍不住,直接嗤笑出声。

    “二十合能胜,这是在说笑?三月前小比,我观那庄无道与庄同师兄,实力不过在伯仲之间。如今庄同师兄实力大进,腿法已臻至刚柔相济的境界,又有火风靴坐阵,再败就没天理了。我看是这庄无道,撑不过二十回合才对!”

    “庄无道人称疯虎,这次却要是变成病虎了。”

    “庄同师兄人虽卑劣了些,不过也难怪他如此。庄无道不过是一个市井无赖,乞儿出身,却压了庄同整整三年,连任了三年的席,已经是异数。我若是庄同师兄,也多半忍不下去!”

    “他也有今日?一个街头混混,居然也能堂而皇之,成我等众弟子之,实是我学馆之耻!凭什么?”

    却也有零星的声音,为庄无道抱不平的:“无道师兄其实不错!这些年旦逢有人上门挑衅,都是无道师兄出战,支撑着门庭,使我离尘学馆威名不坠。他人也宽厚,从未以权压人过。有人请教时,也尽心指点——”

    林寒马原听着,都不禁相视一笑,含着冷讽之意。之后是齐齐闭嘴,再不出言,知晓此时与这些人争辩无用,等一战的结果出来,比辩解千句万句都要顶用。

    而在场外正议论纷纷时,那张锦帕终于飘落。庄同的目中精芒略闪,人也如鬼魅般飚射而出,那双炎风靴红芒闪动,使得十丈之内刮起了一阵狂风。

    庄同的度,本就快极,身法敏健,此时人借风势,更是一不可收拾。只一眨眼的时间,就已冲至庄无道身前。一出手就是声势不凡,腿如利刃,直削庄无道的头颅!半途中腿上更一团赤火引,灸热逼人。

    庄无道心中冷笑,面上毫无半点畏色。若是换在三日之前,他此时必定是选择以硬碰硬,强撑过庄同这波狂攻,以免被对手成了气势。

    这时却是稍稍后退后步,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不少一厘。差之毫厘的的避开了庄同的削腿,甚至能感觉到那火风靴上的炽热炎劲!

    面上则隐隐闪现着几分错愕,几分讶然。这三个日时间,云儿已在梦中指点了他两次。又经历了与青衣堂史虎,与北堂婉儿之战。他本就是过目不忘,心思玲珑之人,许多武道关窍,只需人稍加点拨,就能了然于胸。

    又何况是有人巨细无遗的讲解,又经历了两次实战印证?

    时隔三日,庄无道就明显感觉自己似是经历了脱胎换骨,与以往大大不同。

    不过这变化之巨,就连庄无道自己,也觉得惊讶。庄同这个三月前,他还需谨慎应对的对手,此时在他眼中,居然处处都是破绽。

    眼底更闪过了一丝释然与笑意,本来还在担心,有炎风靴之助,自己即便能胜,也需费些手脚。

    这时当庄同出手,才觉这位苦心积虑谋求席之位的师弟,也有着与他大同小异的烦恼,

    以庄同那未生真元,练髓境的修为实力,使用这相当于四重法禁灵器的炎风靴,根本就无法准确操控!

    事前也明显练习过一阵,然而却远未能操御自如。虽只有一些微小的不谐,然而在他眼里,却已足以奠定今日的胜负!

    庄同起手就是狂风焰绝腿法中的一式‘狂焰三叠’,之后必定是接‘四方焰海’,配合‘狂风焰绝’特殊的提劲心法,一连七踢,接踵连环。在这套腿法中,是最是霸道不过的一套连击,可使对手还手不能。

    庄无道一步滑退,又毫不犹豫的继续退了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第五步。都是差之一线的,险险的避开,

    到得此时,眼前固然是火云汹涌。他的人,距离身后的红线,也已经不足一丈。

    正殿台阶上的李向南,不禁失声一笑,微摇着头。原以为庄无道,能够在庄同面前撑得更久一些,却不意连十合都没能顶住。四方焰海七踢完结之后,必定是一式‘毕方焚天’。庄无道要么就是硬接这狂风焰绝腿法中最强力的一式,要么就是退出线外,无论是何选择,都是输定。

    在场中裁判的魏阙,面上也透出了笑意。他虽只是练髓境,终生练气无望,却也见多识广,知晓‘狂风焰绝腿’的套路。知晓‘毕方焚天’这一式,本就有开山裂石之威,再加那炎风貂之助,即便是换成练气一重楼的修士来抵挡,也要重伤当场!第八合,就可定胜负!

    庄无道又是第六步退出,就在所有人以为,他会顺势再退出第七步时。庄无道却是突然又一步踏前,龙吟声中,右手强行穿过了火云,抓向了庄同的足踝。

    这一下突兀之至,使所有已适应了二人进退节奏之人,都是微微一惊。

    “龙吟?”

    那魏姓监督使这时也被惊动,再次张开了眼,目现异泽:“此子的降龙伏虎,原来已初窥门径了。这庄无道,倒是有些意思!”

    场内庄同却是眉头直皱,除了心惊之外,更有几分错愕。四方焰海配合狂风焰绝腿的提劲心法,本是连环四踢,快若狂风,毫无停歇。别人除了硬接闪避之外,别无他法。

    然而此时当庄无道一手‘擒龙击’抓至,他的第七腿,却再踢不出去。

    别人不知缘由,他却知晓几分。是气血贯注双足,激炎风靴耗力极大。连续重踢之后,腿上的提劲略有延滞。

    本不是破绽,一刹那就可弥补,然而庄无道却偏偏抓住了这一闪而逝的机会!

    怎么可能?他与家中的供奉过招,便连一重楼的练气境修士都看不出来。这庄无道不过只是一个练髓而已,到底凭什么?

    胸中惊诧,庄同却毫不犹豫的立时收足,借助风势飞暴退。气势已泄,受人所制,当退避三舍,重整旗鼓!

    庄无道却是得势不饶人,如影随形,猛地一拳捣出。那‘龙形虎步’竟似已登封造极,居然反过来利用庄同的炎风靴带起的狂风,身影似幻,有如猛虎奔行。使庄同非但无法拉开距离,反而愈的靠近。

    降龙伏虎,碎龙!

    这一拳到最后时,除了龙吟之外,更隐有了几分虎啸之音!

    龙吟虎啸!场外诸多弟子,顿时间哗然一片。台阶之上,李向南也猛地从椅上霍然站起,满脸都是不敢置信之色。

    龙虎合一,庄无道的这套降龙伏虎拳法,是何时入门的?

    若说拥有炎风靴的庄同,可以力抗练气境一重楼的修士。那么把降龙伏虎拳,练至龙虎一体的庄无道,却也可力压练气境一重楼修士一筹!

    庄同的面色青,把双拳交叉,架在了胸前。随着‘轰’的一声罡气炸响,拳肉交撞,庄同的步履不稳,踉跄后退,此时别说是施展腿法,就连站稳都是问题。

    庄无道则是漠无表情,身影如蜿游之龙,右手则撮指为刀,斜削而下。

    降龙伏虎,斩龙!

    此时二人交手,才还不到十合,庄同就已被他逼得狼狈而退。庄无道却不打算给庄同留什么颜面,既已为敌,又何需留手?

    身后突然传来一丝危险的气机,隐隐将他控锁,正是随在他身后的刀术教习魏阙。

    庄无道顿时心中一警,此人当真是造化,未能踏入练气境,却修成了修士才有的灵识。

    武者对气机变化,最是敏感不过。只要他心性修为稍差,顾忌身后,这庄同就可能抓住这一线机会,逃脱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