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二十三章百裂千锋
    此时双方强弱之势,竟仿佛是已逆转。被轻云剑的剑灵控制,庄无道从左路一连串的强攻,使北堂婉儿穷于应付。那破甲尖锋指的指力,依然是凌厉无比,却已被逼迫收缩到了其身前方寸之间,再无法向外伸展分毫。对庄无道的威胁,已经降到了最低,

    不过看似是左支右绌,已经渐渐力不从心的模样,庄无道却知这其实是被云儿的拳法,连续不断的压迫所至。每一拳击出,角度都似是精心计算。使得北堂婉儿不得不挡,不得不避,也不得不退!虽有反击之念,却往往在那指影稍有往外探伸之势时,就要被迫退回。

    庄无道不知北堂婉儿此时,此时的观想如何。反正他这边仅仅只是这么看着,也替北堂婉儿感觉难受。

    这渡船的第二层,有许多杂物,可落角处极少。寻常的武者,在此处可能会举步维艰。庄无道的身躯在‘云儿’的控制下,那龙形虎步却非但不受影响,反而是愈的灵活,如鱼得水。身影在这狭窄空间,不断的挪移转折,似扑食恶虎。

    反观北堂婉儿,却已是被渐渐压迫到了船舱的角落处,只能谨守一域。只二人交手时,溢出的余劲,把这船舱四壁,又戳的千疮百孔。

    “不错!手似擒龙,势如疯虎。”

    北堂苍绝在旁看着,眼神中略含赞许:“能以降龙伏虎拳法,把婉儿压制到这种份上,只以技巧而论,此人在这套拳法上,已经是出神入化!”

    “这庄无道在城北,确实有疯虎之名,颇是勇悍,许多人都看好他前程。”

    北堂琴强掩着眼中震惊,做出不已为然道:“只是此子看似占尽上风,其实处境堪忧,是不得已才如此。强弱悬殊,一旦后力不继,或者但有放松,给了小姐反击的机会,就可决定胜负。就如小孩戏水,把空木桶往水里压,越压反弹之力也就越大。”

    北堂苍绝淡淡的笑,并不反驳,只悠悠道:“已经快六十个回合了。”

    那北堂琴的面色,顿时一僵。庄无道的拳法节奏极快,使得北堂婉儿,也不得不提应变。只是这一瞬,双方的交手,居然就已过了六十。

    记得之前北堂婉儿说过,撑过十合,那就饶庄无道性命。撑到三十,庄无道身边两个好友,也可安然无恙。到四十合,则赏三百两纹银。

    如今已经是远远过!

    三百两纹银不多,然而若是庄无道真胜了,那么难到真要给他一个离尘宗内门弟子的名额不成?

    哪怕是越城第一世家的北堂家,想要送人至离尘宗的内门,也是需付出极大的代价!只北堂婉儿一人,就不知送出多少人情。离尘学馆内的几个名额,更不知有多少人盯着。那是即便有钱有势,也未必能办到的事情。

    思及此处,北堂琴又微一摇头,脸现自哂之色。以北堂婉儿稳胜数筹的实力,绝不会就这么输掉!

    此时的马原林寒,神情则略略缓和,都把手松开了兵刃。若是庄无道撑不过三十回合,自然是要准备拼命。

    不过此时这二人交手,早已过了这个数目。今日他们三个,说不定就能从这船上全身而退。北堂家在越城煊赫百年,势力庞大。能不招惹,还是尽量不招惹为妙。何况在北堂苍绝面前,三人合力也不及对方一根手指。

    庄无道自己也是心下长舒了一口气。到此时已经是六十多个回合,接下来就看‘云儿’,到底是如何败了。使这北堂婉儿,不至于感觉颜面受损。

    其实也无需费什么心思,只需装作后力不继就可。他若不曾修习牛魔元霸体,一的确不可能有足够的耐力,支持如此之久的强攻。

    自方才将北堂婉儿,逼到船舱一个角落之后,庄无道就感觉自己每一拳的力量,确实是在不断的减弱。

    大约再有几个呼吸,估计就再压制不住。那时待北堂婉儿爆,自己就可顺势认输了。

    然而当偶然间,庄无道视线与北堂婉儿的目光交错,心中却又微动。

    只见此女的眼瞳中,依然是斗志昂扬,含着八分的羞恼不甘,以及两分的决然。

    不对!

    庄无道正暗暗心惊,就见那北堂婉儿的身法,有了些许变化,不进反退,那指影也随之一收。然后下方处就又传出‘轰’的一声裂响!竟是仅以足力,将这第二层船舱的舱板,生生的踏裂!

    随着北堂婉儿的身影下坠,与庄无道的距离拉开。那凌厉的指劲,也终于不再受庄无道的拳势压迫,总算是取得了施展的空间,

    北堂婉儿的眼神,此时也异常的凝重。秀手指尖处,隐隐聚集着白色莹光。罡气鼓胀澎湃,如墙一般的横扫方圆十丈空间。

    庄无道心头顿时一跳,忖道这是什么功法,还未动,就有如此大的声势动静?

    旋即便听北堂婉儿口中淡淡道:“此是我历经七年修持而成的伪玄术,百裂千锋!自修成之后一年以来,你是除师姐之外,第一个能逼我施展此术之人,汝当引以为荣!”

    话落之时,北堂婉儿的双足,已经踏在了最底层的船舱。庄无道尚未反应过来,身躯却已是身不由己,如饿虎般的疾窜而出,凌空扑落!

    使眼含笑意的北堂琴见状微愣,北堂婉儿也同样吃了一惊,可随即就毫不犹豫,一指前击!不但是劲力穿山裂石,更凌空带起十数道由风劲罡气凝聚的巨大裂刃,横削四方!

    庄无道的身影,则似更快一线,裂刃起时,就已下扑逼迫到了北堂婉儿的身前。庄无道看着那些冲击过来,无半分死角的指影刃光,却差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心脏骤停。此时不避反进,这根本就是送死!

    ‘云儿’却丝毫无畏,那双拳捣出,又再次隐隐传出龙吟虎啸之声。拳架却非是庄无道熟悉的十三式降龙击中的任何一式,仿佛是震龙击与撼龙击结合而成,又有些似是而非。

    拳出之时,庄无道浑身罡劲就是猛地一炸,缠绕周身的龙形气劲盘旋。竟是硬生生的,把其中两道巨大风刃,强行粉碎!身影则矫健如龙,穿梭了进去。

    而后庄无道,就见那北堂婉儿眼中本来洋溢的自信骄傲,此时是荡然无存,反透出几分慌张无措之色。她指尖上聚结的罡气,依然在震荡勃,身周也不断有新的裂刃产生。身影却似难以动弹,笨拙的立在原地。

    ‘云儿’却无半分怜香惜玉,留情之念。双手又变拳为抓,一手‘擒龙击’,强抓住了北堂婉儿的左臂。

    然后猛地一震一摔,在北堂婉儿浑身骨节爆震之时,将她的身躯猛地往旁猛力摔出,

    不但使北堂婉儿一身气劲陷入溃散,狼狈的摔在船板之上。那因北堂婉儿的玄术‘百裂千锋’引的罡劲气刃,也都纷纷散乱的开来。被庄无道轻轻松松的化解。

    而整个渡船之内,此刻都陷入了死寂。马原林寒二人固然是愣愣呆,那北堂琴也同样是圆睁着杏眼,满眼的怔愕惊骇。她本来是以为自家小姐已必胜无疑。心情太过放松之下,以至于方才都没来得及出手。待得反应过来时,船底的二人已是胜负已分。

    ——破甲尖锋指一重天,更修有一门‘伪玄术’的自家小姐,居然就这么败了?

    只有北堂苍绝,眉眼间虽稍有些意外,面色却大抵还是平静如常。只是看向庄无道的目光里,更多了几分探究之意。

    至于北堂婉儿,则是神情呆滞的躺在那已破裂入水的船板上,久久都不曾站起身。

    庄无道脑海中同样一片空白,先是胸中茫然不知所措,随后又腾出无数个念头。这北堂婉儿方才的百裂千锋,就是所谓的伪玄术?云儿反击的那一式,又是由何而来?似是以‘降龙伏虎’为基,可无论意境还是威力,都更在原本的降龙击之上!

    还有这‘云儿’,怎么就胜了?眼下又该如何收场?这北堂婉儿,会不会恼羞成怒?自己又该怎样全身而退?

    直到北堂苍绝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观你修行资质,不过才五品到四品之间而已。然而这武道天赋,却着实不凡。不知汝可愿为我北堂苍绝之徒?北堂家可以二等供奉待你,日后如能修行有成,北堂家也定然会给你个前程。”

    庄无道眉头一挑,抬头往上方望去。只见这位北堂苍绝,面相虽是慈祥和善,此时望来的目光,也似是欣赏有加。

    然而庄无道却不知怎的,莫名的感觉全身凉透。仿佛是有两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割入的自己身躯之内。

    心中则是微动,以北堂苍绝为师,北堂家的二等供奉,以修行资源而论,未必就比那离尘宗的内门弟子差了。

    有‘云儿’的教导,他只怕也无需去那些大宗门,寻求最顶尖的功法传承。

    至于北堂婉儿承诺的离尘宗内门弟子的资格,是想都不用去想。交手之前,庄无道就没指望这位北堂家的大小姐能实现。

    如此看来,顺势答应邀请加入北堂家,似乎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