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二十二章渡船激战
    一脚几乎将下方的船板硬生生踏穿,庄无道整个人,则借力如爆射而出的弩箭,疾奔向前。

    身影一个闪动,就越过了一丈之距。一双手臂仿似锤形,左右砸向了北堂婉儿的双肩。

    北堂琴微微意外,庄无道的这一击,应该是十二式降龙击的‘锤龙’,略有些变化,却着实是声势不凡。

    随即她就唇角讥诮的挑起,并未怎么在意。以庄无道的修为,能在小姐手下支撑十个回合,就该偷笑了,撑过二十回合,那就是奇迹。

    北堂婉儿果然是轻轻松松的一个侧闪,就已避开。身似魅影,素手轻扬,并指如箭,依然是指向了庄无道的眉心。

    轻飘飘的似乎毫无力量,然而那指尖中透出的气劲,却出‘嗤’的一声锐响。

    指劲透出半丈,比之绝品精钢炼成的宝剑,还要更锋锐数倍!

    庄无道改锤为抓,一式‘擒龙’,直捞北堂婉儿的侧腰。恰好是矮身避过,那指劲余力,击在他身后木柱。立时间碎屑四散,整条一人粗的巨木,都被这强横劲力,生生的打折!

    只是此时的北堂婉儿,也不得不再次避闪。以免被庄无道,拿住自己的腰际。

    连退四丈,使二人拉开了距离。然后指影纷飞,骤然爆。似一昙花,突兀绽放。

    “破甲尖锋,刹那芳华!”

    浩烈的指劲,似一道道的剑气,又似一条条的大枪,遮天蔽日的笼罩而来。

    北堂琴在远处望着,是一声失笑,轻摇了摇头。已经结束了!想不出有任何与北堂婉儿同阶的武修,能够在这一式‘刹那芳华’前全身而退!

    不过能这么快就使北堂婉儿认真起来,甚至全力以赴。这庄无道,确实是有几分本事。

    此时就连马原林寒,也不禁是手按住了剑,面上无半分血色。

    真的是破甲尖锋指!整个东吴国内,无人能修成的绝顶武道!

    二人已经是准备好情形一旦不妙,庄无道抵御不住时,就拔剑拼命!

    哪怕是北堂家,哪怕是在北堂苍绝面前,也绝不可能让他们就这么束手待死。何妨为自己性命殊死一搏?

    庄无道这时却身更增,主动穿入到那漫天指影,纷飞指劲中。

    就在‘刹那芳华’即将完成之前,一式震龙,猛烈往那昙花之芯,指影爆的中心处,直直的轰出!

    龙吟之声,引动罡风四起。‘轰’的一声震响,二人身下的木板,大面积的粉碎。

    庄无道的左手,是出乎意料的毫无伤,只留下浅浅的白印。看似指劲最为猛烈,也是无数指影的起源之处,却恰恰是这一式‘刹那芳华’最虚弱的破绽。北堂婉儿的身形,也被拳着力震击,直接再爆退一丈开外!身影晃动,竟是差点立足不稳。

    北堂琴的眼中,此时也终是闪过了一丝真正的讶色,神情渐渐凝重。

    庄无道的这一拳,明显已是窥破了刹那芳华的弱点所在。可谓是料敌击先,只短短几次交手,就把自家小姐逼迫到狼狈的境地,这套降龙伏虎拳在他手中,也真正有了‘降龙伏虎’的气魄!

    然而这似乎还仅仅只是开始,一拳将北堂婉儿击飞之后,庄无道的步伐,依然是如影随形。轻松掠过下方宽达数丈的深坑,再次到了北堂琴的身侧。又是一记拳影,猛烈无俦的砸向了对手的左肩!

    那北堂婉儿却是不惊反喜,出银铃般的欢笑声:“不错,就是这种感觉!自从师姐离开东海,许久都没遇到过了。庄师兄,你真给了我一次惊喜!可以做我北堂婉儿的对手——”

    一道白色指劲,有如惊鸿,在北堂婉儿倾力躲避闪挪之时。从最不可思议的角度,斜削长空。

    庄无道似早有预料,闪身避过,使那指劲再次落空,却将整个舱顶,都全数削飞碎散!

    兔起鹘落,一连数击。整艘渡船,在二人的气劲震荡之下,仅仅须臾,就已破烂不堪。

    北堂琴眉头紧皱,到此时已是十合。然而北堂婉儿却一直被那庄无道的拳势,逼得四处躲闪,无半分胜势。

    心中已是惊疑不定,一套降龙伏虎,不过只是普通的一流武学,怎可能会有这样的威势?

    不对,应当是人!越城中那座没落已久的离尘学馆,怎的就冒出了这样一个人物?

    正眼神认真的在庄无道身上注目。却听一声惊咦,在不远处响起。

    “果真是有趣!若非是小姐,我还真不知越城内的后辈中,居然还有如此样的人物!”

    北堂琴心神略惊,往声音来处望去。只见一个人影,赫然悄无声息的到了船外。却是脚踏一件轮转灵器,御器浮空。

    三十岁许,面如满月,身材也略略福,身着锦袍,整个人仿似一个养尊处优的富商。此时也饶有兴致的,看着船中正激战中的二人,眼中闪动莫名之色。

    北堂琴忙躬身一礼:“北堂琴,见过苍绝先生!”

    却不自禁的,往那边码头来看了一眼,北堂苍绝至此,那么城主那边——

    “放心,城主有你那两位师兄随身护持,安全当可无虞。我既然已回来,越城中哪一家再敢有动作?”

    北堂苍绝微微一笑,目泛精芒:“原本是想过来看看,我北堂家的大小姐,到底在这边弄什么玄虚,却真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场精彩的比斗。这次返回越城,也算值了。”

    北堂琴神情一怔,心中却是有些不以为然。她承认这一战,的确是出人意料,庄无道的降龙伏虎拳势,也是远寻常,

    可若说是能令北堂苍绝,也感觉精彩,那就有些过了,多半是夸张之言。

    这位越城内第二强者,却是只差一两步,就能筑基的练气修士。

    而筑基强者,整个东吴国内,也不过是九人而已!地位尊崇,仅在东吴国皇室那位常年隐世不出的金丹强者之下!

    以此人的境界,两个练髓境的武者之争,如何能看得上眼?

    “你多半以为我是夸张之语,心中不信。那只是因你北堂琴境界不够,看不出来。”

    北堂苍绝冷哂:“小姐的破甲尖锋指固然是已经入门,不愧名师高徒。可这位庄无道的降龙伏虎,却也每一击都如千锤百炼!即便修行这门拳法百年之人,都未必能及得上他!二人在练髓这个境界,都已登峰造极。整个东吴国内,都找不出百个,这一战,又如何不使人惊喜?”

    北堂琴无言,继续注目看着,却见庄无道双手中,不知何时竟形成了一条肉眼可见的罡气,似神龙,也似巨莽。

    随着庄无道的拳势蜿蜒游动,挥动起来似巨棍大枪,也如一张活动的盾牌,将庄无道的所有要害,就尽皆护住。

    北堂琴不禁微微失神,都说这套‘降龙伏虎’,是有人参照那门绝顶武学擒龙手,再结合那门虎形拳,并合而成,看来还真是不假。

    这套拳法,在真正领悟了拳法要诀之人的手里,就是这种模样?

    北堂苍绝这时又再次嘿然一笑:“没觉么?交手至今,婉儿她连一次出腿的机会都没有——”

    北堂琴悚然而惊,确实如此。庄无道一直在压迫,下盘不稳时施展腿法,只会是自寻死路!

    船内又是轰的一声炸响!碎木纷飞。第一层舱室的木板,已经彻底损毁。

    二人的身影,都齐齐坠落到了第二层。北堂琴就在空中,身影忽然繁复旋动,蓦然一指击下!

    “破甲尖锋,指螺旋!”

    看似不可抵挡,庄无道身体,半空中却诡异的一折。折龙一击,再次反守为攻,拳势直击北堂琴的胸部。

    后者无奈,只能翻身落地。可那螺旋指劲,却又将下方的两层舱室击穿,直透舱底!

    此时庄无道的身躯,虽已被那剑灵掌控。却透过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幕幕。即便到此时,也是心有余悸,头皮麻。

    北堂婉儿的指劲,实在太过凌厉。哪怕擦着碰着,也是非死即伤。换作任何人,估计都会选择暂避其锋。云儿却不但丝毫无畏,更反其道而行之!

    似附身之影,缠斗在北堂婉儿身外三尺处,每一拳击出,都是声如龙吟。将降龙击中那几式近身缠战的功法,挥到了极致!

    他只说是限于降龙伏虎这套拳法,然而云儿却知他心意,不但未用牛魔玄霸体,就连这几日爆增的力量也都不用,

    仅仅只以三成之力,气势反是霸烈刚猛。竟然反过来,压过了北堂婉儿一筹。

    不对,不是压过,而是彻底的压制!使北堂婉儿,只能被动的闪避抵挡,毫无还手之力!

    隐隐更有种怪异的感觉,那剑身传过来的热流,越来越是灼烫。剑身也在颤动不已,似乎随时随刻,都可能飞空出鞘,在兴奋,在欢呼——

    庄无道不禁心中微动,这轻云剑的剑灵,正因与这北堂婉儿的激战,而开心不已!

    也就在刹那,庄无道也忽然感觉,二人间的气机,有了巨大的变化。

    北堂婉儿那锋锐指劲带来的压力,他再感觉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