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二十章北堂婉儿
    庄无道向前面望,才现他们几人,不知觉间已经行到了松江河畔。

    越城最早是倚河而建,不论是挖出来的矿石,还是每日城中消耗的粮食,都是要通过水路转运。这条松江,也是越城唯一能与外界联系的安全渠道,

    之后城市扩展,也是自然而然,就将这段松江河道包裹在内,被河流分割成南北两城。而整个城中,也有着数百余个渡口码头、

    马原目光眺望之处,就是其中最宽大也最是繁忙的一处。此时那岸旁正立着一群人。看穿着衣饰,都是身份不俗,非富即贵,却莫不都是神情肃然恭谨。

    而其中为的一位,就赫然是庄无道几日前见过的那位红衣少女。那边的众人都是微躬着身,只唯独这少女是昂着头,负手傲立。

    “这女人是谁?以前从没见过。越城中出名的十大美女,并无其人啊!”

    林寒也是双眼直,口里啧啧有声:“你们瞧这气质,明明是身份不凡,颐指气使的大家小姐,性情也多半是心高气傲那一类,却偏又给人纯真出尘之感。当真不可思议!相较起来,你我以前见过的那些美女,简直就是庸脂俗粉了。”

    庄无道却莫名的只觉心中一松,看这情形,那群人多半是在这里,等候迎接某位大人物。

    换而言之,今日的学馆小比,这红衣少女必定不会参加。少了这位强敌,那么今日就只需应付一个庄同就可。而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渡河,赶在已时小比开始之前返回学馆。

    此时河中还有一艘高达八丈,共分有五层的巨舟,正渐渐靠岸。

    庄无道已收回了视线,这些越城中权贵人物的动向,暂时都与他无关,也没什么兴趣。马原却有些恋恋不舍,被庄无道两个人强拖着,这才挪动脚步,几乎一步一个回头,

    就连林寒,最后也是一副受不了的表情:“似你这样的色中恶鬼,迟早有一日要毁在女人的手里!”

    “那又如何?若是真有女人,能将我毁掉,那也是我马原心甘情愿。这等倾城倾国之色,等闲难得一见,错过了这次,不知何时才能再遇。真恨我马原,没生在大富大贵之家,无缘一亲芳泽!”

    马原正唏嘘感叹着,接着却是惊呼出声:“嗯?不对!”

    不用马原提醒,庄无道就已感觉到那骤然勃的危险气机,还有兵刃声响。蓦然回头,就见那巨舟之上,正有一个紫袍中年,在众多随从的左右护持下,走下船梯。

    而真正使他心惊的,却是船梯的两侧。两个黑色的人影,忽然从水中突拔而起。银白色的璀璨刃光,直指那紫袍中年。

    同时岸上的人群,也同样有几人破众而出。势如迅雷,直扑船梯方向。

    也直到那四口匹练似的分水刺临近之时,那些随从护卫,才纷纷反应过来。纷纷抽出了兵刃,有如人墙般将紫袍中年护在中央,

    然而当分水刺击至,却见是血光纷洒。这些护卫,甚至都不能阻挡这四道刃光片刻。只一个眨眼,就6续有几个人或延后洞穿,或身两段,被强行破开了人墙阻隔,

    而在那岸上,几个扑出来人影,亦是势如疯虎。刃光展动,所过之处非伤即死,将那船梯牢牢的堵死。

    更有十数个铁丸,被抛飞到了空中。凌空爆炸,无数的钢针,如疾风暴雨般的向四方激射。隐然是将那船梯的前后左右,彻底的堵死!

    而就在那紫袍中年的性命,已危如累卵之际。巨舟之内,却传出了一声冷笑。

    “胆敢行刺城主,你们这是不想活了?果真就如家主所料,尔等要在这时兴风作浪。幸甚!幸甚!若是我北堂苍绝再晚回个两三日,这越城说不定要被你们掀翻了天——”

    话音那时,那船梯上就赫然一条条的藤木拔地而起。盘旋缠绕,将紫袍中年的身影护在其内,

    那四口分水刺击在藤木之上,竟是刺之不入,只激起了漫天的木屑。

    庄无道也觉那两个黑衣人气势明显一窒,那凌厉的杀气,瞬时间消退无踪,

    一击无功,就立时借力暴退,欲再次跃入水中遁逃。而岸上的几人,也是第一时间,就向四面散开。

    那苍绝的声音,却又一次响彻数里:“宵小鼠辈!在我苍绝面前,你等逃得掉么?”

    须臾间有数十道风箭从那巨舟中激射而处,连续不断的斩入水中,激起滔天水浪。

    隐隐可见水中有血液上飘,不过那两个黑衣刺客,却再不见了人影。不知是死是活,也不见尸体浮上。

    反而是岸上,周围的货仓之内,突然冲出百余个铁甲武士,把这码头所有能逃遁之路,都死死封锁。

    其中一个杀手见势不妙,干脆是破釜沉舟,转过身往那红衣少女的方向扑去。

    却还未曾靠近,一个绿裙妇人就身影一闪,立在了少女身前。一道黑色鞭影挥出,与那直刺过来刀光纠缠。绿裙妇人轻描淡写的一扯一带,就使那长刀脱手,抛飞于空,而鞭尾处则如一条毒蛇,将对手的咽喉洞穿,

    而红衣少女则自始至终,都镇定自若的立在原地,不曾有丝毫动作。唇带浅笑,连一斯表情变化也无。

    似乎眼前生的一切,都不能使她惊奇,都尽在她掌握之中。

    而半里之外,马原却都是倒吸了一口寒气。

    “苍绝,难道是北堂家的那位北堂苍绝?练气十一重楼,号称越城中第二高手那位?”

    林寒也面色白:“多半是了!那些人,只怕都有练气境的修为,两个水里的刺客,至少也是练气六重楼。除了北堂家这一位,谁能有这样的声势?人还未露面,只是几句话,就让这些人放弃刺杀?那藤盾术更是二阶灵法。非是练气后期的修士,不能施展。”

    “刺杀越城城守,到底是谁,有这样的胆量气魄?”

    那马原已经想到了更多,目现出惊骇之色:“这越城,怕是又要乱了。无道,你可还记得六年之前?”

    庄无道神情也极是难看。六年之前的那场变乱,他怎不记得?

    城中十几个大势力互相争斗,以至这越城城内是血流成河,有无数的人死于这场变乱。

    那时占据了各处街道码头的小帮派,也大多被卷入了进去。其中大半覆亡,剩下的部分,亦是元气大伤。否则也无他与秦锋二人的出头之机。

    当时不知缘由,后来才隐隐知晓,是因东吴国王突然驾崩,引致诸王夺位。越城内没有了官府制约,所以局面彻底失控。

    也有诸王争斗之因,仅越城每年的矿税,就占据了东吴国内税赋的三成。一旦能拿下此城,那就等于是胜券在握。也因此那场变乱,格外的残酷。

    不止是底层,就连那些传世数百年的豪族,也有几家彻底覆灭,族灭人亡。

    而北堂家就是那时崛起,成为城中第一世家,

    据他所知,越城的城主,一向都是由国君亲自选拔任命。不过权利都极小,多年来已被城中各方势力架空。然而本身却因代表着东吴朝廷,是国君亲信之臣,所以地位尊崇,

    有人胆敢在城中刺杀,就必定代表着东吴国上层,出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故。

    皱了皱眉,庄无道并未答话,而是蓦地加快了脚步。

    “想这么多干什么?我只知现在我们再不离开,只怕就再走不成了!”

    马原二人这才如梦初醒,那两个潜入水中的黑衣刺客,此时还不知死活,又是城主遇刺这种大事。以北堂家的霸道,定然是要暂时封锁河道,搜查可疑之人。也只有抢在封河之前离开,才能避免麻烦。

    他们三个倒是身家清白。在越城混迹多年,有根有底,不惧搜查。然而若是为此耽误了学馆小比,岂不可惜?

    当下也再不说话,紧随在庄无道的身后,马原更是再不敢看那红衣少女哪怕一眼。

    以北堂家的家势,那少女是他可望不可及。若是知晓他方才心有猥亵之意,他马原多半是下场凄凉,都没地方说理去。这倾城美色,终究还是没自己的性命重要。

    不远处就是一个大渡船,此时已经离岸。好在三人的轻身术都还不错,在岸旁直接一跃,就掠过了三丈之距,跳到了船上。

    在船中坐定之后,马原就用手抹着额角的冷汗:“真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就是北堂家的小公主?应该是叫北堂婉儿。传说此女自幼时就远赴东海,寻明师学艺。也不知是何时回来的?我听说那位北堂家主,长相是出了名的凶神恶煞。怎么他家女儿,却好似仙女——”

    旁边的庄无道与林寒,都是一言不,毫无反应。马原微觉奇怪,前者也就罢了,小小年纪就像个小老头似的,最是无趣,后者却一向喜欢与他胡侃,这时却为何也没了声音?

    而后他视角余光,就望见船头处,也不知何时站了两个人影。其中一位,正是那红衣少女。而在她身后立着的那位绿裙妇人,则是神色威严的扫视着船舱内。

    马原心中一悸,声音也戛然而止。后面的话,是再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