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十六章戏耍王五
    小院之内的几十人,顿时都鸦雀无声。视线在庄无道与依然道在地上王五二人间来回穿梭着。区别是秦锋等人,是意外后眉飞色舞。而王五带来的几人,则是茫然不知所措。

    庄无道也是略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双手,刚才根本就来不及思量,只按照自己武者的本能行事。那时也恰好在揣摩着那十二式降龙击,于是就顺利成章的使用了出来。

    依然是与以前并无差别的一式撼龙击,改变的只是步伐配合,与力的时间方式,在最后用了些**形意中的挑劲。战果却是他往日避之唯恐不及的王五,仅仅一拳就被他击飞出去——

    正在楞,那三丈外因院墙坍塌而烟尘弥漫处,猛地传出了一声怒吼,

    “庄无道!”

    王五不知何时已经站起了身,整个人如高冲击般的犀牛,往这边冲击了过来。身如巨山,每一踏步,都可使地面震上一震。

    庄无道也倒吸了一口寒气,只有此时直面这王五冲击的他,才能真正感手到那巨大身躯所带来的压迫力。

    也第一眼就知绝不可直撄其锋!真要以硬碰硬,他庄无道多半是筋骨碎折。

    于是毫不犹豫,庄无道就开始后退,却非是一条直线,而是施展开那龙行虎步,脚步身影皆忽左互右,不断的晃动。使那王五的巨大身躯,也不断大幅度的摇晃,左右难定。

    恰好到退至身后院墙之时,那王五的下盘,就已开始松弛,脚下的步伐渐渐不稳。

    庄无道的目中,亦是精芒微闪,强忍着笑意。猛地一脚蹬住了身后墙根,身影借力悠忽间止住了退势,往前疾冲。

    那王五的目里,也闪过了一丝后悔惊惧。不过到此时,却已无法停下冲势。只能把双手,如狂风暴雨般的往前打出。穿花掠影,只是一瞬,就是连续数十道掌影。在密布身前,不但将自己的下盘彻底护住,配合那身躯冲击之势,更是势沉如山。

    庄无道却全然不惧,在千钧一之时,猛地探手,抓住了王五的一只手臂。

    十二降龙击之擒龙!

    是降龙击中,唯一的近身擒拿技,不过一旦被抓住,基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

    其实他本没有这么容易成功,却只因王五要护自己下盘,那穿影手的掌势实在是太容易预测!

    就在抓握住王五手臂的刹那,庄无道便立时用锁死了王五手腕关节,按住了腕脉。如握巨蟒,一瞬间提尽了全身之力,而后一提一震。

    王五的浑身关节,都出了‘咔嚓嚓’的声响。庄无道力量不足,到底还是不能将他的浑身的关节,都震得脱臼。然而整个人却因下盘不稳,被庄无道反过来借他身躯冲力提起,向后猛地摔出!

    几百斤重的身体在空中翻滚,连续打了十几个旋,飞跃十丈后才落下。这次却是砸在隔壁的院落,又将一面墙壁压得垮塌。

    幸亏那处无人,没人受伤。只有大片的烟尘散开,还有王五那狼哭鬼嚎般的声音:“庄无道,你你娘的给我记着!奇怪了,难道你今日吃了春药,怎的这么生猛?”

    却因摔得太重,一时半刻爬不起来。秦锋是忍俊不已,强忍着笑意。而另两位炼髓境武者,却是带着几分戒惧忌惮的,望着眼前。

    庄无道则是若有所思,同样是一套拳法,却因使用的方式技巧不同,就有着截然不同的战力。

    他还是昨日的庄无道,那降龙伏虎,依然只能做到十二声龙吟。然而往日里将他克得死死的‘肉山’王五,却是连续两次,被他轻松的击倒。

    却随即又感觉到两道凶光,正是来自于那雾尘中的王五。已经在翻身爬起,神情悲愤。

    “日你个仙人板板,我王五今日饶不了你!”

    庄无道一声轻叹,他虽是将王五击倒,可这降龙拳的杀伤力,却未能够改变,还是稍弱了些。连续两次,都只能使王五轻伤,对于这家伙而言,根本就无需在意,

    又不是生死之敌,不能动用那‘破甲锥’的拳套。一拳打在王五身上,只是不痛不痒,

    若非是王五的体重太大,体力消耗大了一些,这王五耗都能把他耗死。

    顿时间只觉意兴索然,再没有与王五继续斗下去的心思。却开始期盼起牛魔玄霸体成之后,心中也渐渐灸热,急迫难耐。

    “传说牛魔玄霸体一重天之后,就可拥有十牛之力。我也不求十牛,只需拥有四五头野牛的力量,也能一拳就让这家伙趴下——”

    牛魔玄霸体能增人力量,那时一拳打出去,就绝不是这样的威力!

    眼见那王五,又要作势扑来。庄无道却战意已无,也知继续战下去,就要伤感情,

    先前王五挑衅,无非是想要争一争立旗后在堂口内的地位高下而已,而这时候,则是为了他的颜面,不愿丢人。

    当下一声笑,拍了拍秦锋的肩膀:“这里就先交给你了。我先避一避。这次我武道上进境不小,可能会在城外闭关几日,一时半刻,可能赶不回来。”

    说完之后,身影就已疾穿出了院门。才刚走出这条小巷,就听身后面,那王五出一阵阵不甘的咆哮声,

    当庄无道走上街道时,却是再次陷入了沉思,

    真的要按那剑灵‘云儿’的吩咐,赶去城外找到那处‘磁元之地’?牛魔元霸体,真能够成?是真是假?梦中的‘云儿’,又是否能信任?

    只思忖了片刻,庄无道就不自禁的撇了撇唇角。他果然还是抵受不住那绝顶武学功法的诱惑。

    哪怕那‘云儿’真是有所图谋,对他心怀叵测。这个陷阱诱饵,也是香甜到让人无法拒绝,即便上当也甘之如饴。

    三月之后,就是宗门大比之期,练气境之后的本命玄术,更关系重大,自己其实根本就没得选择。那还需犹豫什么?

    ※※※※

    按‘云儿’的说法,她测量出来的磁元汇聚之地,就在他居处东南一百二十里外,

    越城附近,一百里地域之内都是安全。所有的猛兽,都已被清除。那些高阶的兽类,除了兽潮那几日,也不会主动靠近越城,

    不过在一百二十里外,就稍稍有些凶险了。即便是庄无道这样的炼髓境,一个不小心,也可能伤在兽口中。

    身处险境中修炼,也最是危险。所以需要人护法,驱逐靠近的凶兽。而论到关系亲近,自然是非马原林寒两人莫属。

    两人修为差了些,却也是炼血境巅峰。只需一步,就可入炼髓境界。

    二人联手,也可与以前的他战上七八十个回合,其实实力不弱。应付那些普通的凶兽,绝无问题。与他更是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乞讨,一起打架,一起喝酒,一起挨打,可以交托生死。

    庄无道仍是不放心,从前日的战利品中,拿了四张钢弩,可以轮换使用。此外箭只带毒,是几乎见血封喉的那种。还有十天的食水与换洗衣物,那‘云儿’说是三日就可,却也未必就一定能三日赶回,

    之后又按‘云儿’的交代,用那十二枚养气丹,加上一些银两,换了六颗下品的蕴元石。这是将整块的蕴元石切割好的石块,大约拳头大小,六角形状。

    庄无道又是肉疼无比,不过昨日‘云儿’是慎而重之,想来这六枚蕴元石,作用必定是关键之极,不可或缺。

    此外还换了些碎石,是蕴元石切割后的边角碎料,不怎么值钱,三五两银子,就换了整整三个大包。于是当三人终于出城时,身上都背着几十斤重的大小包裹。

    庄无道常年在城外练武,有时候也会深入到原始丛林之内猎杀猛兽,以磨练自己的武技。对附近的地势,是熟悉已极了。而林寒马元两个,也是不遑多让。

    三人施展开身法疾奔行,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东南百里之外。

    到了这里就需先休息片刻,在林中奔行的度,也开始放缓。

    在这处地带,已是一些猛兽猎食区域,危险频,需要随时保持足够的体力应对。更需小心,免得一不小心,就闯入那些强横兽类的领地中。

    野兽同样也可修行,吞吐月华,吸纳天地精气,积年累月,就可以开窍,能够在体内生成妖元,就可被称为妖兽或灵兽,可与人类练气境的实力相当,后者胜在技巧,前者则强在肉身。天一诸国,那些穷山荒岭,草原森林间。妖兽的力量,其实不弱于人类修士。

    越城三百里范围里内,练气境的妖兽倒是不多。不过一但遇上一只。三人都很难活着回去。

    一路无话,庄无道度量着自己已经到了距离越城一百二十里处时,就开始在周围四处转圈,

    马原林寒二人,却是渐渐不解。他二人本来是心情振奋,在听秦锋几人商量堂口‘立旗’的大事,却被庄无道强行拖了出来。

    原本以为庄无道是欲深入一次林原,在小比之前磨练自己武道。可这时看,怎么都不像是在狩猎野兽的模样。

    林寒心直口快,直接便好奇问道:“无道,你到底在寻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