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十二章师兄颜君
    越城内最好的酒楼共有七处,分布城中各处。其中东城独据四家,然而公认的酒楼之,却在越城之北,名唤灵寰阁。傍水而立,就在松江岸边,菜肴精美冠绝越城,周围环境也是雅静秀丽。每逢夜晚月映松江,从灵寰阁楼上眺望,更是绝美的景致。所以位置虽在城北,然而东城的权贵富人,却往往都以会选择在此宴请宾朋。

    庄无道此时就坐在灵寰阁三楼临江的一处雅间内,正手捏着鸡腿,毫无形象的伏在桌前胡吃海喝。

    就在他对面,一位不过三旬的青年正襟危坐着,面貌端正,穿着一身城卫军官的袍服,面上全是啼笑皆非之色,略含着几分无奈道:“无道,这里可是灵寰阁!你这吃相,就不能稍微斯文一些?”

    “正因为是灵寰阁才要吃个够本!”

    庄无道嘴里含着东西,含含糊糊的说着:“只是这一餐就价值十两纹银。这些东西不吃下肚,我怎可能心甘?记得幼时在街上乞讨,那时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日能在这灵寰阁好好吃一餐,那么即便死也满足了。”

    青年闻言失笑:“那么你的梦想,如今岂不是已经实现?“

    “是实现了没错,不过人哪里是能知足的?得到了又想要更多,我现在还想要做那人上之人,荣华富贵,一样都不能少!”

    庄无道终于停下了动作,神情怅惘自嘲:“记得那个时候,我也曾痛恨那些在街上敲诈勒索的青皮恶棍,结果十年之后,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员,那时谁能想到?”

    “感慨什么?这世上的道理就是如此,你不吃人,人就吃你。无道你若不走这条路,如今也不过是一个生死皆不由己的矿奴而已。哪里有资格来这灵寰阁?”

    青年一声冷哂,随即又容颜一肃:“可以说了,到底是何事?以你庄无道的吝啬性情,肯大方到这灵寰阁请客,定然不会无缘无故!”

    “自然!”

    庄无道神情淡淡的抬起了头:“师兄还不知道吧?史虎昨夜已死在我手中,‘青钩’刘鹤,‘斧屠’虎涛,‘风刀’将九这三人一个都没活下来。”

    青年明显怔了怔,微微失神,片刻之后才半信半疑道:“史虎死了,是真是假?就凭你们几个,能奈何得了他的金甲玄罡?”

    庄无道不说话,只默默的把那双名唤‘破甲锥’的灵器拳套取出,左手则似蛇形,紧紧一握拳。这间雅室之内,立时就响起了隐隐约约的龙吟之声。

    “灵器,龙吟?几月不见,你的拳法,看来是又大进了!”

    那青年的眼中,既是诧异,也是释然。降龙伏虎初窥门径,再有一件灵器在手,确实有击杀史虎的可能。

    若是再加上三五个实力不弱的帮手,要杀刘鹤虎涛几人,易如反掌,只是这位三旬青年的语气,却反而是变得怪异起来。

    “如此一来,青衣堂内的炼髓境,就只剩两人。史虎已死,自然是树倒猢狲散。那么你与秦锋是怎么打算的?驱逐青衣堂,把那玉浣街全数吞下?”

    庄无道摇了摇头:“师兄莫要说笑,我与秦锋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今日只想请师兄给我二人给黄大先生带一句话,史虎之事实在不得已,我不杀人,就必为他所杀。若是黄大先生肯大人大量,让我与秦锋两人接手玉浣街,那么昔日史虎每月有多少供奉,我们绝不少一分一厘——”

    说到此处时,那青年的面色,已经明显缓和下来。庄无道早有意料,又将早上秦锋给的那个包裹取出,放在了身前:“这是师兄做中人的报酬,若能代为玉成此事,无道必定还有重酬献上!”

    他眼前这位‘师兄’名叫颜君,早年同在离尘学馆习武。那时庄无道见这颜君修炼勤奋,天资也很来不错,于是早在这位还在炼血境的时候,就已刻意结交,数次倾力相助。

    后来这人果然飞黄腾达,十九岁踏入练气境界,虽没有能拜入离尘宗门下,却在越城城军中谋了个武职。

    如今不到二十四岁,就已是巡城都尉之职,管辖两千人之军。修为也到了练气四重楼,实力比学馆的馆主还高。在越城中已是一位人物,也是他与秦锋在城北立足的后台靠山。

    庄同视庄无道如眼中之钉,却一直拿他无可奈何,就是因这位师兄的震慑。

    不过史虎身后的黄大先生,却更是实力不凡,乃是越城镇南将军府中的供奉之一。不但是练气五重楼的修者,更智略不凡,被镇南将军视为心腹,言听计从。

    颜君前途无量,是离尘宗的外门弟子,仍有希望再进一步。然而一身前程,如今却还捏在镇南将军的手中。对于那位黄大先生,是绝对不敢得罪的,

    “你二人倒是好算盘!”

    颜君‘嘿’的一笑,对于庄无道之言也不置可否,反问道:“黄大先生若是不答应,你待如何?”

    “自然是跑路,跑的越远越好。”

    庄无道这么说着,唇角却又斜斜挑起:“不过我听说黄大先生要突破练气六重楼,此时正是关键之时,正缺丹药可对?”

    黄大先生自然是有实力为史虎复仇,然而这么做的代价,就是整条玉浣街落入他人之手,再收不回来。到那个时候,只会是得不偿失。倒还不如由他与秦锋,在史虎身死的消息散开之前接手。

    这是他二人唯一的筹码,也只能赌史虎这人,在那位黄大先生的心目中的份量到底如何。

    “你们这是运气好。正闯在这个时节。罢了!我帮你便是,谁叫你是我师弟?这次应该是无妨,不过最好不要再有下次——”

    那颜君一声轻叹,也没打开看那包裹,直接收起。庄无道见状也心中一松,知晓史虎之事,多半是可就这么了结。随即又听颜君又好奇的问:“看师弟你的意思,果真是想参加大比,拜入内门?那些人非富即贵,就连你师兄我也吃过大亏。到那个时候,我多半护你不住。奉劝师弟一句,最好莫要步我后尘!”

    大约六年之前,颜君也起过拜入离尘宗内门的念头,也是席弟子。然而后来不知怎的就放弃了,退出了离尘学馆。

    “怎敢?那些达官贵人,修行世家,估计只一根手指就能将你我碾死,庄无道何敢与他们争夺?”

    庄无道心中郁郁,神情却平静下来:“正途不通,那几个名额我也不敢想。好在离尘宗,还有三条道业天途——”

    其实离尘宗选拔弟子还算公平。对于豪门世家并不太倚重,反而偏向从平民中挑选弟子。

    然而这越城却是最整个东吴国内,最混乱黑暗的所在。这里的离尘学馆,也是同样。他若真要与那些权贵弟子争夺名额,估计第二日他的尸体,就会被沉入到松江。

    唯一的希望,就是去离尘宗,闯过那同样可直入内门的三条传说中的登仙之路。

    他这几年中的一切,也都是在为此准备。

    “道业天途?”

    颜君再次失神,而后略含惆怅道:“据说是凶险之至,百人中只仅能有三五人安然无恙。能安然通过,踏过天途者更是十万人中选一。我当年也想过,却无师弟勇气。”

    说完之后,似乎已再无心思继续呆下去,颜君站起了身:“只是以师弟现在的修为,还差得太远,至少要塔入练气境才有可能,不过也可能无需如此凶险,我听说这几年离尘宗,对于东吴国内的诸城学馆多有不满。弟子资质一年弱过一年,被世家大族把持。所以大比之前,有可能会从本山遣专人来越城巡视。那个时候,师弟或者有机会也说不定,此时师兄我无能为力,帮不上忙,只能预祝师弟你终能达成所愿。”

    颜君离去,庄无道就坐在座椅上,再次呆,

    离尘宗本山,会遣人来巡视?这个消息,他倒是未曾听说过。

    不过颜君乃是离尘宗正式的外门弟子,地位还在学馆馆主李向南之上,消息当非是无的放矢。

    若真是如此,他说不定还真有几分机会?只要是公平竞争,他庄无道自问不逊于任何人。

    就是不知,那位巡视此间的离尘宗修士,到底是什么样的禀性?

    若是轻易就被那些权贵世家收买,他庄无道照样没有任何机会。

    此时桌上,仍旧摆满着琳琅满目的美食,许多都未曾动过。庄无道却已满腹心事,再吃不下去。思索了一阵,就准备离开这间灵寰阁。

    而也就在下楼的刹那,庄无道忽然又背脊一阵麻。感觉有两三道若有若无的视线,正萦绕于身,下意识的抬起头四望,却又一无所获。只看见其中一个包厢门口,闪过了一线红影。

    “难到是史虎余党?”

    庄无道脑内,先闪过这念头,却无法确定。方才那两道目光,固然是有些不怀好意,却并不含杀气。

    疑神疑鬼的思索了一阵,庄无道就不再去想,多了几分小心,脚下也加快了脚步。

    知晓了离尘宗修士巡视东吴的消息,他是愈的感觉时间紧迫,剩下来的三月,一分一毫都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