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八章离尘学馆
    “尸体都已经处理妥当了,十两银子买来的化骨尸水,保证任何人都寻不到。你在城西的那些邻居,也都已经连夜送出了城,应该无有什么遗漏!”

    此时庄无道,正行走在城北的街道上。而在他的身旁,就是那位黑塔大汉。

    这大汉小时候名叫秦狗子,成年之后改名秦锋,是他们这个小团伙的真正核心领,也是智囊。

    说来也是奇怪,庄无道的容貌秀美,少年时肖似女孩。然而却是一群人中,最擅搏战之人,冲锋陷阵的第一大将,

    秦锋的长相,明明似个五大三粗的无脑汉子,却偏偏生有一颗七巧玲珑之心。将他们十数兄弟捏合在一起,行事狡诈机变,被人视为狐狸。就连一身所学,也是偏向小巧的功夫。

    与二人的形象,完全反了过来。

    而此时这秦锋,正一边说着,一边以怪异的目光,上下看着庄无道。似乎在庄无道身上,长着一朵花。

    “十日时间大约不可能,却至少可压住三日。其实依我之见,干脆将这些矿奴全数灭口斩了,岂不更是省事轻松?”

    庄无道没去理会,看着四周,越城城东,虽是大富大贵之人聚居之地,然而这城北处,才是一城真正精华所在。

    这里有成千上万的小矿主与商人居住,越城最大的市场,也坐落在此。青楼林立,酒坊成群。

    不止是城东那些大族子弟与家丁,喜欢到这城北来。便连那些年轻的矿奴,有钱的时候,也喜欢到这里来开开眼界。

    青衣堂占据的这条玉浣街,虽是最偏僻的一条。然而每一日收入,也有近千两纹银。

    庄无道他们开的酒楼赌馆与两条巷道,也在这条街上。而双方冲突的原因,就是青衣堂欲增份钱。谈不拢之后,就刀兵相向。

    也是秦锋最近把帮派经营的太好,最近拉了还几个强力人物进来,才会召来青衣堂的警惕与打压。

    此时走在玉浣街上,却见那些以往走路都用横八字的青衣堂帮众,大多都不见了踪影。

    仅有的几个,也是惶惶不安。偶尔望向他二人的目光,都是忌惮中带着几分怀疑,

    几日前如丧家之犬般的躲藏,此时却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也确实引人疑窦。

    “这种缺德事情,你能做得出来?再说即便灭口了,怕也瞒不住多久。”

    在底层厮混的人,对时局可能茫然不知,然而也最是敏感。

    只需那史虎与刘鹤几人三五日不现身不出面,这些人就会知晓不妙,那时立时就是树倒猢狲散的结果。

    “无道说的也是!”

    那秦锋嘿然一笑,随即又神情肃然了起来:“还有吴小四,尸体已收敛好了。用最好的棺材,过几日就可下葬。”

    庄无道眉头皱了起来,之前一想到这位曾经的兄弟,死在了自己拳下,他胸中就是郁结。

    不过时隔一日,倒也没有了多少懊悔之情。

    其实仔细想想,当时即便换做自己。若是处在生死之地,他一样会向吴小四痛下杀手,绝不会有丝毫留情。

    昨日自己责怪那个名叫云儿的剑灵,其实是推卸责任,有些虚伪了。只是这十几年的交情,让他略有些不舒服,无法释怀而已。

    “能否尽量联系上他妻儿?就按兄弟的规矩,给百两银子算是抚恤可好?”

    “百两?抚恤?”

    秦锋闻言冷哂:“银子都是我们兄弟拼死拼活的赚来,自己分都不够,凭什么给他?一个卖友求荣之人,我没将他在兄弟面前活剐了,就算他命好!他那妻儿,我管她们死活?”

    说完之后,就与庄无道对视着,目光如刀,毫不退让。最终还是庄无道无奈,先把视线移开。而秦锋则又随即一叹:“罢了,我也知你日后定要偷偷用自己的份钱补贴。谁不知道你庄无道心狠手辣,对自家兄弟却一向爱重?又见不得孤儿寡母。我会给她安排一份活计,日后可保衣食无忧便是。你可满意了?”

    庄无道轻笑,正因秦锋为人义气,行事公正,又有着旁人没有的细心与变通。他才会认可这家伙,为众多兄弟的领。

    “如此甚好!感激不尽!”

    “你我兄弟,说什么感激?不过我如今最是奇怪你那拳术,什么时候到了如此境界?我看过史虎的尸骸。全身骨骼同样寸寸震碎,他可不是史豹!你这家伙,明明还没到炼气境,加上那双手套也没可能办到。难道是十二式降龙击,都已至龙吟境界?不过也不可能,那可是正传的金甲玄罡体!”

    “不是龙吟,而是龙吟虎啸——”

    秦锋的面上,顿时呆滞。龙吟虎啸?这么说庄无道已龙虎合一,降龙伏虎第一重天,可与练气境修士抗衡的境界?

    庄无道‘嘿嘿’的笑,这些家伙,其实在昨夜的时候,就已经把疑问摆在了脸上。能够忍到这时候再问,已是很沉得住气了。

    “我若说我一直在隐藏实力,你信不信?”

    “不信!你若是隐藏实力,一个月前那一战,也不会伤到差点连子孙根都废了。”

    庄无道面红耳赤,略有些恼羞成怒。不过那一战,确实凶险,下腹被大刀斩开寸长的血口。不过与他的子孙根,可没什么关系。

    轻哼了一声,以示不满,庄无道继续胡侃:“我最近得了一把剑,一旦人剑合一,有剑灵相助,寻常的练气境,都非我对手。”

    “难道就是这把?”

    秦锋的视线,落在了庄无道身后。知晓那是一口朽剑,新配了剑鞘,不过断掉半截的剑柄,依旧略显难看。

    一声嗤笑,秦锋用看白痴的目光,望着庄无道。

    “无道,我看你是看那些神怪志异看得太多了吧?还什么剑灵?少糊弄人!”

    庄无道无奈,就知秦锋不会信,只好改口道:“我这几日在城外练武,忽然有了顿悟。昨日一战身如累卵,生死之际,不知怎的就忽然摸到了几分龙吟虎啸的真意。你要我今日再施展一次,绝施展不出来。”

    “潜能爆?顿悟么?这就不奇怪了,史虎这家伙,也真是命该如此。这运气也太差了些——”

    秦锋失笑,神情间已是信了。随后就又骤然止步,立在了原地。

    就在说话之间,二人已经行至一个偌大的宅院门前。光是外墙,就占据了整整三分之一的玉浣街。大门上,赫然挂着‘离尘学馆’这四字牌匾。

    传说是由筑基境修士所书,字如铁画银钩,气势磅礴。

    这是离尘宗管辖之下,八百学馆之一。即便是排名垫底,也依然是卖相不俗。至于内里如何,越城世人皆知。

    秦锋非是离尘学馆弟子,只能到此止步。不过却随手将一大一小两个名贵锦囊,抛了过来,

    庄无道只一入手,就知里面是一些丹瓶,还有银票之类,都是轻便之物。

    “是昨日与几个兄弟从史虎他们几人的老巢里抄来之物。那些地契房契之类,也都已寻到。不过这四人,应当各自还有私藏,大约是再找不到了。”

    秦锋说着,神情渐又凝然:“我这几日会尽量招兵买马,再聚拢些兄弟过来。这另一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如今手中,已是我们全部家当。”

    庄无道微微颔,这大小两个锦囊。一个是给他的,一个应该是给另一人。

    不过他却毫无推拒之意,随意挥了挥手,就步入了学馆的大门。

    身后秦锋却忽又出声:“说来我们兄弟,也是该立个字号了。就名叫剑衣堂如何?我们这十几人,除了你我之外,大多都是用剑——”

    庄无道懒得答话,直接步入了大门。他志不在此,才懒得理会什么帮派的名字,只需不是叫阿猫堂,阿狗堂就可。

    离尘学馆占地极广,百年前建城之时。初代馆主仗着离尘宗之名,在城中心占据了足足六百亩地,足有七进院落,两个一百亩大小的演武场,规模很是宏伟。让城内所有学馆,都是黯然失色。

    不过到了今日,因为无钱休整,大多院落都已经破败的不成模样,只维持表面的光鲜。

    当庄无道入内,就见有两个人,正双手平举,在院门处站着马步。

    望见他到来,都是眼神一亮,朝着他挤眉弄眼。

    一个头戴方巾,气质颇似书生。另一个则身材矮小,精廋如猴。

    这两人都是今早院中,等候他的那十几个兄弟之一。一个名叫林寒,喜好读书。善使剑法,别看文静,使的却是一门泼风剑,气势狂烈。一个名叫马原,身法是众人中屈一指,也擅暗器,仅逊秦锋。

    五十步外持飞刀打人,无有不中。

    他们这十七个兄弟,各自都拜入不同的学馆习武。只林寒马原二人与他一样,都是离尘学馆的弟子,算是同门师兄弟。

    方才他饿了要吃东西,要买剑鞘,要与秦锋议事,耽误了些许时间。

    全不曾意料,他才刚回到学馆,就见自己这两个兄弟,被罚在学馆门前站着马步。

    游目四望,立时就现了那些门窗之后透出来的,几道别有用心的视线。

    心中冷声一笑,庄无道径自行至到林寒马原二人的身前。

    “都在这做什么?难道不知大操就要开始了?还不起来随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