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动山河 > 第四章龙吟虎啸
    “破甲!撼龙——”

    破甲术是他这双手套‘破甲锥’中,自含的法术。

    庄无道的体内无有真元,还不是修士。即便全力以赴,也最多只能催三息时间的破甲术而已。不过此时此刻,只这三息,就已足够!

    而这一式撼龙,不是他最谙熟的一式。却绝对十二式降龙击中,爆力最强,也最猛烈的一击!

    当那拳掌交击,史虎的目里,也露出了错愕之色。那双手终于见血,掌骨几乎折碎,一双巨臂也更微微麻,被那冲撞过来的拳力强行震开。

    愕然的眼神,也随即转为骇然。庄无道这一击,毫不留哪怕半分余力。直到此刻,他才猛然惊醒,眼前此人,已无半分求存之心。这是打定了主意,要与他同归于尽!

    便连‘斧屠’虎涛与‘风刀’将九,亦是明白了过来,身形再次飞扑。

    然而那猛烈的拳锋,却已在此之前,就已击出!龙吟之声高亢,庄无道整个人也势如疯虎。

    这一击,是碎龙!

    十二式降龙击,他真正最擅长,也运用最纯属的一式!

    史虎双臂被震开,无法护住中宫。这一拳毫无悬念,就印在了史虎左胸之前,正是那心脏所在!

    ‘篷’的一声闷响,史虎身上的两层铁甲,立时碎开。

    史虎也顿时出一声野兽濒临绝境的嘶吼,身躯踉跄暴退。

    胸前古铜色的肌肤,隐隐现出一个拳印。庄无道这一拳‘碎龙击’,虽是未曾将他的金甲玄罡体破去,却也将他的几根肋骨生生打折!

    下盘彻底失去平衡,已无法站稳。更糟糕的是那拳力,直透心脏。使他浑身气血,接近于暴乱。气血之乱,也直接使那金甲玄罡体,接近于破功。

    史虎目里,一时全是疯狂戾色。只需要半息时间,他就可以再调整过来。即便无法恢复如初,带伤在身,也能拥有之前九成实力。

    四人合围联手,这庄无道必死无疑!

    然而此时此刻,却赫然已是使他陷入了绝境!

    龙吟声起,庄无道再一拳刺出。那‘破甲锥’上,依然闪耀着白色气芒,拳势锐利如锥!

    降龙十二击之折龙!

    就在史虎仓惶中,用双手护在胸前时。庄无道拳锋半途转折,直击史虎咽喉。

    折龙击专精变化,拳势捉摸不定,爆后的拳力,是十二个降龙击拳架中,最弱一式。

    然而威力再弱,配合这灵器破甲锥,也足可将史虎的咽喉,彻底打碎!

    庄无道的胸中,已冷酷平静到了极致,面上也无悲无喜。

    自然是知晓,史虎临死时的反击,必然是狂涛骇浪,惊人之至!足可使他同样陷入到万劫不复之境。不过他如今情形,本就无有生还之望,也就不怎么在乎了。

    却在那拳头,即将击穿史虎咽喉的刹那,身后忽然一道锐劲突兀袭至。

    在他的折龙击,将史虎的脖颈打碎之前。身后那突如其来的兵刃,就已可将他的心脏刺穿!

    是炼血期巅峰实力的修者!

    庄无道楞了楞,才想起是吴小四。这家伙距离他最近,史虎连接七拳,退出七步。吴小四此刻的位置,也恰在他身后。

    这一刻庄无道的胸膛心脏,四肢百骸,都是透骨冰凉。心里是彻底的绝望,自己所有一切,都将结束了么?

    即便到最后,也没法能拖上一两人,一起陪他下去,今日死的当真憋屈!

    那史虎见状,也同样是愣了愣,随即就已明白过来,立时大笑出声。

    “兄弟两肋插刀,好得很!庄无道,这是天要你亡——”

    一双巨掌,也不去遮拦那咽喉要害,反而往身前两侧抓去。这是防范庄无道,最后一线逃生的可能!

    那‘斧屠’虎涛与‘风刀’将九,也接近到庄无道身后五丈。即便那青钩刘鹤,此时也已破墙而出。一双钩锁,探爪而至。

    庄无道心中无奈叹息,到此时他仍未放弃。折龙击半途强行收住,以龙行虎步,身形尽力挪移规避。

    那十二式降龙击中,有一击‘回龙’,正是防范身后偷袭。

    可惜他练得不到家,能否有用,还是未知。而即便此刻,吴小四也全无收手之意。

    估计下一刻,就是刀刃入体了。

    也就在这刹那,那身后的灼热之感,却忽而再次转强。烧灼的痛感,如钢针般直刺心神。

    然而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在庄无道的胸中升腾而起。

    怎么回事?

    他心中这念头,才刚升起。那四肢身体,就仿佛是不再是自己的一般。

    回击身后的拳势,也似乎角度上有了些许变化。那龙吟之声赫然响起,清亮高昂,甚至更胜过庄无道施展‘碎龙击’之时。在千钧一之际,把身形强行回转,刚烈拳势,正击在那钢刀之上。

    吴小四的面色大变,手中的百炼钢刀,竟然被这一拳硬生生的打折两断。口中吐血,身影也退出十丈。

    庄无道身影则同时瞬退,妙到毫巅的步伐,避开虎涛与‘风刀’将九的同时合击,立在一处空旷之地。

    虽还在四人的合围中,暂时却也无陨身之危。

    庄无道依旧是茫然,搞不清楚方才的自己,是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那回龙一击,分明已出了他的能力之外。十二式降龙击,他只能做到七式龙吟。而这式‘回龙击’,则是他最不擅长的一式。

    难道是生死之际,潜能爆?似乎不像——

    庄无道微微蹙眉,觉自己的身躯四肢,仍是失控的状态。

    一股莫名的意志,已代替他控制了自己的身躯。

    庄无道瞳孔微张,寒气更盛。这是鬼上身?入梦还不够,还要抢夺身体?

    此时的情形,简直是古怪之至,只知是与身后那口剑有关。他只能全力挣扎,尽力使自己身躯,恢复掌控。

    不过这时候在怎么惊惧,庄无道也必须分心于外,尽量不露半分异色。

    相较于眼前危局,几乎必死的围杀。自己体内的麻烦,还是小事。性命都保不住,那么身躯被夺,也就大可不去在意,

    全力挣扎,到底还是些用处。庄无道勉强侧过身,冰冷陌生地注视着远已踉跄站稳的那人,曾经的生死兄弟。

    “这又是为何?”

    他能容人吴小四无奈之下的背叛出卖,却不能原谅吴小四方才从背后插来的那一刀!虽未入体,却似是插在了他心上,痛入骨髓。

    吴小四张了张唇,似乎无言可对,一阵默然。

    庄无道一声叹息,也不再奢求吴小四的解释,只微微摇头:“以后你我,就是仇人。兄弟再没得做了——”

    吴小四的面色更是苍白,握住那断刀的手,是青筋毕露。

    史虎却嘿然一笑:“虽说是大恩不言谢!不过这救命之恩,却非同小可。今日事了,我会酬谢小四你白银千两,足可使你一家人安闲度日!”

    又双手握拳,浑身骨骼一阵炒黄豆般的爆响,冷冷注视着庄无道:“一时大意,差点阴沟里翻船。你这疯虎之名,倒果真是盛名不虚。不过如今,我倒要看看,你如今还能翻出什么花样!似乎把你骨肉一片片割下来,剁碎了喂狗还不够。你那些兄弟,我他们都一个个不得好死!听说你早年在街上乞讨时,有几个姐妹已经嫁人?呵,我史虎愧为兄长,却也有些能力,可让她们家破人亡。你说我将她们卖入那些勾栏青楼如何?一双玉臂万人枕,不对,不过瘾,要换成义庄最好,那里乞丐无数——”

    方才才从绝境中逃生,史虎似乎受到了刺激。除了身形不断迫近之外,口中喋喋不休。

    庄无道的面色,则是难看之至。他知晓自己已无能为力,知晓自己已无生机。

    然而心念间的凶戾之念,却也因此,更是浓郁。胸中热血滚烫,心中却渐渐寂冷。

    可惜,只差三月时间,自己就可入炼气境界。他修持降龙伏虎拳法时,还是不够刻苦。此时也无需将降龙伏虎,只需十二式降龙击俱皆龙吟,巅峰造极。自问今日就必定可将这史虎,打成一团肉饼!

    身后处更是炽热,一声清冽的剑鸣,惊醒了庄无道的心神。

    又是这口剑!

    庄无道微一挑眉,这才觉,自己的身躯,居然又再一次脱离控制。

    那代替他控制着四肢躯体意志,这一刻与他心中念头,是异常的契合。同样是战意高亢,凶厉横绝,意念不屈。

    也彻底将他身体,每一块血肉,每一点血肉,都纳入掌控。

    恰好此时,一条银色的钩链,从人群中突兀的穿梭而至。他的身形,却不闪不避,任由那钩子,抓锁住手臂。

    庄无道心中‘咯噔’一声,沉入谷底,正暗道自己,已彻底死定之时。

    他的右足,却又身不由己的猛地一踏。立时土石崩烈,虎啸之声,骤然而起。

    那手臂一抖一带,巨力勃。远处的刘鹤,竟然站不住脚,竟被强行拉拽飞来。

    那身侧的‘风刀’将九,顿时一惊,双刀挥至,斩向庄无道被钩锁缠住的双手,

    却见后者完全不管不顾,直接一拳击来。降龙击之撼龙!

    出拳的角度架势却与先前略有些不同。龙吟之外,更有虎啸!刚猛霸道,那拳击在刀身之上,使他双手麻,几乎握持不住。

    而此刻在场之人,包括庄无道自己,莫不都是一惊!

    龙吟虎啸,这是降龙伏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