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战神领主 > 65. 乌鸦嘴也是一种预言能力
    因为失去了次级火球术,继续呆在这片寒气弥漫的区域里实在有些吃不消,因此肖恩和塞西莉亚、阿尔弗雷德三人便往来时的方向退去,直到可以承受住地穴通道里的温度才停止。

    他们没有继续盲目的前进,毕竟现在肖恩的实力还没有恢复,而且他们也不急于这么一点时间。在肖恩休息的过程中,塞西莉亚也一直持续施展次级火球术,并且尽可能的维持着,她已经确定肖恩说的这个偏门方法确实可以增长魔力,虽然进展略慢,但是至少也比她按部就班要来得快。

    阿尔弗雷德在这种情况下,也同样没什么事干,于是只好闭目养神。

    这样一来,反倒只剩下在努力消耗魔力的塞西莉亚——虽然控制力和意志力其实也有同步提升,但是却不如魔力提升得明显。按照肖恩的估算,塞西莉亚继续练习这种玩家间的小游戏,大概还要再过几年才会出现意志力和控制力上的明显的增幅,短期内是不会有什么效果的,不过最开始让塞西莉亚进行这个小实验,也只是为了看看以前那些npc魔法师的做法是否可以适用于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上。

    目前看来,效果不错。

    而通过这个小实验,肖恩也在思考,虽然依旧可以用游戏里的经验和理论来面对这个世界,但是这个世界毕竟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历史进程的改变也就成了一种蝴蝶效应,那么是否有可能以主导性的意识来改变这个世界的展呢?

    思考、休憩、练习。

    三人三事,在这条地穴通道里默默的进行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数个小时之后,肖恩的双眸终于睁开了,眼里竟是绽放出一种精芒,疲惫的dubuff已经彻底消失了。他默算了一下时间,此刻地表上应该是午夜时分,在这地穴的周围也没有任何异常的声响,一切都显得异常静谧。

    塞西莉亚不知是生物钟的原因,又或者是接连不断的消耗魔力实在有些倦了,此刻呼吸平稳,明显是已进入梦乡。

    “你准备怎么做?”阿尔弗雷德在此时睁开眼,眼中同样是精芒内敛,在这漆黑的甬道里显得格外明亮。

    肖恩接过阿尔弗雷德递过来的长剑,这柄剑才是他现在赖以应付下位青铜的真正保障。

    不过他也清楚,一旦转职成功了之后,这剑就只能起个锦上添花的作用,若想轻松击败上位青铜,就必须再将这把剑强化一次。可是将所有的资产投资到这剑上,肖恩其实是有些不舍的,除非他愿意放弃【查理斯的佩剑】这剑的后续任务,因为在记忆里,如果要继续进行与这把剑相关的后续任务的话,那么就必须把这剑归还给文森家族。

    肖恩此时,便在犹豫着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做这个任务。当然最主要的一点,是他并不知道任务的后续奖励是什么,当初论坛上也没见接了这任务的人提起过,不过那时候在游戏里,也没听说他把这武器强化上去——事实上,那个时候玩家哪有能力强化魔化武器。

    “继续前进。”肖恩将剑放好,然后才开口回答了阿尔弗雷德的问题,“往回走的话,说不定会遇到更麻烦的事,那几具尸体留下的后遗症太大了。”

    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其实往前走或者往回走对他而言都没什么所谓,反正肖恩才是团长。只不过有些话,却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不过前面的寒气那么重,只怕不见得比回路安全。”

    “说不定前面是地穴冰蛛的巢穴。”肖恩开口说道,不过这句话却是连他也感到有些好笑。

    根据已有的资料表明,这个地穴通道可不会有地穴冰蛛这种魔兽。当然,自然也就不可能会有地穴冰蛛在这里筑巢了,毕竟能够筑巢的地穴冰蛛皇后可是四级魔兽,换算一下就是下位白银的实力,那可是五阶职业才有的实力。别看现在肖恩能够战胜下位青铜,阿尔弗雷德甚至勉强能够和上位青铜交手,可是面对地穴冰蛛皇后,他们在其眼里就是一份美味的大餐。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阿尔弗雷德一脸肃穆,冷冷的说道。

    “其实我还真的挺好奇,前面到底是什么地方。”肖恩的话语里,多了几分向往之色。

    而阿尔弗雷德,听着肖恩这种自言自语的话语,自然是不会理会的。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塞西莉亚才终于醒来,她的脸上有些许刚睡醒时的茫然,如果此时地穴通道不这么阴暗的话,倒是可以看到小塞西莉亚娇憨可爱的一面。

    从时间上来推算,应该已是过去一天了,三人也难免都有些饥饿。

    塞西莉亚施放了一个照明术,将这阴暗的甬道照亮。肖恩拿出三份压缩食干粮,并不是之前拆了的三份,不过肖恩却还是提醒了一声让两人省着点喝,这种清水虽然也有一定的压缩比例,而且味道清澈甘甜,但是却也不够随意挥霍,若不是背包空间实在有限,肖恩其实挺想带几个水袋来的。

    虽然水袋的水不可能像这种压缩食干粮的清水那么甘甜,但是至少是省在量大。

    不过此刻,这些也都是妄想。

    肖恩不禁开始思索,能不能在这个世界弄个像什么空间储物器具一类的玩意。当初游戏里玩家的包裹看似很小,可是却可以容纳许多东西,不过来到这个世界上可没有这种好处,肖恩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这一类物件,反正当初在游戏里他没见过有npnetbsp;   简单的用完了这份食物,因为听了肖恩的提议,清水还剩有大半瓶,稍微再节省点倒是可以就着之前那三份拆用了清水的压缩食干粮继续食用。当然情况看起来,估计会显得艰苦一些,不过佣兵的生活多半就是如此,阿尔弗雷德是早就习惯了,而塞西莉亚和肖恩也在这近两个月的磨练中快适应过来。

    队伍,再一次出前进。

    不过这一次,肖恩没有让塞西莉亚继续玩维持次级火球术的消耗游戏。现在的塞西莉亚,体内的魔力只有巅峰时期的一半,想要彻底恢复过来至少还需要十数个小时,这可比肖恩用了“肾上腺刺激”还要麻烦——他倒是忽略了塞西莉亚现在可没有任何加恢复魔力的装备。

    重新来到之前那感受到寒意的地方,因此这一次众人都有了一种心理准备,因此反倒没有感觉那么冷——阿尔弗雷德说这是心理作用。虽然承认这种说法,不过肖恩也没兴趣在这种地方浪费那么多的口舌,而是继续带队前进,阿尔弗雷德则回到后方负责殿后。

    随着队伍的前行,这条地穴甬道开始逐渐变得宽敞起来。

    高度虽然没变,但是宽度却是由可以容纳一人通过逐渐变成了可以容纳两人、三人并肩同行。肖恩和阿尔弗雷德彼此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一丝震撼与惊讶,而且伴随着甬道的宽敞,寒意明显更重,尤其是迎面而来的寒风,更是有一种冻入骨髓般的冰冷。

    按捺住内心的震惊,三人继续前行。

    但是没有走多久,甬道的两边石壁就不是那种琥珀色,而是蒙上了一层极细的寒霜,手触上方除了冻骨的冰冷外,还有一种奇特的湿润感。将手伸离,指间的肌肤更是从石壁上拉扯出许多银色的丝线,湿润、粘滑,有一种很微妙的恶心感。

    肖恩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着地穴甬道地面那一层如寒霜般的银白,伸手微微一捻,扯出几缕细长却非常坚韧的银丝,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

    “你这张乌鸦嘴!”阿尔弗雷德看到那些银丝,脸色也同样变得难看起来,“真不愧是神棍!”

    塞西莉亚虽然不知道在她睡觉时,阿尔弗雷德和肖恩有过什么交流,但是她却是知道阿尔弗雷德这话是在嘲讽。

    诸神的仆人,即是神仆,也称信徒。越是虔诚,信仰越是坚定,所具备的能力便会越强,而这一类佼佼者在修炼到高阶时都或多或少会拥有一定的预知能力,由拥有这类能力的高阶牧师说出来的话语,便被信徒们理解为预言,不过看不起这一类高阶牧师的自然是将其称为神棍。

    肖恩自称是一名神棍,而且也确实有些未卜先知的味道,很多时候把他的话理解为预言其实也没什么区别。

    当然,塞西莉亚对阿尔弗雷德这句话的理解是:乌鸦嘴也是一种预言能力。

    面对阿尔弗雷德和塞西莉亚两人的目光,肖恩却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一声。他哪知道之前只是随意一说,这里居然还真的有一个地穴冰蛛的巢穴,而且从目前这个巢穴散出来的寒气以及周围的冰丝来看,恐怕前面不远处那个地穴冰蛛巢穴已经很具规模了。

    “趁着地穴冰蛛皇后还没现,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阿尔弗雷德脸色难看的说道。

    “这不科学啊。”肖恩嘀咕一声,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地穴通道不可能有地穴冰蛛皇后这种四级魔兽才对。

    五阶怪怎么可能出现在三阶地图里呢?这完全违反了当初游戏里的规矩啊,哪怕这个世界因为自己的到来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变化,可是现在也不过才过去两个月而已,不可能会产生这种变化。

    “我去前面看看,我不信这里会有地穴冰蛛皇后!”

    ========分割线========

    补昨天的一章欠更。

    昨晚实在太困了,有些受不住,就去睡觉了。

    今天两更,以上。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员点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