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七十二节:最后的证言(二)
    “是的,阁下,您是需要立即见撒磐阁下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您这就可以过去。”卫兵很显然知道他眼前这位大萨满的分量,玛索觉得他要是卫兵的话也肯定会如此处理——神仙要打架就让他们去吧。

    既然如此,大萨满阁下立即迈开了脚步,不过猫崽和猫姑娘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两个卫兵分别用长戟挡去了猫崽与猫姑娘的去路:“托纳姆阁下,这两位……”

    “他们是我的助手,卫兵,我不能带他们进去吗。”

    “呃……您进去当然是没有问题,但是之前领主阁下和我们说里面正在举行会议,我们接到命令,任何无关人员……”“原来如此,这一点请你们放心,他们是我的助手,我会亲自与领主大人交涉,绝对不会让你们难做,现在可以放他们过来了吗。”

    有了大萨满的这一层保证,卫兵收起了手中指向猫崽与猫姑娘的长戟,猫崽可以看到卫兵脸上闪过如释重负的一抹。

    走进大厅,一大两小三只猫穿过这间装饰华丽的大房间,期间玛索不得不扯着杏子的小手,因为猫崽现这猫姑娘的一对猫眼睛从进大厅开始,就一直死死的瞪着大厅中央的那座持剑雕像——那把长剑上镶嵌的宝石与黄金,对于猫姑娘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玛索可不想把好事办坏,只能带着杏子离开,同时在团队频道里有文字警告猫姑娘:“那上面的东西可千万不能扒!”

    “可是剑柄尾端的宝石好大,如果拿下它,一定可以买好多好多吃的。”

    面对杏子的回答,猫崽最终只能选择使用双手将恋恋不舍的猫姑娘拖走,有钱那也有有命才能花,要是什么事情都相着这姑娘,猫崽敢肯定今天就是他与这姑娘坐穿牢底或是死无葬身之地的好日子。

    跟在托纳姆大萨满阁下的身后穿过走廊,最后顺着卫兵的指引来到会议厅的门前,两位卫兵抢先推开了厅门:“托纳姆大萨满阁下驾到。”,其中一位卫兵唱出了大萨满的身份。

    “托纳姆,你怎么来了。”齐阁下那奇怪的声线响了起来。

    “我有一些事情要找你们……”大萨满有些尴尬的回答道,然后对着微笑面对自己的撒磐与尤达点了点头:“两位阁下,午安,托纳姆有冒昧了。”

    “那里,托纳姆阁下,看到您还是与当年一样强壮,尤达可真是开心。”“是啊,老托纳姆,见到老战友真是让我觉得喜悦。”尤达阁下与撒磐阁下似乎是和托纳姆阁下相熟,一人一猫一狗相视而笑。

    “看起来,你和这些灰鹰的谈判并没有什么结果啊。”打完招呼,对上灰鹰时托纳姆阁下的口气显然就没有之前那么良好了。

    猫崽这才开始打量起在坐的诸位——撒磐阁下与尤达的组合当然一眼就能认出,而帕罗恩斯特的领主老爷那一身健美肌肉也是让猫崽印象深刻,因此他们长桌另一侧坐的三位陌生男性,想来应该就是灰鹰的谈判代表了。

    “是的,从目前来说我方与神殿各位就嘉丝婷·碧波尔的问题没有达成任何和解。”三位陌生人中年纪看来最长的白老人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向大萨满低头——毕竟向一位传奇表示出低姿态可不是什么屈辱之事。

    “难道说我们神殿方处死一个贩卖草原精灵幼儿的罪犯,也需要向你们请示吗。”托纳姆大萨满阁下大声的喝问道。

    “事情并不如大萨满阁下您所想的这样,我方的嘉丝婷·碧波尔之所以会渗透城卫兵并与加入血手兄弟会,是因为我方收到南方沙安王国沙眼情报课的情报,血手兄弟会会中有来自新伊甸的潜伏人员。”按住自己同伴的肩膀,站起来的白老人说出这么一段话。

    这段话倒是让猫崽有些相信了——加西亚是死徒的事情目前知情者少之又少,而这些家伙很显然在猫崽知道实情之前就已经开始谈判了,他们应该没有渠道了解到林地里生的一切,因此他们很显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只不过他们应该不清楚谁是新伊甸的潜伏人员。

    “新伊甸!这个消息你们刚刚为什么不说!”领主大人从猫崽进来开始就一直扮演着路人角色,但是一听到新伊甸这个词,林克·k·勃劳根就立即来了精神:“该死的!先是你们灰鹰渗透我的城卫队,然后现在你们又跟我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有新伊甸的杂种在血手兄弟会里……你们到底还隐藏着多少情报。”

    “没有了,领主大人,之所以没有通知你,完全是因为我方相信您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一定会搞出打草惊蛇的行动。”说到这里,这位白老人向着领主大人低下头颅。

    “该死的,我的弟弟战死在中央山脉防线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我是憎恨着新伊甸的杂种们!但如果有机会可以将这些来自西方的潜伏人员一网打尽的机会,我绝对不会介意让那些杂种多活几天!”林克·k·勃劳根一拳打在了长桌上:“如果你们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我可以原谅你们对于城卫兵的渗透。”

    “领主大人,虽然我和你一样讨厌着这些灰鹰,但是我信仰的教义并没有让我拥有向着同阵营友人说谎的权力,说实话我这里就有关于新伊甸杂种的情报。”

    听着托纳姆大萨满阁下的这句话,猫崽终于知道戏肉开始了——之前一直都在用匙子搅拌咖啡的撒磐抬起头:“真的是新伊甸的潜伏人员吗。”

    “是的,我们营地的部队在看到六红色烟火后立即赶往现场,但是在到达现场之前,那里就生了一次大型爆炸,根据元素的流动来看,是一经过极效扩展的炎爆术。”

    “极效扩展之后炎爆术已经相当于一个八级法术了。”草原精灵讨厌火焰法术是出了名的,因此猫崽可以看到齐阁下的表情立即变成有些惊讶起来。

    “这两个小家伙就是这次事件唯二幸存者,他们亲眼看到并亲耳听到了虫眼加西亚与血手摩根的对话,血眼加西亚就是新伊甸的潜伏人员……一个死徒。”

    “死徒!战神在上!”勃劳根领主瞪大了眼睛:“这些家伙可是天生自带极效扩展天赋的怪物!”

    勃劳根领主这么大惊小怪,玛索当然对此表示理解——死徒是一种血脉传承,他们天生自带极效扩展,一个正式的死徒每天可以对任何五种塑能法术进行极效扩展,这种极效扩展不会造成法术升阶,可以说是非常可怕的能力,在在游戏历的九年之后对于很多近战职业玩家来说,能够从面对死徒的战斗中全身而退,就是一件可以把Rep(录像)放到论坛上使劲给自己吹牛贴金的大事件了。

    “干的不错,小猫,看起来我给予你宽恕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情。”撒磐微笑着向猫崽表示了长辈的善意:“你们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无愧于正直二字。”

    “死徒可不是什么一般货色,以你们现在的能力能够从他的眼皮子底下保住性命,很显然幸运女神殿下今天的心情不错,这位殿下可是在看顾着你们两只小猫呢。”尤达大师咧开嘴笑道。

    “是得感谢幸运女神殿下。”玛索笑着点了点头,猫崽也是这么觉得,要不是运气好,以猫崽和猫姑娘现在的血量,命再硬也经不起一极效扩展炎爆术,光是冲击波就已经让猫崽啃了一嘴泥。

    “你们两位叫什么名字,能够为我方带来证明的情报与证据,我方一定会好好的感谢你们。”白老人在这个时候说出了最重量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