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七十一节:最后的证言(一)
    “呃……愿厄运女神原谅你的上司对于她的冒犯。”加西亚眨了眨眼,对于这位长官与众不同的退场方式,只能报以无奈的叹息。

    “话说回来,加西亚,你不也一样吗……对了,我想应该叫你新伊甸的告死者,和我说说你到底叫什么吧。”

    “加西亚,这是这些年来我唯一货真价实的一部份……至于你认为我是告死者,我是使用了炎爆术,这的确会让你做出错误的理解,毕竟那些家伙总是喜欢使用火焰来清洗一切……”虫眼加西亚的左手突然冒出一团黑色能量:“这样一来,你应该可以知道我是谁了吧。”

    “死徒……你一个死徒怎么会出现在东大6的最东边。”血眼摩根的声音里有了一丝疑惑。

    “死徒……”玛索小心翼翼的矮下身子,同时示意杏子千万不要说话引来这两位的注意——死徒是新伊甸军团中仅次于告死者的高阶法术单位,死徒与告死者其实分属新伊甸军区的两个部门,有些高等死徒比起平均等级突破九十的告死者更是只强不弱,死徒的名头比告死者弱完全是因为比起死徒,告死者完全就是不要命的疯子,死徒打不过玩家还会逃跑,告死者要是露出败相,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和玩家同归与尽——考虑到告死者一般都选择巫妖系进阶并拥有魂匣,这可以说是非常无耻的一种打法。

    这些法师精通咒法、死灵与塑能派系的所有法术,如果说用好消息和坏消息来介绍一下死徒的话,那么就是——好消息就是他们就像一座活火山,坏消息就是这些活火山会走路,第二个坏消息是这些会走路的活火山最低等级也有八十五。

    这完全不是什么时限任务了,猫崽在心低里骂娘——场上的血眼摩根能够听到死徒这个名字还能一脸好奇宝宝模样的追问,再加上他之前从腹部掏出的那块长剑碎片,猫崽敢肯定这也是一个麻烦家伙,游击骑士团最不缺少的就是卫道士,血眼摩根能够卧底三十年依然还认为自己是一个游击骑士而非血手兄弟会会长,这份心境就连立志角色扮演的玩家之中也没几个。

    要是一会儿神仙打架,猫崽决定带着杏子能跑多远是多远……当然,至少也应该给那位传奇游击骑士撒磐老头带个信,多少也能增加一点游击骑士的声望,而且猫崽觉得这老头应该不会因为这种破事就想到杀猫灭口。

    就在猫崽准备带着杏子跑路之际,虫眼加西亚突然打开了一扇传送门,这位死徒似乎并不想再动手杀人:“说实话我并不想和你打一架,而且事实也是如此,那个大猫萨满可是传奇之身,我这条小命对我自己还有大用处,先走一步……对了,关于为什么我会在兄弟会里,这可是秘密,年轻人,你不应该问我这个问题,就像我绝对不会问你的长官为什么让你进入血手兄弟会。”

    “是我的错。”血眼摩根笑了起来:“不过,你就不怕我留你吗。”

    “你要留我,一时半会之内我还真拿你没办法,不过我们都有难处,南方唐人说的好,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而那些外乡人之间也有一句谚话说的不错——咱俩都是苦逼,苦|逼何苦为难苦|逼。”已经一只脚迈进传送门的加西亚转过身,这个死徒伸手指了指猫崽和猫姑娘所在的方向:“对了,我忘了说,那边好像还有两只小猫。”

    “喵了个咪的你个死虫眼!”玛索一把扯过杏子转身就想跑,但是刚跑出没两米,猫崽与猫姑娘就被死死定在了原地——定身术!一定是加西亚干的,因为猫崽听到身后传来了加西亚的笑声,“真是一对可爱的小猫,摩根小子,这两只小猫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一步。”

    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无法行动的猫崽只能唉叹自己的运气,面对境界解放之后的npc,由其是法系职业,猫崽如今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意料之中的杀戮并没有及身,倒是血眼摩根走到了猫崽和猫姑娘的面前。

    “我记得你,小猫,那天早晨,我在很远的地方看到你和撒磐名誉总长的决斗。”血眼摩根将自己手中的长剑收入剑鞘:“名誉总长阁下一如三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般身强体壮,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获得了他的怒火,但从你事后获得他的承认和今天你们身处的阵营来看,你和你的朋友们不像是将规则与良善踩在脚下的外乡人……好好活下去吧,这个世界需要更多像你们一样的外乡人。”

    “你不杀我们吗。”杏子这个时候突然开口问道。

    “我为什么要杀死你们,杀死现在你们对于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是不要忘了,这个主位面世界的原住民都知道外乡人在降临期是无法被真正杀死的……而且你们在降临期总是会非常快的成长,也许十年甚至更短的时间之后,你们就可以比我还要强大,连续杀死你们之后,你们甚至还可以重建自己的肉身重新降临这个世界……”血眼摩根拿着雪茄用力的抽了一口,然后弹了一下烟灰:“对于我们原住民来说,你们这些外乡人是告死的天使,是位面的掘墓人,每一次当你们来到我们这个位面世界,都会暴大规模的战争与天灾,很多人都说你们是灾祸的使者……但是我觉得至少你俩应该不会是邪神的走狗,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将崇尚正义与良善的你们推向另一边,唐人有谚语说的好,做朋友好过做敌人。”

    玛索有些惊讶于这位npc对于他们这些玩家的认知,的确,每一次玩家做为外乡人降临在这个世界都会掀起战火,以至于在在一些非新手城镇,第一次来到城镇的玩家都会被冷淡对待甚至是敌视,除非他能完成一系列的任务。

    “那你要去哪儿?”杏子继续着她的追问。

    “你们不需要知道我的落脚点,小姑娘,虽然我的游击骑士身份已经无法获得承认,但是我的骄傲无法让我接受被捕的结局……希望我们不会再见。”血眼摩根说完转身走向了丛林的深处。

    “这家伙就这么跑掉了!他怎么不帮我们解除定身!”杏子姑娘说道。

    对此猫崽只能代替做出解释:“游击骑士通常没有破法能力,除非他通过了奥术兄弟会的奥术尖兵的破法训练,不过你也应该知道,这家伙做了三十年的卧底了……”,言下之意,就是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机会学会破法能力,怎么可能解除法术呢。

    “真是让人讨厌啊!”杏子似乎是生气了,不过很显然她也明白再怎么生气也没办法解决这一切。

    过了一会儿,猫崽听到了头顶传来的狮鹫呜叫,然后一道以泥为框的传送门在猫崽与猫姑娘面前破土而出,那位大萨满从中走了出来,一挥手就为猫崽和猫姑娘解除了定身之苦。

    “生什么事了,小家伙们。”这位的视线越过了猫崽与猫姑娘,很显然这满地的尸体与燃烧的余烬都表明这儿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件。

    “虫眼加西亚是一个死徒!他会好利害的炎爆术!还会在手里聚集起黑色的奥术能量,他开了一个传送门跑掉了。”杏子抢在玛索说完之前就说出了一切……的前半部份。

    “死徒,你们怎么知道他是死徒。”

    “我们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是血眼摩根认出了加西亚的真实身份。”玛索说道。

    “血眼摩根……那么他呢。”大萨满皱起眉头看了看四周。

    “已经走了,他……”玛索看了看四周,毕竟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血眼摩根的真实身份总是不智,而且猫崽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能够知道实情的人还是越少越好:“您能够布下隔音结界吗。”

    大萨满依言布下了结界,玛索举手开始立誓:“以佩恩·比赛德斯殿下之名立誓,接下来的话在离开这个结界之前只有您、我、我的同伴与佩恩殿下四人知晓。”

    将自己所信仰的神扯进这件事情,完全就是因为玛索需要更多的保险——天知道游击骑士团会怎么理解自己所说的这一些,有神做证至少那些游击骑士会收敛一些,想到这儿猫崽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继续说道:“大萨满阁下,我与我的同伴亲眼看到血眼摩根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将一块长剑碎片从腹部取出,也亲耳听到虫眼加西亚称呼血眼摩根是游击骑士的卧底。”

    “见鬼!你们的意思是说血手兄弟会的会长是一个……游击骑士团的沉底鱼!?”大萨满很显然被这个消息给吓到了:“这不可能!我们已经调查过了,血眼摩根从十一岁开始加入血手兄弟会……等等,小家伙,你以神之名起誓也不会说谎,难道这件事是真的吗。”

    “阁下,我只能保证我与我的同伴所听与听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至于它们本来的真实性就无法保证了,不过我与我的同伴还听到过血眼摩根和虫眼加西亚的一段对话,血眼摩根声称他的单线上级在前年四月的骑士团与奥术兄弟会……”说了这么长一段话,猫崽不得不换上一口气:“那个上线在一次围猎邪恶阵营传奇巫妖的战斗中,不小心把脑袋挡在了骸骨之箭的飞行路线上。”

    “前年四月,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一次战斗齐阁下也参加了,因为我也的确听她说过游击骑士团有一位骑士团高层人员阵亡……当时因此这件事我还派出过神殿的一位高阶萨满参加过葬礼。”大萨满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看起来这一切都有证据,但是他为什么不留下……”

    说到这儿,大萨满突然间想明白了:“是啊,他为什么要留下呢,做为一个失去了单线上司的沉底鱼,他的真实身份反而变成了累赘,那怕他通过了骑士团贞节测试和侦测谎言,也要面对草原精灵的怒火……这真是一件让人犯难的事情。”

    “是的,大萨满阁下,我想这就是为什么血眼摩根离开的原因,您可以与我们一起去见一见撒磐阁下吗,他应该还在帕罗恩斯特吧。”

    “是的,做为当年的战友,齐阁下邀请了撒磐阁下共进晚餐,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