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六十九节:杀戮是审判而不是屠夫手中的刀
    “我的爱人!”

    就在猫崽目击某只猫姑娘将染血的金牙往口袋里塞的时候,一个女高音在两只猫咪的身后响了起来。玛索转身,正好看到未亡人卡特琳娜推着一个倒霉玩家从战团里冲出,看样子是要为某个稻草人兼情|夫报仇血恨了。

    “又有猎物上门了呢!”猫姑娘杏子兴奋的说完,举起枪杖将尾端捅进了稻草人卡萨诺的嘴里,然后从里面又掏出一颗金牙。

    “啊!你这下贱的猫人!我要杀了你!”看到杏子如此的野蛮‘施工’,用尸体挡下玛索短弓射击的未亡人卡特琳娜立即丢下了已经对他造成威胁的猫崽,推开身前尸体的她直接冲向了杏子。

    杏子也是直接迎向了未亡人卡特琳娜,武器与武器的第一次交锋以猫姑娘的全面胜利而结束——杏子手里上的可是龙骨枪杖,而未亡人卡特琳娜手里的两把短剑顶破天也就是高级魔法武器——如果是传奇武器,也就不可能被因为一次斩击就被龙骨枪杖磕飞了半截剑尖。

    未亡人卡特琳娜将断掉的短剑丢向杏子,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这一动作立即就将玛索看戏的念头打消的一干二净:“杏子!注意软剑的变向!”

    游戏里什么东西是最不起眼又最可怕的?排第一当然是npc武僧,这些家伙平常看着没有一点儿杀伤力,但是一但动手就是一具会走路的杀戮机器,各种体术足够让对上他们的玩家徘徊在生不如死至欲死不能的范围内。排第二的就是使用异种武器的npnetpc的手里往往就是死神的长镰,由其是软剑,用得好的npc往往可以压制对手。

    面对劈向自己的软剑,听到猫崽示警的杏子也没有使用招架,而是一个向后翻滚闪过攻击,然后单手挥动枪杖逼开了追上来的未亡人卡特琳娜。

    “夫人,我可得实话实说,您看男人的眼光可真差。”猫崽一边用嘴皮子耍贱挑衅未亡人卡特琳娜,一边小心翼翼的保持着自己与她还有杏子的距离——有距离才可以退守或是进攻,这种夹击办法足以恶心死大多数境界解放之前的近战职业:“这个排骨又老又丑,真是配不上你啊。”

    未亡人卡特琳娜很显然被猫崽的言语攻击吸引了注意力,她转身就将另一把短剑丢向了猫崽,抓住这把直奔面门而来的短剑,猫崽将它塞进了挎包,然后对着这个双重未亡人吐出猫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对于猫崽一直在突破着已身忍耐下限的挑衅,未亡人卡特琳娜从腰间抽出了第二把软剑,用一声尖锐啸声做出了回应。

    “她是呼啸者!玛索当心!”杏子大声的出警告。

    猫崽当然知道呼啸者是什么——呼啸者是游侠的一个中立阵营倾向进阶,与盗贼进阶的杀手类似,但是呼啸者是游侠放弃远程能力,获得大量近战能力的一种进阶,呼啸者和很多偏向混乱或是邪恶阵营的进阶职业不一样,呼啸者更像是与世无争的过客……或者说是疯子,中立的他们通常只会为彼此心中理想与信念而战,不过玛索可不会因此而看低了呼啸者与未亡人卡特琳娜——和白袍法师的奥术兄弟会,灰袍法师的烛堡、黑袍法师的通天塔等组织一样,呼啸者的呼啸山庄,这是一个松散的集团组织,但是凝聚力很高,呼啸者与佣兵不同,后者是为了金钱,前者是为了理想与信念。

    当然,玛索不知道这位夫人有什么理想与信念,但她与人贩子同流合污,总不会是为了彼此拐卖幼崽赚大钱的理想吧。

    而且npnetpc武僧一样,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进阶职业,呼啸者信仰的是复仇之神波尔卡,呼啸者拥有和野蛮人一样的类狂暴能力,因此他们也继承了野蛮人在狂暴时的坏习惯,那就是仇恨混乱。

    任何人的任何一个动作或是话语,都有可能造成呼啸者转而攻击他,所以玩家们碰到npc呼啸者时。通常都是摆出死人脸,除了负责吸引火力的近战mT之外,其他人全都是远程攻击,能离多远就离多远。

    对了,提醒一下,玩家呼啸者在尖啸狂暴之后,所有的可视目标的灵光与提示都会消失,就连容貌与装备区别也会变得模糊不清,玩家需要靠自己辩识自己目标的敌友身份……所以玩家队伍中的呼啸者在尖啸狂暴之后,就连他的队友都不大愿意站在他身边,因为天知道这个家伙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会不会看走眼。

    未亡人卡特琳娜很显然现在一门心思都放在如何搞死玛索这一问题上,这位未亡人拖着双软剑奔向猫崽,大有两剑四洞的架式。

    猫崽将手中短弓松弦,然后收起短弓双手持刀——会使用软剑的人通常也会使用它卷住对手武器,这可是说是一种变相的缴械,猫崽个子小力量也不怎么大,虽然有BuFF+4力量,但是也没有把握和这位在力量对抗中占得上锋。

    要知道,未亡人卡特琳娜刚刚可是半推半提着一具人类玩家尸体跑了几十码,她的力量应该不会低才对,现在就是希望她的这对软剑不是什么传奇武器……正这么想着,未亡人卡特琳娜用手中的两把软剑拨挡开箭矢,然后一剑挥向玛索。

    当然不敢随意格挡的猫崽后退一步,用刀尖点住了软剑剑体——要是随意格挡,只怕弯曲变形的软剑在下一刻就会切开猫崽的脖子或是别的什么零件。

    而这一次的交锋让猫崽立即确认了未亡人卡特琳娜手中这两把软剑的材质与属性——应该是+4高等魔法武器以上的武器,因为任何武器只要优秀到能够与高等魔法武器这个词语沾边,就会极大的提高坚固值,而且软剑因为其可以弯曲变形,猫崽想要用沉|沦者的意志直接破坏软剑,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除非切入角度合适,同时还需要使用软剑的人不收手,才有可能破坏软剑。

    玛索为什么可以确认这是高等魔法武器,完全就是因为在刀尖点到剑体的那一刹那,未亡人卡特琳娜根本没有收住力量——只有害怕自己的软剑与刚刚的短剑一样被破坏,这位未亡人才会小心翼翼。

    想到此处的猫崽顺势一个突刺,未亡人卡特琳娜后退一步,于是翻转手腕倒持长刀的猫崽再迈一步并往上一撩——如果攻击成功,未亡人卡特琳娜的下巴就得分左右两边了。

    这位未亡人一个后仰接空翻,看着她的那一双美腿与牛皮靴,还有靴底弹出的尖刃,猫崽不得不中断追击——要不然和下巴说再见的也许就是自己了。

    不过玛索不动手,未亡人卡特琳娜倒是一落地就再度冲向猫崽,这让猫崽只得侧身闪过一把软剑,同时用手中长剑与另一把软剑做了亲密接触,面对弯曲斩向自己腰腹的软剑,猫崽用尾巴卷起一把配重飞斧挡住了它的去路,然后抬起左腿踢向未亡人卡特琳娜的腹部——猫崽的鞋底钉尖也不是纸糊的。

    未亡人卡特琳娜并没有如同猫崽想像的那样挥动软剑砍向猫崽的左腿,而是做出了保护腹部的行动,她与之前一样往后退了一步以闪避开猫崽的攻击。

    不过他忘了眼前的对手是一个以灵巧著称的猫人——猫崽顺势变踢腿为迈步,原本袭向未亡人卡特琳娜腰腹的左腿支撑着身体,而曲紧的右腿在一个快转身后踢中了未亡人卡特琳娜的……下巴。

    看着未亡人卡特琳娜因为这一脚而在后仰中失去平衡,玛索在乘胜追击之余也在疑惑——为什么,刚刚的这一脚明显是对着她的腹部而去的,以未亡人卡特琳娜身上这件皮甲的厚重质地,她根本没有必要缩腹而被猫崽的靴底钉踢中下巴。

    想到这里,猫崽一刀挑向未亡人卡特琳娜的左手腕,同时尾巴上的配重飞斧也飞向了她的右手,下一刻这位未亡人的惨叫就再一次响了起来——在左手腕被猫崽挑破的同时,配重飞斧的斧背重重砸在了未亡人卡特琳娜的右手上,猫崽可以看到她拇指都已经变形了。

    “够了,夫人,你已经失败了!”猫崽将落在地上的两把软剑收起,然后开始劝降,猫崽确信自己已经知道眼前这位夫人到底有什么隐藏情况了:“投降吧!夫人!”

    “投降!然后和其他人一样被吊死在十字架上吗!”这位坐在来的未亡人仰起头看着猫崽:“不!那怕是死,我也不会死的如此卑微!呼啸者可以死!但绝不能死的毫无尊严!”

    狮鹫的呜叫引得未亡人卡特琳娜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看着这种大鸟上跳下的至善圣骑士们,用右手四指从腰间拔出匕的她向着猫崽咆哮着:“我诅咒你们这些外乡人!由其是你!你杀了我的爱人!我和我的……”

    “活着的话,你腹中的孩子才能够来到这个世界,血手兄弟会参与贩卖草原精灵幼儿是无法宽恕的罪过,但你腹中的孩子是无罪的……”猫崽说到这儿,空着的左手做出一个萨满起誓时的举手势:“玛索·苏·丹恩在此以风暴萨满女神佩恩·比赛德斯的名义起誓,夫人,我一定会为你求情,因为风暴萨满女神是生命的守护者,我想立志推广生命至上信条的女神是不会允许她的信徒杀死一个已经投降的有孕女性的。”

    “……你帮不到我,这不可能……”看着猫崽以自己所信仰的神的全名起誓,同时还引经据典的说说这些话,未亡人卡特琳娜终于收起了她的愤怒,但是她手中的匕还是抵着自己的胸膛:“我知道我的罪过!草原精灵不会放过我的!”

    “请相信我,做为一个尊敬与自然与生命的信徒,也许我最终为你无法改变什么,也许草原精灵必须用无情来推广正义……”玛索伸出自己的左手,这是冒险,如果这个时候未亡人卡特琳娜改变主意,那么猫崽就只能在连滚带爬中逃离她的攻击范围,但是猫崽原因冒险——佩恩·比赛德斯是一位风暴萨满,她的领域除了元素之外还有的就是生命与自然,如果猫崽能够成功的劝降未亡人,那么猫崽就会获得海量的虔诚值,因此这一切值得冒险:“但是我相信同样信仰着善良的无名氏与双母神的草原精灵们,不会因为你所犯下的全部罪过,就让一个幼小生命失去降生的权力。”

    现在……就看这位呼啸夫人如何选择了。

    &1t;/a>&1t;a>&1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