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六十八节:稻草人卡萨诺
    玛索的瞳孔有些扩散,因为这是猫人的优势——在林地这样的较昏暗环境中,扩散的瞳孔可以吸收更多光线让景像更加清晰。

    在射杀第一个血手兄弟会成员的时候,玛索已经觉察到远处草丛中的动静,虽然无法肯定草丛里躲藏着什么,但至少肯定不会是血手兄弟会的余孽,现在这个情况,最有可能是另一批玩家……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人数与配置,但是从他们并没有使用烟火抢夺第一现权的事实来看,应该是一群可以坐下来好好谈的家伙。

    既然能够用嘴皮子而不是刀子来交流,而且还没有和自己抢夺第一现权,那么猫崽也就当仁不让的扣下弩机,沾了毒剂的弩箭在飞过百码射程之后,准确的落在一个正在嚼烟叶的血手兄弟会成员的脑袋上,这个年轻的血手兄弟会成员连声音都来不及出,就已经倒向了草丛。

    死亡来的如此高效率,以至于刚刚还问嚼烟叶的倒霉蛋要烟叶的另一个血手兄弟会成员都没有现自己右侧身后刚刚上演的死亡大戏。

    飞快的重新上弦并装上新的一支弩箭之后,猫崽将注意力放到了这个低着头卷烟叶的血手兄弟会成员身上——烟叶是游戏中的一种植物,在整个阿亚罗克大6中只有最南方的群岛才有生产,可以嚼食也可以卷成烟草吸食,如果没有意外,这个家伙在卷好烟叶之后一定会拿出打火石。

    烟叶属于奢侈品,这个家伙可以从倒霉蛋那儿获得烟叶就已经证明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如果他没有打火石,那么猫崽可以肯定这家伙就会找自己的朋友借用,而现在关键的问题是——那具倒在草丛中的尸体已经没办法为自己的朋友点火了。

    端平军用弩,猫崽的手指已经扣在扳机上,只需要这个家伙附近的npc注意力被吸引,杀戮之箭就会为自己的目标带去地狱的问候。

    但是有些人并不这么想,“迈恩!”,从血眼摩根嘴里吐出的话语把所有在场血手兄弟会成员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那个正在卷烟叶的家伙身上。

    “摩根老大,有什么事吗。”这个右眼带着眼罩的家伙抬起头回答道。

    “乔呢!”血眼摩根大声问道:“让他去北边看看情况,我们不能再在这儿干等着了。”

    “乔?他不就在我身后吗……”迈恩在转身的瞬间,一支弩箭洞穿了他的颅骨,这个中年独眼男以一种怪异的姿态倒向草丛,带起一片惊呼声。

    收起军用弩,看向杏子的玛索有自己的打算——这最后一次偷袭选择血手兄弟会其中一个高层人物,是一个让猫崽都觉得有**力的主意,但这主意的**力就意味着有一定的失败机率,与其让高层人物现自己的确切位置,还不如杀了那个叫迈恩的血手兄弟会成员,大庭广众之下的杀戮会对这些余孽的士气造成一定打击,而且死人是没有办法开口说话的,那怕现在这些家伙可以确认攻击过来的方向,但他们也绝对无法辩识出到猫崽现在的确切位置。

    而杏子这个时候已经点燃了烟火,这猫姑娘在猫崽偷袭暗杀的时候已经将烟火埋在远方的泥土里,看到猫崽看着自己,杏子立即点燃了烟火然后蹲着身子跑向猫崽,而点燃的烟火很快就带着巨响升向了天空。

    一个聪明的猫姑娘,玛索笑着对她伸出大拇指——这样一来,烟火伸起的方向肯定会引起血手兄弟会余孽们的注意,多拖延一下对方的注意力,就会有利于猫崽与猫姑娘活着等到支援。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烟火声,猫崽转身,看到自己面对的六点方向和三点方向同时升起了两枚红色烟火……这算不算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已经没有时间想这些了,看着冲向自己这一侧的血手兄弟会余孽,猫崽抽出了沉|沦者的意志与失格者的辛酸——猫崽和猫姑娘所处的这个十点位置并没有烟火升起,一些血手兄弟会成员觉得可以利用这些空隙在敌人包围已方之前逃出去。

    第一个血手兄弟会成员在跑过玛索所在的树干时被突然伸出的长刀拦腰而断,一时还没断气的伤者尖叫着在地上爬行,他所看到的最后景像是一段扑面而来的刀刃。

    解决了这个烦人的嗓音源,玛索松开执刀的双手,从腰后弓袋中拿出自己的短弓——十字弓的装填太慢,现在需要的是短时间的大量输出。

    拉开手中短弓,玛索探出树干掩体,看着眼前因为自己出现而大惊失色的余孽们,猫崽松弦——之前制作的钝头箭在这一刻有了大用,这种十字头的特种箭直接掀掉了跑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类的后脑勺。

    可怕的杀伤效果让这些逃跑的血手兄弟会余孽都呆住了,“他就一个人!”一个血手兄弟会成员大喊道,下一秒一道寒冰射线就将他的脑袋冻成了一颗冰球,这是法术致命暴击,法术能量在打击到目标要害,而目标又对这种法术能量没有抵抗力时就会出现这种结果。

    杏子从一侧给予猫崽援护,交叉火力立即让逃跑的血手兄弟会余孽付出了血的代价,在丢下四具尸体之后,这些血手兄弟会余孽终于靠近了猫崽所在的位置,于是下一秒平举着枪杖的猫姑娘直接动了奥术冲锋,就将一个侏儒当成了高尔夫球——正在尸体脑袋上拔刀的猫崽眼看着那个穿着皮甲的侏儒被猫姑娘打的倒飞出去。

    猫姑娘侧身让过一把飞斧,平举的枪杖尾端在下一刻就捅进了丢飞斧的半身人嘴中,那可是带倒刺的啊,看着半身人捂着嘴在地上痛苦的抽搐,猫崽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

    杏子可没管半身人,猫姑娘转身退一步让过劈向自己的长剑,手中的法杖挥过一个圆形逼退了一个半身人盗贼,当枪尖对占准那个手持长剑的血手兄弟会人类成员时,猫姑娘顺势动了第二次奥术冲锋,这个枪杖术士的招牌技能带着1oo%寒冰效果的枪杖,在捅进人类胸口的一瞬间就将他变成了一座冰雕。

    一个半身人盗贼以为玛索只会玩弓弩,结果扑上来的瞬间就被猫崽挥刀劈成了上下两段,猫崽用力的将带底钉的链甲靴踏在了这家伙的脑袋上,好让他用血淋淋的两段分离骨肉与惨叫诠释了什么叫不得好死。

    “可恶呢!竟然让那些家伙跑掉了呢!”杏子指着远方十几个血手兄弟会成员骂道。

    “算了。”玛索对于这些从另一边逃跑的余孽们也提不起兴趣,他在意的是被玩家们半包围在中央空地中的那些血手兄弟会高层。

    当猫崽和猫姑娘们走出林地的时候,空地上已经停止了战斗,乔的那件银色锁子甲实在是太过夺目,以至于玛索第一时间就从龙与美人的队伍里认出了他,而另一批玩家中的林晓也是玛索熟悉之人……怎么都是熟人,猫崽的内心深处散着怨念,过来分肉也就算了,怎么都还是没办法拉下脸的这一种。

    “唷,这不是我家表妹的小宠物吗,怎么会是你们。”林晓不愧是一朵金闪闪的奇葩,猫崽刚登场他就开了口,完全不顾现场情况已经紧张的快要蹦断弦了。

    “不要聊天了!不杀出一条血路,我们都得死在这儿!”血手兄弟会方面唯一的玩家马恩斯大吼道。

    于是场面立即开始乱了,血眼兄弟会的成员和龙与美人还有林晓的队伍撞在了一块儿——他们也知道,要是从猫崽这边走,情况只会变得更糟糕,因为这样一来突围就会在玩家们的追杀下变成溃散,还不如从人多的这边一股作气的冲出去,只有这样损失惨重的玩家们才不会选择追杀。

    不过稻草人卡萨诺却举着那把比猫崽还高一个头的巨剑冲向了猫崽和猫姑娘,“该死的小猫!我要为我的弟弟报仇!”

    这家伙身上的胸板甲银光闪闪,看着就不是铁匠铺里十几个金币一件的熟铁货,玛索已经将它预定下来了——虽然自家队伍的金闪闪不怎么靠谱,但怎么也是自己的队友,而且他在面对某只灰鹰时的表现也无愧于一个圣骑士的操守,因此这等好货还是不要便宜别人比较好。

    “我不是故意的!”猫崽虽然分辩,但是手上的小动作却没有停下——平举的短弓对着稻草人卡萨诺的左腿松了弦,这一下子要是钉中了,那就不是‘直到有一天我的膝盖中了一箭’这么简单了。

    这位也不知道到底是进阶了哪个战士或是野蛮人进阶的瘦高个直接跳了起来,猫崽不得不仰起头:“杏子,你说这家伙想干什么?”

    “天知道,不过他的脑袋应该不怎么管用。”杏子一边说一边对着这个飞到空中,正向对着已方落下的稻草人卡萨诺施放了一次寒冰射线。

    游戏中战士、野蛮人和盗贼职业的一些进阶分支可以让玩家跳到离地面至少五米的空中进行被玩家们称之为‘俯冲’的攻击,但是跳到空中可不是什么好办法,在境界解放之前,除了可以用浮空术或是飘浮之羽这种道具延长滞空时间之外,任何一种职业都无法拒绝地心引力在他们离地之后对他们的强烈召唤,更不可能做出空中躲闪或是二次浮空这样的高难动作。

    很显然,稻草人卡萨诺不可能是境界解放的高手,因此他只能用自己把那门板一样巨大的巨剑来挡下寒冰射线,于是他的巨剑没有任何意外的变成了一支‘冰棍’。

    冰块可不是什么轻巧之物,突然增加的重量让稻草人卡萨诺失去了他的平衡,玛索和杏子分别向两侧退了一步,然后目送稻草人卡萨诺如一颗流星般砸在地上……接着一支枪杖和一把长刀就一左一右捅进了他的后脑。

    “杏子,把这家伙的胸板甲和巨剑收起来。”解决了这个二百五稻草人,玛索割开前后胸板甲之间的皮带,示意杏子把这两块胸板甲组件收起来。

    杏子立即就把胸板甲和巨剑收进了空间袋中,然后这猫姑娘非常熟练的从稻草人卡萨诺的手上脱下两枚戒指,接着是耳朵上的一枚耳环,还有头环、腰带和靴子,最后这猫姑娘干脆掰开稻草人卡萨诺的一张大嘴,用匕开始撬金牙。

    “……”

    玛索算是看出来了,这姑娘为什么时时刻刻口袋里都有零钱买点心,这种扒尸效率,猫姑娘正走在一条足以家致富的道路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