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六十七节:徽记之战(六)
    慢慢拨开身前的草丛,从挎包里拿出悬赏画像的玛索对着远处林间空地上的人群起行对比。

    金牙迈格恩已经跷了辫子,不过猫崽还是从人群中辩识出了血手兄弟会的其他人,先就是血手兄弟会的议长血眼摩根,这个白男人在猫崽的记忆中并没有多少消息——应该说整个血手兄弟会都没有在猫崽的脑袋里留下过记忆,毕竟他们上辈子被灭门的时候,猫崽还是一只菜鸟呢。

    不过考虑到血眼摩根腰间的长剑,猫崽觉得他很有可能是一位战士——任何一个有理智的盗贼、杀手、刺客和影贼都不会穿着一件胸板甲来影响自己的动作,除非他活腻了。

    站在他左手一侧是兄弟会的长老虫眼加西亚,这个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头顶没有任何毛的老人一脸老人斑,一对眼睛白而混沌,咧开的嘴里有着一付尖牙……这似乎是一个亡灵法师,猫崽这么推断着他的职业,精通亡灵派系的施法者通常都是有着一付三分像人七分似鬼的模样,具体情况因人而已,不过那对眼睛与那些尖牙可不是一个正常人类应该有的东西,这一点毋庸质疑。

    在虫眼加西亚左手边的是未亡人卡特琳娜,这位漂亮夫人的长盘在脑后,一身黑色皮装、腰后的一对黑鞘短剑在林地里非常显眼,猫崽觉得这肯定不是这位未亡人的服装风格,因为一个真正的杀手绝对不会在林地中穿着如此显眼的衣物,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没有来得及换——这很正常,大萨满阁下本身就是一个传奇,血手兄弟会有三分之二的高层被佩恩·比赛德斯的元素卫士与无名氏的巡游圣骑士们留在了城里,这位未亡人能够来得及让自己完好无缺的出现在林地中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在她左手边的是稻草人卡萨诺,别看这个穿着胸板甲的家伙骨瘦如柴,猫崽从一开始看到他开始就没有见过他那拿着齐胸高巨剑的手有过任何颤抖,这一定是一位将巨力藏在骨头里的怪物,如果有一丝可能,猫崽都会避免和这个家伙进行力量对抗。

    第四个是一个有着三角眼的男人,从画像对比来看应该是斑点隼杰克,杰克这个名字在游戏世界里是一个烂大街的名字,黑珍珠号的船长兼海盗大君叫杰克,绿森王国境内的某个开膛手叫杰克,第五次开放时期现了新大6的npnetbsp;   叫杰克的人太多了,就连猫崽所知道的自己所住的酒吧的店长……也叫杰克。

    不过这位斑点隼杰克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家伙,这个虎背熊腰,胳膊比猫崽腰围还粗大的家伙使用是的一把双刃巨斧,他穿着一件皮裤,而上半身几乎没有任何防具——除了一块被皮带固定在胸口的护心镜,这是从长唐那边传来的防具,厚实的铁甲用来保护心脏要害,在对抗正面而来的攻击时几乎无往而不利,深受野蛮人在内的阿亚罗克各界近战职业欢迎。

    “我讨厌野蛮人。”单脚跪在猫崽身后的杏子低声说道。

    “我也一样,任何人都不想和一个野蛮人做力量对抗,除非他是另一个野蛮人。”猫崽说到这儿现一个玩家打扮的家伙走到了血眼摩根的面前——说他像玩家,因为这个家伙说出来的话语实在是和玩家的口气一模一样。

    “该死!你们不是说那个贱人没有任何问题吗!她怎么能够让几个玩家从眼皮子底下跑掉!”这个一头金玩家有着尖嘴红腮的奇怪长相,而且骂的很大声,以至于猫崽不需要开启聆听就能够听到他的喊叫……这位应该就是林晓嘴里说的那个月冥星副会长马恩斯,猫崽和猫姑娘很清楚的听到了他接下来的叫骂:“而且那个嘉丝婷·碧波尔竟然还是一个灰鹰!一个忠于王室的灰鹰!一条王室的狗!我们的敌人……我的天哪,我们还能犯下比这还要愚蠢的事情吗!”

    “够了,马恩斯,我们之中的任何人都不想事情展到如今的地步,这一切都要怪赛斯丁·芮德拉!”未亡人卡特琳娜叹息着:“说起来,你们有谁知道赛斯丁·芮德拉在哪儿吗,这个疯子为了几百枚金币的差价就把我们全给害了!”

    “我知道,我手里的材料没有了,所以今天去死水公会收购一些,负责人告诉我赛斯丁·芮德拉死了,好像是被一群属于一个叫苍穹之剑的组织的外乡人给杀掉的……这些该死的外乡人。”虫眼加西亚伸手抹了一把鼻尖,他并不知道他的话语已经让在远处的两只猫崽听的一清二楚:“巡游圣骑士们杀进来的时候我就在场,我在那些铁皮小人的队伍里看到了至少四位奥术兄弟会的奥术执行官和两位高阶元素卫士,他们可都是境界解放以上的好手,又都是公认的法师猎手,我连其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击败的把握,所以直接就用任意门跑了……他们也许不会想到会有一个法师在现场,所以也没有下大型位面锚,我这才有命跑出来。”

    赛斯丁·芮德拉死在苍穹之剑的手里?

    玛索立即想到了自己参加的那一次战斗,原来如此!触了安塔·劳伦斯这个隐藏任务,就是相当于推动了游戏的历史进程——历史进程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在游戏里玩家所做的一切都会这个世界造成影响,从最小的一言一行到战争中的一次胜利或失败,都会对这个世界造成影响,而这种影响足够大的时候就会被玩家们称为推动历史进程。

    玛索他们救下了安塔·劳伦斯,引了接下来生的一切——赛斯丁·芮德拉因此真的死了,他咒骂的嘉丝婷·碧波尔看起来也没有多少时日,死水公会和血手兄弟会更是倒的血霉,世界之大,除了新大6之外只怕再也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这些不请自来还自带手脚不干净的‘客人’落在南方大6长唐人的手里,除了求死之外别无选择。

    “玛索,行动吧,机会难得喔。”杏子在玛索耳朵边嘀咕着。

    感受到猫姑娘在自己耳朵边呼出的热气,玛索从口袋里掏出信号烟火包,从里面找出最高级的两支红色信号烟火——现在眼前的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情况,虽然这情况未免太过奇怪,这些血手兄弟会的高层在一起让猫崽有些不安,但又有什么呢,大萨满说过现大量悬赏目标时可以使用两支红色信号烟火,不但在附近的所有至善圣骑士会过来,就连营地中的由大萨满带队的支援也会很快过来。

    玛索觉得没有任何意外能够比一位传奇萨满还要强大,血手兄弟会也不可能和什么邪神有过勾搭,要不然十年前他们就不会在帕罗恩斯特地区死上满满一户口本了。

    玛索将两支红色信号烟火递到杏子手里,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剩下的**与军用弩——这可不是猫崽藏私的时候,将毒|液|瓶与弩箭囊挂到腰带上的玛索抬起头看着杏子:“在支援赶来前只有靠我们了,先给我一个牛之蛮力。”

    猫姑娘给猫崽这个祝福,+4力量立即让猫崽轻松拉开军用弩,抽出一支箭矢,将矢头放进毒|液|瓶沾上毒剂,最后将它放到弩槽中。

    “玛索,什么时候射烟火。”杏子问道。

    “把自己藏好,等我的攻击被他们现的时候。”玛索说完就摸到了附近的一颗树后,借着树干的掩护,

    …………

    “呐,姐姐就在那边,我们现了好多敌人。”小草原精灵兴奋的指着不远处的‘草丛’,乔看到‘草丛’动了一下,一对黑色眼睛出现在‘草丛’中,接着‘草丛’中伸出一支手,指向了林地的远处。

    吉利服是玩家制造的一种自定义布甲外套,依靠布料的粗细长短与染色不同来模仿草丛,可以用来欺骗生物的肉眼,一些使用了特殊材料的吉利服甚至可以阻挡红外视觉的侦测。

    小心翼翼的蹲跪到自家妹妹跟前,乔努力打量着林地间的情况——很多血手兄弟会的余孽,是这位圣骑士对于眼前景色的第一印象:“干的好,景棠、潘妮。”

    “是潘妮先现的,这个孩子的眼力就像父亲那般管用。”女孩微笑着伸手拍了拍自家妹妹的小脑袋,而潘妮指着前方林地中的人群:“那个白头的,就是血眼摩根。”

    顺着自家妹妹的指引,乔打量着那个白男人,从父亲那里继承并系统学习的强记忆能力让他立即辩认出对手的身份:“没错,是他。”

    “还有虫眼、未亡人、稻草人和斑点隼。”墨棠伸手将潘妮露出帽沿的黑色浏海塞回罩帽:“所有目标都在场,金牙迈格恩被我们拦截的时候正是往这个方向移动,我听不太清楚他们的对话,不过看起来他们不想坐以待毙。”

    “我想他们没有机会了。”乔转身向着身后不远处的同伴们招了招手,侏儒罗恩立即摸了过来,乔看着他:“拿出两支红色烟火,幸运女神可是向我们掀起了她的裙边,要是抓不住机会,可是会受到神明唾弃的。”

    “等一下,哥哥,我们不是唯一的幸运儿。”潘妮伸手阻止了罗恩施放:“我们的正前方右侧,十点方向,那颗大树下有人。”

    “有人?”罗恩举起胸前的单筒望远镜向着潘妮指示的方向看去:“小潘妮你不会是看错了吧,我可看不到什么人。”

    就在侏儒这么说的时候,林地边缘的一个npc突然倒了下去,这一刻正是血手兄弟会高层提高彼此嗓门的时候,没有任何在场人员现情况——除了乔这样置身事外的围观‘群众’。

    “……谁动的手?”罗恩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现自己的同伴有做出攻击动作的情况。

    “偷袭起手!”艾尔立即瞪大了他的猫眼睛:“而且没有被现!”

    “这是一个有耐心的猎人。”一直在队伍中沉默的风精灵长弓手在这个时候终于开了口:“箭矢就是从潘妮说的那个方向射过来的,先是出人意料的选了一个远目标,在人群的注意力都被已方领袖的争吵给吸引过去的时候动手,就连目标倒下的方向似乎都有过计算……长草遮掩住了尸体,而兄弟会的伤员们所散的血腥味道也阻止了这一新鲜出炉的死亡味道被他们的同伴辩识出来……”

    “卡琳姐姐,他比你还要利害吗。”潘妮抬起头问道。

    “我的小潘妮,没有见过人,姐姐不能立即给你回答,但这是一个真正的猎人……看!第二个人倒下了!”

    用不着风精灵女猎手卡琳的提示,龙与美人的所有成员都看到自己这一侧的一个血手兄弟会成员突然倒地,因为没有被任何人所目击到,现场传来的争论声继续着之前的‘热烈’。

    “我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谁,但他对局势的把握、对自我的信心……我想现在的我是望尘而莫及的。”卡琳拉起了自己身后的披风罩帽:“乔,听我一句,不要抢先攻击,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必要为了第一现权而得罪这样一位陌生的高手。”

    “没有问题,罗恩,等到他的焰火升起之后再施放我们的焰火。”乔低头看着侏儒,用不容质疑的口气说道:“这是龙与美人对于一位猎杀邪恶者所表示的敬意。”

    &1t;/a>&1t;a>&1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