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六十六节:徽记之战(五)
    “午安,各位外乡人……我的兄弟,是你与你的朋友们拉响了信号烟火,是吗。”看了一眼猫崽,这位至善圣骑士转身对着乔问道——猫崽是萨满,至善圣骑士和佩恩的萨满们关系属于中立偏友善,但是在场玩家中的乔同样是一位至善圣骑士,因此npc更倾向于和乔对话。

    “是的,我的兄弟,我们已经斩杀了血手兄弟会的一个高层,这就是他的尸体。”乔转身招了招手,队伍里的两位矮人队友立即拖着一具人类尸体的两条腿来到了至善圣骑士的面前。

    “血手兄弟会的金牙迈格恩,瞧瞧他那标志性的金门牙……干的好,我的兄弟,看来这儿并不需要我的帮助。”这位至善圣骑士看了一眼尸体的面貌与手中画像,立即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的兄弟,你能带着这具尸体回营地吗。”乔叫住了正准备回到狮鹫背上升空的npnetbsp;  “啊,我的兄弟,金牙迈格恩可不是什么善类,你与你的朋友们和这些杂碎大战一场,不需要回营地休整一下吗。”

    “不用,我们还有很多补给,而且在和这个杂碎的战斗中并没有人受伤,所以我们想继续执行清扫任务……我的兄弟,你愿意代我将这个杂碎带给大萨满阁下,并代我告诉他我们的功绩吗。”

    “没有问题,我的兄弟,大萨满阁下、齐阁下与草原精灵议会的长老们一定喜悦于听到这个杂碎的死讯,同样的约翰·普莱斯殿下、佩恩·比赛德斯殿下与无名氏殿下也一定会满意于你们的功绩,将尸体交给我吧,我的兄弟,愿约翰·普莱斯殿下引导着你与你的朋友们迈步于上善之道。”

    “也愿约翰·普莱斯殿下引导着你迈步于上善之道,我的兄弟。”

    这位至善圣骑士npc带着金牙迈格恩的尸体离开,目送自己同信仰的npc消失在树梢之后,乔这才转身,示意队员们取消休息的队长扭头对着猫崽笑了笑:“玛索,在城南的事情做的好,剑与蔷薇的你们用你们的刀剑与智慧告诉所有人什么叫真正的勇气与无畏,现在剑与蔷薇也是有名气的冒险团了,不过别忘了我们龙与美人,如果你们不快一点儿行动,说不定我们就要将这些血手兄弟会的余孽斩尽杀绝了。”

    “是啊,对了,小猫,别忘了帮我带一个话给我的莫家小姑,就说今年年宴可得卖我这个外甥儿一个面子,一定要过来呢。”景璐对着玛索说道。

    “知道了,景璐。”玛索笑着回答道,同时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与骇浪——莫大团长和这姑娘是姑甥关系!?怎么可能!莫轻语的身份那不是板上钉……等一下,莫叔算是人生赢家的叔叔,她的女儿叫她一声姑姑……还真是名致实归。

    就在猫崽和自己的脑细胞过不去的时候,白家小姑娘景璐扭了扭杏子的耳朵:“杏子,加油,你可是武家子,不能堕了父亲们的武勇。”

    “放心吧,姐姐,杏子记得呢。”杏子很是自然的回答道。

    笑着拍了拍杏子的脑袋,这位草原精灵牧师这才转身追向他的队友们。

    猫崽皱了皱眉头,决定不再思考有关莫大团长的身世,有些陈年烂谷的事情知道的越多越危险,像他这样的单亲猫崽还是夹着点猫尾巴安全第一比较好。

    想到这里,猫崽伸手扯了扯杏子的小手:“我们两个人,还是安份一些在外围打打秋风吧。”

    “我们就不能再深入一些吗?”杏子有些不满的问道。

    “说不定有危险。”玛索倒不是怕危险,他是怕这姑娘儿,第一次的猪突冲锋已经把猫崽给吓到了,要是姑娘儿有了什么三长两短,他怎么和圆还有莫大团长交待……难道要和她们说:‘不好意思,两位,刚刚杏子姑娘一不小心又把自己给玩死了,现在正在复活神殿那边排队领号重生呢。’

    别逗了,先不说圆的反应,莫轻语这护短的小姑事后肯定会在虚拟比赛场上打断玛索的猫腿。

    但是猫崽也挡不住杏子看着自己的可怜眼神,猫崽心想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帮这猫姑娘挨一刀,毕竟除了他之外现在的玩家除了那些玩过第四次开放的老玩家之外都是新人,付点学费也是应该的。

    游戏每五级为一个档次,虽然死一次会清空其间获得的所有经验(如果一个14级又99%经验的倒霉蛋死了,那就只能从1o级重新开始,要是再死也不会再掉级,只会叠加复活虚弱时间与虚弱状态。),但是现在这个等级玛索说实话还真看不上眼,要是给他一天时间,猫崽能单刷副本升到十五级。

    重复劳动这种事情虽然无聊,但是要追等级的话,猫崽还是有自信的。

    想到这儿,玛索清了清嗓门,一脸严肃的看着杏子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你要跟着我,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能再像第一次那样一个人冲出去。”

    “好啦好啦,我听你的。”杏子很是开心的眯起了眼睛,这猫姑娘伸手推了推猫崽:“走了呢,别呆呢,玛索。”

    …………

    “呐,姐妹们,你们说那个猫崽可爱吧。”

    在龙与美人的队伍里,草原精灵姑娘们正在谈论着玛索。

    做为议题的起人,景璐的话语立即引来了附和声,做为她同父异母妹妹的黑女孩儿说道:“没错,相貌堂堂,毛也很漂亮,乔哥哥,你认识他对吗。”

    “是啊,岐路集团房地产部的执行官苏德金你们应该知道吧。”乔没有回头,做为队长与前头侦察员,这位至善圣骑士举着盾走在前面:“景琅你应该知道,他就是这只猫崽的爷爷呢。”

    “嗯,而且我还知道第一次开放的时候苏德金还不姓苏呢,父亲说过,这个人在那个时候和父亲还是不打不相识的对手,听说是第一次开放时非常利害的一个法师。”被自己的兄长称做景琅的女孩点了点头,与自己的姐姐景璐一样,这位草原精灵女孩有着一头漂亮的黑色长,长最下端用红色细绳束在一起。

    “景琅小姐,苏先生可是带着自己的部下开创新伊甸帝国的奇男子,第一次开放末期成神的传奇法师。”打头的一个矮人盾卫在这个时候插了一句话:“他还是联邦商界的传奇,离开潘家之后和他那位希舍尔的苏伦特家漂亮老婆一起打下火星的若大基业。”

    “听起来,在联邦的苏家风评不错吗。”景璐笑着问道。

    “是啊,苏老爷现在可是联邦上层为数不多还能帮我们这些屁民说话的好人,五年前火星最后一个都市泡拆迁,他可是帮我们多拿了5o%的补偿款。”和矮人盾卫走在一起的另一个矮人说道:“那个泡里可是有火星最有名的贫民窟铁渣街,很多穷人都因此而受益。”

    “那么这只小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知道吗。”景璐继续问。

    “我们又怎么知道,那猫崽能上游戏,就证明他至少也二十岁了,我们和他年纪相差也就几年,苏阿姨又是一个很低调的人,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他的事情。”这对矮人双胞胎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真奇怪,如果是苏先生的话,他的孩子也应该在母亲那边的档案中有记录吧,我刚刚调看过,没有那只猫崽的档案呢。”被矮人盾卫称为景琅的红细绳女孩皱起了眉头:“苏先生的长子都有记录的啊……对了,我看记录里苏先生好像还有一个次子叫苏楠,但是他的档案怎么被注销了。”

    “你们在说苏楠吗,三十年战争的时候他在地球联邦的红翡翠战团的第二分团服役……”走在队伍中间的侏儒叹了一口气:“帕克雷恩斯星系的红翡翠血役的时候,他所在的第二分团和寒鸦的两个团被被空投到了虫占区,三个小时内就损失了近八成人员,他也在阵亡名单内。”

    “罗恩,你怎么知道的。”乔对于这位同龄人曝出的消息非常好奇,因为关于这一战役他只知道自己的那位传奇战争英雄父亲曾经在那一仗里不小心丢了半根手指——一根乱飞的喷射虫虫骨惹的祸。

    “你忘了,我哥也是红翡翠的,他在三团,是第一批强行登6的救援部队,三团还没落地就损失了三成空降舱,后来才知道附近地区的地底有巨型虫巢,帕克雷恩斯星系的唯一一只始祖母虫就在里面,虫子们为了保护母虫,倾尽全力的攻击登6场。”侏儒拉了拉自己的吉利服罩帽,将火枪吊绳挂在脖子上的他叹了一口气:“后来你们的父亲,白氏亲王老爷亲自带着七个寒鸦团和剩下的九个红翡翠团下地,这才从虫子们的疯狂反扑下抢到一片登6场,顺带还从虫人的爪下救了我哥……话说回来,你们的父亲真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我哥的十六人小队被三只精锐虫人打成十死六重伤,你们父亲过来六秒钟的时间,一个人一把链锯剑一个动力拳套就搞定它们了。”

    “我代我的父亲谢谢你的夸奖。”乔、景璐、茜和景琅异口同声的笑道。

    正在这个时候,队伍的最前方跑来一个草原精灵,穿着吉利服的小家伙举着左手向着众人打起招呼:“大家,我和景棠姐姐找到敌人了,就在前方!”着左手向着众人打起招呼:“大家,我和景棠姐姐找到敌人了,就在前方!”

    ps: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