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五十九节:宽恕
    所有人都在同一刻转过身,看到站在城门口的一位……与玩家们身上粗制烂造的防具们完全不同,这位白的草原精灵穿着一件合身的银白锁子甲,外面套着深蓝底色银边的无名氏样式十字罩袍,腰间漂亮的厚皮腰带上挂着一把散着柔和光芒的小型圆头锤和一个短袋枪,那对链甲靴肯定是使用了精金的高级货。

    玛索摸了摸腰间的烂皮带,看了一眼自己脚上都有些锈斑的链甲靴,不禁有些羞愧——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说起来真是没错,与这位一比在场的玩家们个个都好像城外剪径的盗匪,没有一丁点儿的技术含量。

    当然,这些都是猫崽内心深处的吐槽,事实上他认识这位长者——是的,她是长者,这位长者姓齐名墨涵,这是一个最标准的南方唐人姓氏,她是至善圣骑士总团第十三任团长、光辉年代的宋人至善圣骑士齐白的女儿,齐白的第一位夫人死在位面战争开始时(sT122o)受到死亡军团入侵的亚修比城,在sT139o年已经是传奇圣骑士的齐白与第二位夫人生下了她,而他本人在sT1392年的一场战斗中失去消息。

    这位草原精灵长者如今是整个亚修比王国草原精灵神殿的大主教,同时也拥有神使的身份,玛索不知道她的丈夫是谁,不过她的子孙后代遍布大6北方,光是在第二次至第四次开放时有名可寻的传奇巡游圣骑士就有一打。

    总而言之,这位的出现,让玛索觉得任务肯定是没有问题了——这位可是百八十级的级npc,要是嘉丝婷·碧波尔在这个时候还想找玛索他们的麻烦,玛索敢肯定这个麻烦一定会让那位嘉丝婷·碧波尔终生难忘……不过很显然,她是没有多少时日了。

    这位长者走到那个小家伙面前,伸手一个高等群体治愈术,身为神使的她使用的这个神术已经可以被称之为传奇神术了,因为玛索亲眼看到少了半截舌头的小家伙开口哭泣着说出她所经历过的一切苦难,而地上缺胳膊少腿的八位城卫兵更是长回了手脚。

    “城卫兵们,请原谅这只小猫,他只是被你们城卫队中的嘉丝婷·碧波尔队长追杀,团队成员死伤惨重,所以才会不得不向你们出手的。”这位长者开口说道。

    有长者为玛索求情,城卫兵们自然没了脾气,而且他们也应该看出来了,这个猫崽能够无伤将他们砍断手脚,如果只是要杀掉他们,只怕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开口说话。

    “嘉丝婷·碧波尔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崔兰·恩斯特的渡鸦们看到了经过,是他告诉了我关于你们的到来。”走到玛索面前,这位在玛索眼中有着慈祥笑容的长者踮起脚伸出手拍了拍猫崽的脑袋:“做的好,孩子,你的行为贯彻着佩恩殿下对善良的定义。”

    “那里,长者,玛索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请您尽快的去追捕嘉丝婷·碧波尔,不要让这个贩奴者和杀人凶手逍遥法外。”玛索自然是如此解释,现在的猫崽唯一想看到的就是嘉丝婷·碧波尔被吊死在绞架上,至于崔兰·恩斯特那个偷窥狂……猫崽还真得感谢他。

    “当然……从神殿那边过来的时候,我路过佩恩殿下的神殿,大萨满托纳姆·谢兰塔纳阁下接受了我的邀请,他将带队负责追捕嘉丝婷·碧波尔。”这位长者说到这儿,抚摸着猫崽脑袋的手又拍了拍猫崽的肩膀:“我向他提到了你,他说你是一位虔诚的信徒,更为佩恩殿下找回了她的一件神器。”

    “……那是我应该做的。”玛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阿婆,您这么八卦也就算了,能不能不要曝出来,幸好说这段话的时候长者使用的是草原精灵语,一般人类可不会这门语言。

    这个时候,一大队草原精灵圣骑士与他们的大猫人仆从军从城门走排着队走了出来,齐墨涵将那个小家伙与自己侍从手中6行鸟坐骑的缰绳做过交换,在翻身坐上去之后对着猫崽点点头:“小猫,你和你的队友们可以在六个小时之后来草原精灵大神殿找我,我会给你们分奖励,至于现在……我想血手兄弟会需要给我们草原精灵们一个解释了。”

    然后这位长者操纵着6行鸟坐骑来到月冥星公会的玩家们前方。

    “sT14o1年的时候我还年幼,那个时候位面战争似乎还看不到终点,有一队无畏的外乡人抢在普瓦图要塞陷落之前将年幼的我救了出来,那是一队勇敢和无畏到近似愚蠢的外乡人,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的名字……”似乎从自己过去的回忆中脱离,长者仰头看了一眼天空:“在接下来的年月里,我见过很多很多和你们这些外乡人一样的外乡人,他们的青葱岁月大多都活在血泊之中……我知道在你们眼里,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你们人生旅途中的一个落脚点,你们之中的许多人也许不在乎自己的双手是否沾满鲜血,更对彼此犯下的恶行听之任之……但是不要忘记了,这个世界终究是我们原住民的,如果你是一位在乎沿途风景的旅客,就请善待你们所见到的风景;如果你是一个只在乎目的地的旅客,那么就请你们多注意一下彼此脚下的道路……世上行走,小心无大错。”

    世上行走,小心无大错——这是一句谚语,玛索不知这句谚语从何时开始流传,唯一可以确定一点就是玩家在聆听上了年纪的善良阵营npc训戒时,她们的结尾语往往就是这句话。

    齐墨涵控着她的坐骑回到队列前方,这位无名氏的大主教踩着鞍蹬站起来对着她的部下们布了命令:“我们走。”

    等到神殿部队消失在街道远方,李三江才从城门那边走了过来,玛索一扭头便看到了他们身上淡淡的白色灵光。

    “那位npc说她宽恕了我们的罪……一句话的功夫啊,不愧是传奇人物。”目前身处中立偏善阵营的李三江有感而,很显然这也是托了嘉丝婷·碧波尔的福,要是单纯的杀害城卫兵,只怕李三江和他的朋友们现在只能跑路离开亚修比与帕罗恩斯特地区,好好避一避风头了。

    “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玛索转身看着月冥星公会的玩家们,猫崽瘪起嘴一脸**模样:“皮嘴子还是刀子,咱们选一个吧。”,没等对方回答,猫崽就被林家两位姑娘扯着猫耳朵拖回了已方人群中,对此李三江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望向那位圣骑士的同时开口问对方:“林家老三,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npc都已经开口了,再和你们动手,不止是我要堕落……只怕现在整个月冥星公会都不用想在帕罗恩斯特混下去了……”圣骑士笑了笑,然后叹了一口气:“也许是到了我抽手的时候了,你们苍穹之剑接受融资吗。”

    “刚刚才分配了股权,你早一个星期的话还有希望,现在没指望了。”李三江双肩一耸,侧身指了指正在被明恩扯着耳朵的猫崽:“他叫玛索,我亲眼看他一个人搞定了狗头人领主,托他的福,现在我们苍穹之剑是平民区与贫民区的看守者了。”

    “你师弟?”

    “不是。”

    “靠,这年头还有这种野生怪物……真是猫不可貌相。”

    两人之间如同友人一般的对话有些旁若无人,不过玛索知道这家伙身后的成员大多都是他自己私人团的成员,林晓怎么说也是林氏排前的继承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团体也是正常,至于林家姑娘那位老父……这个死萝莉控当年被家族踢到半人马,结果被放逐的日子里还泡到了一个特尔善美少女做自家夫人,这种人生败犬逆袭成人生赢家的故事真他喵的……励志。

    “我看起来要给自己找一个新的公会了,被草原精灵敌视可不好受。”林晓从胸前扯下公会徽章:“对了,我差一点儿忘了,月冥星公会的副会长马恩斯做了一个隐藏任务,他现在是血手兄弟会的一个长老。”

    说完这段话,这位圣骑士转身对着自己的同伴们招了招手:“月冥星管理层想玩死他们自己我不介意,但是千万不要牵扯到我,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不请自来的麻烦。”

    能够在日后成为一位传奇圣骑士,林晓很显然不止是有钱而已——圣骑士要面对的**太多了,由其在很多人眼里这只不过是一款游戏,所以玛索尊重任何一位玩家圣骑士,由其是那些等级过百的传奇圣骑士玩家,因为他们至少明白自己不应该在贪婪的驱使下将手伸向某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猫崽看着在场的月冥星公会玩家们全都撕下了公会徽章,然后在林大‘先知’的带领下离开。

    李三江在这个时候转身看了一眼玛索,猫崽正在乖乖的被明恩拴上链子,对于来自李三江的视线,猫崽很是腼腆的笑了起来。

    对此席mT嘴角抽搐,并且一掌拍在了自己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