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五十四节:恶客不请自来
    众所周知,邪恶阵营的家伙通常也不是那种见人就刀见房就烧的疯子,就连混乱邪恶阵营这样天生就是以杀戮与破坏为已任的疯子也会在开工之前动一动脑子,而在玛索等人与血手兄弟会的这群废物动手的时候,贫民区这条路上的行人们那怕其中有邪恶阵营的存在,也都是和一般人一样退到路旁看戏,可是金闪闪的侦测邪恶一出,这些邪恶阵营的观众们就现自己从观众变成了演员——同样的众所周知,一个圣骑士侦测邪恶之后通常不会放过任何出现在他眼中的邪恶目标,而邪恶阵营的目标们为了活下来,通常也会和圣骑士和他的同伴们拼个你死我活。

    这他喵的真是倒霉到家了,金闪闪你这是地图炮攻击啊!天生嘲讽脸是不是?!

    一边吐槽,玛索第一时间指住身后方向让小家伙跑去避难,同时左手拔出腰间的匕,右肘重重打在一个擒抱向自己的半身人脸上,全身红到紫的后者很显然是守序邪恶阵营,在被猫崽肘出一地鼻血的下一刻,匕顺着半身人的后脑扎了进去用力绞动了一圈,用半身人的尸体挡住飞向自己的两把短矛,玛索从腰后抽出沉|沦者的暴怒,同时尾巴顺出的飞斧直奔冲向自己的野蛮人下三路而去。

    野蛮人这种会走路的肌肉在境界解放之后有一个绰号叫‘不是+4伤不起’(游戏世界里神器+9、半神器+8、传奇+7,半传奇+6,高等魔法+5、魔法武器+4、附魔武器+3、精良武器+2、制式武器+1/白板),但这个时间段的野蛮人很显然不可能是境界解放的好手,因此白板飞斧很轻松地废了野蛮人的左腿。

    在这个大块头因为失去平衡而在玛索跟前摔倒并溅起大量污水,猫崽推开手里又中了一铅弹的半身人,将沉|沦者的暴怒捅进了野蛮人的背部——考虑到野蛮人的体质,猫崽选择的是胸部心脏要害打击。

    “玛索!当心你身后!”杏子转身,从脚下盗贼身上拔出杖枪的猫姑娘大喊道。

    玛索侧身让过身后劈过来的斧子,面对这位一脸穷凶极恶的矮人,猫崽一拳打在了他的鼻子上,吃痛的矮子骂骂咧咧的松开战斧柄,从腰间拔出一把匕和一支单管霰弹枪正要和玛索……已经从对手腰间掏出一把火枪的猫崽将手里家伙顶在了矮子额头上。

    寻短见是吧?猫爷爷成全你!

    把这矮子的脑壳打出一个漂亮的前孔后洞之后,玛索弃了火枪,从对手手中夺过匕和单管霰弹枪,转身一个肘击将命中准备偷袭自己的狗头人喉节上,下刻接着将匕捅进了他的脖子。

    伸手推倒正在为自己生命进行倒计时的所谓‘龙裔’,猫崽将手里的单管霰弹枪指向了冲向自己的狼人,手里拿着一把弯刀的后者身穿着一件破烂的皮甲,猫崽扣动了扳机,现这里面竟然装的是一独头弹,独头弹本来就有破甲效果,这只狼人立即就被打翻在地。

    狼人是第四次开放时出现的新种族,狼人有人的体质,在月圆之夜他们拥有无限的高回复能力,就算是心脏被穿刺也可以活下来,除非断或者使用银制武器,要不然它们就是无敌的(当然平常时候他们和普通人一样,就是回复能力比一般人种强1/3。)。狼人和猫人的关系因为草原精灵的存在而只是冷淡,大部份狼人族群被草原精灵们雇佣成为草原精灵商队的护卫,不过也有一些狼人因为各种原因而变的混乱而邪恶,这种在月圆之夜无法控制自己杀戮**的狼人被称为狂狼人。

    考虑到这条正在地上打滚哀号的大狗身上灵光是淡淡灰色(混乱中立阵营),玛索用草原精灵语警告道:“不想死就在地上躺着!圣骑士侦测邪恶,和你这条笨狗有屁事关系!别看到打架就瞎搀和!”

    这条大狗楞了一下,然后呜咽着抱住了大腿伤处,唬骗似乎成功了,这让从来没有对唬骗投入过任何点数的玛索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个时候可没有时间对此表什么感想,猫崽丢掉单管霰弹枪,从野蛮人的尸体上拔出沉|沦者的意志就冲向了正在围攻明恩她们的npnetbsp;   抽空看了一眼金闪闪,只见一大堆红紫灰黑的大老爷们与龄御姐把金闪闪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这等地图炮,还是让他自生自灭吧。

    带着这样的念头,玛索对着目标一刀横斩,面对传奇武器,目标身上的链甲与其主人一起被一刀四段。

    转势转身举刀过顶,乘着另一个半身人还在措手不及状态,猫崽很是熟练的劈飞了他的脑壳。

    “呸!这味道!我说你这猫崽能不能不要这么……呃,算了……”吐出溅进嘴里的脑花,看着到玛索把一个侏儒连人带刀砍成四截,卡多利完全没了脾气。

    正当猫崽把眼前最后一个白半精灵连人带刀分成上下两截之际,耳边突然传来明恩的声音:“玛索!过来帮姐姐们把这些杀不尽的狗头人给斩尽杀绝了!”

    好吧,看起来林家姐妹已经被她们身边的一群闪着红色灵光的狗头人给彻底激怒,如果没有记错,玛索记得明恩和明美最讨厌的就是狗……想到这里,猫崽连忙拖着沉|沦者的意志冲向那群狗头人,这群一看就是无赖混混的狗头人本来就已经被林家姐妹给锤的溃不成军,何况莫轻语的十字弓也是非常给力,因此玛索才砍飞第二颗狗头,彻底失去士气的狗头人们就呜咽着四散奔逃。

    “他好像还有救啊。”在莫轻语和圆保护下安然无恙的焰一手牵着那个小家伙,一手指着众多非主流组成的人堆,时不时的金闪闪就会用哀号与惨叫提示众人一个他还活着的事实。

    玛索:“真想让他就这么死掉啊……”

    面对猫崽的怨念,莫大团长轻轻拍了拍猫崽的脑袋:“小猫,阿光也不是故意的啊。”

    既然都这么说了,猫崽也就认命一般叹了一口气,正在猫崽准备和卡多利一起冲散这些家伙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扯着嗓子大喊一声:“城卫队来了!大家快跑!”

    正围攻金闪闪的这些家伙一听到有城卫队来了为立即做了鸟兽散,就连那条一直在地上装死的狼人也一下子跑的无影无踪,在贫民区能被侦测邪恶染红抹黑的哪个不是凶徒,城卫队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围攻有圣骑士在的团队更是一时半会有理说不清,谁不跑谁是傻子。

    玛索转身,正好看到一队城卫兵走过来,看着这队城卫兵中穿着镶板甲的女性队长走向自己,猫崽连忙将手里的家伙藏到身后,然后看了一眼鼻青脸肿的金闪闪,他的胸板甲有多处凹陷,皮甲下摆与整条皮裙裤更是如同年久失修的船帆一般,很显然受到了小个子盗贼的热情关注。

    金闪闪不愧是金闪闪,竟然能活下来……这命真硬。

    “你们这些外乡人!瞧瞧你们把这儿打扮的……”女性队长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踢开脚下的一条肠子:“像是地狱的一角啊!”

    “您好,城卫兵队长,我们与血手兄弟会成员生了冲突,他们绑架了一个草原精灵幼儿,而且我们的圣骑士队友在战斗的时候施放了一下侦测邪恶……”做为团长,莫轻语在这个时候理所当然的负责起对话工作:“您也应该知道,有些邪恶阵营的家伙总是喜欢藏在一些不受人待见的地方。”

    “我知道,不过你说你们与血手兄弟会因为一个草原精灵孩子而生了争执,我想问一下,你所说的草原精灵孩子在哪儿。”

    “他就在我队员的身后,队长,我必须就血手兄弟会涉嫌绑架草原精灵幼儿一事通知草原精灵商会和亚修比与帕罗恩斯特地区的草原精灵神殿长老会。”莫轻语指着圆身后的小家伙,连那些卫兵正以半包围的态式包抄己方都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