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三十三节:彼氏和彼女没故事
    桑恩兰小镇的玩家们,如今正在镇南的平原上挥洒汗水,一群绿皮地精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地盘,做为镇长的贵族老爷当然为此大雷霆,为了与帕罗恩斯特的交易货马车能够安全到站,他雇佣外乡人来解决这些地精——当然,为了不让这些狡猾的外乡人有机可乘,镇长老爷选择的是记件付费方式,每一颗地精脑袋都能够在镇子的卫队长那里换到二十个铜板,考虑到这些外乡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每天只要能一共交上五颗地精脑袋的玩家,都可以获得一枚银币的额外奖励。

    虽然在玛索眼里这奖励少的可怜,但是对于初期玩家们来说这已经是了不得的奖励了,而且地精们手里时不时就会有+1的简易魔法武器出现,所以玩家们从一开始就以高涨的热情送地精全家入土。

    “看,今天从帕罗恩斯特过来的交易货马车又到达了!”一个战士看着远处从雾海中冲出的马车喊道:“打完这一拨地精,咱们就回去交任务吧,”

    “咦,马车顶上好像有人呢。”拿着钉头锤,举着木盾的精灵牧师眼尖,看到了马车上的人影。

    然后孩子们般的合唱歌声也传了过来,夹杂着小提琴的激昂音符。

    “Iusedtoru1etheor1d,seaou1drisehenIgavetheord,nointhemorningIs1eepa1one,eepthestreetsIusedtoon。”

    “Iusedtoro11thedinetemy‘seyes,Listenasthenetotheo1dkingisdead!Long1ivetheking!"”

    “oneminuteIhe1dthekey,nextthea11erenetdIdiscoveredthatmynetpi11arsofsa1tandpi11arsofsand!”

    货马车很快来到了他们面前的大道上,马车背上的一只小猫崽与八个土妖精正在合唱《VivaLaVida》——这是一中古歌曲,前两年刚刚重现人间,是最近两年里最红极一时的流行音乐。

    “大家,午安!”猫崽一边拉着小提琴一边大笑着向着街道旁的众多玩家打完招呼,然后继续唱起歌词:“IhearJerusa1embe11saringing,Romannetg,Bemymirrormyordandshie1d,mymissionariesinaforeignfie1d,ForsomereasonInetneteveranhonestord,ThatahenIru1edtheor1d!”

    马车渐行渐远,留下掉了一地下巴的玩家。

    “该死的!那猫崽也是玩家!!”

    直到好一阵子,才有玩家大声吼了起来,然后下一秒,一支弩箭钉在了他的脑袋上。

    “可恶!这些地精又暴动了!”

    ……

    “你真是一个有趣的外乡猫崽。”在马车行的围栏外,站在玛索面前的那位尖顶折帽的土妖精笑着说道。

    “你们也唱的很好,合声的也很好。”玛索笑着伸手拍了拍一个小土妖精的小脑袋,猫崽从口袋里掏出七十枚银币:“来,这些是我给你们的奖励,拿去吧。”

    “谢谢!”这个小土妖精眉开眼笑的接过银币,和他的同伴们开始分享这些闪亮亮的银币。

    “慷慨的外乡猫崽,谢谢你对这些孩子的馈赠。”

    “那里,我有事要去办,所以道别吧。”

    “愿你走在佩恩·比赛德斯殿下指引你的正道上,外乡的猫崽。”这位很显然是长辈的土妖精说道。

    “也愿您与您的后辈们穿梭在自然织就的美丽大道上。”玛索微笑着回礼。

    这一大小七,很显然是长辈带着晚辈出来玩的土妖精就这么消失在了空气里,知道它们是开启了高等隐形的玛索将手里的小提琴收回背包,然后开始按着任务的地址,开始一家一家的找任务交付人了。

    找人的过程是枯燥而痛苦的,但是看到任务签上一个个完成签名,知道自己离目标越来越近的猫崽还是很开心的继续寻找着,直到最后一个任务——将小提琴送到城北小提琴家兰斯·奥塔的手中。

    兰斯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奥塔这个姓氏也没有在历代记的英雄榜中出现过,可以说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npc,但就是这样一位脸色苍白明显营养不良的半精灵吟游诗人,却在阵营大战的三次帕罗恩斯特地区防御战中大放光彩。

    一手长剑,一手号角,这位传奇吟游诗人在会战上不止一次的鼓舞着友方战团,更是数次在混战中用偷袭手段击杀敌方军团长,将攻时一击必杀,逃时千里远遁的猥琐风范挥的淋漓尽致。

    “午安,兰斯·奥塔先生,我来自帕罗恩斯特的冒险者公会,这是您在帕罗恩斯特商会订购的小提琴,请检验。”玛索用再标准不过的办事口吻说道,毕竟这个时候的兰斯·奥塔只是一个看起来默默无闻的落魄吟游诗人。

    比演技,哼哼,猫崽自认不会输于任何人。

    “的确是我定的小提琴……嗯,没有瑕疵,我签名了。”在猫崽递上来了收货单上签下他的名字,兰斯·奥塔弹了弹他身上的亚麻衫:“谢谢。”

    “奥塔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么就告辞了。”出于礼貌,猫崽往后退了两步,这才转身离开。

    做完了任务的猫崽向着小镇中央广场附近的公会走去——空手而回可不是玛索的风格,去公会当然是找一次同样是送货的任务回帕罗恩斯特。因此当猫崽从小巷中钻出来到广场北边的时候,正好看到附近一家旅馆门前相对无言的她与他们——一个茶的小个子草原精灵与各种男女之间的相对无言。

    奇怪,这个茶小个子草原精灵怎么看起来有些面善?

    这世上能够至猫于死地的大多都是好奇心,这一次也不例外,猫崽立即靠到了墙边开始偷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