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三十一节:蝴蝶效应(中)
    玛索接下来又选了鲨齿箭头模具——这是一种特种箭头,在中近距离上的射线平直,使它对付空旷地带的轻甲和无甲目标有很大优势。

    有了这些模具,玛索又选择买下了一个可拆卸的楠木弓握把和一根火蜥蜴筋制作的弓弦——短弓需要一定的工程学改造,前者以获得将羽箭更快投送出去的能力,而后者拉力更大,可以将箭矢投送的更远。

    “一共二十二枚金币加六个银币。”

    一手交钱,一手拿货,生意如此愉快,以至于玛索还收到了这个小家伙赠送的一个护目镜。

    简易护目镜

    物品种类:护目镜

    物品等级:白板

    物品阵营:中立

    坚固度:5

    属性:ac+1、装备时可有效免疫物理投掷类伤害导致的盲目效果(比如盗贼的掷沙或是盲目粉)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在付钱的时候,玛索有些好奇的问道。

    “卡尔,卡尔·铃音·贡布雷,猫先生,你叫什么呢。”小家伙直接报出了他的全名,这让玛索有些尴尬的连忙做出回应——在特尔善人那边,对一个陌生人说出全名代表的就是将陌生人当做朋友。

    “玛索,苏玛索。”

    “那么玛索先生,卡尔先走了。”交易完毕,这个自称卡尔·铃音·贡布雷的小家伙就驾驶着他的履带车消失在了前方道路的尽头,履带车是一种高工程坐骑,只要它的魔晶炉一直运转,它就是一匹永远不知疲惫的钢铁坐骑。

    玛索重新躺回了马车顶部,先调整好羽箭袋,将它的活动扣挂到自己的右侧腰间,然后楠木弓握把换掉了白板短弓上的默认握把,接着将弓弦换上,完成了一切准备工作,这把短弓就变成了+1精致短弓。

    考虑到赶路期间的枯燥,猫崽将系统调整为遭遇战时游戏头盔出警报,然后就脱下了游戏头盔——这是游戏头盔的一种优势。

    玛索挣扎着将自己从躺椅挪到了飘浮躺椅上,将游戏头盔放到怀里,然后操作着它来到了楼下——算时间的话,明美和明恩也差不多该到了,虽然猫崽觉得林伯父那种死脑筋的男人应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姑娘过来,不过考虑上辈子明美和明恩时常来喜翠庄长住,想来林伯父的行动应该是以破产告终了。

    来到楼下的旅馆大堂,猫崽有些惊讶的看到绪花正带着民子与菜子站在门口。

    “绪花,你们怎么在门口。”

    “林家刚刚来预定说是全家都要来火星渡假期,这可是大金主,老板娘让我们在这儿接待一下。”

    绪花的回答让玛索有些目瞪口呆,因为从来没有见到过林家姐妹的行动如此快,于是猫崽干脆也飘出门口等着,没过多久就看到一艘大型交通艇在喜翠庄的专用停机坪附近开始进场,看着艇身上的‘林氏’二字,猫崽怎么也想不通这对姑娘是用了什么办法才能够连自家老爸都拖过来。

    等到交通艇停下,玛索就看到了那位胖子林伯父,只见这个一米八个头的胖子脸上架着墨镜,穿着一身沙滩T恤和短裤,一手抱着自家老婆一手拿着一个行李箱就这么风轻云淡的走了下来。

    喵了个咪的,难怪当年公会里提到这个胖子的时候,众口一致的羡慕妒忌恨,看着坐在胖子左手胳膊上那又小巧又精致的夫人,那漂亮的黑色长与大眼睛,还有那红唇白齿……如何不让人羡慕妒忌恨。

    “这不是潘叔的小猫孙儿吗。”在自家丈夫抱着经历猫崽身边的时候,这位夫人笑着开了口。

    “林伯母好,林伯父好。”猫崽考虑了一下,决定先捧林夫人的精致小脚,毕竟以猫崽的见解,林家最后拍板的肯定是伯母没错。

    “玛索啊,林叔先进去开房,我家女儿在后面。”林家叔叔还是那么冷淡,不过对于玛索来说,这位能够和他开口就已经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所以猫崽几乎是立即笑着点头:“林伯父请进。”,一脸的职业表情——从根本上来说,猫崽现在也是喜翠庄的一员。

    “玛索,掰掰。”被抱走的林夫人对着猫崽挥手道别。

    猫崽自然是微笑回应,目送两位进了大门,这才扭头看着正从交通艇上往下面搬出一堆行李的两位姑娘,幸好民子已经开着行李车迎了上去。

    “你们怎么说通你爸的。”等到民子将行李都放到车上开走,猫崽这才和两个姑娘开口。

    “我们做了一次非常愉快的交易。”明美微笑着回答道。

    猫崽思考了一下,决定不再追问这交易到是什么一个具体内容,因为有些秘密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的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猫崽的外婆苏伦特氏在听说了林家开两个房间,准备整个夏日都在旅馆长期居住之后,特意她们打了一个八折优惠。

    以玛索对自家外婆的了解,能够让苏伦特家的铁母鸡(母亲的口气)给客人打折,那一天的太阳一定是从西边出来的。当然,玛索对太阳到底从火星地平线的哪一边出来不感兴趣,对于猫崽来说,姑娘能够天天给自己喂食,那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

    林正德很是满意的在房间里转了两圈,虽然自家老父的节操被女儿卖了个干净,可至少女儿们也完成了承诺,本来因为资助从前恋人而和孩子他妈而陷入冰点整整十年的关系总算是有了松动,老婆又一次能够让自己抱在胳膊上,这让宝刀未老的胖子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自家老婆从浴室里出来。

    至于自己家女儿和猫崽是上下层的关系……谁管那熊孩子呢,林正德这一路上已经想开了,当年自家老婆就是背着家里和自己珠胎暗结,有了孩子之后又是贵人相助,这才逼得老婆娘家不得不承认林正德的身份。如今想来……只不过是历史重复了一个轮回,只不过这一次,他的角色从当年无助的年轻人变成了如今不甘女儿走了错路的老父。

    林正德觉得男人这种生物,一米八的胖子也好,一米二的萌物也罢,无论是碳基还是硅基,不管是左旋还是右转,总是在重复着同样的错误。

    还记得,在上艇的时候自己这个老父问过自家一对女儿中的妹妹,为何她们总是向着那只猫崽,而不是别的同龄人,妹妹回想了一下,用严肃的口气做的回答。

    ‘我和姐姐过誓,要好好照顾小时候见到的那只可怜猫崽,让他不再看着操场上玩耍的同龄人长嘘短叹……事到如今已有十五年了,父亲,箴言要用誓来守,我与姐姐也不是破约之人,所以请不再多言,我们会坚守我们的誓约,直至世界末日,直至那只猫崽……不再要我们姐妹。’

    哎,这女生外向做父亲的早应该明白才对,只要这猫崽儿能对自家女儿好,林正德当然也能够捏着鼻子认了。可要一听自家女儿所说的,要是有朝一日这只猫崽敢对不起他的这对女儿,曾经的装甲突击兵格斗优秀奖获得者敢以自己的性命誓,一定会狠狠的教训这猫崽儿一顿。

    “正德在吗。”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林正德连忙过去开门,拉开木门的胖子伸手做了个请:“老板娘,您倒是有空啊。”

    “你们两口子可是好久没来过了,看起来关系休复了啊。”猫崽的外婆并没有走进房间,她只是和林正德这么面对面的站着:“我听说你上次的事情,没想到竟然十年之后的今天还能有转机。”

    “呃……这个啊,还不是我家那两个熊孩子。”在这位面前,林有德也没有掩护什么,一五一十的将情况一说,立即引得老板娘一阵唏嘘。

    “不过,说起来,你还得感谢她们吧。”

    “也是啊,当年因为一时心软,结果把琳都气坏了身子……如今能合好,也是万幸了。”

    “可莫在辜负了。”

    “老板娘说的是。”林正德虽然对猫崽没好观感,但至少这位老板娘可是在当年帮过他的,因此对于她的言语,林正德很是接受。

    “那我先走了,这条走廊的客厅就你一家住人,我已经吩咐下面的孩子们,不会让闲人过来打扰的。”老板娘笑着伸手拍了拍林正德的肩膀。

    “我都知道,您说的是。”林正德点头称是,目送老板娘离开的胖子满心感谢——看起来用不着等到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