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二十六节:救赎与宽恕
    姑娘们说要下线那就下了,于是猫崽一个人无事可做的站在旅馆门口呆,现在的帕罗恩斯特正被午间的阳光所统治,不过这点儿阳光这可不会阻止玩家们的兴致,城里各处都有玩家的身影,玛索走出旅馆就碰到了正在街边站着的李三江。

    “啊,猫崽,你怎么在这儿,明美和明恩呢。”李三江笑着与猫崽玛索打起招呼。

    “她们说要搬家。”猫崽吐了个槽,然后看了一眼李三江身后空荡荡的街道:“你的队友们呢。”

    “他们已经下副本了,我刚上线……对了,要不来我们团玩玩,反正许小诗还有事呢。”挖墙角的言语说到这儿,李三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四周。

    就在玛索思考要不要接受邀请时,却意外的听到了从街道远方传来的清脆马蹄声,于是猫崽扭头看着蹄声的传来方向——以猫崽的聆听技能可以分辨出这应该是金丝雀平原出产的安蒂斯宝马。

    这是一种非常优秀的战马,有着极强的冲刺度与耐力,以玩家的眼光来看,这就是一‘辆’由肌肉组成的重型‘坦克’。而在它的蹄音中间,还有一个……6行鸟的声音,很轻,但是玛索敢肯定没有听错。

    “安蒂斯宝马和6行鸟,我的天,这两个npc身上的装备帅暴了。”

    做为一个战士的李三江在看到骑手与马匹时也辩识出了种类。

    李三江的表现猫崽当然知道——玩战士的玩家,十有**都是为了最终骑上漂亮健壮的高级战马而选择了战士这个基础职业,而能够拥有安蒂斯宝马的玩家毕竟只是少数,因为这种出产于金丝雀王国的战马通常只提供给光明圣骑士与至善圣骑士,只有少量安蒂斯宝马提供给游击骑士团或是别的组织。

    ……等等,游击骑士团!

    看着比人还高的安蒂斯宝马与它的人类骑手、还有跟在它身后的金色6行鸟上穿着全套圣骑士板甲的狗头人一起停在了自己面前,玛索突然觉得流年不利这四个字是不是专门为他而设计的——人类骑手有着一件合适而贴身的锁环甲,双剑交叉在腰后,再标准不过的游击骑士打扮。

    有着苍老容貌的他低下身子看着街边的猫崽等人。

    “玛索,玛索·苏,是你的名字吗,小猫崽。”

    “呃,我是玛索·苏,您好,长辈。”

    玛索满脸尴尬的低头行了一礼,同时心想这现世的报应可来的真快,这位不就是游击骑士团最传奇的风暴骑士撒磐·钢铁之子吗。

    这位老人翻身下鞍,根本没有老人的僵硬身手,倒像是一个久经战阵的年轻人。

    “猫崽,陪我走走。”

    说完,也不等猫崽说些什么,就转身迈开了步子。

    玛索示意李三江不要担心,然后跟在了老长辈的身后,而狗头人骑士操控着它的6行鸟座骑走到了猫崽身边。

    “尤达,尤达·奥理斯,我听帕罗恩斯特的领主说过,城外的那个背叛者的级是你砍下来的,对吗。”

    这位传奇圣骑士会说一口流利的通用语,在玛索的眼里,这位尤达·奥理斯是狗头人巡游圣骑士中的传奇人物,他出生在位面大战时代,在年幼的时候,他所在的部落来了一群不之客,而尤达也碰到了它的领路人——隆纳尔·丹恩。

    这位龙与美人的圣骑士教它学会了虔诚,教它使用长剑,教它高呼坚守之主的姓氏,教它用信仰带领着狗头人军团加入了生者对抗死亡军团的战争……如今的尤达·奥理斯不但是传奇圣骑士,更是一位深受神恩的坚守之主神仆。

    “是的,尤达大师,我战胜了它。”对于这位已经活了数百年的传奇角色,玛索向它致以最高的敬意,这是倾向善良的猫崽唯一应该做的。

    “说起来我要感谢你,猫崽,你帮我解决了这个背叛者,让我的剑不至于染上同胞的血。”说到同胞二字,尤达叹了一口气,掀开了头盔护面的他用金色的双瞳看着玛索:“猫崽,我和勃劳根领主谈过,他同意由我来代替他颁你的奖励,所以在撒磐阁下考验过你之后,我会亲自将奖励交给你。”

    “那真是麻烦您了。”玛索点了点头,长辈这么说其实就是在提醒他,这条小命肯定是可以保住……只不过死罪可免,能不能逃开活罪,那就要看猫崽自己的本事了。

    有了这一层提醒,当撒磐·钢铁之子在街道尽头的帕罗恩斯特南方广场前停下脚步时,玛索也停下了脚步。

    “小猫崽,十字弓用的不错。”转过身,这位传奇游击骑士已经收起了笑容,老长者一脸严肃的看着猫崽:“手段不错,技术不错,运气也不错,风暴打乱了港口区的元素排列,就连法师的时间回溯也只能看到最后一个半身人被钉死的画面,要不是佩恩找上我,我根本不会相信这件事情会是你做的。”

    也就是您这样的怪物才有资格直呼真神名讳,玛索腹诽着这位传奇老人,同时腼腆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机缘巧合下听说盗贼公会的行动。”

    “崔兰观看过你的杀戮行动,他说你做的不错,寂静而高效的杀戮,像极了我们的一位友人。”

    “佩恩殿下也是这么说的。”猫崽继续着他的腼腆,同时不得不承认那位崔兰·恩斯特不愧是传奇级的德鲁伊偷窥狂。

    “猫崽,你的姓氏是从哪儿继承的。”撒磐·钢铁之子看着玛索问道。

    “我是从母亲那儿继承到了这个姓氏。”猫崽眉头轻皱……奇怪,这个npc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因为你的模样让我想起了往日的一位友人,那是一段活在血泊中的青葱岁月,也是一本名为杀戮的可悲日记,回忆的美好总是让人陶醉,直到亚修比城下,我与我的妹妹为了彼此的信念互相挥剑……”双手按到剑柄之上,这位传奇游击骑士拔出了腰后两把长剑:“拔出你的武器,猫崽,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资格获得来自佩恩的救赎。”

    尊敬的玩家,传奇游击骑士邀请您进行一次公平决斗,您无法拒绝这次决斗,同时你必须在这次决斗中获胜或是幸存,才能够获得传奇游击骑士撒磐·钢铁之子的宽恕,否则您的游击骑士团声望将会永远为厌恶。

    “长辈,您觉得晚辈可以打倒您吗。”猫崽腼腆的用手指挠了挠自己的小脸,看了一圈四周,非常多的玩家正看着这一场好戏。

    “这是一场公平决斗,你可以在这场决斗中获得与我一样的能力……举起你的武器,猫崽。”撒磐将手里的长剑交叉至于胸前,这是游击骑士在决斗时向对手表示敬意的仪式:“让我见识一下你的信念吧。”

    这位长辈已经准备好,玛索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只能通过战斗解决这一切,游击骑士团的声望非常重要,猫崽不可能接受被厌恶的结局。

    “如您所愿,长辈,愿游击骑士的自由意志引领着您走向胜利。”拔出沉|沦者的意志,玛索将它平举在身前,整个身体与刀尖一起微微压向前方。

    “也愿风暴之主佩恩·比赛德斯的元素威势助你劈荆斩棘。”

    下一刻,玛索用手中的刀柄末端的扣环架住了劈向自己的长剑,完全进入状态的猫崽侧身闪过另一把长剑的斩击,同时将手中沉|沦者的意志推向了撒磐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