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十七节:无人称颂
    由明恩带路,玛索跟在她的身后前往副本。

    说到副本,就不得不提到整个游戏的进程,第一次开放的时间属于位面大战年代,整个世界都在战火中,因此整个游戏的副本并不多,当年的寒武纪也没有开副本的意思,玩家们对此虽然有抱怨,但是席卷整个大6的位面大战依然提供给玩家们最真实的战争。

    第二次开放的时代有着和平的大背景,直到这时,副本才开始走进玩家们的视线,其中最引玩家兴趣的就是穿梭时光回到亚修比战役的巨型副本,当然也有很多别的副本。

    就这样,到第五次开放的时候,整个大6上已经到处都有副本的痕迹,旧时开放过的副本有些需要‘特殊钥匙’才能开启,而有些需要相应阵营才能进入,只有新制作的副本才不需要任何特殊钥匙或是阵营就可以进入——比如说玛索现在要进入的阴暗巢穴,就是这样一个全新的副本。

    这个副本位于帕罗恩斯特以北,在一处小海湾内,阴暗巢穴是一伙海盗的藏身所,同时也是整个帕罗恩斯特地区唯一一个无等级限制的新手副本。

    所以当玛索和明恩来到海滩上的时候,这片海滩早已经人满为患,曾经霸占这片海滩的海滩蟹如今已经变成了濒危物种,一些玩家团队中负责烹饪的队员甚至在现场煮起蟹肉。

    明恩和玛索穿行在人堆里,因为胸前有着苍穹之剑的胸章,所以也没有受到什么刁难,其间玛索还看到了月冥星公会的一队玩家。

    “月冥星的人也开始开荒了吗。”明恩也看到了那支队伍。

    “他们是什么公会。”玛索当然知道月冥星公会的底子,这只不过是为了有理由和明恩说话。

    “他们啊,和我们一样,都是中型公会,不过他们不是荣光联盟的,而是神圣联盟的。”

    神圣联盟和荣光联盟一样,都是一个巨型公会联盟,不过他们大部份公会都选择在南边的沙安半精灵国度和中央山脉中部的绿森王国,月冥星公会楞是选择帕罗恩斯特,要知道亚修比王国与金丝雀王国可是荣光联盟的地盘,而且帕罗恩斯特在沿海区域,可以说是整个联盟最核心的区域,满地都是荣光联盟的公会。

    真是不知道那个德裔野蛮人会长到底是是脑袋进了水,还是吃了什么坏东西。

    “别管他们,我们走吧。”明恩说完,伸手抓着玛索的手儿。

    来到阴暗巢穴的入口,这里的玩家大多都是散兵——也就是没有加入公会的单身玩家,他们不是在组队中,就是在等待友人。

    明恩是牧师,又是草原精灵,所以很多散兵团队都向她出了邀请,但是都被明恩以团队正在副本里的名义拒绝了。

    在副本入口,明恩与玛索自动加入了许小诗的团队——公会精英团的好处,精英团成员只要来到团长所在的副本门口,就可以直接进入团队。

    既然已经进入团队,明恩带着玛索走向了副本,这个走廊有着一个旋转的光幕,旋涡遮盖了它身后的景色,当玛索接触到光幕的刹那,他身边的所有景色都变成了黑白,整个走廊变的没有任何光彩,整个世界只剩下了黑与白的色彩。

    直到玛索又往前面走了几步,光、暗与色彩这才回到他的身边。

    阴暗巢穴是一个半封闭的副本,在副本的前面半段由一大段并不宽敞的走廊和两个个小型溶洞组成,海盗们通过这条通道将战利品转手他人,同时这条走廊和小溶洞也可以帮助他们对抗从6地而来的攻击,而副本的后半段是一个巨型溶洞,有两艘海盗船停靠在洞内的小海湾里,玩家们只要能杀进营地,干掉船长和大副就可以获得丰厚的金币与财物奖励,同时船长和大副也会掉落一些不错的装备。

    当然这些玛索都知道,而别人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龙与美人’冒险团已经在十几个小时之前就打通了普通难度的阴暗巢穴——玛索对这个冒险团非常了解,因为它太有名望了。

    第一次开放的时候,龙与美人冒险团在侏儒团长的带领下从北地一路杀到亚修比城下,虽然有一小半成员战死在亚修比战役中,但是初代冒险团成员的无畏表现却是被一代代的npnetbsp;   而第二次开放,虽然龙与美人冒险团的侏儒团长与某位被称之为人生赢家的圣骑士等成员的退出减弱了团队实力,但是新团长法师莲娜等人依然还在,她们开始扩招人员,不过冒险团成员们都信奉宁缺毋滥,因此冒险团人数通常都被保持在二十至三十人之间。

    龙与美人冒险团一直致力于维护无辜良善的权益,他们都是精英玩家,这个游戏中至少有六位传奇和三位上神在没有变成npc之前是龙与美人冒险团的历届成员,而为无辜良善最终战死的历届冒险团成员更是数以倍计。

    喜欢善良阵营,或是喜欢扮演救世主这一类善良角色的玩家们都以能够成为龙与美人冒险团的成员为荣,因为这是一个游戏中的所有善良阵营npc们一直传颂的传奇团队,与传奇并肩作战,听起来又帅又给力。

    玛索虽然没有救世主这样的心思,但是考虑到龙与美人冒险团里都是精英玩家,这对猫崽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不过玛索不想和明恩与明美分离,猫崽不可能丢下她们。

    “看,小诗他们在那边。”在游戏里,明恩的草原精灵有灰暗视觉,她指着走廊的远方说道。

    当然,猫崽的黑暗视觉更利害,灰暗视觉只能看清4o码的地方,而猫崽可以清晰的看清8o码内的一切,也可以辩出12o码内的移动物体,同时每一个感知属性加值还可以获得额外五码可辩与可视距离。

    所以玛索很清楚的看到前方的小溶洞里,自己的队友们正在一段天然石垣后与一批海盗互相射击,弩矢、羽箭、魔法飞弹、投掷武器和弹丸在空气中横冲直撞,时不时就有海盗或是玩家倒下——当然,现在副本的海盗等级偏低,而玩家等级显然对普通难度的海盗有压制,所以团队成员中最倒霉的一个也只是受了些伤,在牧师的帮助下很快就生龙活虎的继续战斗了。

    明恩与玛索的加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警惕,因为副本里玩家可以打开雷达,很轻易就能知道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的主人是谁。

    明美倒是转身对着猫崽笑了笑,而许小诗在对着海盗方搂火后,扭头对着猫崽和明恩招了招手:“你们怎么来了。”

    “玛索说要来看一看副本里的情况。”明恩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支卡宾猎枪,这种短管猎枪经过改造,由弹舱供弹杆杠模式变成弹匣供弹半自动模式,这是为了弥补草原精灵玩家体质过低的劣势,所以她们天生自带火枪专精和工程学专精,可以对自己手中的小型火枪进行改造。

    “也好,玛索,我对你的飞斧技术是绝对放心了,所以你自由攻击,不过要记得优先攻击对方的施法职业。”许小诗看着玛索说道。

    “明白了。”玛索点了点头。

    溶洞里并没有多少光线,只有穹顶的一个空洞里有光透入,正好照在溶洞中央,而洞的两侧都有石垣,因此如果任何一方动冲锋,就会将已方暴露在明处,这肯定会招来毁灭性的打击——之前公会第二精英团已经为此付出过灭团的代价。

    这些家伙太过自信,觉得对方的攻击根本没有任何准头,可是他们忘了他们当时是在阴暗中的石垣后,结果当他们冲出石垣之后立即受到了弩箭们的热烈欢迎,全团二十二个玩家在受到第一波弩箭攻击时就战死十二个。

    所以,现在玩家们把这个溶洞称之为门神区,意思就是想要获得副本最后的奖励,第一关就是要通过这里。

    “我就奇怪了,龙与美人冒险团怎么过的这里。”郭龙套的声音在黑暗中响了起来。

    对此明恩表了自己的看法:“草原精灵、猫人还有一些种族都有黑暗视觉或灰暗视觉,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对面,龙与美人冒险团打门神区的时候全都是草原精灵、小猫人和大猫人。”

    其实还有一点姑娘儿没有现,玛索当然知道——龙与美人冒险团的火枪手从来不在一个位置射击过两次。

    火枪的伤害高,射程远,但是它们的声光|气场实在过于强烈,由其是在黑暗之中,你只要开一枪,对手就会立即警觉,而且枪口焰会彻底暴露射手位置。

    游戏一开始根本没有任何消焰器,现实世界的武器早已进化成激光、电浆和高斯武器,由其地球联邦还曾经差一点被虫人灭绝,一些民族和绝大多数文化都被战火摧毁,如今的玩家们就是在军事博物馆里也找到不任何关于火药武器的信息。而外星文明的玩家早在两个千年之前就在使用高斯类武器,他们也不清楚如何减少枪口焰,直到第五个游戏年,游戏里一队由各种族玩家组成的火枪研究所才制作出一根带消焰口的枪管,但这也只能减少约5o%的枪口焰,眼尖或是感知高的玩家还是可以观察出射手方位。

    当然,投掷武器没有枪口焰这个问题,石垣后面的猫崽探出半个脑袋打量着对面,他很快就注意到了自己面对的海盗阵线里一个傻大胆竟然站姿拉弓,于是玛索用尾巴甩出了飞斧。

    飞斧在穿过了近三十码的距离后,正中傻大胆胸口,新手区副本普通难度的海盗杂兵是不可能着甲的,所以玛索很满意的看到对方惨叫着倒在了石垣后,而猫崽的战绩栏里又多了一个倒霉蛋。

    缩回脑袋,猫崽往一边移动了一段距离——安全第一,虽然是普通难度,但是npc还是会根据飞斧的飞行轨迹大致推算出敌方目标并进行反击,虽然有阴影可做掩护,可是猫崽不想变成死耗子,那多丢脸啊。

    等了一会儿,玛索又偷偷摸摸的探出脑袋,打量了一番对面的情况,同时猫尾巴从身侧的飞斧袋里卷出一把飞斧,最终,猫崽将一个矮人海盗当做了自己的目标——虽然矮人一般都住在山里与矿石和铁砧为伍,但是也有一些特立独行的矮人喜欢冒险的生活,而海盗生活显然非常的‘刺激’。

    飞斧飞过了与先行同伴相等的距离,最终破开了矮人脑袋上的海盗帽,正中脑门的一击必杀立即就让玛索立即获得了一条系统消息——尊敬的玩家,您的这次击杀获得了进入投掷武器排行榜的机会,请问是否要隐藏姓名。

    当然不需要隐藏。

    玛索现在要的就是快建立起自己在投掷武器方面的威望,让整个公会、甚至是荣光联盟乃至整个游戏界都知道他玛索是一个投掷高手。只有这样,当玛索使用其它武器偷袭暗杀的时候,才不会有人想起他——玩家总会有一些思维上的惯性,总是觉得一个专精于一种投射武器的玩家,就不太可能熟练掌握其他投射武器。

    但是没有人知道玛索却为此付出了多少额外努力,也没有人知道玛索为了不成为负担而付出的血与汗……当然,也不需要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