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十六节:交响诗篇
    “明恩要回去了,玛索你记得上线,再过一会儿就要下副本呢。”

    “嗯,路上小心。”

    玛索不能走路,只能目送这姑娘召唤交通艇,让它的尾舷对准了窗户,然后这姑娘儿直接翻窗爬进了交通艇尾部的乘员舱,全程注视的玛索不禁脸红——因为这姑娘在翻窗的时候恰好窗外有风吹过,于是猫崽看到了一小块蓝白条纹布料、边缘丝带绑成的蝴蝶结与那一片眩目的雪白组成的美景。

    等到站到在交通艇乘员舱里,望着玛索的明恩对着猫崽挥了挥的手:“线上见,玛索。”

    “线上见。”猫崽也对明恩招了招手。

    等到交通艇乘员舱舱门闭合并离开窗口,玛索这才倒在了靠垫上,回忆了一番刚刚的美景之后,猫崽终于拿起游戏头盔,将它扣到了自己脑袋上。

    毕竟……已经过了依靠脑内补完就能活下去的年纪。

    …………

    从旅馆的地铺上坐起身,猫崽非常满足着地打了个哈欠,然后站起来走向衣架——游戏里睡觉/下线的时候总要是脱下装备,合衣而睡的唯一后果就是有机率获得一个‘睡眠不佳’的不利效果(debuff),具体一点儿就是因为没睡好,玩家的反射鉴定-4,意志鉴定-4。

    套上萨满皮袍,将轻质钉头锤别到腰间,穿上飞爪护臂,玛索走到床边,明恩还没有上线,因此游戏里的姑娘儿还在睡,玛索低下头用额头触碰了一下她的额头,这才转身走向了房门。

    推开房门,玛索走向了通往酒吧一楼大厅的楼道阶梯。

    “看,我们的猫崽英雄来了。”在玛索走下来的时候,眼尖的白眉长辈已经现了猫崽,正拿着酒杯的老矮人立即大笑了起来:“小家伙!来一杯吗!”

    “嗝,老白眉,猫崽还未成年吧。”在他身边的女法师艾斯基摩打了一个酒嗝:“那怕是游戏里,给未成年人喂酒也是……嗝,也是犯罪啊。”

    “嗯……这个我倒是忘了,那个谁!给猫崽点一杯牛奶!”老长辈看起来有些醉了,指着詹姆斯的他竟然没说出名字。

    对此詹姆斯也不得不笑着点了点头,等到玛索走下楼梯,坐到长椅空位上的时候,这位希舍尔裔的战士将一杯牛奶放到了猫崽面前:“干的好,猫崽。”,詹姆斯给玛索竖起了大拇指。

    “谢谢。”

    “客气了,长辈今天可是真的高兴,我从小就认识长辈,却是直到今天才看到他因为高兴而喝醉了。”詹姆斯用手拨弄了一下自己遗传自母亲的金。

    话说回来啊,玛索见过詹姆斯的父母,他的地球人父亲是一位很帅的黑美男子,而且还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实力派演员,不过詹姆斯父亲一般能接到的影片都是B级片——也是没办法啊,谁让詹姆斯的父亲有了家室,这年头的追星少女们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有家室的中年演星,因此那怕演技再高,也接不了多少大制作影片,不过玛索看过詹姆斯父亲出演的战争电影《细细的红线:最后的守卫者》——这是一部描写一百多年前地球人与虫人战争的故事,也是一部从观众到影评人都一致认为除了詹姆斯父亲一个人在狂飙演技之外一无是处的B级片。

    “啊,詹姆斯,你认识长辈吗。”

    “小的时候我父亲……应该说是我们家还没有搬到一号坑的时候,长辈是我们的邻居,他是一位非常不错的老好人,总是做葱花饼给公寓里的我们这些孩子。”詹姆斯很显然还不想说出自己父亲的身份,毕竟猫崽熟悉他是一回事,而他并不熟悉猫崽却是另一回事。

    “原来如此,长辈真是慈祥。”玛索喝了一口牛奶,然后看了看周围,现在座的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别无他人:“对了,其他人呢。”

    “药品到位了,所以小诗带着其他人先过去尝试一下副本的王之前的小怪。”詹姆斯坐到了他自己的位置上。

    玛索继续追问:“那为什么没有叫上我们。”

    “那是因为我们是高手啊,高手就是那种不需要事先练习,就可以做出完美表现的人。”艾斯基摩笑着指着玛索:“猫崽,你的表现我们都看在了眼里,你现在已经排在投掷击杀排行榜的霸主了。”

    “是吗……”玛索闻言打开了游戏内置的排行榜——他当然知道排行榜,而且在击杀盗贼公会六个倒霉蛋的时候就特意选择了隐藏身份。

    排行榜支持独立隐藏身份,所以现在十字弓/弩击杀榜上一排六个隐藏身份,玛索觉得现在还好说,等第一周满了,玩家们现前六个击杀是连贯的时候……说实话,以玛索有些贫乏的想像力,的确无法想像玩家们到时候会有多少的疯狂。

    当然,他们要疯狂那是他们的事情,玛索信奉的是高调做事,低调做猫。

    “对了,你要不要去副本看看。”詹姆斯看着玛索问道:“虽然我觉得你技术不错,但是我想你大概擅长于单打,我建议你还是去看看团体协作,这样的话到晚上副本的时候,你就可以积累足够的团体协作经验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要等明恩上线。”玛索说到,猫崽总不能把明恩一个人丢在旅馆里。

    “也对,我听明恩说过,她带了饺子做为你的午饭,对吧。”詹姆斯托着自己的下巴,很是难得的笑了笑:“你真是一个幸福的猫崽。”

    “你们的关系不错。”玛索笑着说道——当然了,明恩和詹姆斯是邻居,林家和雷诺家在同一个小区,他们别墅东西墙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大概12o米左右。

    “没错,因为我们是邻居啊。”詹姆斯继续着他的笑容,希舍尔人的刻板也无法遮掩他此刻的好心情:“说起来,读大学的时候我有见过你,我记得你是特招生,战舰指挥官专业对吧。”

    “是,我是特招生,你也知道我的腿有问题,所以我干脆报了战舰指挥官专业。”玛索点了点头,要知道宇宙可不是什么安全的游乐场,百年前地球联邦差一点儿就被一大窝虫子给灭了,因此如今的地球联邦大学生需要同步成为军校预备役生,不过因为腿疾,联邦6军是不可能要猫崽的,而因为明美和明恩被收为战舰指挥官,所以猫崽干脆也报了这个专业。

    玛索腿不好,但是脑袋瓜儿绝对好用,所以成功通过了笔试,地球联邦宇宙军的6战队大兵和战舰管损班的家伙们给战舰们起了一个既大俗又大雅的艺名:宇宙棺材,所以联邦宇宙军的长官们也不在意猫崽的腿是不是能用——他们要的就是指挥官的那颗脑袋。

    当然,地球联邦也有一个规定,那就是非特殊情况下(比如说被全面侵略、或是生全面战争)独子不得服兵役,所以玛索在读完大学之后就被转成了预备役,至于林家双胞胎被转成预备役,那完全是因为在她们前面至少还有六百万前辈等着成为一位战舰指挥官——这是和平年代的通病,如果没有差错,林家姑娘这辈子也别想成为一位货真价实的战舰指挥官了。

    “对了,你呢,詹姆斯。”玛索明知故问道。

    “我是6战队的,白然一级上将的三二九装甲突击兵红翡翠战团成员,预备役少尉。”说到自己所在的这个6战队,詹姆斯一脸的自豪,玛索当然知道他的自豪从何而来——白然一级上将可是旧人虫战争时代最著名的6战队指挥官,他是整个三十年战争中红翡翠战团唯二生存的第一代成员,而整个地球联邦6军里,一共只有三个第一代成员活到战后。

    直到今天,报名参加6战队的年轻人依然以成为三二九装甲突击兵战团的一员而自豪,为了进入三二九战团,每一年的大学新兵们都会自以学校为单位组织起来,为了战团一个分团单位的入伍名额,这些家伙从现实斗殴到虚拟训练器中的死斗一应俱全。

    这些天不怕地不怕,脑壳里都长肌肉的6战队新兵们在最近这些年里都快将月球宪兵队的头头脑脑们给逼疯了。

    “真利害,我听说过三二九联队,真可惜我的腿不能动。”玛索是真心的佩服詹姆斯。

    “说实话,你的腿有用也不应该来6战队,我觉得你的脑袋明显比你的腿有用。”詹姆斯说道:“战舰指挥官笔试可不是什么什么人都能获得优秀的。”

    “啊,我知道了,一定是明恩和你说过我的成绩。”正说到这里,猫崽敏锐的听觉侦测到楼上传来的脚步声,猫崽侧身仰头,两秒之后穿着牧师皮袍的明恩正好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口。

    “我回来了!”姑娘儿对着在坐的各位笑了起来。

    “欢迎回来。”玛索做出了理所当然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