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十二节:猫和狗的恩怨(中)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一瞬间玛索如此想到,选择性遗忘了自己曾经对着另一只狗头人萨满搂火的萨满猫崽正用力搅拌着手里的破甲锥——被掐住脖子的同时,猫崽就已经拔出腰间的破甲锥,肉搏战一向血腥,何况是猫狗之间的恶斗,狗头人萨满身上的这件锁甲眼很是细密,不过面对猫崽手里的破甲锥,只有一层的粗糙锁甲是绝对不可能挡住它的。

    再加上猫崽选择的位置——从右胸侧面横着刺入,就算这狗头人的心脏长反了,以破甲锥的长度也足够在它左边的心脏上打一个眼,何况从伤势来看这狗头人萨满的心脏还是很安份的长在了右侧胸腔中,于是施暴者变成了受害者,掐着猫崽脖子的双手很快就失去了力量。

    推开身上已经出气多过入气的狗头人萨满,玛索从一旁抄起白眉的猎枪,一枪托打在坐在白眉身上的狗头人战士后脑上——这条恶狗正想要把匕刺入白眉的心窝里。

    一脚将它从白眉身上踢开,猫崽心急火燎的举起枪,用枪托一下又一下的重击狗头人战士的脑壳,直到系统显示眼前的狗头人因为大量的碾压淤伤造成颅内大出血——这代表这个狗头人死定了。

    “小猫崽,你要去哪儿!”捂着受伤的胳膊,白眉看着跑向远处掩体的猫崽。

    “去帮一帮别人!”猫崽一边回答一边抄起地上尸体手中断了一半的细剑,面对冲向自己的狗头人,猫崽用左手的拳刃护臂挡住了劈向自己面门的长剑,同时右手也送出了自己手中的断细剑,因为小猫人比狗头人身高差不多,因此玛索手中的断细剑很是舒服的贴着狗头人的下巴捅进了它的脑壳,断细剑穿透了下颌骨柔软的皮肤与肌肉,并在猫崽的力量带动下直接穿入了颅骨。

    推着面前这个正在抽搐的狗头人跑动,用它挡下了一支弩矢的玛索将手里的狗肉盾牌推开,然后整个人撞进了那个狗头人弩手怀中,同时右臂上的拳刃刺刀贴着狗头人的肋下弹出。

    一拉一绞,拔出的刺刀带出了喷涌血液,玛索知道这狗头人弩手已经没救了——只有心脏穿刺伤或是大动脉的切断伤才会有这样的效果。

    推开正在变成尸体的躯体,玛索扑翻了正在用匕朝一个牧师姑娘儿脸上压的狗头人弩手,顺手抄起一块石头的猫崽把它重重拍在了狗头人的鼻子上,然后是第二下与第三下拍在了它的脑壳上,见到狗头人还有挣扎,玛索又不停的拍了起来,直到身下的狗头人弩手脑壳严重变形。

    丢下石块,玛索跑到那个姑娘儿身边,看着她大口喘着气:“你受伤了吗。”

    “没事,我就是有些……谢谢你。”这个牧师姑娘儿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很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残酷的肉搏。

    “这里的伤者给你照顾,我去中央防线看看。”猫崽说完,从自己的包里掏出六瓶治疗轻伤药水:“如果还有活着的人,就要靠你了。”

    “我会做到的,谢谢。”

    玛索笑了笑,然后转身跑向了中央防线——猫崽自己身处的是防线的左侧,战斗的压力远比中央要轻,越靠近中央防线,地上的玩家尸体也就越多,同样也有不少的狗头人尸体,猫崽还看到李三江,这位席mT不愧是练家子,一个人对抗两只狗头人战士,同时还在牵制着一个弩手。

    不过他的队友们就不怎么行了,侏儒游荡者、半身人游侠和一男一女两个人类牧师被另两只狗头人弩手用钉头锤打的是到处乱跑——这些弩手平均等级都在1o+,从等级、血量和身手压制这些低等级玩家那是肯定的。

    玛索也是利用要害攻击必杀的真实模式,才能够如此轻松的杀死狗头人——血再多怎么样,在砍断脖子,敲碎脑壳,穿刺心脏这些要害攻击的关照下,只要不是亡灵、构造体或是别的什么不怕这种攻击的家伙,就等着死好了。

    当然,为了达成突然攻击,猫崽是偷偷摸摸从草丛里钻过来的,等到那个狗头人弩手再一次射出弩矢开始绞弦,猫崽儿踮着脚尖来到狗头人弩手身后,直到它绞好弦,猫崽这才一把托住狗头人弩手的下巴,同时右手紧握的匕也捅进了狗头人弩手的喉管——小猫人天生在聆听、翻滚、平衡、跳跃和潜行等方面有着极大加成,而且这些都是小猫人的种族天生技能,每一个等级都会自动增加技能的最大熟练度,只需要自己勤学苦练就可以获得进步。

    这一次的玛索没有手下留情,他准确的挑断了狗头人弩手的动脉,不过猫崽也没有拔出匕,松开了匕的右手抓住了正在从狗头人弩手手中滑落的十字弓,同时松开捂着下巴的左手也从狗头人弩手的腰间拿到了那个弩矢筒。

    举起十字弓,拿出弩矢装上,然后对着离自己最近的狗头人战士扣下了扳机,猫崽从后面的偷袭一击让弩矢直接从后方穿透了狗头人战士的腰部,巨大的痛苦立即就让这只狗头人尖叫着倒在了地上。

    从玛索从草丛里钻出来的时候,李三江就已经注意到这个从狗头人身后偷偷摸摸过来的猫崽,等到捂着脖子的狗头人弩手倒在地上为自己的生命进行倒计时的时候,李三江已经不知道怎么来形容眼前这只猫崽了——这个萨满有盗贼的灵巧,有战士的无情,有游侠的稳定,当他开始绞弦的时候,李三江不得不承认这个猫崽还有一个法师的头脑。

    刚刚是狗头人在弩手的帮助下夹击自己,如今情况没变,但是夹击者与被夹击者却换了一个位置,猫崽的夹击是致命的改变,那个狗头人战士也现了这一点,它只能在绝望中冲向李三江——向猫崽冲锋只能让自己的后背暴露在眼前这个人类战士手中长剑面前,一只狗头人和一个人类比腿长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而如果干掉眼前这个战士,它也许还来得及转身用木盾挡住那只猫崽的弩矢。

    只可惜李三江以一敌三都还能不落下风,在玛索看来,一对一的情况下,高手级的玩家战士对狗头人战士那就是一边倒的优势,李三江也没有辜负玛索的信任,这个席mT一个盾挡架住了劈过来的手斧,然后一脚踢翻了狗头人——人类在身高与体重上比起狗头人有很大优势,李三江也很好的利用了这个优势。

    看着那只狗头人战士惨死在李三江的长剑下,绞好弦的玛索举起十字弓放好弩矢,然后对着正在追着侏儒游荡者的狗头人弩手扣下了扳机,三十多码的距离转瞬即至,弩矢钻进了狗头人弩手的左腿膝盖关节,看到追杀自己的狗头人弩手一头栽倒,侏儒游荡者一声欢呼,立即开始痛打落水狗。

    等到玛索再一次绞好弦,还有一只狗头人弩手已经在李三江的夹击下非常憋屈的倒在了血泊中。

    李三江看着走到他身旁的玛索点了点头,“玛索,要不是我从明美和明恩那儿知道你是她们的同学,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提夫林帝国纯种小猫人,你真能打。”

    “这些都是我在虚拟网络上学的,母亲为我请了一位好师傅。”玛索说到这儿看了一眼四周:“我想我们现在还不是聊天的时候,对吧。”

    “没错,猫崽,你跟我走。”李三江扭头看着那个侏儒游荡者:“小马,你和牧师们在这儿救治伤员,我需要一个勇敢的牧师和我们一起去增援主防线。”

    侏儒游荡者点了点头:“没问题,李哥,这儿交给我们吧。”,而那个男牧师从一具玩家尸体手中抄起一面圆盾和一支钉头锤:“我跟你走,三江,我至少还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我呢。”半身人游侠站起身,戴着一个染成灰色的小皮帽的他听声音竟然还是一个女孩。

    “那边太危险了,不适合你这样的新人。”玛索实话实说着摇了摇头。

    “你不一样是新人吗!”这个半身人游侠打量了玛索一眼。

    “好了,鲭,你要来也没有问题,不过到时候我们也许没有空来保护你。”李三江说完就迈开了脚步:“玛索,我们走。”

    “嗯,我们走。”玛索在经过一具玩家尸体时,从他的腰间取下了两支单火枪别到了腰后。

    …………

    穿过一段草丛,做为尖兵的玛索单膝跪到了树后,他用手势示意身后的李三江他们不要出声的过来,于是很快的其他三个人就来到了玛索的身后。

    玛索指了指前方的一段防线——这段防线彻底的完蛋了,所有玩家都已经倒地,三个狗头人弩手和一个狗头人萨满正在防线上寻找它们的伤员。

    玛索用手势示意李三江和男牧师去对付萨满,剩下的三个狗头人弩手交给自己和那个叫鲭的半身人游侠。

    “没问题吗。”李三江压低了声音。

    玛索用手指了指鲭姑娘,示意李三江应该问她才对——上辈子玛索根本就没有和这位鲭姑娘有过交集,猫崽知道她最后转职成为半身人猎兵,这是一个游侠的分支进阶,是非常需要毅力和忍耐力的侦察/反侦察职业,同时也是一个在长程猎枪使用方面非常有优势的进阶。

    玛索知道鲭是一个优秀的猎兵,但他完全不知道这个姑娘和莎莎会不会一样,在初期都只是一个菜鸟而已。

    “放心,鲭在对射的时候打死过一只狗头人,她家在火星,从小就是玩猎枪长大的。”

    李三江的介绍让猫索放心的点了点头,然后指着面对方向最左侧的那只狗头人,它在整个搜索队列的最左侧:“你负责在我出声之后干掉它,有信心爆头吗。”

    鲭点了点头,她用自己熟练的上弹动作做出了实际回答。

    “那么,什么时候动手。”李三江问道。

    “时机马上就会来的,这些狗头人连弩手都冲上来了,它们的领主没有理由躲在后面。”玛索正说到这儿,远处就传来了一声如狼般的嘶号。

    玛索立即举起了十字弓,将离已方最远的那只狗头人弩手选为了自己的目标:“稳住。”

    在狗头人们因为这声呼号而将注意力传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时,玛索扣下了十字弓的扳机:“鲭!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