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7节:车、马、邮件都慢
    当游戏时间凌晨的时候,完成训练的玛索上了线。

    姑娘们还在睡觉,玛索的给明恩拉好踢歪的被单,然后披上自己的皮袍钻出房间。

    大雨依然在下,披着防雨油布的猫崽一路小跑来到城西的神殿区,他推开了自己所信仰的风暴之主佩恩·比赛德斯神殿的大门。

    “孩子,你为何在凌晨时分来到这里。”接待玛索的是一位萨满,这位穿着青灰色皮袍的老人有着魁梧的身型,他有一对猫耳朵与粗长的尾巴,这是大猫人——在这个游戏世界中,他们生存在中央横断山脉的西侧,这些大猫人与小猫人一起建立了一个庞大的部落式联盟。

    大猫人是天生的萨满、猎手与战士,同时他们也是非常优秀的野蛮人和地行龙骑手,而且在与草原精灵接触之后,有一些大猫人因为天生的高感知而成为了无名氏的牧师、圣骑士与圣武士。

    在位面战争的灰暗时代,大量的猫人通过中央横断山脉北部的龙爪要塞来到大6东部参战,也许这位老人就是当年第一批支援东大6的萨满的后代。

    “我呼唤过风暴之主的姓氏,是她助我杀敌。”玛索拿出了自己的空间袋——这个钱袋里装着32oo枚亚修比金船金币与4ooo枚金丝雀鸢尾花金币,“如今,我是来付出我应该付出的。”

    “这由不得我来说,孩子,你应该自己去向我们的上神寻找答案。”这位老萨满点了点头,他让出了身后的走廊,原本关闭的大门正在打开,“礼拜堂为你打开了,孩子,你有勇气来到这里,想来也应该有勇气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答案。”

    俯身行礼,玛索在沉默中走进了走廊。

    走廊的两侧满是壁画——玛索在很久已经就已经见过,任何一个佩恩·比赛德斯的神殿中通往礼拜堂的走廊都有着一模一样的壁画。

    佩恩·隆尔希·涅·比赛德斯,位面大战时代的一个女性大猫人玩家——这个游戏在公元222o年第一次开放,游戏开放为期1o年,游戏时间轴的开始端为位面入侵之前的sT1217年至sT122o年(内测),公测开始端为位面大战时代sT14oo年,到开放期结束时为sT142o年,而百年的位面大战时代于1414年被善良阵营的玩家们与npc们一起画上了终止符。

    223o年,游戏进入冰冻期,并在5年后也就是2235年迎来全新的改版,所有老玩家的角色被npc化,第二次开放开始,这一次的开放维持了整整15年——这一次,游戏时间轴为sT15o7年,位面战争结束的第87个年头,时间轴在sT1537年停止。

    225o年,游戏再度进入冰冻期,主脑开始运算这个世界接下来的百年走向,在2255年如期开放,第三次开放时游戏时间轴被定在了sT1672年,这个时代东大6自第二次开放时由玩家们统一的国度正在因为信仰与阵营取向的原因走向分裂,为期2o年的开放期让游戏时间轴走到了sT1712年,最终分裂的东大6的诸国迎来了和平。

    2275年,结束了5年冰冻期之后,第四次开放来临,那是sT18oo年的宋人光复年代,在阿亚罗克大6生活了五百年的宋人在他们的皇帝陛下带领下开始了史诗般的大6夺回作战,在那一年,玛索母亲进入了游戏并与他的父亲相识……当然,玛索不敢肯定两位是不是相爱,只是知道两年之后也就是2277年,自己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出生了。

    这些壁画见证了在位面入侵的时代,也是第一代玩家们战斗的战场,无数当时的年轻人选择为各自的阵营而战,佩恩·涅·比赛德斯与她的队友们选择为活人与良善而战,而壁画也记录了佩恩·涅·比赛德斯的成长——龙爪要塞防御战、绿森盆地的塞伦要塞……她与她的队友们在浮空城点燃了希望之火,在普罗旺斯与普瓦图经历了惨烈的攻防战……他们收复了枫丹白露镇、收复了哈图恩斯特要塞,并最终从邪恶的亡灵大军手中夺回了亚修比古城,最后这场战役耗时整整两年,如同一座血肉磨坊般夺走了双方总计七百九十二万多的玩家角色生命。

    那是一个见证了无数传奇陨落,也是一个见证了无数传奇封圣的时代,在那之后的两代玩家中都没有出现过这么多的传奇人物与传奇战役,直到第四代玩家们参加了宋人夺回大6的作战,才出现了可以与之比肩的传奇战役——苏杭防御圈一年之战。

    这些壁画描绘了位面战争年代的故事,而在走廊的最后一段因为联接一处花园,因此只有左侧有壁画,玛索在这里放慢了脚步,他想再一次感受这些先辈们的冒险终点——先是一把伤痕斑斑的重剑,大名鼎鼎的神圣复仇者·苍白之正义,游戏中第一把也是唯一一把在玩家手中化身神器的传奇武器。

    这把神器是她的队友巡游圣骑士隆纳尔·丹恩的遗物,这位传奇境界的圣骑士在最后一战中身负重伤,在濒死时他放弃了草原精灵一族助其成神的光辉道路,最终因伤重而死在亚修比光复的凌晨时分,不过也有人以大6间的的一位神秘圣骑士的传说为证,说这位圣骑士并没有迎来他真正的死亡,他那圣洁高贵的灵魂至今依然在主位面保护着所有善良无辜。

    第二幅壁画里只有一卷裹手布和一把断掉的阳国打刀——这是龙与美人团队中的酒肉和尚青叶真和他弟弟阳国剑手青叶麟的遗物,他们战死在亚修比战役的九月下旬,在一次邪恶阵营对战地救护站的突袭中,哥哥与弟弟在内的一队人类玩家自愿留下掩护伤员撤退,事后火力侦察部队在战场里只找到了这两件遗物,并在以后的日子里证实两位勇敢者的遗骸被邪恶军团制造成了亡魂战士,在最后之战时被他们的队友隆纳尔·丹恩净化,他们被安葬在隆纳尔·丹恩位于亚修比神圣大教堂的墓地之中。

    第三幅壁画中描绘了两面历经战火的圆盾与两把中古式的单手矮人战斧,还有一把长管火枪——这是龙与美人团队的两位矮人盾卫还有火枪手瓦茜莉的装备,这三位矮人所在的矮人战团与一支至善圣骑士部队在最后之战中,为了掩护传奇至善圣骑士索普王子净化亚修比神圣大教堂而全员战死,矮人们在战斗前都淋过圣水,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最终被运回龙爪要塞的神圣盾卫公墓安葬,而孟惊雷、安仔与瓦茜莉被依照生前意愿,和队友们一起安葬在隆纳尔·丹恩位于亚修比神圣大教堂的墓地之中。

    第四幅壁画里绘着两把短管火枪与一本神圣祈祷圣言书——这是坚守圣骑士千城与龙脉术士撒理斯的遗物,千城战死在夺取亚修比神圣大教堂的战斗中,龙脉术士撒理斯为了从神性白骨巫妖手中夺回爱侣尸体而耗尽生命,他们被埋葬在隆纳尔·丹恩位于亚修比神圣大教堂的墓地之中。

    第五幅壁画里有着一段绞丝与两把短剑——这是龙与美人团队第一任团长的遗物,他战死于一次对敌方防区的火力侦察,为了阻止敌方追兵的追击,无畏的侏儒团长点燃了身上的所有炸药,炸断了唯一可以用来快追击的简易桥梁并拉了一队敌对阵营玩家做垫背,隆纳尔·丹恩位于亚修比神圣大教堂的墓地之中有着这位勇者的衣冠冢。

    第六幅壁画里是四把平行摆放的世界树法杖——这是龙与美人团队四位草原精灵法师的遗物,其中女性法师爱娜·撒哈琳、迪卡·隆尔希与唯·隆尔希,男性法师巴祖卡·撒哈琳,四位法师在大战中幸存,并在接下来的三百年里先后走到了自己生命的终点,他们最终都放弃了转化为草原精灵巫妖的选择,根据他们的遗愿,他们都安葬在隆纳尔·丹恩位于亚修比神圣大教堂的墓地之中。

    第七幅壁画里绘着一把宋式唐刀、一把德鲁伊权杖、一支德鲁伊木锤,一把宝石法杖与一件德鲁伊世界树木冠——这分别是宋人快刀手6宝月与德鲁伊6幸诚、德鲁伊宝藏猎人印地安纳·琼斯、法师莲娜与其弟弟德鲁伊梦境的代表装备,这五位平安活到了战后,6宝月最先老逝,她的爱侣6幸诚放弃了传奇境界,两人与其队友们合葬在一块儿。至于琼斯,这位传奇宝藏猎人依然活着,但是不知所踪。而为了找到隆纳尔灵魂的女法师莲娜最终选择了转化成混善巫妖,身为传奇的她如今不知所踪。至于她的弟弟梦境——这位野性德鲁伊如今依然活着,他在亚修比郊外的德鲁伊林间祭坛,教育着德鲁伊新手。

    第八幅壁画里画着一对带有镶宝石金色冠的草原精灵少女——牧师橘月与五月,在最终之战中五月牺牲自己挽救了妹妹的生命,橘月活到了战后,做为无名氏传奇牧师的她获得了神性成为半神,身份高贵的她如今在亚修比神圣大教堂内的草原精灵部门训练着新手,并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自己姐姐那未向无名氏报道的灵魂。

    第九幅壁画里画着另一位衣着朴素的草原精灵少女——牧师音,这位隆纳尔·丹恩最亲密的爱侣战死在城墙上,用完了最后一枚生命石的她为隆纳尔·丹恩挡住了致命的一把投枪……这是一位了不起的战友,猫崽是如此认为的。

    第十幅壁画里绘了一位草原精灵少女——牧师悠久,守望者夫人在战后放弃了神格由无名氏为其重铸肉身,而她接过守望者夫人的神格封神,她掌管着爱情与守望之职,并一直都在寻找着隆纳尔·丹恩那没有向坚守骑士之主报道的高洁灵魂。

    第十一幅壁画里有着一位年轻的风暴武士(游击骑士的隐藏进阶),这位出身游击骑士的年轻人叫撒磐·钢铁之子,他活到了战后,成为了一位传奇游击骑士,战士之神与野蛮人之神都无比青睐与他,他是隆纳尔·丹恩的挚友,在最终之战是他从隆纳尔手中接过活人的旗帜并将它插入亚修比王宫的顶层平台上,这位传奇存在如今依然在亚修比的游击骑士团教导新人如何成为一个为无辜者而战的风暴武士,只有最无畏与最勇敢、并始终坚守善良阵营的玩家,才能够获得这个隐藏进阶。

    第十二幅壁画里又是一位草原精灵少女,她拿着塔罗牌——红白巫女6恩莱,她活到了在战后,并继承了时巫女绯时末的衣钵,如今这位红白之主正使用着她的唯一一具神性分身,在东大6的城市间流浪——有人说,她是在追随着爱侣:隆纳尔·丹恩的脚步。

    第十三幅壁画里画着一对小猫人少女——赛凡提斯与她的妹妹赛万提斯,这对小猫人奥法执行官活到了战后并成功封神,如今她们的神性分身与恩莱一起流浪。

    玛索在最终一幅壁画前停了下来,看着画上战锤与剑的他微笑着叹了一声——绝大多数玩家都不知道这幅壁画上的剑与锤代表了什么,有人说这是隆纳尔·丹恩的世界树嫩枝与执念者的意志,也有人说这是风暴之主佩恩·涅·比赛德斯在游戏后期所使用的武器。

    玛索知道这代表了谁,这是两位活化尸牧师的遗物——在阿亚罗克历代记的游戏历史中,寂静·惧亡之手与青海·漆墨印记是那个位面大战时代最著名的一对活化尸牧师,她们是第一对进阶活化尸的玩家,也是唯一一对完成救赎任务的活化尸玩家——她们参加过邪恶阵营的莫格斯血夜作战,参加过普瓦图作战,参加过哈恩峡谷作战;她们在哈图恩斯特要塞的城墙上打退了活人的十五次攻势,在帕罗恩斯特的街巷中杀出一条血路,在亚修比的广场上的二对二决斗中杀死了钢铁雄心的大团长天行健与副团长矮人诵经者寇根·瓦许……她们背负着罪过,直到在活人对亚修比神圣大教堂的夺取作战中,她们为活人打开了大教堂的后门,并与活人们一起攻陷了古城中央地带的亚修比王宫。

    无名氏决定宽恕她们的罪过,但是寂静与青海依然选择了渡自我,于是她们最终被无名氏亲手净化,依照她们的意愿,她们被埋葬在了位于伯尔尼废墟的无名墓群中。

    玛索还知道她们与龙与美人冒险团有些一种亦敌亦友的关系,但是他不知道其中细节——玛索觉得除了这些当事人之外,没有人能够知道这段被尘封的历史。

    最终,从壁画上收回注意力的玛索走进了礼拜堂,他跪坐在礼拜人员专用的垫子上,看着眼前有着点点白光的风暴之主雕像的猫崽虔诚地拿出那个木箱,将它放在地上后又拿出了那对拳刃。

    “你终于来了。”无人的礼拜堂里响出一个轻快的声音,有着女性猫人特有的甜腻声线。

    “能够听到您的话语,真是让身为凡人的我为之感动,之前的战斗,想来您应该有过了解。”玛索仰起头看着天花板——通过透光的玻璃,可以看到流动的雨水,看来今天的天空注定还是要被水之元素统治上一段时间。

    “是的,我的孩子,我关注了你的战斗,那是一次完美无瑕的连续击杀,你在十字弩上的惊人天份,让我想到了我的一位老朋友。”风暴之主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我的孩子,你姓丹恩……蒂德蕾拉·苏·丹恩是你的母亲,是吗。”

    “是的,您……认识我的母亲吗。”系统的上神们的记忆力很不错,但是要让一位神牢记一个凡人的名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玛索一脸好奇地反问道。

    “我认识她,蒂德蕾拉·苏·丹恩,风暴海上的大君,凡人眼中有着无数传奇经历的神秘女海盗……”风暴之主佩恩很显然在怀念……或者说她正在回忆,“你的母亲本性不错,但是在冒险的最后一段日子里却走错了一步,她与她的同伴们被贪婪所控制,结果在得到宝藏的同时,那条名叫‘飞翔的河南人’的海盗船成了她们灵魂永恒的牢笼,她们如今变成了亡灵海盗,真是让人挽惜的结局。”

    自家母亲那时常提起的结局,让猫崽有些尴尬——能够让一个神记住一个凡人的失败,这失败得有多么惊天动地呐。

    “好了,忘了这些不愉快,接下来我的孩子,让我们谈一谈洛万塔与丹恩的这套装备。”这位神灵笑着,“你干的不错,孩子,你的确是呼唤了我的姓氏,但我只是注视着你而非帮助着你,所以这些东西都是你应得的。”

    “但是我还是求得了您的关注,我的上神,您的关注就是最好的帮助。”一边说,玛索伸手打开了木箱,“我愿意捐献16oo枚亚修比金船金币与2ooo枚金丝雀鸢尾花金币,为了您在地上的荣光,为了良善的意制通行无阻,也为了能够让我少受一些良心上的自责。”

    当然,这只是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这已经是在分赃了——因为这非常值得,玛索捐献了这笔钱,也就是说他所信仰的神认同了他的这次杀戮,那么他误杀游击骑士团那个倒霉蛋的问题上,这位风暴之主肯定会为他说好话。再说给自己信仰的神捐献,在这款游戏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要知道在现实世界里,可是有着‘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谚语呢。

    “我的孩子,不要自责,关于你误杀的事情,我会让长老们和游击骑士团的负责人解释,放心吧。”果然受了钱财之后,风暴之主立即就为自己的信徒做起了打算。

    “真是太感谢您了,我的上神。”玛索当然一脸感激——感激可不是装出来的,那个被玛索误杀的倒霉蛋身为潜入盗贼公会的游击骑士团沉底鱼,而游击骑士团虽然只是一个凡人组织,但是这个组织和坚守之主、无名氏、白主教等善良阵营的上位神的关系深厚,组织里也是传奇多如狗,半神满地走——由其是那位撒磐·钢铁之子,这个与隆纳尔·丹恩一样拒绝成神的传奇人物和风暴之主佩恩·比赛德斯在凡人的时候是队友关系!

    当然,如今风暴之主都帮玛索说话,玛索再也不用担心这位有朝一日提着长剑来给他这只小猫崽添堵了——出来混,有道是安全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