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网游小说 > 喵客信条 > 第2节:信使
    帕罗恩斯特海港区铁匠铺,四年又七个月后新伊甸大军在这座城市中消灭了最后一支成建制的王国部队,整座城市化为废墟……而如今的帕罗恩斯特的铁匠铺可以算得上安静,除了矮人学徒们的打铁声,虽然吵闹,但带给玛索的却是一份难得的安全感。

    没有四年之后的连绵战火,没有无时无刻存在的杀戮与战斗,安静的让猫崽欣喜。

    从老矮人铁匠师傅手里买到了一张再普通不过的轻型十字弩,配上随弩附送的一袋矢,正好花光了玛索口袋里唯一一枚银币。

    离开店铺的铁玛索的下一个目标并不是冒险者工会,虽然那里有着数不清的任务可以接获,但是玛索知道一个对于他来说更好的捷径——海港区的那座废弃旧灯塔。

    但是在去海港区废弃旧灯塔之前,玛索先去了一趟城外。

    因为玛索需要一块蜂蜡,蜂蜡可以买到,但是玛索现在口袋里连一个铜板都没有,因此只有城外的蜂巢才能够提供蜂蜡——游戏中的蜂巢可不是如同现实中的那么小巧,那可是一个庞然大物,一个建立在地上的蜂巢足有两人多高,建造这么大的蜂巢的可是东大6最常见的大型蜜蜂,每一只和成人的拳头大小。

    说是蜜蜂,其实这东西和杀人蜂没什么两样,这是一个坏消息——不过好消息是因为个体庞大,一个蜂窝中的蜜蜂通常不会过五百,而现在绝大多数蜜蜂已经离开了巢穴前去采蜜,因此玛索给自己套上了一个一级法术——动物无视术。

    玛索现在可以施放零级与一级神术——没错,萨满施放的是类德鲁伊神术,而这个法术可以让巡逻的单个蜜蜂无法看到他,虽然猫崽觉得这大蜜蜂怎么能算成动物,不过系统既然都这么承认了,猫崽也不可能去给自己找不痛快。

    每一个玩家等级,这个神术可以让一个动物类目标无视受术者的存在,而蜜蜂只有在玩家靠近巢穴与攻击它们时才会反击,因此玛索很安全的钻到了蜂巢底部——他轻手轻脚地扒开蜂巢外壳,然后从里面掏出一大块蜂蜡,并顺手掏出十多只因为失去蜂蜡外壳暴露在空气中的蜂蛹——这可是好东西,卖给药剂店还能换上几个银币。

    有了这些收获,玛索自然远遁,因为这些大型蜜蜂很快就会现他做的‘好事’,到时候再想到走,就来不及了。

    回到帕罗恩斯特,玛索一边看着游戏内部专用的论坛浏览器,一边将剩下的十六只蜂蛹与大半块蜂蜡卖给了npc药剂师,不差的魅力值与自强不息的口才让玛索获得了39枚银币,玛索分出其中的15枚银币,用它们从药剂师手中换来了一盏酒精灯。

    走出药剂店,玛索在市上找到了一位雕刻师傅,花了1o个银币学会了生活技能:雕刻,剩下的四枚银币分出一半,正好从雕刻师傅手中买了一块雕刻用的硬木、一把雕刻刀和长长的一捆绳索。

    穿过繁忙的海港码头,玛索走进了灯塔的小巷阴影中,将轻质战锤收起,玛索开始顺着灯塔墙上的突起向上攀爬,萨满在穿皮袍时并没有攀爬减值,同时轻载的负量也让玛索没有任何负担,很快他就来到了灯塔中段——与记忆中的一样,这里有一段‘空白区’——并没有任何任何突出物可以让玛索进行攀爬。

    离他最近的一块攀爬点——那是一段木椽,正好在玛索头顶,因此在深吸一口气之后玛索双腿一蹬用力一窜,用双手与尾巴一起将整个人挂在了那段木椽上。

    玛索换了一口气,开始爬向灯塔顶端放置灯火的小亭的顶部,在跃上顶部的那一刻,猫崽的系统栏里出现了一个成就提示——攀爬者,这是一个大众成就,完成它并装备它时,可以有效减少在攀爬时的体力值减少度。

    当然,玛索早已知道这些,他先是望向东方——城市的东边是几乎探不到尽头的风暴海,每年的五月至九月是风暴海的暴风季,在这个时间段里,在海中产生的台风会光临大6东部,制造一场又一场的暴风骤雨。

    看够了大海,玛索扭头看着北边——在帕罗恩斯特的中央地带的那颗巨树是一株世界树,这株世界树是当年位面大战时代,活人阵营为了能够更好的支援前线,太古世界树‘奥洛’让他的孩子,也就是这颗中古世界树从莫格斯启程,带着与它共生的土妖精们来到帕罗恩斯特扎根,玛索看过当年的Rep录像,为了保护这颗中古世界树在那个小丘上成功扎根,活人阵营与邪恶阵营双方在城市南方的悲泣平原展开了连绵血战,直到第五次开放,悲泣平原上依然时不时有战死者的残骸与遗物碎片被现。

    转过身,出现在玛索的视界中的是南方一览无余的平原——整个亚修比王国的国土还包裹不住悲泣平原,悲泣平原往北甚至可以到达金丝雀王国中部,在光辉年代,悲泣平原叫梦见平原,因为整个平原到处都能找到梦见花。但是亡骸位面的邪恶亡灵大军入侵,整个平原上倒毙着无数的无辜者,于是悲泣平原代替了原来的名字。

    sT122o年,邪恶入侵,之后的一百八十年里,活人一直在被压缩着生存空间,那是一段悲伤的岁月,也是一个痛苦的时代,直到sT14oo年玩家来到这个世界,投入活人阵营的玩家们花了整整14个游戏年,用千万游戏角色的牺牲与无数史诗战役换来了位面战争的胜利。

    那是一个传奇的时代啊。

    玛索一边感叹一边跳到平台上,在休息了一下后,猫崽从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一份面包,将将面包捏碎之后将碎屑洒在了地上,然后猫崽走到一旁钻入用来点燃灯塔的草堆,等待着送上门的猎物。

    很快,一群鸽子落了下来,开始争抢起地上的面包碎屑,它们不知道一个猎手已经将矢搭上了十字弩,正在等待着属于他的猎物到来。

    玛索仔细的打量着这群不时有离开者与加入者的争食鸽子们,他的目标是本地盗贼公会的信鸽——高级贵族、奥术兄弟会、皇室等等这个游戏世界中高端存在们所使用的信鸽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高级货,绝对不会吃面包渣这样的‘垃圾’食物,所以玛索绝对不会担心误伤到这样的信鸽。

    而盗贼公会在游戏开始时只不过是一个小组织,现在的他们根本没有能力进行高级信鸽训练。

    玛索要做的,就是杀人越货,也就是三年后论坛上的玩家们所说的‘抢钱包’。

    ‘抢钱包’这个办法是游戏开始后的第五年才有玩家现的,那个时候一个玩家公会眼红于npc的武装商队,所以他们经过精密的部署后成功打劫了一批货物,从中获得了大量的现金与装备。

    一开始没有苦主报案,论坛上的玩家们还有些好奇,后来有人现盗贼公会开始在黑暗公会贴出悬红赏金,玩家们这才现那个公会竟然抢了盗贼公会的货物。

    因为盗贼公会与城市管理阶层与贵族们之间几乎无法调和的恶意,玩家组成的公会与大型组织纷纷开始有目的侦察盗贼公会,很快就生了第二次与第三次抢劫事件,因为货物量大充足,所以被论坛上的玩家们称之为‘抢钱包’。

    但是那个时候的盗贼公会已经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钱包’也从一开始的金币箱变成了拥有大量高端装备与武器的武装车队,盗贼公会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因此在一些好事玩家的出卖之后,盗贼公会与玩家公会开始了常年的战争。

    面对面的战争中,盗贼公会并不能占上风,但是要说到暗地的中伤与暗杀,玩家公会就不行了——毕竟玩家在游戏世界中属于外乡人,而npc原住民之间总是更愿意相信彼此。直到这时,玩家们才开始现,原来npc与城市、国家的声望、好感度与传奇值是那么的重要。

    现在只有玛索知道钱包的存在,而现在的盗贼公会是一个小组织,由其是帕罗恩斯特城的公会,只有四、五个低等级npc扒手,还需要亚修比的盗贼公会总部进行经济输血,因此玛索只需要拦截到装满了金币的‘钱包’是以什么方式来到帕罗恩斯特城,玛索就有足够的办法抢下这个钱包。

    而拦截信鸽检查信件,就是最好的侦察办法。

    很快,一只灰羽鸽进入了玛索的视线,注意到鸽子腿上的封蜡信筒,玛索站了起来,现有异的鸽子四散逃命,而玛索扣下了扳机,十字弩中射出的矢立即贯穿了正在扑腾的灰鸽右侧羽翼,然后钉进了另一只鸽子的脑袋里。

    丢下十字弩的玛索抓住了他的猎物,当看到信筒上印有盗贼公会标记的蜡封,玛索咧开了嘴,他给蜡封截了一张高分辩率3d截图,然后捏碎蜡封,从里面取出了信件。

    “午夜十二时,港口区第六码头取货。”扬了扬眉头,玛索掏出绳索把灰鸽绑上,然后拿出硬木与雕刻刀——既然知道了情报,那么接下来就需要伪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