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翡翠之塔 > 第六十五章 征服王的遗产 下
    天色刚刚朦胧的亮了起来,窝在毡顶帐篷内的迪恩,就在一次的被打扰了,带头的还是昨晚最先出现在迪恩视野之中的赫德。

    此刻,这位身材高大、健壮的高赛骑士正带着两个伪装成佣兵的士兵,开始自行的准备早饭——蛮人们的火塘显然是不会给他们使用的,而这些高赛人也不会为了这样的事情去和蛮人们生不愉快,毕竟,他们担负的重任,而蛮人在这片雪原密林内可不止这一处部落。

    蛮人或许内部有着争斗,但是当敌人是来自外界的时候,他们绝对会团结一致的。

    而正因为,这样的团结,蛮人才会一直盘踞在雪原密林内,成为了一股令翡翠王国都无法小觑的势力——沃邦郡外的塞安德尔要塞的存在,就是为了防止这股不可小觑的势力;当然,在最近的五年内,它都没有挥作用。

    但却在一次意料之外的战争中,成为桥头堡般的存在。

    而那次战争,就是不久之后的血月战争。

    甚至,一直到第二次血月战争,塞安德尔要塞都是坚固如旧,如果不是所谓的‘盟友’的话,它依旧会秉承着翡翠人的信念,屹立在沃邦郡外,俯瞰着翡翠王国的北边之地。

    而它能够如此坚固,自然是沃邦郡每年不停的扩建、加固。

    而它扩建、加固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蛮人们。

    因此,蛮人们绝对是强大的,即使翡翠的贵族看不起这些‘未开化’的民族也是一样的。

    当然了,再坚固的城堡,一旦内部出现了敌人,那么也是无用的。

    而迪恩面对着这些‘盟友’,这些内部打开了塞安德尔要塞的‘盟友’,他心底的恨意,早已经化为了实质,但是脸上,他却带着谦卑的笑容——

    “大人,您好,我需要一份工作……您看我足够的强壮,也没有任何的疾病,武器、盔甲我也有……”

    “走开,我们不需要外人!”

    赫德一把推开了伪装过后的迪恩,并且,抬起一脚将迪恩的外套从火塘旁边踢开——很显然,昨晚的试探,早已经让这位高赛骑士对于这个破落的佣兵,不仅是防备之心没有了,而且连丝毫的在意了也没有了。

    非常自然的,这位高赛骑士有了骑士老爷的‘趾高气扬’。

    毕竟,在对方的眼中,迪恩所扮演的佣兵,绝对称不上是什么好货色——再一次全军覆灭的战斗中,活了下来;如果不是武力过人,那么就是胆小如鼠;而从迪恩的‘表现’来看,绝对不会是前者。

    因此,赫德根本没有必要礼待对方。

    当然了,更加重要的是,迪恩是一个翡翠人。

    国与国之间,总是不同的,不是吗?

    “好的,大人……”

    被推开,外套都被踢开的迪恩没有丝毫的怒气,脸上依旧表现着谄媚、讨好的笑容——一如那些人近中年的雇佣兵们。

    没了年少的热血、勇敢,剩下的只有圆滑、老于世故。

    因为,他们早已经被生死之间的恐惧,所折磨的只剩下这些了。

    雇佣兵、盗贼、刺客,这三个极为容易混淆的职业,之所以被混淆了,就是因为它们太相似了——都是给人拿钱办事,然后,都是……死亡率很高。

    “我们的雇主一会儿要来这里吃饭,这里不欢迎外人!”

    看到迪恩的表现,赫德越的讨厌这个佣兵了,在他的两个手下生火做饭的时候,对于迪恩连连驱逐着。

    而就如之前一样,迪恩伪装的佣兵,表现出了属于他这个年纪的顺从。

    不过,迪恩并没有离去,而是就这样的蹲在毡顶帐篷外,一边挂着谄媚、讨好的笑容,一边露出了一丝祈求。

    仿佛是希望毡顶帐篷内的人,大慈悲,让他重新进去,又好似希望里面的人给予他一份新的工作。

    不过,不论是最先进入的赫德,还是之后的那位不知名的骑士、大骑士,乃至巫师莫蒙都没有理会蹲在那里的迪恩。

    甚至,是视而不见的那种。

    而他们的视而不见,对于迪恩来说是早有预料的——征服王的骑士,那是出了名的‘高傲’!

    至于巫师?

    虽然有一些是平易近人的,例如自由联邦内的那些,但是更多的却是孤僻的。

    尽管莫蒙没有那些孤僻者们的实力,但是那些孤僻者的性格,他却是完全的继承了;不论是在迪恩的记忆中,还是现在。

    默默的蹲在那里,迪恩脸上谄媚、讨好的笑容被失望所替代,就好似最后一份期望都被捏碎的那些绝望的人一旁。

    而这样的表情更是,令毡顶帐篷内外的人嘲笑不已——

    “又是一个压上了全部身价的家伙!”

    “真是可怜的人!”

    “相信那些商人财的话语,没有好结果的!”

    ……

    这样的话语此起彼伏的,而随着这样的话语迪恩的头埋的越深了,到最后,仿佛实在是不堪受辱般,想着寨子的另外一端走去——佣兵和商人的关系,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雇主和被雇佣的关系,但是有些时候也是会有一些特殊的。

    例如:某个商人付不出足够的雇佣费用,但是却有着一些绝佳的财消息,他们就会寻找一些适合的合作者,一起选择上路;当然,为了利益最大化,这些合作者大部分都是担任保护的佣兵,而为了更多的利益,这些佣兵也会拿出积攒的金普顿换取更多的货物和车马,一起上路。

    当然,成功的话,自然是皆大欢喜。

    不过,一旦失败的话,自然是血本无归。

    就仿佛是,在这些高赛人眼中的迪恩一般——

    “啧,竟然这样的没有耐心?原本,我还准备施舍他一些早饭的!”

    “一个阴沟里的老鼠,只配去阴沟里刨食!”

    “没错、没错,阴沟里的老鼠!”

    戏谑的话语,从那些假扮佣兵的高赛士兵嘴中说出。

    做为征服王留下的国度,面对其他的国度,高赛人总是有着先天的优越感,任何时候,总是要高人一头般。

    仿佛是受到了屈辱一般,在这些高赛人离去时,迪恩都没有出现。

    而对此,那些高赛的士兵有些失望,他们还打算在出前,找点乐子。

    至于那两位骑士和那位大骑士,以及巫师?

    他们根本没有将迪恩这样的人放在眼中。

    而在高赛的车队离开了大约二十分钟后,迪恩才从那个蛮人的寨子离开——当然,现在的他绝对不适合再和那位蛮人族长说些什么了。

    毕竟,现在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而幸运的是,迪恩的伪装,让他能够自如的离开,而不会引起什么怀疑——无疑,迪恩又一次的谨慎起到了作用。

    就如同之前迪恩所说的那样——他来这里,是为了寻找足够的兵源,应付血月战争!

    那么……一旦出现了能够扭转整个血月战争局势的事情,他当然不可能放过。

    如果芬德尔没有获得征服王的宝剑,不会成为高赛的国王,那么会是怎么样的一副情景?

    至少,翡翠不会腹背受敌!

    毕竟,芬德尔的那位弟弟,还有那位老国王的女儿,对于翡翠还是有着相当好感的,尤其是后者,更是和女大公有着不错的私交。

    而这样的手帕交,很多时候,总是会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

    迪恩穿行在雪原密林内,绕过一棵棵树木,在那积雪上,留下了两道清晰的足迹。

    十几分钟后,他停下了脚步,注目四望。

    当看到了一棵大树上的痕迹后,立刻,来到了树下,迅的向下挖掘起来——虽然高赛人的车队痕迹,短时间内不会消失,但是这并不代表,迪恩有着放任自己浪费时间的理由。

    积雪被刨开,接着是那略带僵硬的冻土。

    不过,和昨天相比较而言,已经好了很多。

    而当迪恩的手指触摸到那坚硬的柄端后,立刻握紧,向外一抽——担心【恶魔血匕】会伤着自己的迪恩,在埋【恶魔血匕】时,刃尖是向下的。

    毕竟,【恶魔血匕】是不分敌我的。

    如果,一个意外被【恶魔血匕】伤到的话,迪恩的玩笑可就大了。

    即使【血肉吸取】无法触,但是【轻微毒素】也不是开玩笑的。

    哪怕三次检定通过了,那种被毒素入侵身体的感觉,迪恩也是不想要尝试的——因为,那会让他想起最不堪回的往事。

    呼!

    迪恩用力吐出了一口气,顿时,【恶魔血匕】上沾染的泥土,就被吹落了,看着那闪亮、扭曲的刃锋,迪恩的双目,露出了比那刃锋还要寒冷的眼神——

    刀锋至冷。

    而,杀意如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