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翡翠之塔 > 第五十七章 名额之争 上
    很快的,这些不忿的客人们,就无话可说了——

    一条镶嵌着翡翠的黄金项链,仅仅是看那光泽就知道价值不菲。

    一把放在锦盒内的短剑,虽然外边看似平淡无奇,但是能够和那条项链一起送出,自然是代表着它的不凡。

    不过,有些人依旧是心怀侥幸,例如卫波尔,他瞪大了眼睛,希望‘奇迹’能够出现;不过,当达特.提尔这位男爵的儿子将长剑拔出后,那抹寒光,却令他面如死灰一般;很显然,他知道了自己陷入了真正的绝境,包含着浓浓的失败。

    “谢谢!”

    为了出席自己父亲的宴会,打扮的光彩照人的莉莉.提尔在接过了那条令她喜爱不已的项链时,轻轻亲吻着迪恩的脸颊——并不包含爱慕,只是出于礼仪;不过,这很显然,让一旁的年轻人们妒火中烧。

    无疑,在提尔领内,莉莉.提尔就仿佛是一枚明珠般,被众多的人捧在手心,尤其是那些年轻人,更是将其视为了心目中最初的悸动——因此,但凡是认为有些能力的年轻人,都成为了这位小姐的追求者。

    不过,并没有一个人活得这位小姐的青睐。

    甚至是,很少有人能够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到这位小姐——包括下午茶等活动,这位男爵家的小姐,都是很客气的拒绝。

    并不是高傲,至少狩猎等活动这位男爵家的小姐会如约出席。

    只是,单纯的喜欢和不喜欢而已。

    但是,这样一来,却让提尔领内的那些年轻人们越的爱慕起了这位小姐——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放在任何时候,都是适用的。

    迪恩感受着年轻人们不善的目光,并没有在意——就如同他之前对在场的出去男爵一行之外的人不在意一样,此刻,依旧是不在意的。

    石头永远是石头,放在了桌面上,它依旧是石头。

    黄金永远是黄金,即使掩埋在地下,它依旧是黄金。

    前者,人们会弃之如敝屐,后者,人们会蜂拥而至,哪怕其存在的地方实在数十米、上百米的地下也丝毫不能够抵挡人们的热情。

    很显然,那一两个不错潜力的年轻人,并没有让迪恩改变初衷——因为,对方的潜力只是不错而已,而这个不错,还是在提尔领来说,放在整个沃邦郡的话,根本算不上什么,甚至连他那两位民兵队长都比不上。

    至少,两位民兵队长中的一位,在他的记忆中还曾出现过,而对方这一两个,则是根本没有。

    更何况,对方现在已经坦露出了浓浓的敌意。

    因此,迪恩觉得自己需要将这份敌意,提前‘扼杀’——

    “谢谢!”

    迪恩的脸上浮现着一抹微笑,雍容中带着一抹优雅,全身上下那种属于贵族的气息,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而看着男爵小姐惊诧、不明所以的模样,迪恩指了指被对方亲吻的脸颊,以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这是我今晚遇到的最诚挚的感谢,所以……谢谢!”

    “是他们太过分了一些,都怪卫波尔那个小丑!”

    男爵小姐显然没有想到迪恩竟然是为了这样的事情道谢,不过,颇有一些好爽的男爵小姐,直言不讳的评价着。

    “小丑永远是小丑,不论是脱下面具,还是戴上面具,本质都没有改变——你看到他之前‘卖力’的表演了吗?说实话,真的很不错!”

    迪恩意有所指的说着,不过,男爵小姐却是只注意到了后边的话语,顿时,出了一阵清脆的笑声。

    而这样清脆的笑声,则更加的让那些年轻人咬得压根都痒痒了。

    不过,站在一旁的提尔男爵却是非常的满意,带着一抹微笑,就这样的看着迪恩和自己的女儿——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给自己的女儿找迪恩这样的一个‘青年才俊’;毕竟,身为提尔领的领主,他十分的清楚,自己的提尔领实在是太过于渺小了,真正能够称得上人才的,仅有几个而已。

    而这几个,也还是在提尔领罢了。

    一旦离开了提尔领?

    男爵自己在心底苦笑了两声——虽然他之前一直希望在这些年轻人中为自己的女儿挑选一个夫婿,但是层层的审核下,没有一个令他感到满意。

    也仅有莫尔德看起来不错。

    但是……

    一个死人,又能够说些什么呢?

    不过,迪恩的出现可是,令这位男爵眼前一亮——

    “也许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提尔男爵心底默默的想着。

    不过,提尔男爵不会勉强,他只是会尊重自己女儿的选择。

    事实上,身为贵族的一员,婚姻是很难自由选择的,因此,大家在婚后都不介意对方所拥有的亲人;所以,提尔男爵对于自己能够找到一位情投意合的夫人,是非常感到庆幸的;同样的,他希望自己的子女延续这份幸福。

    所以,他不介意自己女儿的身旁有着更优秀的人出现。

    尤其是看起来出身高贵,家财万贵的那种——做为父亲,提尔男爵尊重着女儿的选择,但也同样希望自己的女儿生活上不需要忧愁。

    天下的父母,大概都是如此吧!

    提尔男爵深吸了口气,就准备宣布宴会正式的开始,不过,还没有等到他开口,他的那位幕僚就拉了拉他的衣袖,不着痕迹的指了指,那两份送给他长女、次子的礼物。

    顿时,提尔男爵就反应了过来。

    不过,反应过来的提尔男爵,却是无奈的苦笑起来——很显然,这要是需要回礼的。

    而这让提尔男爵有些为难。

    并不是回礼的礼物没有准备——作为传统的贵族,提尔男爵不可能没有准备,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迪恩带来的礼物多么的贵重。

    那根黄金翡翠的项链就不用多说了,仅仅是材料本身就不低于三十金普顿,再加上那工艺,五十金普顿的价格放在饰行里也是不过分的。

    至于那把短剑?

    做为深爱武器的提尔男爵来说,仅仅是看到那抹寒光,就知道这把短剑的造价显然不次于前者,甚至在某些人眼中,后者才是真正的宝物。

    有着这样的礼物,那仅仅是考虑到原本属于拜访礼物珍珠的回礼,显然是拿不出手了。

    但是,如果现在准备的话,显然是有些仓促——没有包装、没有装饰的礼物,显然是不符合事宜的。

    因此,下意识的男爵,将为难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幕僚——

    “大人,你忘记了那个名额了吗?”

    做为男爵的幕僚,伊科斯再一次的表现出了自己的称职。

    顿时,男爵的眼前就是一亮。

    那个名额,自然是指莫尔德死后,空出来的‘骑士洗礼’的名额。

    以此当做回礼的话,显然是分量足够的;毕竟,提尔领内每两到三年的税收才能够从沃邦郡换来一个这样的名额。

    每次,‘骑士洗礼’并不是免费的。

    除去当地领主的推荐外,还需要当地领主对上一级的税收来作为保证。

    因此,除去真正信赖的人外,当地领主绝对不会推荐别人。

    至于自行进行‘骑士洗礼’?

    也不是不可以,盗贼工会等隐秘组织都有着这样的能力,只不过那远比‘正规渠道’高昂的代价,一般人可是付不出的。

    其实,看看提尔领的税收就可以了。

    即使是一个边陲地带,但是依靠着来往的皮货、草药商人,提尔领每年都拥有着不下五百金普顿的税收,即使是在沃邦郡内,也是排列前茅的,而其中的十分之一,是需要交给沃邦侯爵的,做为自身采邑的贡献。

    而提尔领两到三年的采邑贡献,至少是在一百五十金普顿左右。

    因此,拿来做为回礼,价值是相当的,甚至还高出不少——而这高出的部分,自然是做为主人的尊严了。

    “咳、咳!”

    轻咳声响起,提尔男爵扫视了一下安静下来的客人们,做为这次宴会的举办者,提尔领的主人,他以很是洪亮的声音说道:“在宴会开始前,我认为我需要宣布一件事件——波次,我这位忠诚的骑士,不幸的死在了盗贼的暗箭之下,对此,我们需要哀伤、缅怀,同时应该以更加的勇气去对付那些该死的家伙们!幸运的是……”

    一边说着,男爵走到了迪恩的身边,将迪恩正式的带到了众人的面前,道:“我们身边不缺乏这样的人——我身边的这位迪恩.肯骑士就是这样的年轻人,所以,我认为他继承费查伦骑士团团长的位置,是最为恰当的!”

    周围的客人们显然早已经得到了这样的消息,除去骑士团的民兵外,没有一个人露出意外、惊喜。

    “同时,我想推荐这位年轻人去沃邦郡参加‘骑士洗礼’!”

    男爵的话,继续着,不过,这一次却有人反对了——

    “等等!”

    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