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文网 > 科幻小说 > 翡翠之塔 > 第五十五章 男爵的晚宴 上
    最终迪恩依旧是穿着那身有些抽抽巴巴的中央骑士团的制服出现在了提尔男爵的晚宴上——走进那经过了尽心布置的男爵府邸,做为被宴请的最主要的客人,迪恩自然是今晚宴会的主角了;所以,当迪恩从战马上跳下来后,他就被一道道的目光所关注着。

    无疑,在场的有资格做为参加男爵晚宴的客人,都想要看看男爵宴请的人究竟是怎么样的。

    不过,很显然的,他们大失所望——

    “长得还算可以,但是那身衣服是怎么回事?破烂的军服吗?”

    “还以为是从翡翠之都来的大人物,没想到却是一个乡巴佬!”

    “乡巴佬起码也有一两身体面的衣服,而他……啧啧!”

    ……

    包含着讥讽、嘲笑的话语,从迪恩走入到这个大厅开始就络绎不绝的出现,就仿佛是一群苍蝇般在你的耳边不停地嗡嗡的乱飞一般。

    而在其中,迪恩看到了一个异常活跃的熟人:卫波尔.提尔。

    仅仅是扫了一眼,对方来回殷勤的穿梭在人群之中的模样,迪恩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对方在做什么,即使用脚趾想一想都可以想明白的,根本不需要再看下去。

    不过,迪恩没有理会,一旁的哈克却有些受不了了。

    这位与迪恩一同到来,知道事情始末的旅馆老板眉头一皱,就想要冲上去,制止那没有底线的胡言,不过,还没有动就被迪恩一把拉住了——

    “那个家伙在胡言乱语,我们需要去解释一下!”

    哈克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解释你也只能够解释给,想要你解释的人听,而他……只会把你的解释变成又一次的胡搅蛮缠,并且,最终让你陷入到他层层的语言陷阱中去——虽然我很怀疑他的智商,能够编排一些什么样的话语,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早有准备!”

    迪恩不急不缓的说着。

    对于那位卫波尔.提尔有什么打算,迪恩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对方很显然,还没有死心;此刻,正在寻找着场外援助,希望依靠这些力量来挽回他的颓势;不过,这样做的对方,又一次显示出了自己的浅薄。

    或许,这位提尔男爵远方的亲戚的继子,永远都没有明白,在提尔领做主的只有提尔男爵一个。

    至于其他的人?

    提尔男爵邀请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多么的有话语权,只是他们有着提尔男爵亲戚的身份罢了。

    当然,也有着一两个是有着不错潜力的——

    迪恩看着远处的卫波尔在数个年轻人的面前卖力的说些什么,并且时不时的向着他这里指指点点,而后,很快的那数个年轻人的脸上开始流露出愤怒的神情。

    对此,迪恩心底冷笑了数声。

    提尔领内真正令他在意的人不过也就是四五个而已,而其中还有两个被他亲手干掉了,剩下的几人中,那位提尔男爵、顾问伊科斯,迪恩非常有把握拉拢住对方。

    至于那位男爵的侍卫长?

    很显然,对方是对提尔男爵唯命是从的。

    简单的说,不论卫波尔挑动多少人与他为敌,也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当然,如果这些年轻人是翡翠之都的那些贵族的子弟,迪恩还是会有一些警惕的,但是提尔领的……很抱歉,除去那位提尔男爵的女儿、儿子外,其他人有真正意义上获得爵位的可能吗?至多也就是在提尔男爵身边混一个体面的职位罢了。

    不过,迪恩的默不作声,显然是被某些人误会了。

    卫波尔.提尔看着站在那里,被孤立无援的迪恩,心底实在是太过于高兴了,令他的嘴角忍不住的一个劲的上翘;但是,上翘的角度显然有些大了,牵动了那被提尔男爵狠狠的扇在了脸颊上的伤痕,顿时,疼的他一龇牙。

    疼痛中,这位卫波尔先生,顿时又想到了,那令他羞愤欲绝的情景,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他大踏步的走向了迪恩——

    “野蛮人,你怎么会真的有理由来到这里?”

    卫波尔凑到了迪恩的面前,低声说道。

    “男爵大人的邀请,我有什么理由不来?”

    迪恩没有丝毫表情的回答着。

    “即使是我那位兄长的邀请,你也应该待在你的泥巴坑里才对!”卫波尔的话语中带着一抹浓浓的挑衅,“来啊,今天早上的威风,我现在还历历在目,你再来啊?难道你的胆子只在军营里吗?在这里你就变成胆小鬼了吗?”

    “如果我是你,就把粉擦的厚一点,省得让别人知道,自己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迪恩一抿嘴角,开始了反击——退让并不是胆怯,只是还不到收拾对方的时候,但是对方一直不停的冲上来没完没了的挑衅,那么迪恩不介意给对方来一记狠的,让对方终生难忘。

    至于那脸上的掌印?

    虽然卫波尔涂了厚厚的一层粉,但那也只不过是瞒过了普通人,对于迪恩来说,却是清晰可见的。

    “啊啊啊!!!”

    带着一声怪叫,卫波尔就这样的冲向了迪恩,而看着冲向自己的卫波尔,迪恩却是一愣——当然,并不是因为惊吓,只是单纯的惊讶。

    虽然对于卫波尔.提尔的定义已经是相当的明确了。

    但是,迪恩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如此不堪,连一丝的侮辱都无容忍;不过,随后迪恩就在此的冷笑了一声,对方在历史上曾经在莫尔德那位心狠手辣的税务官手下蛰伏了近一年的时间,而这足以说明对方并不是完全的草包。

    只不过,那样的容忍丝毫只出现在对方认为比自己身份高的人身上,而遇到比他身份低的人,则会变得没有丝毫的容忍力,即使是受到了一点点的侮辱,都需要以对方的鲜血来洗刷——这并不是所谓的欺软怕硬,而是在其中还蕴含着一丝趋炎附势。

    大部分的贵族,不都是这样吗?

    带着心底的想法,迪恩略微的一侧身,躲过了卫波尔毫无技巧的扑击,然后,略微一伸腿。

    砰!

    哗啦啦……

    顿时,卫波尔就摔在了迪恩身后的桌子上;不仅仅是将桌子撞翻了,就连桌子上的碟子、盘子也都一起带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混蛋,你干什么?”

    “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你想要被驱逐出提尔领吗?”

    ……

    看到卫波尔的倒地,周围的客人们先是幸灾乐祸了一番,然后,立刻调转了矛头想着迪恩开始了一阵阵的指责,而且,还是声嘶力歇的那种;仿佛只有这样做,才能够显示出自己是多么的与众不同。

    或者……是站在了道德的至高点上?

    谁知道呢?

    不过,看得出这些客人要远比之前兴奋,而一些年轻人更是冲在了最前面,面色不善的盯着迪恩;如果不是迪恩的身旁站着的是哈克的话,恐怕这些年轻人已经一拥而上了——勇气,在大多数的时候,总是出现在人数众多的时候。

    “住手!”

    就在大厅内的气氛变得紧张的时候,一声大喝传来了——男爵的侍卫长走了出来,而在他的身后,则是换上了一身礼服的提尔男爵,和依旧是文士打扮的伊科斯。

    “怎么回事?”

    男爵面沉似水的问道——任谁被破坏力精心准备的晚宴,都不会有丝毫的好心情;不过,提尔男爵看到了不远处的迪恩时,眉头却是不由自主的一皱。

    很显然,同样对于迪恩的穿着感到不满。

    如果是因为囊中羞涩,而无法体面一点的话,提尔男爵是可以原谅的,毕竟,他经常处于这样的状态。

    但是,之前迪恩已经表示出了自己的财富,说明他并不缺乏让自己体面的资本。

    那么,这副模样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羞辱他吗?

    这样的猜测,令提尔男爵的面色越的不好起来。

    “兄长大人,求您驱逐这个无礼之徒啊,他这样的着装,根本是为了羞辱您和您准备的宴会!”

    卫波尔.提尔晕晕乎乎的从地上爬起来后,立刻开始了自己的哭诉,而一旁的客人,不乏给其搭腔助威的——

    “没错,卫波尔原本想要劝阻一下对方,但是一下就被对方推倒了!”

    “是啊!是啊!”

    “不仅桌子翻了,碟子和碗也摔碎了不少,我刚刚还看到一个银杯摔扁了!”

    ……

    随着越来越多不像话的言语说出,男爵的脸色越来越差,不过,一旁却有人比他率先忍不住了——

    “住口,你们这群只知道嚼舌根的家伙们!”

    哈克,这位‘雪熊之家’的老板,大声的吼道。

    ps求支持啊~~~求支持~~~